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作品評論

力量.不能讓你免於苦惱﹣侍戰隊真劍者
文:內山美佳

  一直以來都以編劇主導作品風格的東映,這幾年最受到觀眾信心保證的應是小林靖子了,她寫的劇本不但有水準,而且有著其一貫的哲學和精神,還有她一套特別的『特攝魂』更是讓人印像深刻,《侍戰隊 真劍者》就是如此的一套作品。

東映的救世主
  東映動畫和特攝有一個特色,就是主導作品風格的不是監督而是編劇,所以觀眾看東映留意的不是那個當監督,甚至去到誰來拍都沒關係的地步,但對總編劇卻很在意,如被觀眾戲稱「地獄兄弟」的井上敏樹和米村正二,不少人一聽到這兩位老兄的名字就已經吐舌頭了,反而他們寫的作品的監督卻沒幾人記得,可見東映作品中編劇的影響力有多大。
  而在東映的一眾常用編劇之中,以小林靖子是較有保證的一位,雖然她還是有寫過爛劇本如《CLAYMORE》的時候,又或者寫得太深沒人看明白像《卡新Sins》,但基本上品質不但有保證,而且在角色描寫更有一手,所以不少特攝迷一聽到小林靖子繼《假面騎士 電王》之後再替東映寫《侍戰隊 真劍者》的劇本時都有很高的期待,希望能寫出一個既保留低年向戰隊風格、但又能言之有物的好劇本,洗脫自《特搜戰隊 迪加連者》之後,低年低過頭變成幼兒化的問題。
  其實這情況有點像拍完《假面騎士 劍》之後一連兩套《響鬼》和《kabuto》都爛到爆(兩套都是井上敏樹的手筆,那你們就明白「地獄兄弟」和「敏鬼大師」外號可不是白叫了吧?),結果在小林老師寫《電王》不但大受好評,而且更打破了騎士同作電影的最多紀錄﹣一套08年結束的特攝番2010年竟然還繼續有電影版,而且還一樣地大賣!難怪東映特攝部再找拉小林老師幫手,去救一救沉悶的戰隊系列。

繼續描寫「人性的軟弱」
  要形容小林靖子的劇本風格,簡單說就是「雖然他們有個軟弱的一面,但卻是堂堂正正地戰鬥的英雄、雖然他們是英雄,但還是有軟弱的一面」。從她替《Witch Blade》、《Blassreiter》到《卡新 Sins》,特攝的《美少女戰士》到《電王》然後是《侍戰隊》都顯示出這種風格,主角雖然不是完人,他們有缺點,有軟弱的一面,有無法勊服的心魔,但還是堂堂正正地去面對一切的挑戰,而且為的不是得到世界的認同,而是一種偏向個人性的情感,即使整個世界都不認同他,即使最後像灰一樣消失於空中亦不在乎,默默地忍受著孤獨去戰鬥,可以說比起傳統那種追社會認同的英雄,更享受個人性的自我滿足。
  在這種精神之下,小林靖子筆下的角色往往有一種孤獨的形像,有時不一定是主角,如《美少女戰士》實寫版這個體現是愛野美奈子,在《電王》則是櫻井郁斗。至於主角就更多,像《Witch Blade》的天羽雅音,《Blassreiter》的約瑟夫,以至到卡新和侍戰隊的志葉丈瑠,不是說他不為世界人類而戰,而是比起這些大義名份,他們有著更個人性的動機而戰,而且這些人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不管他們有多強,但面對的苦惱卻一點也沒有減少,甚至是正正因為強大,所以才無法解開這些死結。

力量越大,煩惱越大
  關於力量和個人的關係,一般而言有兩類:第一類是少年漫畫最愛說的『力量越大,責任越大』,主角軟弱所以無法覆行守護正義的責任,所以一但得到力量就得去完成這份重責,而不管當事人有沒有這個想法,甚至變成因為擁有力量,所以就一定要守護世界的、強行將責任加在個人身上的犧性小我的群體主義。而第二類則是即使你願意犧牲小我但世界不但不領情甚至還嫌你,早年富野喜幸(由悠季)的作品就有很強烈的這種想法,主角拼命為世界而戰但最後反而被世人所討厭,最後落得悲劇收場,一種對『正義』這個字眼帶著很重負面思考的理論。
  不過小林卻是二者都不是,他從不認為力量和責任有必然的因果關係,卻是相反的因為有了責任所以必需擁有力量,而丈瑠就是典型的例子:他既不是武士家系,但因為擁有文字力量(即所謂的言靈)所以明明是個愛哭又怕鬼的小孩子,但還是被推成志葉家第十八代的影武者。由於得到這份代真正的當家去守護志葉家的重責,所以明明和自己無關但還是拼命去變強,而且不想其他臣子為了一個「假主公」而死而獨自作戰,更悲慘的是這份孤獨丈瑠無法對任何人說,只能一直放在心中,所以當外道眾攻擊他是「騙子」時丈瑠就受到重創了。
  而作為丈瑠的宿敵的十臟,他為了追求戰鬥的快感而投身外道眾,但成為外道眾並沒有讓他滿足,由於身體變得幾乎殺不死所以不管怎樣戰鬥都沒人殺得了他,但他因為太強亦無幾人可以滿足到他的戰鬥欲,結果反而陷入無盡的痛苦之中。他和丈瑠雖然因不同的原因而得到力量,但同樣地力量並沒有替他們解開苦惱,反而陷入更大的痛苦之中。而且力量越大,他們痛苦就越大,十臟到最後終於找到一個可以打敗他的人,讓他從無盡的欲望和痛苦糾纏中消失。而丈瑠則得到真正的當家薰收為養子,讓他成為名正言順的殿下,才讓他從「我不是殿下就一無所有」的悲劇中解放出來。

丈瑠的自我肯定
  『不當殿下就不當好了,丈瑠還是丈瑠嘛!』雖然源太和其他劍者都是這樣想,但自小就一直被當成真正的殿下來教育,所以丈瑠不可能過回一般人的生活,他將一切都奉獻給志葉家,這樣的一個人可以一下子放棄十多年以來的價值觀、生活原則而當回一個普通人嗎?更重要是,丈瑠還有「不是志葉家的丈瑠」這個身份?他想得沒錯:當志葉丈瑠不再是志葉家的殿下,他是誰?
  很多動畫都強調所謂「個人自主性」,認為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而不屬於任何組織,但現實可沒那麼簡單,丈瑠的例子是他由懂事開始就被當成「真正的殿下」來教育,即使明知是假的但還是拼命地做、或者說正因為他是假的所以才比真的更拼,只有這樣才可以讓自己有個立身之所。但當真正的十八代當家薰出現讓丈瑠失去了工作的時候,一下子他的整個人生就被否定了,他為志葉家犧牲了那麼多,但得來的卻是「多餘的人」?因此才會被十臟所迷惑,想著「除了劍我便一無所有」而和十臟對決。
  幸好最後同伴趕到,讓丈瑠感受到即使身份是假的,但感情卻是真的,這不會因為丈瑠是誰而有所改變,再加上薰想出一個讓他解開心結的方案,丈瑠總算由假殿下變成真殿下了。
  
執念的旋渦
  其實不單丈瑠或十臟,在故事中的主要角色或多或少都背負這一份執念,為了完成這份責任而犧性自己,又或者為了一份執念而付出一切,像琴葉一直背負著「姊姊的代替品」的想法,而流之介則犧牲了自己的歌舞伎夢。而茉子則是被父母拋棄的回憶,而薰則為了打倒外道眾而躲在深山修行,甚至反派的薄皮太夫始終無法捨棄人類時的迷戀,這些執念並沒有因為他們變強而解開,反而纏得更深。其實他們只要放棄這份力量就可以得到解脫,但他們卻因各自的原因背起這份力量以及隨著而來的責任,讓自己越捲越痛苦,直到最後外道眾被打敗才能從這一份痛苦中解放出來。
  「責任越大,需要的力量越大,但痛苦也越大」是小林靖子作品的精神,而因為這些痛苦讓人性的光輝更顯現則是小林靖子哲學的中心,一如《Blassreiter》坂野一郎的說法「人在軟弱下所散發出的光輝」。侍戰隊的強不是力量,而是背後支持他們取得這份力量的意志、以及因而忍受痛苦但從不後悔的靈魂。

殺陣主義
  既然是武士,那時代劇常玩的殺陣當然不可少,戰鬥的處理可算極盡華麗,由出場必有黑子替他們拉白布當武士本陣,到戰鬥時大量耍帥的動作,像丈瑠和十臟最終一戰在火海中交手真的很華麗。另外雖然戰隊有雜魚理所當然,但這一套也真是多得有點嚇人,隨便都三四十人以上的大混戰,每一位劍者動不動就要斬十人以上,一洗以往戰隊人多打人少的欺負敵人的形像,而變成無雙式以一敵百,清了場才去打首領的格局。

史上最多玩具的戰隊?
  本來戰隊主打小孩子市場,所以為了賣玩具弄一大堆武器超合金倒不是問題,但這套也真的弄太多了,最初那些秘傳碟火箭炮可能被轟「武士用什麼火箭炮」結果沒用幾次就被鬼隱,但接下來卻是越來越多武器,不說超級劍者但還有那支牛頭火槍,而巨大機械人更是多到嚇死人,最後組成的多機合一更可能打破戰隊史上最多機組合的紀錄,但將那麼多東西硬塞到同一個地方自然不可能漂亮,其醜也算是空前的吧?
  不過最有趣是最終戰主角們衝去打大首領,竟然是玩爆甲作戰:一邊衝進去一邊被打掉身上的組件,到最後只餘下一開始的巨大機械人真劍王,原來將那麼多東西硬合在真劍王身上就是為了最後用來給敵人打?真服了小林想到這個點子了。

另一個高峰
  自從特搜戰隊之後戰隊系列又再一次陷入低潮,幸好侍戰隊再次重振起這個系列的聲望,既保留了傳統戰隊系列的單元性,但又有很強的劇情連貫性,而且在角色的描寫上也見工夫,如果說特搜戰隊是推翻了傳統的戰隊傳統的異色作的話,那侍戰隊則是承繼了戰隊的傳統的正統派作品,但在這之上更強化角色的描寫以及劇情表現,既滿足到小朋友的娛樂性,也滿足了青年人對劇情上的要求。
  而且比起過於沉重的《Blassreiter》,這套看起來較痛快,較容易讓觀眾理解小林靖子那一套英雄哲學。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