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title

萌國夜話 第五回 成人化的一般向
文: 內山美佳

擦邊球的一般向作品
有沒有留意到最近越來越多漫動畫成人化了?
不,不是指那些露點的如《一騎當千》又或者《Queen’s Blade》,沒錯這類動畫真的有大量露點,甚至露到有一種麻木了,當你看到一集廿三分鍾有一半時間女角們都是兩個巨球跳來跳去的時候,你就不會有大驚小怪的感覺了﹣你去天體海灘去過幾次大概也會有這種反應的。的確這類動畫不能算是意識好,但除了有一些床戲以暗場交代,又或者以側寫來表現女角失禁之外,就沒有什麼太過火的劇情,而且很趣有的是這些大搞裸女的動畫反而很偏重劇情,甚至比起很多不露的三流萌動還認真。
筆者指的是那種表面上是在一般向的漫畫誌又或者動畫上發表,但意識卻不斷挑戰一般向作品的底線,甚至是大玩擦邊球戰術,一大堆意識極度不良的情節但因為沒有真刀真槍的『打真軍』鏡頭,所以就可以公然當成一般向作品推出。這類作品近幾年越來越多,甚至去到不少雜誌是以這類作品為賣點,而一些報導秋葉原新聞的網站甚至會拿這些漫畫的過激場面來當新聞呢!

蘿莉控的邪書《蘿莉的時間》
而說到這類擦邊球作品,自然不得不談到私屋カヲル在《Comic Hi!》連載的蘿莉漫畫《こどものじかん/蘿莉的時間》了,雖然比場面更過火的有一大堆,但比意識之咋舌這套絕對是代表作。
相比起其他跟本就是變相的青年誌大打擦邊球戰術的漫畫,《蘿莉的時間》其實是在一本青女向的雜誌《Comic Hi!》上連載的,這本誌的主力漫畫都偏向女性向作品,如大島永遠的《女子高生》、紺條夏生的《妄想少女御宅系》又或者成原とんみ的《海物語》、桐原いづみ的《初瓣》,雖然同誌也有一些少年甚至青年漫畫家甚至是是從良的如友美一郎,但基本上《Comic Hi!》都是走少女向路線的,走紅的也是女性漫畫家,而私屋カヲル亦是女性漫畫家,但她畫的《蘿莉時間》意識卻不良到極點,即使在同誌也有幾位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如大島永遠,柑條夏生,但一和私屋相比也立時變得很正常了。
不良的地方在那裡?只要看個一本就知道了,男主角是個小學教師,但卻被小四的女生色誘!而且這三個小女孩進攻之大膽是去到即使被判刑也會得到公眾同情的等級,露內褲已經是小兒科,無下裝也是小事,各種色誘戰法更是花樣百出。而女主角凜的叔叔蓮治更是擺到明將凜當成死去的堂姊來暗戀,一副長到一定程度(甚至不需要長到一定程度也可以)就要吃下吐的樣子。此外也有百合,賣小女孩內衣的情節。可以說不單是畫面不良,意識也不良得不得了,更慘是其他擦邊球作品雖然也有姊弟亂倫的劇情,但卻十分露骨,讀者還不致太過潛移默化。但這套卻是大量暗示,讓觀眾不知不覺地變成蘿莉控。
對,本作其實還是有一些比較深刻的人性描寫,作者也不是甘心寫一套只有性暗示的作品,但過火的意淫場面卻將一些較深度的內容掩蓋了,甚至換一個角度來看這些扮深度的內容反而讓故事的意識變得更加不良,如果是擺到明的色情也算了,但這種意淫在影響比其實比起很多成人漫畫更要命,而那些認真的內容反而是變成合理化這些行為的一個假像。尤其當知道作者竟然是一個女生的時候就會明白女生要耍起這些把戲時其實可以比男生更加瘋狂。

越壓迫,越反彈
說日本沒有打擊這類作品的法例嗎?絕對不是,像兒保法最近又開始檢討了,而且在出版物上也有很嚴格的規則,但越嚴格反而越容易給人來這種走鋼索挑戰呎度的把戲,變成一種越打壓越瘋狂的現像。
再加以規管?對,理論上再加以規制的話是可是禁得了的,但過份的壓制就會影響到創作自由了,因為將創作限制定得太嚴格的話就會影響很多創作上的表達,特別是一些社會社的創作物往往會出現一些成人情節,但因為法例禁止就反而打擊了這類『真正』探討社會深層問題的社會派創作了。這也是一個大問題,而這亦成了這類漫畫的一道護身符。
那該禁還是不禁,以道德份子的角度當度要禁,任何意識上有些不良的東西都要禁掉,但人的慾望是禁不了的,越禁只會越反彈,問題並不會因為沒有這類創作物而減少,反而因為少了一個宣洩的門道而導致更多問題,其實會有這類擦邊球作品的出現不就是因為法例禁得太過嚴而讓這類作品有了市場?當政府和道德份子大力打擊真正的成人創作,就自然會有這些走綱索的作品出來,鑽空子來生存。
呀,筆者不是說這類作品就是該存在,像蘿莉時間和《KissXsis》這類東西也真的很有問題就是了,連筆者這種看慣成人向作品的人也覺得過份,這些作品也真的沒有資格振振有詞地說維護什麼創作自由才是﹣等於Rockstar說遊戲規管過嚴一樣。
他們說這些話時臉不會紅嗎?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