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深入專題

《海貓悲鳴時》 動畫導讀
文: 希爾

編者注:本文為《海貓悲鳴時》的欣賞導讀,所以會有一定程度的劇情透露以作例證,如果是想靠自力來找出真相的朋友請因應自己的情況再決定是否繼續欣賞本文,否則一切因劇透而帶來的不快本文的作者以至本站一概不作負責,謝謝

海貓動畫終於在暑假開播,以兩季的長度一口氣把4個ep"出題篇"全部做完。
由於海貓原作是平均每個ep要花10~12小時的作品,而動畫的分配時間平均只得六集,即2個小時多一些去做一個ep,可想言之動畫會對原作大為刪減。
事實上海貓原作中除了推理本身的遊戲性外,劇情本身亦是一大賣點,但動畫的時間安排意味著改編上會以推理的遊戲劇情為主,與推理無直接關係的大多會被刪減。
這實在是很可惜的地方,想把海貓當單純故事來看的人要失望了,因為這種改法可能使人連故事都未能搞清楚。
從以上情況可以看出,看海貓動畫的意義很大程度在於推理本身,可以說如果不去動一下腦筋去想一想當中謎團,可能連動畫在講什麼都把握不到。
由於動畫剛開播的情況,使本人感到一方面有見於動畫劇情大幅壓縮的情況下,沒接觸原作只看動畫的人可能搞不清楚狀況,需要有人解釋一下指出一個方向。
而另一方面,亦為避免可能有人把以前接觸過的寒蟬所得的經驗直接套在海貓身上,並產生誤解。本人基於這兩個理由而寫下了以下這篇解說海貓的文章。
另外,這篇文章是解說海貓的,對想接觸原作遊戲的但當搞清情況的人亦是適用。
原作是放很大煙幕的作品,若看了這文章不論是動畫還是遊戲的人,都可從中可以更快更容易能投入到的推理之中。
當然,對於有心在原作中挑戰推理或一心享受海貓樂趣的人來說,大可不看這文章的下篇。

這篇文章依據內容性質的不同,簡單分為上下兩部分。上篇是海貓的簡單介紹,而下篇則是有關海貓這遊戲的簡單的推理要點解說。
上篇的內容爲海猫作出簡單的介紹,還有與寒蟬的差別比較。這可使各人對從整體上把握海貓。
除了一開頭因需要而說出的一點少劇透外,其它地方並沒有劇透。
故不會有因劇透而減低樂趣的情況,各人可放心閱讀。
而在下篇的則是海貓的推理方法解說篇。由於海貓本身的遊戲性質,說出一個概念,比起單單透露劇情影響大得多,本人認為這也屬劇透的一種。
但本人要解釋推理方法,則正屬於此種情況,故在下篇解釋的內容中無可避免地有需要劇透的地方。
本人會把透露劇情的部分放在最下面,採取像註釋的方式。不怕被劇透的人就有勞在講到相關點時拉到最下面找回註釋。

若要先給大家一個印像的話,其實海貓的遊戲玩法是偏向像CAPCOM的"逆轉裁判"系列,而不像傳統的推理作品。
至於這樣說的原因,若不怕劇透連下篇的的註解都看完自然會明白,或是等到海貓做到下篇的第三與第四點,大家自然會理解。

最後要聲明一下,這是依據個人玩過原作ep1~4的"出題篇"後得出的心得而且。由於原作解說篇在我寫的這個時間點還未出,而真相依然在龍騎的腦中,
故不排除下面的內容可能在以後會出現錯誤之處。

 

上篇:<推理可能?不可能?>

簡單來說是,海貓是一套反主流的推理作品,是玩家(遊戲是讀者,動畫則是觀眾)與作者龍騎雙方之間的推理角力賽。
就如其動畫的宣傳標題“推理是可能的,還是不可能”,海貓不論是推理的方式和規則,都跟主流推理作品很不同。
在海貓這作品中,玩家在閱讀時,會經常受到作者的誤導與挑戰,而且經常有"翻盤"的情況出現。傳統推理出品即使會翻盤,也不會像海貓般使翻盤成為了常態。
讀到這裏,可能有人會因此質疑這樣還能推理嗎,其實這就剛剛提到的“推理是可能的,還是不可能”這要表逹的意義。
當然,海貓它有自己一套獨特的規則,而上篇正是為了解釋海貓是"玩什麼"的。

以下我需要透露一點海貓的故事架構情況,否則之後的東西會很難展開說明。
如果有留意到海貓動畫的標題是ep1-1,而不是通常動畫的第X話,或在玩原作時看到ep1,ep2的分章時,相信大家已有所注意。
如果是之前接觸過龍騎之前的作品寒蟬的話,相信很容易會猜到是什麼回事。

首先,簡單來說,海貓是有著不同篇數,以ep為單位分篇的故事架構。
每個ep的劇情架構基本相似,但實質上各個ep之間的劇情,雖然有相似的地方,但基本上是不同的故事。
表面上看來,這跟寒蟬的架構很類似,寒蟬的故事也是不斷輪回循環的。故事基礎相同,而每篇展開因主角梨花的"選擇"不同而使故事有所差異。
但寒蟬跟海貓的相似只是表面上的,內裏的本質並不相同。
如果要比喻形容的話,寒蟬是單向的一人遊戲,而且屬於複雜的多選項遊戲,只要玩家選錯一項,遊戲就會game over。
需要玩家不斷地挑戰它,並根據之前的失敗經驗作出新的嘗試,直到找出能完成遊戲的每一個正確選項。
當然,寒蟬中的"玩家"是梨花,寒蟬原作亦沒有什麼選項要人選擇,基本上我們讀的寒蟬各篇,就是在觀看梨花的"遊戲戰報",並從中去推理寒蟬的真相。
在寒蟬的故事中,"玩家"主角梨花是處於主動性地位,她是故事的推進者。
而且寒蟬故事劇本本身可說是固定的,它不過是隨著梨花的選擇的路線而呈現出不同故事罷了。
不過,海猫的情況則與寒蟬不同。在海貓中每個ep都有著不同的故事布局,而每個ep間的謎團並不相同,相對來說關連性較少,而且每篇的謎團都需要玩家作出推理解答。
這跟寒蟬佷不同,因為寒蟬基本上都是同一個謎團,各篇不過是同一謎團的不同展開罷了。
要比喻的話,海貓就像它的象徵物--國際象棋一樣,它更像玩家與作者棋局對奕,是雙方的互動遊戲。
在每一篇名為故事的棋局中,棋子和規則是相同,但每一局都是不同的殘局。
而在海貓的故事中,主角戰人在棋盤上的是挑戰,更多是處於被動狀態,要等候對方布出棋局才能接招。
雖然每局之間有像規則或戰術這種共同性,但每一局殘局的破解方法都並不相同,需要玩家都每局作出獨立的思考。
另外,本人覺得海貓中應該會存在一個基本真相的東西,這東西可能對每篇都適用,而且可能亦像寒蟬中般要玩到最後才能破解。
但即使有這個唯一的最終真相,但它並不會影響玩家去挑戰各局殘局。反而情況有可能是要玩家挑戰完各個殘局後,才能排出這個最終真相出來。

其次,雖然寒蟬與海貓兩套都有怪力亂神的科幻元素在內,但科幻元素的用法在兩套作品中的是不同的。
在寒蟬之中,雖然不影響推理,但它的確是幫助了"玩家"梨花一方,
使梨花突破無間循環地獄的困境,成功攻破了接近不可能完成的遊戲結局。所以這亦是有人會稱寒蟬為想不到如何解說故事就拉人外之力來解決的原因。
但在海猫方面,跟寒蟬相反,魔法(科幻)元素反而成爲了玩家的敵人,正面阻擾玩家推理。
當然,需要特別說明的是,海貓是另類推理作品,雖然劇情上比起寒蟬上更充滿著魔法(科幻)元素。
但魔法(科幻)元素只是障礙,它並未有犯了因推理小說中引入科幻元素而破壞了推理的情況出現。
就像海貓後來的另一個宣傳標題"反奇幻VS反推理",由於海貓的另類推理玩法,使它能使"推理"與"魔法"這兩個不相容的東西能夠同時共存。這在下篇第三點劇透的註解有詳細解說。

接著,需要講解一下海貓中關於”後期QUEEN難題”的情況。
可能有些人基於龍騎的前作寒蟬的經驗,加上海貓標榜反推理作品。擔心龍騎會利用”後期QUEEN難題”去亂玩,怕海貓最終會出現以下情況:
即使玩家能推理出完美的答案,但只要作者說出一項新的事實,就使玩家的推理馬上被推翻,作者永遠居於勝利者的地位,作者成了神般的存在,而玩家根本奈何不了。
這是推理作品中存在”後期QUEEN難題”所出現的不好結果。的確,龍騎是在寒蟬與海貓都有運用”後期QUEEN難題”,在海貓更是"大用特用"。
但海貓所運用的”後期QUEEN難題”是一個“變種”,不會做成上述所擔憂的惡果。
而且這個"變種"更是構建了海貓這套"反推理"的另類推理作品的規則,成為了玩家與作者"對奕"的平台。
這一點在下篇推理要點中的第四點中會劇透的註解中有詳細說明理由。

最後一點,海貓是有著基本“真相”的,亦可以去推理的。不過,這一點未經證實,只屬於本人推測的意見,但相信不少有玩原作的人都有這感覺。
話說本人在玩完ep2時,真的被龍騎搞得很頭大,使我曾想像當年看寒蟬那時一樣放棄思考了,甚至質疑龍騎是否真的有解開故事中的所有謎的準備。
但當我玩到ep3,尤其是ep4後,情況就不同了。這兩章當中龍騎確實有解答了一些謎團,亦對各個謎團都給推理答案,雖然這些推理說法有部分後來又再被否决了。
但是,從龍騎的作法中,令我感到龍騎在海貓中應是早已構建了基本的故事真相,再以此作基礎制作出每局的謎。而且亦感到龍騎有打算對故事的謎團給一個講得通的說法。
而非是先想了故事再想答案,或因為最後不能自圓而只好亂作答案。

當然,海猫原作還未出完,以上只屬個人推測,不敢保證就是實際情況。不過,雖沒直接証據,但亦有一些間接理由支持這觀點。
首先,海猫是主打推理的遊戲作品,雖然這套大為標榜"反推理"作宣傳。但不管如何另類,它始終還是個”推理”作品,
要依從基本的推理邏輯(但不代表要依主流推理故事的規則) 去推行遊戲的。
因此在海貓的散篇時,龍騎最終還是有義務對海貓的謎團給出一個推理邏輯說得過去的答案。
其次,就像我提過海貓是套雙向的互動性遊戲作品,龍騎為海貓提供出專門討論區給一眾海貓玩家互相交流推理當中的謎團,
而龍騎亦會去討論區了解"敵情",並作參考改進甚至加入之後推出的故事中。可說龍騎為與玩家在海貓遊戲中推理博奕而充分準備搭建了擂台陣。
由上面兩點來看,可以說除非龍騎真的不怕搞壞名聲,否則若他最後不能說出合理的答案,他是不能對一眾玩家作出交待的。
此外,曾經從某處的留言看到,據說龍騎曾說過在討論區中的眾多推理答案中,有人解出了部分謎團。而龍騎亦因此將一些原本打算放在ep4後面東西提前放在ep4中。
根據上面的理由,還有下篇註解的進一步証明,使本人偏向相信龍騎的謎可解的。

以上把大約介紹了海猫的情況,而有關海貓的推理要點請看接下來的下篇。

 

下篇:<反奇幻VS反推理>

在上篇當中,說明了海貓是"玩什麼",而接下來這裏則是解釋海貓是"如何玩"。

就像後來海貓用到的宣傳標題"反奇幻VS反推理",海貓是一套的另類推理作品,不能用傳統的推理思維去解謎。因此在下篇的內容是介紹一下海貓的推理要點。

這裡先說一下原作的情況,在原作中,海貓的遊戲規則和推理方式,是隨著劇情進展一步步揭示出來的。它的情況就是一個人在陌生的遊戲中逐漸摸出遊戲的玩法。
因此,當原作中當某些規則方法未講明時,玩家只能先靠自己摸索和推測。這也是為何初期很多人會被搞得頭大,甚至放棄推理的理由。
原作遊戲由於還有豐富有趣的劇情還可以當故事片看,但對於動畫的觀眾來說,動畫以推理為中心大斬劇情,則連好好看劇情的機會都沒了。
因此,不論是遊戲還是動畫,為了避免各人由於搞不清楚情況而放棄推理。個人認為有需要在不劇透的情況下點明一個推理的方向,這能使得各人在推理時更容易掌握情況。

下面將會說出有關海貓推理的四個要點,當然海貓有關推理的東西還有其它的,但本人從各方面考慮後,認為以下四點最有價值亦最值得講,因為它們分別代表著主張,手段,判斷與規則
由於這四點都會涉及不同程度的劇透,故此我都會把它們以註解的方式放到文章最下面。
而對於不太想被劇透的人,我亦會在不劇透的情況下,指出這四點的意義。當然,這樣做其實也是有所透露和會減低了一些樂趣的。
但本人認為,尤其對只看畫的人,在動畫內容大削趕戲的情況下,適當點明一個推理的方向是有必要的。
比起因為完全搞不明情況而使人放棄對海貓推理思考,以稍為減低遊戲的趣味性卻點明了內容,並使人樂於去推理並享受當中的樂趣,本人認為這代價是值得的
當然,對於一心挑戰難度的人,或是準備享受原作遊戲的人,大可不必看。

以下就是這四點,中間註解的內容不怕劇透的請移到文章最下面。此外我亦標出了每一點的劇透程度,並大約指出該點在每個ep中出現的時間。
最後還是一句,請各人考慮自己的狀況,來決定閱讀與否或是閱讀那一個部分。

第一點,這一點可說是玩家的基本主張。會在遊戲ep1中的外篇茶會登場,在動畫中則是在第5集後半部分。劇透程度屬輕微。

接註解一

第一點的意義在於,動畫中會不斷出現許多魔法等不現實的元素,動搖玩家對推理可能性的信念。
這在ep1,尤其是ep2中等別厲害,玩家會被弄得頭昏腦脹,不知如何解釋,或認爲根本無解。
其實就如標題所示,推理是可能嗎?還是不可能?既然龍騎專門作出這種挑撥話,各位別輕易放棄推理思考就對了。

 

第二點,是玩家在推理戰中常用到的手段。它會在ep2中提到和運用,若沒記錯大約是ep2劇情中間偏前的部分。劇透程度屬較少。

接註解二

第二點的意義,就是別受困於主流推理作品的思考方式,因為這套是反主流的。
玩家請考慮推理的可能性的各種答案,可以暫時不用考慮它到底是不是“真相”,同樣的“答案”可以有多個。而在動畫第三集中戰人所做推理就是示範。

 

第三點,這點可說是玩家判斷資料可信性的依據。它大約會在ep3做了三分一劇情才會提到。
海貓是煙幕很大的一套,常常會搞不清該相信些什麼。
因此,這個點明如何判斷的第三點是一個大劇透,它是這裡提到的4點中最後出現,並且是唯一放在ep3中被揭露,就可以想到它影響很大。
本人認為它是會嚴重影響看海貓的樂趣。劇透偏重,請慎看。

接註解三

第三點的重點,就是動畫中存在著很多虛假信息,即使是在動畫中看到的亦未必可信,小心別被動畫所看到的過程誤導,應從“結果”去切入來推理的謎團。
當然,如果單單只是這樣的話,那海貓就變成不知該信些什麽,再加上第二點,則整過推理遊戲會變得一團亂。而對它們作出規限的,就是最後要說的第四點。

 

第四點,這是海貓遊戲的規則,甚至可能是唯一規則。玩家與作者,或玩家之間的推理互動,就是基於此規則所搭建的平台中進行的。
在遊戲中會是ep2中第一個謎出現時就提到,而動畫應該會在ep2中第2或3集,即7或8集中出現。
其實不同於上面三點,單是知道規則本身,並不會影響到各人的推理,知道了亦並無不可。
但問題是後面對這點展開的解說,則說出了不少遊戲的奧妙所在。故把展開包括在內,則劇透屬中等程度。

接註解四

第四點簡單來說,就是海貓會在上述提到的時段提供一個的工具,這工具做出來的東西絶對可信。
但這工具更多是作為否決以及限制觀眾的推理。因此,並不用擔心沒有它時無法推理。
雖然有人可能基於對”後期QUEEN難題”的恐懼,質疑過龍騎可能會推翻第四點。
但就像我在解說第四點時提到的它的重要性與影響性, 我並不認爲龍騎會推翻第四點。
因為即使龍騎如何反推理,反主流推理模式,但他總得重新架構出一個推理平台與規則出來供玩家與作者雙方對奕。
而第四點正是構建了海貓的規則與平台,沒有了這個第四點,海貓根本就不成”遊戲”。

以上是簡單的說一下海貓的推理要點。不過下篇的內容中,會劇透的註解內容佔了多數。之所以會這樣,一方面是因為上面曾提到的,不劇透的話推理要點實在說不了什麼。
而另一方面我亦在註解中,在上篇的基礎上進一步解釋清楚,為何不出現可能有人擔心的龍騎會在海貓中亂搞而玩死玩家的情況。
因此變成了註解內容比"正文"長。
不過,對不看下面註解的人來說,我認為在上面簡單解釋中,至少已經明顯的指出了大家一個推理的方向。對掌握海貓的推理狀況已經有不錯的幫助。
因此,各位接下來只要有天馬行空想法,與胡扯亂吹的思路就可以了(爆

 

注意,以下是會劇透的註解。

註解:
(1)<所以的謎團都能用人類作案手法作出解釋。>
這是ep1完結時茶會中戰人的主張,這其實亦是海貓遊戲的中玩家跟作者的之間的勝負條件:放棄推理承認魔法作案則玩家落敗,而用人類方法証明出全部謎團則玩家勝利。
這也是爲何我曾在上篇中認爲海猫故事是有解答的原因之一。因為若根本沒有符合邏輯的答案,則根據第一點玩家與作者的推理遊戲本身就不能成立。
而茶會中戰人的主張,亦可以視為作者對一眾玩家下的戰帖,點明了玩家與作者雙方的勝負條件,玩家的代表是戰人,而作者龍騎的代表則是魔女,玩家要挑戰作者構建的貌似不可能推理的推理遊戲。

(2)<“惡魔的證明”理論,推理/主張只需解答出謎團的“可能性”便足夠,而不需要有証明其過程與相關証物的義務。>
因為根據“惡魔的證明”,正如若要証明惡魔的"存在",那麼你只要把惡魔帶來。但你卻無法找到證據去証明惡魔的"不存在"一樣。
提出任何的主張,除非能夠証明它的“沒有”,否則該主張的中“有”的可能性是無法除排的。
雖然“惡魔的證明”本身單從推理理論來說,貌似是作者用來翻案的流氓招數。但事實上,在海貓中“惡魔的證明”不是玩家需要負擔去証明的責任,也不會被作者拿來無限翻案。
它可說是海貓是推理的棋局中的"戰術",正如戰術是雙方可以共用的,“惡魔的證明”是玩家與作者雙方皆可運用的手段,但亦正如戰爭中各方會依據各自的情況選擇適合自己的手段。
故此,它雖是雙方的武器,但由於玩家是挑戰棋盤殘局身份,它更適合玩家作為其人類作案說的佐證。
它經常成爲了玩家挑戰魔法說的手段,因爲玩家只需要借“惡魔的證明”,在推理中提出可能性便可,而不需要証據!
當然,如果單單是這樣,就會形成任由玩家隨意亂講都會成立的一面倒局面。因此它是會受到下面的第四點“紅色真實”的制約。

(3)<除了島上戰人親眼確定的東西是可信之外,其它一切東西都可以去質疑。>
當然,在原作遊戲中,其實並沒有點明這一點,某方面來說是未經証實的。
但在ep3中提到了一個說法,是整個故事的進行是從科幻的魔法則的視點來看的。因此故事劇情才會看到各種魔法滿天飛。
但是,這只是魔女所聲稱的“事實”,可以說是魔女她的魔法犯案的主張,但這主張未必等於真相。
此外,再結合各篇中島上的戰人皆不會看到魔法,亦從未目擊犯案過程,而且案發現場和証物的狀況如屍體即使奇怪,但也不會超出人類夠做成的範圍。
綜合以上兩點,就得出這個推理第三點有關的結論。
這就是爲何我在上篇說科幻元素成為了玩家的敵人,而不像寒蟬那樣在劇情上成為幫助梨花的作弊存在。
這些魔法(科幻)東西,只是用來搞亂玩家思考的煙幕,但它不會影響到推理,而這就是我在上篇的說海貓能做到推理與科幻兼容的原因。
因為,"推理"與"魔法"不過是玩家與作者各自"主張"罷了,而真相如何是要雙方決出勝負才能得出的。
若你相信了魔法會影響了案情,破壞了推理的可能性,這正是承認了第一點的魔女的所主張魔法說。所以,曾擔心海貓會被怪力亂神的魔法破壞推理的人可以放心。

(4)<"紅色真實",凡是用紅字表達過的東西都是真實的,沒有質疑的地步。>

"紅色真實",就是我在上篇中提到的那個”後期QUEEN難題”的變種。
因為從本質上來說,"紅色真實"應屬於”後期QUEEN難題”一類。
但因為龍騎在海貓的這套另類推理作品中,給了它限制,使它跟一般理解的”後期QUEEN難題”有著不同的作用。
上篇提過可能有人擔心龍騎會亂用”後期QUEEN難題”,使”後期QUEEN難題”成為作者的武器。
而事實上,以上兩點真的說中了。龍騎對"紅色真實"真是大用特用,而且亦成為了作者龍騎攻破玩家推理的利器。
因為,每當玩家根據海貓現有資料條件下推出一個可能的推理,或是利用第二點惡魔証明提出出人類犯案說的答案時。
只要其中一個立論點被魔女提出的"紅色真實"否决的話,即這個立論點便不能成立,而玩家的推理亦因此崩潰了。
雖然這的確就是有人擔憂的最壞結果--作者只要用"紅色真實"這個”後期QUEEN難題”就可以推翻玩家的一切推理。不過,就如一開始所說,"紅色真實"是特殊的"變種"。
"紅色真實"的確常被作者用來打擊玩家,但與此同時,"紅色真實"亦是玩家的反擊的武器,因爲"紅色真實"同樣亦是玩家唯一可相信的情報來源!
當玩家利用"紅色真實"的資料作出立論去抇提出推理說法,基於"紅色真實"是真實不能被質疑的特性,這點對對作者同樣適用,作者是不能把"紅色真實"否定掉的。
同時,作者亦不能提出一個跟以前的"紅色真實"相佐的"紅色真實",同樣基於它的特性"紅色真實"是不可能存在邏輯上的矛盾。
作者若要推翻玩家的推理,只能針對推理說法中沒有紅色真實的部分。
所以,"紅色真實"雖然是”後期QUEEN難題”一類,但它同時亦會反過來限制了”後期QUEEN難題”會引起的作者無限制翻案問題。
"紅色真實"容許作者可以在後來的故事中提出任何新情報,但不能推翻之前提出的"紅色真實"。
自然,既然不能變動"紅色真實",作者在提出"紅色真實"時就會運用似是而非的文字去迷惑玩家,因此"紅色真實"亦成了玩文字邏輯游戲。或者說這就是海貓這套另類推理作品的本質所在。
故此,不論各個謎團在一堆"紅色真實"否定下,表面上是如何不可解,如何不能為人所做到。
但就像第一點玩家的人類犯案說的主張,不可解只是被當中的文字愚弄罷了,"紅色真實"當中一定有空隙能被插入的。

這也是為何龍騎在海貓中大用特用”後期QUEEN難題”,卻不會出現作者胡亂創作的情况的奧妙所在。
反過來說,由於"紅色真實"的不可推翻性,作者的創作空間不會因為它”後期QUEEN難題”而有無窮的境界,
反而,由於不能否定"紅色真實",作者的創作空間其實是愈來愈受到限制的。只要作者每提出一句"紅色真實",就是壓縮了自己創作空間一次。
而玩家亦可以根據不斷增多的紅色真實的資料,在尋找當中貌似不可能中的可能性時,其實亦是使玩家逐步地接近海貓的真相。
說到這裏,相信大家可能己領會到,"紅色真實"不但是規則,更是玩家攻略海貓這套另類推理作品的方法!
除非作者龍騎不怕打破自己的招牌,否則龍騎需要在最後給出一個合乎邏輯並可解的最終答案,因此龍騎是要在小心翼翼的情況下給出"紅色真實"的。
當玩家不斷提出人類犯案說推理,逼作者不斷用紅色真實否定,這其實亦是在否定玩家那些雖合乎推理邏輯但卻不是真相的答案。當作者用"紅色真實"否定到不能再去否定時候,真相自然便會顯露出現。
這也是本人上篇說會相信龍騎應已準備了故事的基本真相,與最終會合出答案的最重要依據。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