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作品評論

超能力百合麻雀 《咲-Saki-》、《咲-Saki-阿知賀編 episode of side-A》
文:傑特

雖然以麻雀為題材的漫畫很多,但絕大部份都是青年誌甚至是在麻雀雜誌連載、給成年人看的漫畫,但《咲-Saki-》卻一反傳統將百合美少女和麻雀結合在一起,竟然還真的給他成功了?

麻雀漫畫之難
麻雀和圍棋作為一種很傳統的遊戲,相比起其他競技而言是很難將其畫成漫畫甚至是動畫的,因為即使橋牌由於玩家法相對較簡單,一般人即使看不懂也不致於完全不明白,但如果一個半小時有一小時是看著兩個人在對局,而沒有任何動作槍戰甚至超能力,你想香港人可以看下去嗎?很難吧?
對,不論是麻雀、橋牌還是圍棋,這都是相當「靜」的遊戲,甚至即使《花牌情緣》的花牌競技也有很大的動作部份,但打麻雀一般而言也真的很難搞什麼特殊的模式,總不成每一次都像《賭博墮天錄》那樣搞出一堆希奇古怪的規則來打生死麻雀吧?單是要將一樣內行人看很爽、但門外漢一整個無聊的遊戲變成漫畫甚至是動畫本身就已經很困難了,要拍得好更是困難,尤其是當你針對的不是特定的、有相關知識的人而是一般讀者就更麻煩了。
而更頭痛是日本麻雀相比起香港又或者台灣的麻雀都是規則超多,五花八門的吃糊,希奇古怪的算番方式等等都足以讓不懂麻雀的人敬謝不敏,單是要讓他們明白已經很難,更別提是畫得有趣了。所以 《咲-Saki-》和《小泉麻雀傳說》都是採用了很誇張的手法來表現麻雀,一如《小泉麻雀傳說》的作者大和田秀樹說『要讓完全不懂麻雀的人也會覺得有趣。』,所以便加入一大堆政治惡搞梗,還有各類超乎想像的打法﹣只是,十三張白板真的可以算是一副吃糊牌嗎?這跟本就是詐糊吧?至於用血將二索變成七索根本就是耍老千嘛!最神是這套作品還要在麻雀雜誌連載呢!
由於大和田秀樹一直以來都是被認為屬「有病」的那類漫畫家,所以這套作品先壓下不管,回到這回提到在《YOUNG GANGAN》連載的《咲-Saki-》,以及在《月刊少年YOUNG GANGAN》的《咲-Saki-阿知賀編 episode of side-A》。

超能力麻雀傳說
就像大和田秀樹為了讓不懂麻雀的讀者也一樣覺得有趣,小林立在畫《咲-Saki-》時也踫到同樣問題,而且他更頭痛的是連載的雜誌是普通的漫畫半月刊,而不是一本麻雀雜誌。要怎樣才可以吸引那些連一副牌有幾隻都不知道的少年人看下去呢?小林立採用了經典的《足球小將》又或者《網球王子》那種手法,就是將麻雀整個超級化,或者更直接就是超能力化。
由一開始解釋宮永咲那種打牌「正負分0」的技藝,到每一個角色都有必殺技又或者古怪的技巧,到高手甚至可以產生異空間、不斷吃糊越吃越大,到滿月能力最強,專收某類牌,甚至隱形又或者降神也有!這些特技基本上和運動漫畫的必殺技一樣,都是將一些很難以漫畫表現的競技以很視覺化的演出來補救。這種演出手法其實也無可厚非,不然你想看幾十板都是角色內人在分析牌局再打那張牌的漫畫嗎?想想如果開司玩的不是「十三步」這類怪奇式麻雀而是傳統的麻雀的話也會很沒意思吧?尤甚開司那種每一次賭搏都是賭命還有一份緊張感,但你能夠叫一群小女孩來這種死亡賭搏?所以雖然這些超能力相當誇張,在配上動畫那種演出效果更是嚇人,盡管滿是吐槽點(最典型是宮永照右手的旋風被觀眾吐槽是《Fate/Zero》的乖離劍Era又或者《幽遊白書》的修羅旋風拳),可是看得超過癮也是事實,反而本來就沒有人對這套作品的超能力有多認真,所以也沒有什麼關係了。
只是,如果學生已經如此厲害,那像小鍛治健夜這種天才職業雀士會是怎樣?真的會轟盲牌嗎?

百合花處處開
除了將麻雀變成超能力大對決、有時甚至變成JOJO式的替身對決(動畫中透華和原村和一戰就有這種味道),另一個賣點就是全作品連外傳的《咲-Saki-阿知賀編 episode of side-A》只有三個男角是有戲份,而其中兩個一個是播報員而一個是透華家的執事,也就是實際上全作只有一個須賀京太郎一個男性!
會變成這種情況當然是因為者主打女性之間的曖昧感情,也就是所謂的百合愛,基本上主要角色之間全部都有配對,像咲X和,久X美穗子,由美X桃子,以至阿知賀編中怜X龍華等等,總之就是百合配對無自重就是。當然這種百合配對並不是像《聖母在上》的那種古典派,反而有點像現時少年漫畫那些BL配對那樣,角色沒有說真的有愛情存在,但二人之間的行為卻親密如愛人,甚至同床同衴的畫面也不少。這種手法可算是現時少年Jump的「偽裝BL漫」的逆向操作,那些表面是熱血少年運動其實是畫給腐女配對的漫畫,這裡是表面是麻雀其實是畫給百合控看的GL漫畫。
這種手法在近年BL和GL流行的ACG界絕對有市場,事實上作品也真的一出即大紅,大概很多讀者已經厭倦那些一無是處但卻擁有巨大後宮的男主角,與其要看到惹人厭的男主角還不如全女生算了。

一場牌打一年?
由於這作品基本上是歸類為「競技漫畫」類別,所以麻雀比賽的過程就很重要了,假如抽掉比賽這套作品就真的不存在﹣沒有麻雀連百合也搞不起來!
不過也帶來同類作品的問題,就是比賽佔劇情比重太大,變成一場麻雀打幾個月,最誇張一次是咲在比賽前想上廁所,結果要打完才能去,但這場麻雀打了足足一年,也就是咲創下了憋尿世界紀錄﹣憋了一年!當然原作在半月刊連載速度較慢也是原因之一,而且比這更誇張的例子也很常見(像《Slam Dunk》一場比賽打一年多),可是由於這次是主角憋尿,所以才會有這個笑話。
而這也帶來另一個問題,就是原作連載速度太慢,一但動畫化就出問題了,像《咲-Saki-》第一部是半年番,但拍到後半已經追上漫畫連載了,怎辦?只好硬加一個個人賽甚至是四校集訓來騙時間﹣其實這一招在當年的《Slam Dunk》也玩過了...。

咲 千里山編?
本編原作份量不夠還可以用這種權水來拖時間,但《咲-Saki-阿知賀編 episode of side-A》就不能玩了,前半制作組相當忠於原作地將縣大賽縮到只有半話,然後一話是長野縣挑戰賽,才四話就打全國大賽了,但全國賽就只有三場,最厲害是第一場也只是一話結束,也就是第五話到第十二話其實只打了一場多一局的團體賽!原因很簡單,因為原作也未畫到嘛!
那要怎樣辦?當然是不擇手段地拖時間打混了,主角有回憶也算了,重要角色如園城寺怜有也算了,但連有兩隊擺到明是路人的竟然也有過去回憶又或者身邊的人的故事也就真是太扯了,而最後的四話竟然才只不過是團體賽的第一回戰!拖成這樣也真是苦了制作群了。
而也因為最後的五話的重點是園城寺怜和宮永照這場異能大戰,而代表阿知賀的松實玄直到最後一回截糊結束先鋒戰為止一點戲份也沒有,所以觀眾都笑言最後五話整套作品跟本就變成《咲-Saki-千里山編》了。
至於電視版就以這裡結束,不過觀眾如果還記得的話就知知這其實也只是先鋒戰,所以還會再加三話拍完整場比賽,最少也得讓鴨乃這位其實戲份加強起來沒兩話的掛名主角有些表現吧!雖然所有觀眾都不認為只是人類的阿知賀可以在這群超能力怪物中討得什麼便宜...

百合控就看吧!
雖然動畫因為原作趕不及而出現大量的灌水情節,但以一套用麻雀作主題的作品其實還不錯,特別是那些超能力的表現效果真的很有看頭,視覺效果一絕,再加上大量美少女的GL配對,以一套其實不需要什麼內容的作品而言已經算相當了不起了。
當然,如果以麻雀迷的角度來看可能會吐血(就像真正的籃球迷看《黑子的籃球》就會吐槽吐到沒氣一樣),但,誰會在乎這種事?當看到那種現實穿上街一定會被當成痴女的服裝、當看到打麻雀竟可以出現天眼通般的預知力,還有一大堆曖昧甚至去到擺明車馬的GL情節,誰會在乎這是不是麻雀動畫?
你看《花牌情緣》還真的會對這種傳統的遊戲感興趣,但你看《咲-Saki-》你不會想打麻雀的﹣除非對手是作品中的可愛美少女。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