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動畫專題

茶道?還是侍道?這是一個問題〜《戰國鬼才傳》
文:傑特

一直以來談藝術的動畫都是小眾,因為音樂你還可以有聲音可以播,但難道你可以讓觀眾摸摸古董、欣賞名畫?誰要看廿三分鍾的藝術教室?不過少不等於沒有,像《戰國鬼才傳》就是這麼一套談藝術、論人性的動畫。

感謝NHK
NHK作為日本公營電視台,相比起其他以賣廣告為主要收入的視視台,他們並沒有太大的收視壓力(因為「理論上」看NHK是要付錢的,只是很多人都不願意付錢罷了),也同樣地因為是國營電視,所以能播的影片限制比較大,不像其他電視什麼東西都敢播。因此NHK播的動畫往往都是叫好不叫座,雖然收視平平影碟不是很好賣,但評價卻相當地高,像之前的《彩雲國物語》、《精靈守護者》、《獸之奏者 艾琳》都是一般觀眾嫌悶,但卻得到相當高評價的優秀作品,從這來看也真的該謝謝NHK的「政治正確」。
而這次的《戰國鬼才傳》原作是在青年誌《Morning》連載的戰國漫畫,但劇情卻不是戰爭也不是冒險,而是一個遊走於武士之道和藝道之道的人的故事,這種題材如果不是NHK還真是沒人敢播﹣誰要看一個四十開外的大叔在研究茶道?不過動畫最大的賣點是老牌動畫人真下午耕一當監督,一個以拍槍戰動作聞名的動畫人竟然跑去拍文藝型動畫?真的不要緊嗎?

從茶道看戰國
《戰國鬼才傳》是以男主角古田左介的一生來看日本的戰國史。雖然這類似一個小角色來看歷史的手法很常見,但這裡不同的是古田左介並不是一般的小角色,而是日本茶道史上很重要的名人,身為戰國最有名的茶道人千利休的得意門生,由織田信長開始到大阪城末日為止,不但看盡戰國最風起雲湧的數十年,而且他本人也是成一家之言的茶道大師。他本人已經是一個傳奇,再加上他身邊都是歷史上的大人物,又怎可能不會成為一個有趣的故事?
不過雖然是以戰國為舞台,但實際上真正的戰鬥場面在三十九集動畫之中加起來可能還沒有兩話。這可能是動畫甚至漫畫史上最離奇的一套作品和主角:一個戰國武將在戰國時代,但談的卻是茶道、藝術、謀略和人性!

遊走在理想和現實之間
由於原作仍在連載,所以動畫便以千利休之死作為結束,也就是故事其實是雙主角:一邊是古田如何在身為武將的古田和茶藝之士的古田之間的遊走,另一邊則是不擇手段要將自己的茶道「寂WABI」發揚光大的千利休的故事。
古田作為一位武將但卻醉心於茶道藝術,比起戰場上立功更喜歡欣賞茶器,研究茶道,是名符其實的茶癡,是那種為了得到一件名器而不措拼命的程度。但他也清楚如果要成為茶藝大師錢是不能少的,所以他必需要立功,取得封地來資助工匠創造茶器,而且更不能開罪豐臣秀吉,因為沒有秀吉的批准他什麼也不能做。至於千利休一開始就已經是知名茶人,但他為了將自己的理想茶道「寂WABI」傳播開去,不措以陰謀搧動秀吉和明智光秀去殺死信長!而之後他也不措討好秀吉以換取更大的權力來傳揚茶道。但後來他才發現這種強迫對方依照自已的想法行事,不但是做得太過火,而且已經失去了茶道的精神了。
動畫中就是描寫兩個同樣夾在現實世界和藝術世界之間的人的故事:他們雖然追返著精神面的高尚,但也知道藝術不能當飯吃,再偉大的夢想也不可能脫離現實而存在,如何在二者之間取得平衡就是問題所在,這也是每一話預告中利休以莎士比亞名劇《哈姆雷特》的名台詞所指出的重點:「茶道?還是侍道?這是一個問題。」
在故事中除了這兩位之外,也有著不同的人所出現不同的決擇:山上宗二堅持茶道而不想忍受秀吉的庸俗,寧願死也不願意稱讚秀吉的服裝;蒲生氏興熱血衝動,冒著開罪秀吉也要送利休離開京城;荒木川重即使臨死還是不願放棄茶器;還有完全不懂藝術但硬要裝懂的秀吉以及完全看不起茶道人的石田三成等等。由於當時茶道是上流社會人士必需要懂的文化,所以不管你有沒有興趣也都要學,但有些人只是做個樣子,有些人很認真,也有些人視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每個人都在理想和現實之間苦惱、迷茫。

人性的鬥爭
故事雖然主題是茶道,但最好看的卻是角色與角色之間的感情衝突,一如鳥山明曾說過,漫畫就是要描寫「人」,這個「人」是指人性。
一開始是織田信長的存在和光秀的衝突,光秀是典型的樸實武士,即使沒有利休在搞局早晚也會和華麗而豪快型的信長起衝突,但沒想到被秀吉利用,先自己殺了信長再嫁禍給光秀。雖然最後一如計畫地成為天下人,但從此秀吉就有了一個心結:他崇拜信長,但知道永不可能超越信長,所以便殺了信長取而代之,但任何人都看得出這只不過是一個二流的模彷者,不管怎樣秀吉永不可能超越信長。另一方面殺了自己的恩主一事成了秀吉的死穴,他一直容忍利休就是因為利休也是參與這次陰謀的人,只有利休在生他才覺得有人能分擔自己的罪孽,甚至當古田知道真相想走時秀吉強行留下古田也是為了這個原因:以秀吉的權力要滅口一點也沒有問題,但古田是秀吉極少數信得過的人,如果古田不在的話他就沒有辦法分擔心中那一份罪惡感了。而最後秀吉求古田當利休的介錯也是因為希望古田能像他一樣殺死自己的恩師傅,擁有著共同的罪孽。
至於家康雖然因為光秀之死而對秀吉不滿,但他還是忍耐下來,他知道現在還不是動手的時候,所以即使被送到江戶也不行動,直到最後利休暗示反秀吉大聯盟已經準備妥當時才打算行動,但沒想到這次是利休逼秀吉殺他!
一直以來利休都是不擇手段希望將他的茶道發揚光大,但不知不覺之間已經走火入魔,他說古田因為做得太過火而變得虛偽可笑,但也發現自己其實也是一樣,比起真正入道的丿貫他那種強行將自己的道加於人其實和古田並無二致。但當他開始明白這點而重新再來時,徒兒山上宗二被秀吉所殺讓他和秀吉之間出現很嚴重的裂痕。雖然秀吉一直不滿但如上面所說他是絕對不會殺利休的,而最致命的是當利休從家康口中得知光秀的遺言時,他才發現自己害死了一個真正懂得他的道的人,這和救不了宗二一事讓利休萬飲俱灰,連打算推翻秀吉的陰謀也放棄了,只是一心地逼秀吉一件事,就是殺了自己,以謝宗二和光秀之靈。
除了這幾個主要角色之外,其他配角也很有個性,像高山右近信切支丹(天主教)其實只是喜歡西方文化藝術,為此即使被流放也在所不措。至於伊達政宗其實只是一個鄉下武士,因為開罪秀吉而拼命裝模作樣,但這種鄉下佬裝樣子反而讓其實也是土佬一名的秀吉很有共鳴。家康為了要在秀吉的特使古田面前擺架子而拼命去惹火古田,但反而被古田看穿了整件事背後的荒唐而忍不住笑出來。再加上織田長益(有樂齋)和茶茶的衝突等等,每一個角色都很有人性,以細膩的描寫交織成一個獨特的戰國故事。

精心設計的畫面
既然是說茶道和茶器,那當然要在這下足工夫,所有茶器都以CG來繪畫,配合在傳統的動畫上產生與別不同的效果。懂茶器的人會欣賞,即使不懂的也會覺得實在漂亮,最妙是古田找小孩子來畫茶器的花紋,當看到成果滿意時就立即叫人不要讓那小孩畫茶器!這種想法和拍了好照片後就不想讓人知道哪裡可以拍到同樣照片的心態並無兩樣。
不過真下耕一最有名的還是構圖和氣氛營造,前半本能寺炎上信長臨死一幕就看得透不過氣來,想不到已經被畫到爛的信長之死還可以有這種表現方法。其次是京都巡遊和天下一茶會,兩場戲雖然一個在信長在生之時,一個在秀吉成了天下人之後,但手法柤同,都是一浪接一浪,當你以為到了頂點,想不到還有更好!巡遊時當古田已經是技驚全場,織田長益一身粉紅和服加印度頭包立即成為最後的主角!而到了茶會你以為樹上茶屋已經夠絕?丿貫的反樸歸真讓所有人都知這才是極致。兩場戲都能做到一山還有一山高的氣魄,但既不是打鬥甚至連說話也不多,這真是非大師級功力不能辦到。
至於真下最拿手的構圖就更不用提了,每一格都美得像一幅畫,但又美得自然不造作,既像一幅畫但又是一套動畫,不由得不擊掌讚嘆。

藝術之道
當然,會欣賞這套作品的人也真的需要一點年紀,而且也要對藝術有點興趣的人才會覺得有趣,不然很難從角色那種衝突去產生共鳴,一如三成永不能理解利休和古田這類茶人的想法一樣。
但當對藝術和人性有點認識之後,看這套動畫才會埋解其中的深意,也對藝術之道和現實有更深一重的認識,而不是看完笑完買了BD收藏就算了的作品,而是一套對人生、理想與現實的衝突,以及對美術的認識有所助益的作品。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