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深入專題

廿一世紀的秋葉系
文:傑特

  話說這又是一個需要寫稿但腦袋中一點想寫的題材也沒有的日子,忽然想起桃井晴子,在翻查資料時突然想到:究竟在廿一世紀的頭十年,所謂『秋葉系』有了怎樣的變化?

由『秋葉原女神』談起
  其實筆者並不是モモーイ的歌迷,雖然也有聽她在《瀨戶之花嫁》的演出,但對她實在談不上熟悉。同樣地,另一位秋葉系偶像的中川翔子也是差不多,但因為桃井還算是聲優,所以對她還算有點印像。
  說到桃井,她是最早一位打著「秋葉系/アキバ系」而取得成功的偶像,所以說她是秋葉原女神也不算太過誇張(至於是否現在進行式就不得而知了)。而事實上她的出現正好在「萌」這個字眼在次文化界開始流行的廿一世紀初,由2000年到2010年這十年之間桃井和代表著整個日本宅文化的秋葉原一起成長,現在這個本來只是電腦街的秋葉原已經成了東京幾個次文化的代表:代表潮人的涉谷系,街頭派的原宿系及二者混合的涉原系。代表御宅族的秋葉系,以及腐女的東池袋系等等,可以說雖然只是東京就已經分裂出不同的文化圈,二者涇渭分明。
  不過比起涉、原兩個系統,秋葉系其實真的經歴過不少風雨:由八十年代初宅族開始出現,到89年的宮崎勤事件(注)和沙織事件等等一連串打擊御宅族的事件,讓整個九十年代跟本沒有人敢說自己是御宅,更別提正大光明地行動了。但近十年隨著動畫產業的活性化,現在不但有偶像敢打正秋葉系的招牌而取得成功,而且越來越多創作是以這個圈子的人為主角,雖然主流媒體還是有很強的偏見,但已經不再是一面倒地打壓。作為御宅族的一份子亦越來越敢在主流傳媒面前發聲爭取話語權,以對抗有意或無意的抹黑打擊。雖然只是一點一滴,但不能否認是整個御宅界都朝著一個很正面的方向成長。

和地區一樣改頭換面的秋葉原系
  說到秋葉原,如果在十年之前有去過那裡的朋友,現在再去的話保證你不會認得路!由車站的大翻新擴建,到橋下商場的裝修,整個舊區拆掉建成一座又一座的摩天大樓,以前的藍球場沒有了,不美觀的舊樓也沒有了,早個五年前筆者的朋友住的、比深水埗唐樓還要差的公寓現在已變成UDX大樓,改變之大可算是每一次去都會有很大的不同的程度。
  同樣地,秋葉原系也同樣地有著激烈的改變。
  在十年前跟本就沒有秋葉原系這個說法,那時還是叫御宅族,一群被社會標記為怪人,危險人物,變態的一族,這種想法甚至到了今天還植根於不少人心中,看看《乃木坂春香的秘密》又或者《我的妹妹哪有這麼可愛!》就知道了。或者說,主流媒體需要的不是真相,而是一個可以讓他們將責任推上頭的目標,所以真相絕對不是他們會去考慮的問題﹣媒體需要的不是真相,是爆點。
  但近十年情況開始好轉了,首先是『電車男』現像雖然還是將宅定性為一種固定的形像,但因為是純愛系故事,所以形像還是好的。其次是越來越多新一代敢對外公佈自己在這方面的興趣,由於不少都是社會上的活躍人士,讓御宅族和窩裡蹲之間的分別亦漸漸明朗化,雖然還是有不少人將御宅族、Neet和窩裡蹲混為一談,但情況已經不算很嚴重,除非對方跟本不打算接受任何解釋,否則一般都會明白御宅族本身和Neet及窩裡蹲是有明確的分別的。另外越來越多以這個圈子的人為主角的創作也讓人開始理解他們其實不是危險份子,當沒有了不明確的部份,那因誤會而產生的偏見就會減低。
  可以說,這十年整個御宅族也和秋葉原一樣,經過一場持久的「翻新工程」,將整個宅界由過往的固定形像一點一點地進化成新的形像。

換名的確有好處
  至於『秋葉系』這個名字其實也有他的作用,因為這是一個沒有那麼強烈歧視的字眼,畢竟比起要改變世人對「御宅族」這個名字的觀點,換個新名字重新塑造形像是要簡單得多。
  自從有了ヲタク這個名詞以來,被配化抹黑的情況一直都存在,最嚴重是九十年代初,那時自稱御宅族和在歐洲自稱光頭黨的下場都差不多,整個社會都滿充著反宅的大潮流下,差不多現在所有的偏見都是由那段時間形成的,還記得一位前輩友人說過他認識的一位日本朋友的故事:那位日本朋友既是遊戲公司的中層人物,但也是標準的御宅,所以他為了隱藏自己的興趣可是十分痛苦的一回事,那時如果你在社會中有點地位而又不是岡田斗司夫的話,情願被人說你是同性戀也不要被人說是御宅,同志還會有腐女和同志支持你,但御宅的話就保證萬世不得翻身。沒騙你,那時的情況就是如此惡劣。
  但秋葉系這個名字就不同了,由於一早有了涉谷系和原宿系,所以一般一(包括筆者在內)一聽到這個字眼,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一種特別的族群,而是一種潮流打扮!像涉谷系和原宿系一聽到就會立即聯想到一個形像,而這個形像和那人的個性沒有直接的關連,等於醫生可以穿得很潮、律師下班後一樣可以去女人街,沒有規定律師就一定得去bar喝馬天尼的。同一道理,秋原系這個名字代表著一種打扮哲學,像格仔長裇衫加印有動畫角色的T裇、直腳牛仔褲、一個大背包、甚至加一個厚厚的眼鏡等等。這些本來是御宅族對外表不著重的打扮反而成了一種潮流,這可算是「一個人做的是異相,但一大群人做的話就是潮流」的活生生例子。
  (當然,雖然作這種打扮,但穿得好還是可以很好看的,只要保持乾淨感也沒有什麼問題,不過筆者也真的看過不少很『驚人』的例子。如三年前筆者在老秋虎穴就見過一位極度「靚仔」的老兄﹣成副好似堀川悟郎漫畫入面既男主角跳出黎咁架陰功!)
  由於「秋葉系」本身就有一種打扮的含意,所以聽者會不會那麼抗拒,尤其是個性化打扮在日本絕對不是新鮮事,差不多每一個職業又或者身份都會有他們獨有的打扮。當將層面拉到打扮的層面那歧視就會少得多。最重要是這個名字不像御宅已經被醜化得沒什麼剩下來的時候,秋葉系反而能夠重零開開打造形像。人家問到什麼是秋葉系時大可以說是在那裡流行的打扮,然後再以身作則地表現出御宅族其實和其他人並無分別,這樣重頭開始建立起一個正確的形像,要比將一個醜化後的形像修復要好得多。

新生強勁的消費產業
  自從92年日本經濟泡沫爆破以來日本的經濟就在一群白痴官僚的指揮下一沉不起,他們不但沒有大印銀紙甚至還搞消費稅,整個社會的消費意欲都處於低位﹣除了御宅族。
  對!現在日本經濟體系中,以御宅族為主的市場已經成了一個數百億的巨大產業:你知道每一個去comike的人的平均消費是十萬日元嗎?即使在三天之中數十萬入場者在comike就是數十億!一隻同人遊戲可以賣上數萬片,偶像聲優可以在武道館開演唱會,因動畫角色用的耳機可以炒到十萬日元以上,再加上大量的BR碟、唱片以至手辦等等週邊,不算漫畫小說就已經是天文數字了。想想日本還有那個市場擁有如此的活力?
  現實就是如此,正所謂客人就是神,這麼一群巨大消費力的族群管他們是誰都要當成神來拜。而日本更是如此,由於出版行發現這個巨大的經濟體系,所以也越來越多以經濟又或者文化的角度去看御宅族,而代表著這個族群中心的秋葉原簡直就成了宅界的華爾街,在這裡你能夠感受到潮流的動向,每一套新動畫的追捧就代表數億日元的資金流動,秋葉原不再是負面的形像,而是日本廿一世紀的經濟生力軍。而最重要的是:這個領導地位跟本無其他國家可以取代!不論是美國歐洲還是亞洲,秋葉原就是這個世界的中心。當發現到這個巨大的商機,誰還會想去打擊?有錢賺當然得去護航吧?這也是近年被視為次文化系的一員的秋葉系的最大利多因素。

半地上化的新一代秋葉系
  相比起早個十多年,現在的秋葉原已經不再是怪人的集中地,反而成了日本國內的一個獨有文化圈:只有那裡才會見到一大群女僕在派女僕咖啡室的宣傳單,到處都播放著偶像聲優的MV,一大部印著動畫的宣傳貨車,還有三五成群拿著裝滿同人誌到處跑的秋葉系。當一整個社區都變成這樣的話,那在這裡活動就變成一種常態,不管身份性別興趣,在這裡的都可以正大光明地表現自己的興趣,但又不會歧視其他系的人的加入,完全體現尊重的可貴。即使其他社區還是或多或少被排擠,但最少在秋葉原你絕對是受到尊重的。
  至於秋葉原的經濟理論則還是留到下回到談吧。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