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作品評論

幪面超人史上最異色之作品﹣《幪面超人 響鬼》
文:內山美佳

  其實當筆者和責任編輯大人開會時就已經提出過想寫關於特攝的專題了,而大人曾經表示質疑:這類題材可以放在這裡嗎?而筆者的說法是:其實特攝一直以來都被歸入動畫這個領域,事實上不但止看的觀眾層很接近、會看特攝的也會看動漫畫,而且制作的手法和思維,甚至配音和演員也經過跨界出演,所以特攝沒有理由不能放在這裡吧?(遊說進行中)

 

平成超人中的異色作

  一般而言,所謂幪面超人Mask Rider可以分為兩個時期:由初代一號到幪面超人ZO的『石森章太郎年代』,以及由《幪面超人空我》開始到現在正播放的《幪面超人甲》則是所謂的『平成幪面超人』,而分野簡單而言就是在ZO及以前,原作者石森章太郎仍然在生,以及各超人並未脫離石森本家的『改造人的悲哀』的特色。至於平成超人除了擺脫掉過往凡是超人都要改造的悲劇,而且橋段和手法都有相當的改變。

  不過即使是平成超人,《響鬼》也是相當特別的一套,不但止和其他平成超人相比很特別,即使放到整個幪面超人史上也很特別,近乎獨一無二的存在,因此他便顯得相當值得一談了。

 

簡介《響鬼》

  少年安達明日夢是一個很普通的日本少年,在十四歲的某一天中,在一個小島認識了擁有變身能力的青年響鬼,由那時開始明日夢自覺或不自覺地改變了...

 

少年的成長故事

  過往的幪面超人,主角當然是可以變身的那位正義英雄吧?在《響鬼》之中主角響鬼雖然也不能說他就不是主角,但顯然只算是『表』主角。而『裡』主角就是那個既不會變身,也不會戰鬥的平凡少年明日夢。其實明眼人也看得出,盡管作品的掛名主角,以及戰鬥的人是響鬼,但故事的主線卻是明日夢的成長,由一個什麼也不知道,慢慢去認識自己,找到自己想做的事,確立自己的方向,不隨波逐流地走自己的路。

  雖然過往幪面超人也不乏這類題材,但像明日夢這個成了整套作品的主線也算是相當少見了。特別是直到故事結束時明日夢既沒有成為『鬼』(劇中角色從未叫過自己是超人,只是說『鬼』)、即成為和響鬼的徒弟,而跑去學醫,扭轉傳統同類少年作品必定出現的公式題材,這是相當夠創意的﹣如果主題是『明日夢的成長』的話,那重點自然是明日夢由一個無知的少年變成一個有決斷力,有理想的人,那他有沒有當鬼又有什麼重要?反而如果明日夢當了鬼的話反而就太過理所當然,兼變成受到響鬼和同伴京介的影響而不是出於自己的意志了。

  至於本來已經拜入威吹鬼的門下的天美明,則是認清自己的想法後決定脫離猛士(鬼的組織)回復一個正常人,如果說另一個角色桐矢京介下決定當鬼是一種決心的話,那天美明和明日夢放棄鬼之道而當回一個平凡人其實也是一種決心,一種由自己決定命運的決心(雖然無能也是原因之一:人家京介是運動白痴都可以一年變鬼,但她連正式戰鬥都未做到就被打回原型了...)。

  由於故事的主線是少年們的成長故事,所以最後的落雨收柴也不能算不對,因為重點其實是明日夢的成長,那響鬼和什麼打,那些迷解不解開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如果勉強地為白倉和井上開脫的話。

 

唯一的師徒情世界

  過往到之後的幪面超人都是止此一代,沒有師傅也沒有徒弟,最多也只是前後輩的情況,而未試過出現像我們所認知,一代傳一代的師徒關係出現。但在《響鬼》不但搞出了師徒檔,甚至是多對:最先出現的是斬鬼和轟鬼,以及威吹鬼和天美明,之後京介拉著明日夢要響鬼收他們為徒是另一對師徒檔,甚至斬鬼和他的師傅朱鬼也是一對師徒檔,在一貫單人匹馬的幪面超人世界,這種師徒檔也算是特別了。

  在這幾對師徒檔之中都分別代表幾種典型的師徒感情和狀況:在在威吹鬼和天美明的情況是二人都不成熟,所以即使有問題也不懂互相幫助,而響鬼那邊則是成熟的大人對兩個什麼也不懂的小鬼,至於朱鬼和斬鬼則是看著固執的恩師但自己卻無能為力的、現在已能獨當一面的門生的無奈。至於斬鬼和轟鬼的感情則佔最重戲份,雖然轟鬼已經算是獨立了,但由於個性上太過依賴斬鬼,所以作為恩師的斬鬼不但一直擔任著轟鬼的支援,甚至最後為了轟鬼而捨命,而看見恩師為自己做了那麼多,轟鬼也終於成熟了,不再是那個動不動就叫斬鬼的不成材小子,而是可以像斬鬼般獨當一面的鬼了。

  從明日夢的成長故事,到各師徒之間的感情與轉變,可以看到《響鬼》本身的編劇取態和過往有很大的不同,不再是傳統地以一個大反派又或者某神秘的邪惡力量作為故事主線,而是採用溫情的,勵志的感情作為主線,即使因此而讓故事變得較鬆散,但那創意以及勇氣是值得嘉許的。

 

視覺系演武的處理風格

  在前廿九話之中,《響鬼》使用了幪面超人史上獨一無二的畫面表達處理手法,不但和之前和之後的超人作品完全不同,甚至和其他特攝片以至動畫處理手法都不一樣,簡單來說就是音樂感以及演武手法。 

  所謂音樂感就是在前半段很多時候導演都不採用對白而改用唱歌又或者配樂、特效來交代劇情,像第一話一開始明日夢邊哼著隨口編出來的歌邊騎車上學,又或者響鬼隨便亂哼著自創的歌等等,這些明顯地為了符合《響鬼》是以音波作武器為主題而想出的表達手法,讓故事前半有著和其他超人完全不一樣的悠閒感﹣當然,由於『鬼』、即猛士本身是由戰國時就留傳下來的對付魔化魅的組織,而不像其他超人般在短時間內背負著重責,所以自然比較輕鬆而不像其他超人般扳著臉。至於用各種特別手法過場如漢字、畫面光暗處理、再加上充滿演武味道的戰鬥手法,配合大量的森林場地,使平日看慣碼頭、工場的平成超人,甚至是動不動就在石礦場打的石森超人的觀眾大感新鮮。而OP的《輝》也是極有特色之一套,而ED找來歌手布施明唱《少年啊》是平成超人繼空我之後唯一有的ED的一套,這首歌更在05年的紅白出現過呢!

  可惜的是當換了制作人之後這一切都消失了,實在可惜。

 

 

分為兩半的《響鬼》

  筆者的一位幪面超人迷曾經戲稱:『《響鬼》在第廿九集時已經結束了』,為什麼有這種情況出現?就是因為第三十話開始,將本來擔任制作人、曾經拍過《幪面超人空我》的高寺成紀換成曾拍過《幪面超人555》的白倉伸一郎,而之前一直奉行的視覺主義,和風漢字過場,以及演武式打鬥都全部消失了,甚至連森林戰都越來越少,反而之前超人片,特別是平成超人的名編劇井上敏樹必見的天橋底、只求編劇方便而不管合理性的『名物』又再次出現,在這次換制作人兼在超人迷之間風評不佳的編劇井上敏樹擔任編劇之後,使故事風格大幅轉移,因此引來超人迷之間的大反彈,其中有名的反對派包括漫畫家島本和彥、吉田戰車以SF小說作家(也是有名的御宅,也有替《keroro軍曹》寫劇本)的山本弘。

  關於這次引來大反彈的更換核心班底事件,一般認為的理由是:制作費超支!其實想想也不無理由,過往的超人都是在市街,碼頭,工場或者隧道拍,成本比較易控制,但《響鬼》卻大量出外景,每次都深山野嶺,整個工作人員和器材勞師動眾去搬來搬去是相當費時間和錢的。此外也有說是玩具不好賣,所以才換制作人,尤其是出名『救亡專家』的井上敏樹出手救亡,此外頭廿九集沒有傳統的正邪決戰主線,讓故事失去方向也是高層進行大動作換人的一個原因。此外也有說是制作混亂之類的說法,總言之就是眾說紛紜吧。

  雖然前廿九集有著故事結構散亂的問題,但其創新的表達技巧以及勵志溫情風格仍是得相當的好評,但當三十話再到完結篇為止卻打回傳統的超人風格去,因此才引來支持者的大不滿,甚至有說『響鬼只有廿九話』的說法出現。

 

井上強制埋尾

  當換了核心班底之後,第一重要的事就是讓故事在半年之內埋尾,因此編劇井上敏樹一來就先加個新角色桐矢京介,讓他帶動劇情去明日夢成為響鬼的徒弟,再反思自己其實是不適合當鬼,也利用朱鬼將天美明逼入必需下決心放棄當鬼的路。之後加入大蛇讓故事強制地進入必需埋尾的方向,雖然不能說他做得不對,但故事的風格卻被打亂了,甚至出現前後落差太大的問題。

  不過即使如此仍是有一大堆問題,之前舖下的伏線全部不了了之也算了,甚至連重點的和服男女之迷也是不了了之,最要命的是最後竟然又搞多一對洋服男女出現﹣最終回又搞一個新角色出來?不是吧?搞得差點還以為還有下集﹣如果沒看到之後的《甲》預告的話。此外最後一戰也有很重的落雨收柴的味道,首先是最後決定不了了之也算了,而在最後一話除了京介變身之外就沒有什麼值得一提的,唯一算是連回電影《七人之戰鬼》就是女主角(?)持田瞳被捉去的一幕,但除此之外也沒有什大不了的,實在不叫人懷疑是不是高層因為《響鬼》不好賣而要求制作班早早埋尾。

 

大小通吃的選角

  其實之前的《劍》選角也相當地偶像化了,但比較偏向『花靚』,但這次《響鬼》卻選了青年,甚至可以說是中年的細川茂樹當男主角,其實這類『大叔超人』(細川說在開拍初期身邊的人的戲言)在過往的石森超人不少,但在偶像化的平成超人也算是特別了,至於其他男角則是各類型都有:偶像派的涉谷讓二,成熟穩重的 松田賢二,熱血系的川口真伍。至於女角更是什麼類型都有了,美少女派的森繪梨佳,冷酷派的秋山奈奈,大姊姊型的浦生麻由,傻大姊的神戶美雪,再加上知性美的梅谷萬紗子,總有一個你會喜歡的,也算是大包圍了。就像筆者就超級迷森繪理佳﹣雖然仍未到《特搜戰隊》的木下亞由美的程度(爆)。

 

不管怎樣,這都是一套值得看的作品

  沒錯,比起有統一主線的《劍》,《響鬼》的劇本的確很散亂,甚至有頭沒尾,故事上是相對較弱的。但那種日式妖怪風味,超人史上最獨特的世界觀以及表達手法,以及其表裡主角的手法都是獨特的,別說特攝片少見,甚至動畫也是少見的。

  所以有機會的話就看看《幪面超人 響鬼》吧!相信會給各位一個獨特的經驗﹣在前廿九話。至於之後的,也隨便看看好了。(笑)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