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動畫評論

「正義」的判斷﹣《ZETMAN》
文:傑特

在《Fate/Zero》中衛宮切嗣一直以數量作為他執行「正義」的準則,也就是為了救大多數的人而犧牲少數的人。但,正義就是如此單純的數字決定嗎?在《ZETMAN》問的就是這個問題。

異色的美少女畫師桂正和
對於絕大部份的漫畫迷,桂正和可算是美少女畫師的代表人物之一,他擅於畫女性肉體的彈性和質感,以及衣服緊貼著肉體所帶出的性感可謂無出其右,而且比起走傳統日系風格的同行,他擅於將漫畫的畫風和真實女性的身體結合,產生一種既寫實但又有漫畫感的角色。而比起後輩如大暮維人,桂正和並沒有那種分鏡混亂的毛病,在好幾位將漫畫當成畫集來畫的漫畫家之中,他處理動作場面很有一手,再加上描寫角色的心理變化以男性還要是少年漫畫家而言相當不俗,使很多人認為他就像後輩的赤松健、矢吹健太郎那類美少女漫畫家。
但如果年紀夠大的漫畫迷,就會知道桂正和的出成名作《夢戰士》是一套不折不扣的日系特攝風變身英雄漫畫,而他畫的短篇《Shadow Lady》則是結合是西方的畫風和日系的處理手法。這顯然是因為桂是一個人超級特攝迷,再加上他亦是蝙蝠俠的發燒友,所以他的特攝向作品結合了美式和日式的風格,再配合他的SF情意結,讓他創作出來的變身英雄有著結合美日風格的特色,再加上受到雨宮慶太、寺田克也、竹谷隆之以至菲澤靖的影響,使他的作品既有無出其右的日系美少女、但又有美國風的黑暗變身英雄、卻又有生物感十足的敵方怪物,多種不同的元素融在一體,讓桂正和成了漫畫界很獨特的存在。
而這次《ZETMAN》桂正和放棄他最能賣錢的SF美少女戀愛故事,而畫他最想畫的東西,就是美式變身英雄的故事。

沒想過能動畫化的作品
我們都知道漫畫家的最大夢想就是自己的作品動畫化,不論是一種虛榮心還是現實的版權費問題,動畫化始終是絕大部份漫畫家畢生追求的目標。但當《ZETMAN》動畫化時桂正和卻表示他打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讓這作品動畫化!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整個《ZETMAN》打從一開始就是不打算和電視呎度妥協、畫一套他自己心目中的黑暗英雄的故事!由故事一開始ZETMAN和高雅的對決開始,到很多人都擔心動畫化後如何表現的複製高雅事件,在漫畫前數卷都是一大堆黑暗的內容:強姦、獵奇殺人、怪物、以及完全否定傳統的正義道德論等等。這些內容即使是日本動畫的呎度也是很難通過的,所以當《ZETMAN》動畫化時就連桂自己也嚇了一跳。
為什麼要畫一套近乎沒可能動畫他的作品?最簡單的理由就是,桂正和想畫一套他心目中的作品,一套不作無何妥協、徹底表現他受到蝙蝠俠以至雨宮慶太等幾個朋友的影響的黑暗英雄作品。事實上雖然故事中段劇情走向出現轉變,但基本上仍是沒有因為要考慮能否動畫化而加以調節呎度,辛辣的劇情處理仍然健在。這種為了創作出心目中最想畫的作品而不作妥協的做法,另一個就是井上雄彥了﹣或者《浪客行》在人氣上完全不能和《SLAM DUNK》相比,但在作品深度上卻遠遠超越絕大部份的漫畫。
始終,「受歡迎的漫畫」和「有深度的漫畫」往往是不能共存的。

「選擇」與「保護」
如果夠細心的話,就會留意到漫畫《ZETMAN》的故事方向其實是有改變的。由最初第一話第二頁的二人對決,到複製高雅事件時故事一直走著兩個完全相反的英雄的衝突之上。天城高雅是那種執著於「正義」,認為救人和打敗邪惡為生命第一要務的人,他會以效率來決定救人的選擇,也就是如果在有限制的情況下如何救出最多的人,甚至不描犧牲少數的人。這種將人視為數學的一種表面上好像有其道理,但在複製高雅事件時中田二郎就指出這種判斷的天真以及並無法真的做法完全的冷靜無情,因為當親人在其中時,高雅就無法真的冷酷地把親妹妹當一般的「待救者」去處理了。更重要是,高雅的所謂「正義的判斷」需要的是豐富的經驗以及冷靜的頭腦,那是一種高度理性的行為,對於不成熟的高雅而言這跟本是不可能達到的境界,也因此讓高雅一直背負著心靈創傷。
至於神崎人卻是完全相反的存在,作為特異生命體ZET的化他從來沒想過要成為正義英雄,甚至也沒想過要保護世人,救人也只不過是為了賺生活費。但隨著『父親』神崎悟郎教他作為人應有的情感,以至和川上明美、田中花子的交往,使阿人慢慢建立出人類所擁有的親情關係:父愛(神崎),母愛(明美)和男女之愛(花子)。而阿人的行動完全靠本能,他不會想那一種救人方式比較有效率,而只想救出所有的人。而這種不經思考的行動卻總是能成功,反而高雅卻吃盡苦頭。
在漫畫的前半就是這兩種相反的價值觀的衝突,究竟相信本能還是依理性而行?絕對的理性判斷強還是一時衝動的反應好?而如果照這種路線的設定來走的話,結局一定會變成二人之間的對決。

『成人』的過程
不過隨著連載,故事的方向也出現了變化,關鍵是在複製高雅編中高雅徹底地認清自己永遠不可能成為他心目中的理性英雄,所以反過來羡慕能夠保護所有人、真正的變身英雄阿人。而這時開始故事已由兩個主角之間的衝突變成二人合力去打大魔王的王道情節。而故事的主題也變成兩個還不成熟的主角在戰鬥中慢慢成熟的過程。一邊是阿人繼續從各種事件之中學會如何當一個『人』,而高雅則一邊承受身心的創傷,一邊以成為真正的理性英雄為目標。
但這樣問題就來了,故事一開始就是畫阿人和高雅的對決,如果扭成這樣又要如何接回漫畫第二頁的劇情?所以阿人的ZET完全體就出現暴走情況(當然,這個設定也該是一早就有的,因為阿人必需要由一頭「生物」變成「人」,就必需要以人性來壓抑獸性,而完全體也就是等於要阿人放棄成為人類而變成真正的怪物),這樣高雅才會有可能在不得不親手殺死自己最尊敬的目標的痛苦下和阿人戰鬥。雖然在路線上改很大,但基本上並沒有改變故事最初的大方向:這是一個「無情的正義英雄」和「有情的黑暗惡魔」之間的對決。

回到最初的動畫版
由於動畫版在漫畫版仍未結束時就開始制作,再加上很多劇情都不能放到電視上播放,所以動畫版的改動相當大,而重點是將原作的劇情作破壞性壓縮,將漫畫畫上十多本的劇情一次過壓在十二話播放!本來這種原作仍在畫的作品最聰明就是找個中間點停掉等日後再畫,可是天知道有沒有可能拍第二季?特別是連原者完全沒考慮作為動畫必需的元素!不一次過拍完還真的可能沒第二季呢!
有趣的是雖然動畫的基本劇情展開還是照著漫畫來走,但故事反而更接受最初桂正和所想的方向,也就是高雅和阿人之間的對決,兩種不同的價值觀之間的衝突,而為了提升這種衝突的張力更讓二人自小就認識,而複製高雅事件更差不多全部重寫,因為沒了那次的創傷,所以高雅的中二病式正義執念並沒有治好,而他殺死怪物化的花子來救其他人正正是前高雅的正義觀體現。也因此才會帶出二人的對立﹣阿人生下來就是消滅怪物「Player」,他的行動完全出於本能,但高雅是一切都在計算,雖然最後阿人仍然保留著人性,但這不等於二人的衝突會消失,因為只要阿人是ZET的話,為了阻止Player暴走就一定得殺死阿人。而動畫最終回更差不多完全重現漫畫最初的名場面。
不過由於動畫版的劇情走回原作最初的路線,所以很多劇情改得很大,最大一點就是花子了:她本來只是離家出走的高中生,但動畫她卻變成到處殺人的Player,喂!Player本身是因為觀賞格鬥而作出來的生物,他們一出生就是成年體,不可能不知道自己是Player,更不會有家人,那花子哪來「離家出走」?甚至最後更將Player當成好像《強殖裝甲》的獸化兵那樣,可以連自己也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調整!還要滿街都是!這也太亂來了吧?至於Master變了路人反而沒關係,反正動畫的大首領是灰谷那Master就繼續路人好了。

還是看漫畫好
雖然筆者絕對不是那原作至上的人,但動畫版為了時間而每一話都趕劇情,本來應是大高潮的高雅事件兒戲得很就落幕了,最後一戰也很虛,幸好高雅用槍指著阿人那一幕還是有點緊張感,否則就真的要翻臉了。
即使不管原作,動畫那種趕戲趕到亂七八糟的做法還是很有問題的,雖然故事走回原作最初的想法是不錯,但過急的節奏和散亂的劇情甚至修改設定就有問題了。
所以,如果可以的話還是看漫畫好了,看動畫話的話還是會教人直搖頭的。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