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深入專題


灰色兔子與黑色幽默


文:內木一郎

上月(2月)22日六時許,從電視新聞上,看到這位年近九旬的賓尼兔、翠兒和小鳥咇咇的作者查克.瓊斯(ChuckJones)辭世的消息。印像中即時浮起的,是在下午三時多看到的八達通咭廣告,草原狼懷爾(WileE.Coyote)與小鳥咇咇(RoadRunner)的追逐場面。

  不錯,這就是華納典型⋯⋯不,應說這就是瓊斯的形式。

簡單的荒謬

  香港人可能不認識瓊斯的名字,老實說,不是新聞的報道,筆者也沒有記起。然而,他筆下的角色,賓尼兔(BugsBunny)與光頭獵人的鬥智、黑貓阿寶(Sylvester)和翠兒(Tweety)的爆笑、懷爾和咇咇的追逐、湯姆貓(Tom)和謝利鼠(Jerry,港版錄影帶譯為啫喱,台灣電視播出時譯作傑利)的大鬥法,還有一眾LooneyTunes大軍⋯⋯這些都是香港人沒理由不知道的。

  問題是:為甚麼瓊斯的角色們,大多是這種「愚蠢的獵人與聰明的被追者」這關係?

  瓊斯說過,創作一系列角色,他的靈感主要來自兒時在海灘邊踱步時的回憶。有一回,他看到一隻常在那裏出沒的,名叫佐安(John)的貓兒,不管瓊斯母親餵牠甚麼美味的東西,牠都不吃,還主時吐出來。偏偏原來這隻佐安喜歡吃的是酸酸的西柚。而且,佐安還時常跑到女孩子堆中,嚇散女孩。瓊斯很自然地想:原來世上有性格這樣奇特的貓兒。

  這麼單的事,卻道出現實的荒謬。或許給了瓊斯知道:現實中往往有出奇不已的荒謬。而「愚蠢的獵人與聰明的被追者」,就是表達荒謬的一種最直接、到肉的方法。

荒謬的爆笑劑

  瓊斯筆下「愚蠢的獵人」或懷爾、阿寶那種可笑的瘋狂和出奇不已的荒謬(甚至有點虐待),超出了現實的可能性,卻是源自最現實的東西。

  台灣輔仁大學大眾傳播學系的林靜伶教授,就在備受批評的、台灣電視文化研究委員會「優質電視節目評鑑小組」發佈的「一九九八優質電視節目評鑑」結果寫道:「《湯姆與傑利》的典型情節是貓要抓老鼠,老鼠以各種方式捉弄貓,最後都是老鼠贏了。卡通裏有太多惡作劇與整人(噢!不!是整貓!)情節,也有不少拿着大榔頭、搥頭敲來打去的內容。整個來講,貓與老鼠就是在比賽對付對方,看誰厲害。」,並認為《湯姆貓和謝利鼠》的情節,對小孩子百害而無一利。可是,小孩子就是把說貓鼠鬥法的兒歌《小老鼠與大花貓》連同「貓鼠在比賽對付對方」的MTV,送上十大兒歌金榜。

  這種荒謬,利用動畫這個易於表達超現實或超物理學的、富瘋狂想像力的空間,成為小孩子和大孩子輕鬆捧腹的爆笑劑──哪管它背後極富黑色幽默啊。當然,受過正常幼稚園或父母教育的小孩子,會知道甚麼是誇張和想像。林教授那前電研會的分析,宜應用在家長教育的範疇,但藉此來批評電視媒體節目,未必有點教人費解。難道電視祇能播適宜三歲以下小童的節目?也許這又是一種幽默或爆笑劑吧。

世事無絕對

  誠然,瓊斯的不少作品是「單一公式」的,但這多次重複的單一公式在少許的時、地、人變化後,仍能產生爆笑較果。你可會佩服這條「瓊斯公式」的厲害。這條公式就是「出其不已」、「世事無絕對」。當你猜想懷爾會在這秒這裏撞板時,卻原來是在一秒後的那裏撞琴。這條不變的公式就是這麼多變地運作。

  這種瓊斯幽默很成功。史提芬史匹堡曾說:「瓊斯的獨創性、幽默和節奏,今時今日仍然無人能及。」他的鬥智和黑色幽默劇情,卻是那麼單純、簡單,分分鐘爆出出乎意料的所謂「高潮」,這不是慣了典型情節高潮和複式搞笑的迪士尼能做到的。

盛放的人生

  瓊斯出生於1912年9月21日,華盛頓州斯波坎縣。在荷李活成長的他,偶然在默劇中擔當童星小角,見識過默劇巨星差利卓別靈和巴士達基頓。在洛杉磯舒安納藝術學院畢業後,便在街頭賣每幅一美元的即席人像素描為生。1932年,瓊斯加入了剛起步的動畫行業,做清洗動畫膠片的工作。數年後,他獲利昂施萊辛格電影公司聘用為卡通畫師,而華納公司在不久後就收購了利昂施萊辛格。瓊斯在華納的時間負責過製作過膾炙人口的《LooneyTunes》和《MerrieMelodies》的動畫小組,創出賓尼兔等一眾代表作,成為華納動畫的靈魂人物。直至華納於1962年關閉動畫部為止。之後瓊斯在美高梅影城工作,導演了奧斯卡得獎作《TheDotandtheLine》(點與線),以及《湯姆貓與謝利鼠》。

  02年2月22日,八十有九的瓊斯在妻子瑪麗安陪伴下,於南加州科羅納鎮的寓所,因心臟衰竭辭世。但他的一生,隨了有着由他與第一任妻子多洛菲所生的女兒蓮達、三名孫兒女及六名曾孫兒女,還有從未想過放棄並視為自己兒女的一眾動畫角色。他的一生在動畫這媒體內,盛放得很光彩。

  讓我們一起,向這位對動畫界有着深厚影響的巨人致敬。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