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動畫專題

持續的消耗還可以來多久?看近兩年的新房昭之
文:傑特

  日本的動畫界一直都很不好混,雖然每一季都最少有十多套新番登場,春秋二祭多起來更可以達三十多套。但即使有名的動畫家也不不是每季都有工作,但在這個競爭激烈而薪水又不多的行業中卻有一位是這幾年差不多季季有工開,他就是新房昭之。

近年最紅的動畫監督
  雖然日本動畫每季都有大量新作擁現,但由於市場上長期出現人材賤價運用的問題,所以流動率極高之餘,即使留在圈內也不是每一個都可以保持穩定工作量。但在這些如果只靠拍動畫就連三餐也成問題的監督之中(所以如果有人對筆者說某某有名動畫家夜間去便利店當夜,筆者也不會意外就是),卻有一位工作多到停不下來,那就是新房昭之了。這些老兄自從04年的《月詠》、《魔法少女奈葉》(第一部)打出名堂後工作就一浪接一浪,差不多季季都有他的份兒,甚至比起很多更老資格的還要忙。而他那種獨特的影像處理手法以及將原作粉碎重組的技倆更是無人不知。
  由於其招牌的表現手法擅長將一些本來平平的故事完全砍掉重練成另一套作品,所以觀眾對他的評語一向都很兩極化,但不能否認是他是極少數單打監督牌就可以當成賣點的動畫人之一,特別是他拍的東西一向娛樂性十足,即使看不明白最少也不會無聊,所以很多制作公司都願意請他來拍,尤其是SHAFT更差不多變成只有他一個人在拍,實在有夠厲害。
  不過正如創作人在密集的創作下會出現品質下降,新房在這種一年兩三套的高消耗下,拍出來的東西亦自然難免出現品質不穩的問題,甚至有一種濫拍的現象。

八十年代的回憶﹣《夏之嵐》
  在08年或之前新房基本上都保持一定水準,特別是一連兩套《絕望先生》和《瑪利亞狂熱》都是開正新房的口味,所以玩得特別過火,即使《向陽掃描》第二季和第三季表現一般,但第一季還是有水準的,這時的新房可算是創作力和亂搞度去到極點的階段。如果還記得絕望第二季、第三季以至OAD那種完全不留情面地去到盡,就明白為什麼那麼多人認為久米田康治和新房的電波配得天衣無縫。
  但當他接拍小林盡的《夏之嵐》時,筆者第一次覺得新房的作品不再刺激,一直以來不論好或者壞方面,新房昭之總會給觀眾一種奇想天開的體驗,但《夏之嵐》卻十分氣悶,原作故事雖然不算太差,但不管怎樣也不能算好。理論上以他的作風大可以將原作劇本踢到一邊大玩特玩。可是實際出來除了過往那種在背景塞大量梗之外,其他地方實在感受不到一些新花樣,只能算是很平淡的小品故事,表現手法也不覺得有特色,算是比較有新意就是每一話開頭的「估漫畫」遊戲,由彌生和加奈子兩人說一段劇情,然後最後開答案。由最初很簡單地想到答案,到後來完全亂來的問題和答案,每一回都讓觀眾下巴掉下來,甚至還拿自己拍的絕望先生的梗來玩,實在痛快。
  但當一扣掉這個小環節的話其他地方就變得很沒味道了,玩時間旅行謬誤,將「人回到過去改變歴史的話會如何」玩得很開心,可是其他時候卻有種單調的感覺,特別是兩輯動畫都是高潮位放在第中後段,結果高潮過後竟然還要來兩三話無聊搞笑,結果之前男女主角之間的感情描寫就浪費了。而最狠是兩輯的最後一話竟然都是重玩同一輯的第一話的劇情!或者新房是想作一個時間迴環,來表現出這種『時間旅行想改變歴史,其實這是一早注定』的時間旅行謬論,可是同一招連玩兩次只是給觀眾一種編劇打混將第一話的劇本改個方式再拍一次而已﹣如果這是為了強調時間旅行所做成的「雞與蛋」問題的話也真的沒什麼好說了。
  不過值得一讚是整套動畫採用八十年代的日本風情,由OP ED惡搞八十年代唱片封套的設計,甚至找聲優們重唱當年的名曲,都讓經歴過格仔樂隊、Wink、H2O,那個日本偶像影響全球的年代的回憶,比起劇情,這種復古風反而更有一種親切感?但筆者很有理由懷疑看這套動畫的『預定』觀眾有幾個還會知道格仔樂隊是什麼,說藤井郁彌還比較容易知道吧?總覺得比起劇本,整套作品完全是新房向日本的偶像年代致敬的,只有經歴過那個年代才會感受到制作組對那一份回憶的珍重,也算是表現出劇中『雖然那個夏天結束後你就會忘掉一切,但記憶中的她卻一直存在,永不衰色』的主題。
  不過,當筆者聽到白石涼子唱《少女A》而有一種莫明的感動時,也不得不認自己是老了...

一切都是吉野宏幸的錯!《吸血鬼同盟》
  話說這套作品應是去年尾被視為2010年初最重頭戲的作品,宣傳也相當多,在秋葉原很容易就看到宣傳海報,但筆者卻對這套作品很有戒心,原因不是新房,而是總編劇吉野宏幸。熟悉筆者的人都知道本人對吉野宏幸的編劇很有意見,這位老兄最愛玩老梗,但又不想給人看出是老梗而亂扭,結果是將本來簡單表現就好的扭到不成樣子,他有份寫劇本的除了《Macross F》之外差不多全部出事,雖然不能拿來和『地獄兄弟』的井上敏樹相提並論,但比起「你想他好就爛、想他爛就好,沒任何期待卻爆出新花樣」的花田十輝,吉野倒是很好推想﹣只有很爛和沒那麼爛。
  這套《吸血鬼同盟》其實也只是簡單的吸血鬼故事,女主角米娜要在東京外搞個吸血鬼特區,而男主角晃就是保護他的騎士。故事前半部其實拍得不錯,特別是中段男女主角大戰那一場差點以為是大結局。但進入第二部卻是突然急跌,特別是米娜在前半一副英明女王樣但後半突然變回小女孩等級,再加上那場「處女審判」更是噴飯。的確原作有解釋女王只不過是三貴族的扯線人偶,但如真的這樣之前就不要寫得她那麼神吧?那些人狼騎士團在後半女王受辱時人影不見,而且女王的腳下可以讓三貴族完全不給面地亂搞,那之前將她寫得天生英明是幹啥的?當然,要解釋絕對有得解,其實故事也未至於如此差,但在這種極『前半冷靜的女王,後半一聽到晃有危險就失控變回小丫頭』的突出晃在米娜心目中的地位的做法實在很吐血。至於悠木碧演不好米娜這種複雜的角色就別提了。
  故事刪掉過剩描寫(那一段吸血鬼襲擊教堂拍得像亂交大派對,想想吉野另一套聖痕練金士之後也不算什麼了,而且這種調調在近年的漫畫滿流行的)下其實平凡到不行,畫面也不是很特別,反而是原創的美刃和晃的幾場戲還比較有看頭﹣其實動畫已經原創很多東西了,特別是第一話和第二段的第一話以電視節目開始真的很有創意,想不到新房會想到以日本中午最常看到的垃圾電視節目作為故事開始,果然在吸引觀眾看下去的本領實在厲害。
  當然,也不是說實在太爛,和吉野以前的作品相比甚至算是像樣,但這種雷聲大雨點小最後草草收場的作品,一但掛新新房的招牌就實在很無力了。

同而不和﹣《荒川爆笑團》
  而最新一套甚至等一下會上第二季的《荒川爆笑團》卻和之前兩套完全相反,這套比電波甚至比起絕望先生更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其反社會、反對一切的常識束縛的主題也很清楚(雖然最後的一幕有種自打嘴巴、再怎樣反制度反常識,但面對社會的壓迫還是只能用回社會的方法,那,之前村長那種反常識行為原來只是家家酒?有什麼比一群反對一切常識規範的人最後還是得被他們最討厭的「常識」所保護更諷刺的?),理論上應該是新房最會拍的才是。
  但出來的卻是只見原作但看不見新房。
  對,這套真的很電波,理論上由新房簡直是天作之合,但由於原作已經玩到盡,動畫比起來反而已無再去得更盡的空間了。本來新房那種超現實式、大量運動剪貼拼圖塞入大量梗的玩法就有一種反智反常識的意味,但配在一套本來就是這種風格的作品就一點意思都沒有,想想原作就已經夠電波,那新房的電波混進去就看不見了。事實上這套比起之前的吸血鬼同盟中的新房電波更少,除了每一話最後的荒川一發藝大會預選和預告的真人秀外,以往的新房風格很少,少到懷疑是否將所有火力全部都投到《化物語》那邊(關於《化物語》有機會獨立一談,等到《刀語》結束後才一次清掉西尾維新的兩套作品吧)而在這邊打混了事。
  同樣是電波系作品,《絕望先生》其實一點也不反智,因為他的笑點都是建基於現實世界的種種不滿,所以才用漫畫來諷刺一番,而在這點上新房以他獨特的手法去發揮,便有輔相乘的效果。但本身也是以表現手法來突出反智反規範(雖然總覺得這個理解有種過份注釋的味道,或者原作者只不過想畫一套無厘頭漫畫),所以如果新房以他的一套表現原作就沒什麼餘下來了,但保留了原作新房的表現手法又發揮不出來,像《吸血鬼同盟》由於是新房難得的劇情向作品,反而讓他綁手綁腳起來,而這套卻是原作玩得比他更狠,所以反而讓他沒有發揮的機會。
  可以說,即使同是電波系,但如果二者同是以畫面來表現的話,就會出現同而不和,其中一方面不得不讓步而失色的毛病。想想如果沒有那種拼貼畫般的處理、強烈的明暗色彩,以及獨特的購圖的話,新房還有什麼?一個以影像出名的監督最拿手的部份竟然被自廢武功,那餘下的就不用多談了。
  至於拍第二季倒不算意外,反正這個年頭還有什麼不能拍第二季的?更嘔血的動畫也照拍可也,這也不算什麼一回事就是了。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