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萌國夜話

萌國夜話 第六回 殺必死太多了!
文: 內山美佳

從淺川悠的抱怨開始
  話說去年十二月,聲優淺川悠在她的網誌抱起怨來,說動畫加入大量情色情面表示不滿﹣當然,本身也是成人遊戲聲優的淺川說不是那種有H內容就絕對不行的人,而是既然是一般向的作品,又為什麼要加入一大堆十八禁擦邊球的畫面?一大堆所謂「觀眾服務」的畫面,原作者會怎樣想?會不會覺得如自己孩子般的作品被沾污了?是否只要吸引到觀眾就什麼也沒關係?
筆者理解淺川的意思就是,近年越來越多本來是一般向的作品,但為了吸引觀眾的買氣,就加入了一大堆有的沒有的殺必死場面,又或者在電視上播放以光和擋住重要部位,而到DVD就給回觀眾以刺激買氣,甚至加入一些充滿性暗示的場面等等。淺川對於這種只為了討好觀眾而硬在其實不算色情的作品中加入色色的畫面很不以為然,認為是對原作者以至作品的一種不敬,而且讓該角色被人用有色眼鏡去看是很難受的事情。特別是因為工作關係不得不接這類角色更是難受。最後,淺川在文章的最後問網友對於這種現像的感想,是否「真高興!」?
關於這個問題還真是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想法,不過卻刺激到筆者想寫一下近年一般向動漫畫的成人畫面問題。

所謂『出包情節』
  說到在一般向的作品中加入養眼情節早已不是新聞了,由古早年間永井豪的漫畫就經常出現這類無意義的裸露,甚至去到一種沒有這些就不像是永井豪作品的地步,不過即使是經常以踏界吸引讀者的少年Jump,在最紅的八十年代其實也沒太多養眼畫面,像很多人直覺以為是很多裸女的《城市獵人》,實際上脫得最多的反而是男主角(笑),女人全裸的就只有第一回舞廳那一幕,甚至是同樣以性感美女作主打的《哥布拉》女性的肉體也是很克制的,真的做到『風流而不下流』,優美但一點也不低俗的健康美。至於《橙路》雖然也有一些殺必死畫面,但基本上都是點到即止,還能算是樂而不淫。至於《亂馬》的裸雖然兩點全露但因為一點色情意味也沒有,所以也沒有什麼色情的聯想。可以說,在八十年代三大週刊誌最火熱的年代成人畫面反而是很保守的,即使以畫美女聞名的桂正和,在畫《夢戰士》、《電影少女》還是很自重的。
但隨著時代的改變,漫畫家在一般向的作品中加入成人情節﹣筆者想說的不是上一回那些掛羊頭賣狗肉、除了最後一點不露之外跟本就是不折不扣的成人向作品的類別,而是一些不論連載或播放的時間都是正常向的作品,但卻加入大量無意義的成人畫面,甚至在DVD版硬加入一些色情橋段的作品。最典型就是矢吹健太朗的《出包王女》了,沒錯,這類男主角走個街都會摸到幾個女生胸部,又或者女生一個屁股就坐在男主角要害的垃圾劇情不是『出包』開始,但這套卻是近年的典型,甚至被網友戲稱這類超沒腦、純是滿足男生性幻想(這種級數的性幻想就滿足,可以小男生也真是沒膽得可以)的橋段為『出包情節』,先不管赤松健會不會因為自己成名大技被其他人搶掉名字而不滿,但這種為殺必死而殺必死,多餘色情畫面一大堆的出包式情節越來越多是事實,像每一季動畫都硬有一兩套一季番的作品是走這個風格,像《淑女vs管家》就是這一類作品,表面上是校園戀愛喜劇,但賣的卻是一大票出包情節,是否不加這種東西就沒有人看?還是更慘的,所謂劇情只不過是讓制作群加入一大堆出包情節而擺出來的羊頭?高段一點的像新房昭之在《化物語》的殺必死情節更是意淫在不言之中,雖然不像出包那種粗糙,但本質還是一樣,都是為了吸引觀眾去看,而從DVD的銷量來看也真是夠成功的。

乾脆十八禁好了
  至於一些以一般向作品加入成人情節則有兩類,一類是走青年路線、床戲是故事一部份如島耕作系列,這類作品有床戲但並不實用,甚至可算是故事的一部份,像《浪客行》的床戲你也不會有反應吧?但像《秋空》這類就已經是成人動畫了,套筆者戲稱為「日活羅曼色情」、也即是廿年前在香港小電影院上映的成人電影,這類電影的特色是觀眾永遠看不到第三點,更不會白果漿熱狗滿天飛,電影導演會用水花、特別效果來擋著重要部位,也因為這種手法才會被叫作「羅曼色情」。動畫當然不需那麼麻煩就鏡頭加特效,只要分鏡不畫出來就好了。在成人動畫那麼多的現在你或者會奇怪這種東西會不會有市場,但想想《我的狐仙女友》的「人氣」就知了﹣其實說到這類作品狐女才是代表,其他還得要在DVD特典又或者OVA才敢玩,但在狐女就連TV都來了,沒錯是沒有成人場面,但意淫的等級甚至比起很多真正十八禁動畫還更嗆(還記得那個人體冷麵嗎?),究竟這是原作者的期待還是制作群的亂搞?又或者原作其實沒那麼亂來但被動畫誇張了?
如淺川所說,筆者不是絕對反對H的人,但看到這類除了意淫之外就沒什麼剩下來的『一般向』作品之時,心想:還不如看成人動畫好了﹣或者,這是有色沒膽的小鬼的最愛?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