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動畫專題

Angel Beats!中由神的意義到編劇的限制
文:傑特

  話說筆者當客串的網台主持時,曾半開玩笑對監製和拍擋說『Angel Beats!真好,一套十三集可以罵足半小時!』。雖然結果也是真的罵了半小時,但說對的是,這套作品真的很有空間來談,一套作品爛得有可罵之處才算成功,不然只是普通的垃圾而已。

麻枝准的處女下海作
  對於麻枝准,他的大名在宅界可謂無人不識。他以絕活殺角色派便當,雖然來來去去就是兩三招,但就是能夠炸中玩家的淚線讓人哭崩在電腦面前。由於他的作品基本上賣家庭、人性光輝和便當(笑),所以即使沒有色情場面也絕無問題,也很容易改變成動畫。直到現時為止的七隻他寫的遊戲有一半都被動畫化,以AVG遊戲而言比率算很高。而且有趣的是《Kanan》、《Air》和《Clannad》都同時被東映和京亞尼(即京都Animation的簡稱)動畫化,而每一次都引來很大的爭議,算是相當有趣的特色。
  雖然麻枝的作品經常被動畫化,但他本人卻未參與過上述動畫的制作工作。可能是看到另一遊戲名編劇虛淵玄也涉足動畫編劇的關係,又或者之前的動畫無法表現出自己的想法。麻枝終於親自下海,不過卻不是將自己的遊戲親手改寫成動畫劇本,而是寫一個新故事,而且還找來以《瀨戶之花嫁》、《天體戰士》走紅的岸誠二當監督,而制作公司也不是之前合作得不錯的京亞尼,而是新晋動畫公司P.A. Works。
  先不管P.A. Works才拍過兩套動畫會不會經驗不足的問題,比較在意的是:岸誠二是搞笑動畫起家,他會拍狗血動畫嗎?他能夠控制到麻枝嗎?或者說,麻枝會聽岸的意見嗎?一個從來未寫過動畫劇本的人要由頭寫到尾,沒問題嗎?

「神,為何對人如此殘酷?」
  即使筆者沒怎樣玩過麻枝的遊戲,但單從《Kanon》和《Clannad》及《Clannad After Story》等都知道麻枝的主題一直都是家庭親情,先不管你接不接受,但作為他的所有作品的中心思想肯不會有人有異議。不過單是這點實在無法支持著整套作品的主題,所以在《Clannad After Story》中說的是『既然活著是如此痛苦,那為什麼還要活著?』,甚至連智代筆After的副題也打著『〜It’s a Wonderful Life〜』來表現出「即使是如此痛苦,但因為我和你才能遇上,所以這樣的人生還是值得的」的答案,你可以不同意這種陳腔濫調,但這種老套卻是麻枝作品中不變的正面人生觀。或者說正因為其老套所以反而更感動人。
  至於去到《Angel Beats!》麻枝則再進一步:一直以來他的作品中的角色都是受盡苦難,沒錯,雖然受苦受難也但因此得到更好的東西,那些苦就算值得。但,如果沒有得好好的東西呢?那豈不是白受苦?更重要是,為什麼人就是受苦?沒做錯的人卻要在短短的一生中受盡折磨,最後抱撼而沒。他們為何要受到這些苦?如果這是神的決定,那神為什麼要如此待他們?
  這個主題由第二話由莉對音無說的回憶中就透露出來了:由莉小時候無法保護弟妹而讓他們被強盜所殺,所以當由利死後來到一個讓有未了心願的靈魂們去了完未了願升天的地方(即故事舞台的學校)時,她就問了:既然神對我們是如此的殘忍,那為什麼要作一個世界給我們去完成生前未了的心願?人一生只有一次,即使在這裡完成心願也改變不了之前的抱撼而死的事實,這豈不是一種偽善?
  由莉不斷的去找出創造這個世界的「神」出來,就是要解開她對神的想法,她和其他年輕人不同的是,由於她的抱撼是在小時候出現,而死的時候已是高中生,所以她有很多時間將本來的抱撼轉化為對神的質疑,她由小說的前傳《Track ZERO》到正傳中的行為,基本上都是將她對命運和神的殘酷表現出來,她要知道的是一個數千年以來無數宗教領袖、哲學家都在苦苦思索的問題:人,為什麼要受苦?

投降主義?
  當然,這只是筆者在短短十三話之間感受到的,是否真的就是麻枝所想的不得而知。但假如主題真的是如此的話,那麻枝其實是挑戰一個跟本不可能有一個讓比較多人接受到的答案,想想,每一個宗教都有一套解釋,但會有一套能夠讓所有人信服的結論嗎?不可能有吧?
  其實想到這裡,就應該料到麻枝是不可能找到答案,或者說其實並不真的需要找到一個讓所有人接受的答案,只要提出一個他的看法,刺激觀眾對人生的反思,那就算很成功的了。而第十二話由莉面對迷之男時的回應可算是整套作品的精華「所謂人類,就是連十分鍾都忍耐不了的呀!」,不論是音無還是由莉,他們可能只要多十分鍾命運就會改變,但,神為什麼不給這一丁點的十分鍾?之前連幾分鍾都不給現在給一大堆時間了心願又有什麼用?
  去到這裡就應該是給一個答案的時候了,但結局卻是因為由莉保護了被黑影攻擊的同伴,所以還了她一直認為無法保護同伴的心願,所以在沒有遺撼之下升天了,這,太打混了吧?由莉一直堅持在這個「死後世界」中戰鬥的目的不是為了還心願,而是要找到神去質問這個在她心中多年的疑問,她要升天的唯一方法就是有一個可以讓她認同的答案,但現在卻是以一個替代式的方案來了結,這豈不是說由莉認同了這問題是不可能有一個讓她認同的答案,所以隨便找個理由讓自己死心?不可能吧?如果是其他角色這秊以了心願而升天的模式沒問題,但由莉的情況是她不是因為有心願未了,她也知即使在這個世界還了心願,事實還是不能改變的。所以才要找神,希望從神的口中得到一個答案。可是現在答案未得到就隨便說她因為保護了同伴而解脫,這跟本就是在現實投降,如果是這樣簡單的話由莉就不需要搞這麼多花樣吧?
  筆者在最後一話一邊看著角色個性急轉彎,一個打混的草草答案,然後是音無打發所有人升天想和天使幸福快樂(的陰謀?),但卻被發好人咭而逆轉出局。另一邊則想究竟有沒有一個好一點的答案。算筆者無能真的想不到,或者說打從一開始就不可能有一個能讓由莉滿意的答案,但,既然如此就不應該玩這個主題吧?當麻枝決定寫這個主題的時候就應該有了答案才開始,他寫到一半才發現沒有答案已經該打,如果一開始就知道沒有答案但還要寫下去,那這種編劇不該拖出去大解八塊?

好的遊戲編劇不一定會寫動畫劇本
  其實單是主題方面已經有麻煩,但看在這個主題的超高難度還可以網開一面,但編劇技巧上的問題卻真的避無可避。
  其實這也是很多人(尤其不吃麻枝那套的觀眾)對這套作品開罵的主要理由:故事有太多太多的角色,但絕大多數都是無意義放在背景的角色。實際上用來用去的只有音無、由莉、日向、天使等幾個,其他比較好一點如岩澤和唯還算有一話劇情,但其他的都只是在搞笑部份拿來胡鬧的角色,對故事沒有什麼關連,變成角色大浪費。另一個問題是劇情跳來跳去,而且太多莫明其妙的轉接,像直井的出現本來以為是關鍵角色但結果除了讓音無回復記憶之外就沒什麼用處,至於天使的心和音無的關係更是到最後才來個超展開,松下上山修行又是無緣無故。十三話下來的故事沒什麼組織,至於最後的神秘男子更是不知那裡彈出來,雖然這個是幻想的死後世界,但亂搞也要有個限度吧?
  或者從善良的角度來看,其實每一個角色都有他們的劇情,而神秘男和那個搞出Angel Layer的人的過去也有一段故事,但由於只有一季時間所以只能左刪右刪變成現在的沒頭沒尾。這個理由筆者能理解但不能接受,即使一開始就已經預了麻枝不會寫一個合邏輯的劇本,但不管再怎樣亂來也要有個限度的。既然如此那最初就不應那麼貪心塞那麼多角色進去,或者說麻枝對於遊戲和動畫的劇本的分別認識不足。在遊戲他有近乎無限的時間讓他寫多少就多少,但動畫一話只有廿三分鍾,一季只有十三話,即使半年最多也只有廿六話而已,在有限的資源下不可能讓他自由發揮,所以必需加以取捨。但麻枝是不管三七廿一塞一大堆角色進去,但卻不給他們應有的戲份,最後下來不亂成一團才怪呢!
  正常來說監督是有責任去控制編劇,但這次筆者不會怪岸誠二,你要一個拍搞笑動畫的監督去拍狗血動畫?差太遠了吧?而且從麻枝十三話一個人挑就知他是想將成敗一己挑。在這種情況下岸既不能也不會幫。他能做的只是盡可能在動畫表現上補數,但劇本的問題太多已經超出動畫組所能補救的極限了。所以最後這筆爛帳不算在麻枝頭上還可以算在其他人頭上嗎?

小說會比較好
  一直以來,筆者都很討厭那些動畫拍不了要讀者看小說來補完的「惡德商法」。但這次卻真的不得不看(如果有的話)這套《Angel Beats!》小說版,因為動畫太多沒交代了,或者麻枝可能已經有了一個答案但動畫拍不了才用如此打混的方式結束,又或者其他背景角色其實有他們的一個好故事,但因時間不夠才沒寫出來。在這種情況下也真的不得不看其他媒體補完。
  或者看過小說又或者遊戲版之後,會讓筆者對這作品有很大的的改觀,但直到現在這刻為止,不管從那個角度都無法認為這是一套成功的作品﹣主題表達有頭沒尾打混收場,有角色沒劇情的一大堆故事又跳來跳去,即使不拿之前已被視為經典的《Clannad》比較知道好不好吧?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