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深入評論

少女系競技比少年熱血?《花牌情緣》
文:傑特

話說筆者的妹妹問到最近哪一套動畫值得追看時:
『唔〜銀他媽和女子高生異常你已經在看了,那...末次由紀的《花牌情緣》吧!』
『末次由紀?她的東西很少女吧?』
『但這套是文學競技系呢!』
『競技系?』

「前科」末次由紀復活之作
在少女漫畫家之中,末次由紀雖然也算是有點名聲,但她最出名的卻是一件不光彩的事:她在於005年畫的《伊甸之花》、《你的白羽》抄襲了井上雄彥的《SLAM DUNK》的構圖:和香港某些漫畫不同,在日本抄襲構圖絕對是大罪,偏偏末次在這方面早已是前科一大堆,如果只是抄襲寫真集女星的姿勢還不是大問題,畢竟是兩種不同的媒體,姿勢也沒有版權,但抄襲漫畫家的構圖就真的大問題了﹣尤其是當你不是當紅漫畫家(荒木飛呂彥在jojo第五部結局還不是抄《教父》的結局畫面?)!而早在出道時就有抄襲過上田美和又或者荻原一至的漫畫的構圖,所以去到抄襲《SLAM DUNK》的構圖就已經不能再說是無心之失﹣拜托,別連流川過澤北的構圖也照抄吧?幸好(?)末次世坦承做錯,不但漫畫從此絕版,而且她也消失了足足兩年當「坐牢」,甚至之後《花牌情緣》拿了講談社漫畫賞時她亦不出席領獎,說『對於曾犯錯的我來說,如果還出席這種場合就不是人了,現在我只能拼命畫漫畫來報答各位(的原諒)。』。
不過世事就是如此奇妙:如果不是因為這件事讓末次差點再起不能,就不會有兩年時間讓她重新思考,也就不會畫出《花牌情緣》,特別是至今仍未有人發現《花牌情緣》再犯抄襲的問題,再加上大受各方好評,證明了吃苦頭有時是讓人振作轉變的苦口良藥。

花牌戰鬥漫畫?
《花牌情緣》開始是主角綾瀨千早在小學時認識一名轉學生綿谷新,由於新是花牌(即所謂的「百人一首」,簡單來說玩法是由誦手唸牌上的和歌,再由牌手搶牌,最先將牌搶完就算贏)好手,所以便引了千早進入花牌世界,也發現了千早驚人的聽力。不過沒多久新就搬去福井縣,為了再和新一戰千早拼命地練習花牌,以成為最高段的「女王」而努力。
怎樣?像不像某些體育系競技漫畫?不是很像,跟本就是體育系競技作!故事絕大部份的時間都在描寫千早和她的高中花牌社如何同心合力地成長,不斷地比賽、練習,打敗一個又一個的強敵,以挑戰日本花牌最高比賽名人戰為目標。這種展開在少年運動漫畫已經看到爛了,但以少女畫風再加上一種看來很風雅的遊戲花牌上,那這種展開就變得很有新意了。而且花牌和其他競技不同是由於沒有體力、速度等天先性的差異,所以男女牌手對戰是可能的,只要夠厲害女生也一樣可以將男生打得七零八落,而這種「公平」也成了這套作品最好看的地方:沒有性別、沒有年紀、也沒有職業業餘(花牌沒有職業賽),真的是眾生平等的競技。再加上這種競技只有日本才有,所以就像新說「只要能成為日本第一,也就是世界第一了。」,只要能夠成為名人就是世界第一,相當簡單易明。
相比起經常變成超能力大戰的少年Jump系競技漫畫,又或者總會變成運動理論教科書(其實那些理論有很多都是很普通的東西,但卻說得像是什麼秘傳技似的)的Magazine系競技漫畫,《花牌情緣》最難得是畫了足足十六本,動畫拍了廿五集,不但沒有出現任何必殺技又或者怪招的中二病式展開,也沒有大掉書包,說一大堆你不懂我也懶查的理論,一切都很簡單,甚至連花牌遊戲的方法也沒花很多時間去說明。雖然這造成很多讀者看了十多本漫畫也搞不清這種遊戲怎樣玩,但這樣則使漫畫的發展流暢,不會一大堆說明文亂發,而讓觀眾集中注意力在比賽的過程之中。
而這正是這作品最好看的地方:即使你完全不懂花牌比賽,但也會被那種氣氛所吸引,那種飛身撲牌、圍手來保護牌不被人搶,以至如何控制比賽的流程都描寫得很好。真的做到了「懂的人看門道,不懂的人看熱鬧。」的境界,單是這點就很了不起了。而且因為花牌本身已經很冷門,而漫畫就更冷門,所以這回很難說末次又再抄襲人家的構圖﹣因為就只有她一個在畫這種題材嘛!搞不好末次選花牌就是因為不想再一次「忍不住手」,而選一個跟本沒得抄的題材,可見她真的是反省過了。

有「花牌」但沒「情緣」?
這套作品日文叫「ちはやふる」,直譯就是「千早揮手」(即快一千倍揮手),作為一套以花牌為題材的漫畫也算是很簡單易明了﹣花牌本來就是以揮手來搶牌嘛!至於名字的由來源於其中一張花牌「「ちはやぶる 神代も聞かず 龍田川 からくれなゐに 水くくるとは(即使是遠古時代也從未聽聞,散舞在龍田川的紅葉,竟是如此鮮紅深邃。)」。這張花牌也是千早的必殺牌,不但因為這張牌讓千早進入花牌界,也讓她每一次比賽搶這張牌都是最快的。
不過中文名「花牌情緣」就真的有點名不符實了:雖然這套是少女漫畫,末次之前畫的也是一般的少女漫畫,但這套除了畫風之外差不多完全不是少女漫畫!首先千早本身的遲鈍絕對是少年漫畫男主角級的,她對新的感情也偏向一個努力的目標而不是男女之愛,反而另一個男主角太一對千早的感情更像是少年漫畫中女主角對男主角的感情。就像單行本末次畫的四格漫畫內,肉包說他完全無法想像和千早約會,因為最後一定會變成玩花牌。這,不就是很少競技漫畫男主角的通病嗎?最誇張是當若宮詩暢登場後千早想到詩暢的場面要比新和太一還要多,也難怪不少觀眾都笑言劇情已經變成詩暢X千早的百合配對了。
整套故事的重心都放在花牌,以及從而帶出角色們的個性和感情。其中太一可算是本作的苦命人:首先暗戀的千早是個愛情鈍胎,本來可以利用花牌拉近感情偏偏又有個新擋在前,但二人的感情卻又未去到愛情的境界,變成太一要放棄不是不放棄又不是。而在花牌上則一直升不到A級,萬年B級的他不斷受挫折,甚至連當他終於升到A級時所有人(包括自己)都忘了這件事,而將心全放到新對詩暢這場超上對決上,幸好千早還記得不然太一就太苦命了。至於花牌部的成員也各有個性,像大江奏作為日本史發燒友,玩花牌的原因竟然是因為可以在大賽時穿和服!肉包曾一度被新擊沉但最後還是重新燃起鬥心,書桌君則是由一個只會唸書的人變成積極地協助花牌部成長的重要戰力,再加上有前沒後的千早,讓這個花牌部不斷地成長,去挑戰更高的境界。

大師盡出的動畫版
在動畫上由於漫畫才連載到第二次的高中大賽,如不想原創結局就只能中斷,而動畫版選擇在一年級結束時斷雖然不是很高明,因為最終戰雖然真的是名人戰但主角卻是詩暢和本作的第一大魔王(第二魔王是新)的周防久志,千早反而只是看戲的。但不是這裡停的話就真的不知何時才能停了,所以也算是收得不錯。
動畫除了改動少部份劇情如省掉詩暢和周防的電話(反正和劇情全無關係)和一些小節改動外,基本上是照漫畫來拍,不搞原創劇情甚至中間的總集篇還加回漫畫單行本後的搞笑四格。而動畫監督淺香守生是身經百戰的老練監督、之前拍過的《NANA》、《人間失格》都有很不俗的表現。有趣的是系列構成的高山直雖然也是老手,但一直都是日劇系編劇,這套反而是他第一次替TV動畫寫劇本。不過最厲害是畫分鏡的名字中竟然見到有川尻善昭、後藤圭二、山內重保、今千秋這些大名字!一套花牌競技動畫還要是少女風,竟然可以請得動這些拍了不少名作的大師下海畫分鏡,真的不能不說制作公司MADHOUSE實在有本事兼面子夠。
而也托這些大師之福,廿五話差不多每一話都保持極高的水準,作畫少崩壞已不算希奇(由於電視動畫制作成本有限,所以崩壞是必然的,問題只是能控制到什麼程度),動作和分鏡的處理才是真工夫,花牌比賽華麗但不誇張,完全將真實比賽的激烈表現出來,但又不會有種生硬的感覺,氣氛的營造亦佳,像千早第一次知道她的「ちはやふる」其實是一首戀愛之歌時,畫面穿插著和歌的風景以及現實的背景,變成一副如詩如畫的景像,想不到除了真下耕一之外原來川尻也一樣可以畫出如此美的畫面的。

二季期待
當然,這類作品如果是以畫影碟又或者週邊作為目的的話,那跟本就不會有人選這套來拍的!不過MADHOUSE有一點好是他們真的敢拍一些不管怎樣看都不像能賺錢的作品,而又拍得相當不錯,像之前的《海馬》就要比這套更沒有賣相了。不過正因為沒有賣週邊的壓力,反而讓制作群能全心全意地制作一套精彩的作品,而在坊間觀眾近乎全無異意的超高評價,也證明只要是好動畫,就一定會有人欣賞,而無需搞什麼啅頭花樣。
至於第二期,以現在漫畫的連載顯然還有很長的時間才會結束,以現在的故事份量來看要儲夠可以拍兩季的劇情還需要一段日子,看來還是有得等﹣如果真的會拍第二期的話。
至於漫畫連載暫時還很順利,也沒看到出現什麼收不了科的少年競技漫畫常見問題,相信應能安全完成吧?
只要,末次不要老病重犯就好了,再犯一次錯你就真的萬劫不復了,不要害千早被停載呀!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