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動畫專題

罪孽的傳承〜《迴轉的企鵝鑵》分析(角色篇)
文:傑特 協力:format-channel,konakona

《迴轉企鵝鑵》最讓人頭大的地方是他包含了太多元素,但真正和故事中心有關的卻相當少,做成觀眾迷失在巨大的無限聯想空間之中。而筆者也苦惱了很久才在多次的討論中整理出一個比較簡單(雖然還是很複雜就是了)的架構,上回是主題思想,而這回則是角色分析。

高倉家的「父」與「母」
在故事中除了代表破壞的真悧和犧牲的桃果外,所有主要角色都背負責著上一代的罪孽而活著,雖然這和他們無關,但卻不得不負起上一代所做的事所帶來的責任,也就是他們的人格其實都受到上一代的影響,不管好還是壞他們會變成這樣其父母都要付出很大的責任。
高倉家雖然是一個很奇妙的構成:五個人有兩個人完全沒有血緣關係,但作為養子的冠葉卻因為小時候一件事被父親叫他要保護妹妹,而這句話成了日後冠葉為了陽毬不惜當恐怖份子的主要原因,而他在高倉家也成了一個父親般的存在。雖然他表面上是個到處留情的花花公子,但當下定決心時卻能變得徹底冷血,為了救陽毬而而執行真悧的陰謀。反過來作為唯一高倉家的真正孩子晶馬,他在整個故事中是最常識的一個,而且在家中的身份更像一個母親,將整個家照顧得很好,也就是雖然名義上是三兄妹,但實際上陽毬和二人的關係反而像一家三口,由冠葉和晶馬這對「夫妻」來照顧陽毬這個「女兒」。
他們三個其實本身並不想捲進恐怖事件之中,但因為父母執行真悧的計畫,結果不但父母失蹤,而且三人的和平生活更被破壞,而陽毬更得到怪病,面對著社會的有色眼鏡以及生活上的困難甚至被逼遷但也只能強忍,雖然表面上冠葉很不滿父母讓他們變成這樣,但最後他卻走上了父母的道路,可見他並沒有想像中那麼恨父母,而晶馬更從不抱怨,二人只能將這一切承受下來。
而作為女兒的陽毬是故事中唯一和上一代沒有血緣關係的人,她的出現成了兩兄弟的生存意義,雖然因為怪病和養父母而不得不放棄和朋友一起當偶像的夢想,但她也和兩位兄長一樣默默地忍受下來,但她並不是不知道兄長的辛勞而只是裝出不知道而已,而當知道冠葉為了救自己而當恐怖份子時更留在冠葉身邊,因為相比起看來柔弱但實質堅強的晶馬,冠葉反而更需要擔心,所以她選擇和冠葉一起,希望找機會阻止﹣最低限度也要親眼看著一切的結束。

蘋果的「轉乘」
荻野目蘋果作為故事中唯一的「局外人」,她出生在姐姐桃果死去的同一天,也因此她一直以為自己是桃果轉生,而且因為父母分離,所以讓她有著因為姐姐之死而讓家庭破裂的想法,而這種想法就得出一個結論:只要自己能成為桃果,並實行桃果日記上的「預言」,就能讓家庭重新復合。而這段戲就成了故事前半的笑料來源,也是少數還能讓觀眾笑出聲的劇情(相信各位一定會記得經典的『咖哩爆頭』那一幕吧?)。
而當桃果日記被一分為二之後,蘋果也開始反思自己這樣做的意義,並漸漸將自己從姐姐的轉生這種想法抽出來,到了後半她完全是以一個局外人的身份去照顧另一個其實也算是局外人的陽毬,甚至為了阻止冠葉破壞日記而用身體來撲熄日記上的火熖。而且她更是最後執行命運「轉乘」的人,因為故事中就只有她真的能成功地從「桃果的轉生」的命運轉生到「蘋果」,其他人都只能不斷地迴轉著命運的路軌之中。由名字到身份,蘋果其實才是整套作品中真正的關鍵:她將高倉家從真悧的咒縛中解放出來,並將命運轉乘到另一個新的世界之中。

真砂子的執念
身為冠葉的親妹妹的真砂子,最初出場還以為她也是冠葉在外頭留下的多情債,但真相她卻是幫助冠葉將過往多情留下的麻煩事解決,原因是她一直希望冠葉能夠回家夏芽家!
其實夏芽家的情況和高倉家也差不多,祖父一直看不起真砂子的父親,而真砂子的父親為了證明自己的存在不惜出走,甚至和高倉父母一起當上恐怖份子,最後落得雙方父母去向不明,冠葉成了高倉家的養子的下場。而帶著病弱的弟弟真理夫的真砂子,最大的心願就是父親回家,再和冠葉重新組成一個完整的家庭。而在父親和兄長回來之前她必需要保護病弱的弟弟,情況其實就像冠葉保護陽毬一樣,而且比起還有晶馬分擔這份責任,真砂子只能獨力抵抗專制的象徵的祖父,心裡所受的壓力可想而知。只是最後她並沒有辦法拯救冠葉,因為她其實亦只是在同一條命運的路軌上迴轉。

多蕗和時籠的迷茫
多蕗和時籠作為上一代的角色,雖然他們沒有直接被捲進真悧和桃果的善惡對抗之中,但卻因而改變了自己的一生。
多蕗由於有一個比他更優秀的弟弟,所以一直都抱有自悲感,甚至因為失去了母親的愛而被送到「兒童烘爐」,幸好最後一刻被桃果拼命救出,從此桃果成了多蕗一生最重要的人。因此雖然外表看來好像忘記過往的事,但實際上比起時籠更想向高倉家報仇。至於時籠生於一個扭曲之愛的家庭,幸而被桃果救出,因此對時籠而言桃果也是她的救命恩人,一方面她也恨高倉家,但另一方面卻很想過正常的生活,而和多蕗訂婚就是這種衝突下的結果:同樣被桃果所救的多蕗可算是唯一能理解時籠的人,時籠希望籍著二人結婚可以慢慢地從扭曲的情感上走出來,但結果卻是多蕗陷得更深,直到最後才明白這一切都不可能扭轉命運,只有二人結婚將自己的命運「轉乘」才能解放。

真悧和桃果的善惡對決
整個故事中真悧可算是承繼著《少女革命》的「革命世界觀」的人,他相信要改變世界就必需破壞這個世界,就像少革常說的『必需打破蛋殼雛鳥才能出生」那樣,想世界重新就得先破壞這個世界,一如上半部提到真悧認為如果想改變世界的命運,就只能破壞世界的路軌,沒有其方法,因此即使最後蘋果問他要不要轉乘時他還是否固執地留下來。
至於桃果則是典型的將一切獨自承受的聖者,她為阻止真悧而死,而當知道真悧想繼續陰謀時便化為兩頂企鵝帽要求高倉家和夏芽家找回日記去阻止,但真正阻止的並不是桃果那種「一個人就可以了」的犧牲精神,而是冠葉、晶馬、蘋果甚至是真砂子共同努力的成果,這也是上半提到的「分享」的真義:不是任何一個人付出所有,而是各自付出一點,得來的也共同分享。

相反角色的對立
基本上整套作品中的角色都存在著兩方面的對立,由冠葉到晶馬、蘋果對陽毬,真砂子對時籠,真俐對桃果,除了多蕗之外每一個角色都有一個和他立場相反的存在,而他們的衝突就成了帶動故事的重要部份,一但沒有這些衝突整個故事將不能存在,而且因為有這些衝突才能帶出故事的主題,由善與惡、犧牲與分享、以至破壞與轉變等等,都籍著角色之間的對立而帶出來,可謂相當重要。

兒童烘爐的喻意
故事中段有一個很有象徵意義的就是所謂的「兒童烘爐」,這也是故事中少數喻意說得很白的元素,就是指現在社會對兒童的態度。
故事說一但兒童失去了愛就會被送到兒童烘爐被烘成透明。這裡很直接地暗示現代的教育父母將孩子掉到學校就不管,在沒有愛的環境下每一個小孩最終都被教育成沒有個性、千篇一律的人,這就是所謂的「透明」﹣明明是存在但看不見,雖然看不見到摸得到,既存在又不存在。而桃果和晶馬能夠救出多蕗和陽毬就是因為愛,一種只向著她們的愛,讓她們感受到世界上還有人愛她,是獨一無二的存在,才能將她們從烘爐中救出來。

企鵝的工作
最後要談的是故事的吉祥物的四頭企鵝了,牠們的工作除了作為故事中的搞笑役外,也是作為主角心理的反映,所以前半企鵝一號完全是個好色傢伙,但當冠葉下決心成為恐佈份子之後一號就立即變身十分正經。而真砂子的企鵝對一號那種吃定對方的態度,也反映出冠葉是覺得有負真砂子的。而最後牠們也隨著命運轉乘而消失,代表主角終於從那迴轉的命運中解放出來,進入另一個命運之中。

陷入沉思的作品
相比起影響了很多動畫的《少女革命》,《迴轉企鵝鑵》雖然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力,但故事中所帶出來的主題和思想比起少革來得更深更廣。而且野心更大得多,是擺明一開始就一副「看得明就好,不明的也不管你」的態度,因為幾原邦彥沒想過要拍一套大熱的動畫而只是拍他想拍的作品,所以故事中段開始就進入除非是少革迷不然絕對會頭昏腦脹的地步。
不過也正因如此所以很多地方都不妥協地拍出相當優秀的作品,不論故事、角色以至各元素都滿是意義,讓觀眾從各方面切入分析,並刺激觀眾的思考。
當然,這類作品不會大賣,但卻絕對讓人難以忘懷,這就是《迴轉企鵝鑵》。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