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萌國夜話

萌國夜話 第八回 由美少女遊戲到美少女動畫(下)
文:內山美佳

戀愛遊戲的限制
  由於美少女遊戲如果是賣萌的多數都是文字向AVG,少部份則是SLG育成向,所以這類遊戲改成動畫都難以避免多重結局的問題,主角只有一個,動畫只能播一條線,但可攻略女角卻最少有五人以上,即使將一些沒什麼主角命的女角變成配角,但可攻略的還是會有三四個,尤其是當同時有幾個女角的人氣奇高但偏偏正印女主角的人氣卻不如,那問題就會更嚴重,總不成將女主角放到一邊涼快去,但不給人氣女角表現又不成,結果就是人人有戲做但卻沒有一個核心,結構散亂最後埋尾亦難看。
  另一個問題是同類遊戲所有的視點都是以主角出發,所以做成角色之間的關連完全是中主角為中心的直線關係,而缺少角色與角色之間的橫向關連,變成一但主角不在場角色就有如不存在又或者封印,又或者好像除了和主角一起就沒有任何私人活動。幸好這點去到動畫因為視點可以轉去其他角色身上,而不需硬要主角在場而能加入女角之間甚至是男角之間的互動,變得比較有人味,甚至有些遊戲也利用主角不小心在場的情景,讓女角和女角以至男角有更多的互動,來強化角色的描寫。

SLG系反而較簡單
  相比起來,SLG系遊戲不論是《龍騎士4》還是《花冠之淚》又或者《傳誦之物》,這類遊戲雖然都有大量的成人場面,但故事主線卻不是戀愛又或者男女之間的關係,而是有一個更大的目的,如打倒暴政又或者阻止天使滅世之類,由於故事本身完全沒有男女之間的關係,所以那個女角是女主角的問題便不再重要,反正這只是玩家攻略女角的路線問題,並不影響主線發展,所以改編成動畫反而較容易,既不需煩惱如何取捨甚至將多條線拼在一起,而且一般向的改編跟本不可能有色情畫面,所以像《傳誦之物》和《花冠之淚》便乾脆完全斬掉愛情線,女角們只是主角的同伴又或者部下,而不存在男女之間的關係,這樣所有女角都公平了,甚至將部份女角路人化來減少無關的角色搶戲份,不過這也帶來另一個問題,由於遊戲中男角色多數以關鍵角色來維持重要性,反正女角有H場面重不重要玩家也會讓她們出場。可是動畫在沒有H之後,女角反而變得有有可無,男角的戲份太重甚至被不玩觀眾戲言男主角在搞BL,這個問題尤以《花冠之淚》最誇張,亞隆和被觀眾戲稱為妹控的亞爾撒爾關係竟然比和其他女角更親近,在這個腐女橫行的年代自然難逃BL之說了。
  不過跳開這種純是觀眾妄想的話,這兩套作品相比起同樣以成人美少女遊戲改編的作品,其完成度相當高,制作群可以有很大的空間去交代劇情,不過也因為少了原作最大的賣點之一,所以一但故事改得不好的話整個劇情就會崩得很嚴重,另外這類作品既然是SLG那戰鬥的部份當然吃重,而打鬥又是最吃原畫的,偏偏成人遊戲改編的一般向動畫即使有了之 前的好成績還是很難爭取到高預算,也就是很容易就會在戰鬥中因為節省原畫而出現作畫崩壞,甚至因為預算而將千軍萬馬的戰鬥省到只餘小貓兩三隻,又或者本來很激烈的戰鬥變得有氣沒力,不過在有限預算之下將所有畫面完全完現本來就不大可能,遊戲幾句描寫可能就要了動畫班的命了,這點觀眾們都是比較理解的。

小說系遊戲的優勢和兩難
  至於最後一種是小說系遊戲,也就是所謂的有畫面小說,一般而言是最好拍動畫,因為不需要煩如何改編,只要照著原作來拍就好﹣理論上是這樣。
  不過實際上卻是另一回事了,小說本身由於只能以文字來描寫,而且沒有空間的限制,所以作者可以要多長有多長,反正玩家只是按鍵就可以跳去下一頁,寫的和看的都不麻煩,也可以花很多時間去加入一大堆心理描寫,使玩家對角色有更深入的理解。不過到動畫情況就差很遠了,動畫不可能無限制描寫故事,編劇必需在短短的廿三分鍾做到基本的劇情發展,而且還要在長則半半、短則一季的時間完成遊戲的所有內容,但又不能拖太長讓節奏太慢失去追看意欲﹣遊戲你可以快按跳過,等想知道回頭看,但動畫不可能吧?
  而其中表表者就是同人遊戲改編的《寒蟬鳴泣時》和《海貓悲鳴時》了,這兩個遊戲的特色是雖然都是限制級,動畫也是打著美少女招牌,但實際上所有的成人情節都是獵奇畫面,在《寒蟬鳴泣時》還比較有節制,但去到《海貓悲鳴時》就是大量打碼亂舞了,要多嘔有多嘔,完全是挑戰電視能播放的呎度極限絕不手軟。反過來劇情方面卻是大問題,由於原作是半年一集的遊戲,要將長達兩年共四集的遊戲壓到半年的動畫中,被刪減的自然不會少,甚至有些刪得十分嚴重,但在這兩套作品中卻是『必然之惡』,不然一年份也拍不完之餘,一大堆無關的支節絕對會破壞那種恐怖氣氛,想想將數話的劇情拉到三個月,還談什麼恐怖感和緊張感?不信的話看看照足原作節奏來拍的《神隱之狼》,又是龍騎士原作的美少女遊戲,但因為節奏太慢,去到第五話才有像樣一點的劇情,但一季番已經去了差不多一半時間!那問題就很容易理解了。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