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作品評論

十年紀念是雜錦鍋?《假面騎士 Decade》
文:內山美佳

  由《空我》開始所謂平成騎士一轉眼就拍了九套,作為值得記念的第十套作品當然要好好的大搞一番,所以東映以作為假面騎士十週年紀念的名義開拍第十位假面騎士,並以英語中的「十年」為名、拍出《假面騎士Decade》

平成第十位騎士
  雖然在《空我》之前並不是沒有假面騎士登場,但由於自《空我》開始假面騎士便擺脫了之前以石森式風格展開的昭和假面騎士,而且也是由《空我》開始東映才回到一年一騎士的做法,和一直都保持制作的戰隊系列,以及晚一點才加入的Precure系列成了東映週日早上的三連發作品。
  而由《空我》去到《Kiva》已經是第九套,所以作為第十套作品東映當然想搞得熱鬧一點,既可以當成一個宣傳啅頭,也可以作為第一期前九部作品的小總結。另一方面一直以來東映週日三連星都同樣是一月換季的,Precure系列主打小女孩還不要緊,但戰隊和騎士的觀眾卻有很大的一部份是重疊的,也就是同一時間兩套同類觀眾層的作品一起完結,在好的方面是方便宣傳,但缺點是因為兩套作品都同一時間發售新的玩具,變成自己打自己的情況,而且兩套作品差不多同時開始、高潮和結束,在宣傳上也比較麻煩,很難集中火力去宣傳其中一套,這可算是典型的一加一反而少於二的情形。
  所以東映利用這個機會,將Decade(DCD)由傳統的五十話縮成三十一話,好處是DCD完結時剛好九月,戰隊在這個時間應該已經有新隊員新機器加入,接下來就是騎士自然可以保持一個熱度推下去,也不會出現自己打自己的事,另外每年八月的騎士電影版既可以和最後部份的騎士連起來,亦可以作為新一輯的前傳宣傳(如在DCD電影版讓W出場),Crossover亦比較簡單,甚至在年尾再插多一套電影也沒問題,靈活度高得多。

紀念作變成大雜炒?
  不過如果只是在每一話標題加上十週年紀念這類字眼,既沒有什麼意思之餘也無法作為十年的一個總結,所以東映找來已升職為東映東京撮影所副所長的白倉伸一郎,重出江湖當DCD的監製,搭配白倉當監製的第一個拍擋、老牌劇本家會川昇來制作DCD,由於平成騎士系列的傳統都是編劇主導故事,監督反而只是負責拍打鬥和特技場面,所以實際上會川就差不多等於是DCD的監督。
  不過這個組合在播了一季、十三話就結束,會川被換下來,接下來的劇本就是由幾個也是騎士系列常用的編劇輪流擔任,而後半才由米村正二擔正接手最後一季的劇本工作。關於這次換編劇事件有很多流言,但如單純從DCD的劇情來看的話前十三話真的只能用一個亂字來解釋﹣其實本來要將九套平成騎士以十八話來全部交代跟本就是近乎不可能,最初的空我世界、Kiva世界還算像樣,但自龍騎世界開始劇情就開混亂,像騎士審判就已經相當脫力,而Blade世界更搞出一所大企業讓不少觀眾傻眼(雖然這部份應算在米村頭上....),555世界竟然是網球王子?AGITO世界亦是一片混亂,還將之前的八代藍來一個同樣子的人,至於空我的小野寺雄介更好像忘了會變身一樣集集路人,多集故事既沒明確主線,組織更是散亂,好像真的如男主角門矢士那樣去到那裡就想到那裡,雜亂無章的劇情看得脫力。單就這點來看換走會川昇可算是理所當然。
  不過換走會川之後要找誰接手?結果是所有平成騎士有份寫過劇本的都拉來試試,在古怒田健志、小林靖子,井上敏樹都試過之後,終於由評價最高的響鬼世界的米村正二負責,將這個已經夠亂來,一大堆莫明其妙的伏線沒人管的DCD劇情埋尾。

吐血三升的電影版連動
  雖然之前也有過騎士電視版和電影版連動,但連得起來就只有怎樣搞都沒問題的《電王》,其他都是獨立故事,但這次不但要連動,而且還不只一套,是一連三套!
  第一套《電王》雖然電視部份的電王世界拍得沒頭沒腦,但電影方面卻一點問題也沒有,加上小林靖子將所有工夫都放到電影那邊(以及同期的侍戰隊),所以如兩邊連起來看就不會有大問題。但《All Rider vs大撒卡》就出事了:本來預定這套應該是電視版的大結局,理論上是電視版剛結束就接上電影版本對,又或者將一大段戲放到電影版,然後倒接回電視版結局,也即是不論那一邊都應該會在09年八月完結整個DCD才是。但問題是電影版沒錯是交代了很關鍵的門矢士身世,騎士世界之旅之迷,甚至連光源次郎是死神博士也拉出來了,可算除了鳴瀧之迷就將要解的都解開了。但教人脫力的是在電視版30-31話卻好像完全沒有發生過電影版般進入騎士大戰,然後在一切都沒說之下結束電視版,然後說十二月的電影版完結篇再交代,呀?
  本來已經夠吐血了,但十二月的完結篇更吐血,電影版1的劇情好像完全沒有發生過,然後不知那裡搞個超撒卡幫出來,無緣無故加多一個甲虫女也算了,門矢士更由身世大白又打回沒有身世的神秘人,鳴瀧更變成索爾大佐!而更神的是,這些都和電視版結束時播的電影完結篇預告完全沒有關連!這跟本就是搞欺詐預告嘛!而最慘的是去到最後是跟本所有迷都沒解,反而像是落雨收柴拍個結局出來交貨似的,甚至還比不上夾在其間的W前傳部份,這又怎能不吐血?
  而當有看完兩個電影以及電視版之後,心水清一點的觀眾都會留意到只要花點心機是可以將兩套電影連在一起,變成有比較像人樣的故事,但米村不知吃錯了什麼,又或者因為各種原因(由於遊戲版DCD有黑Decade,所以有些觀眾想本來電影完結篇是鳴瀧當黑Decade來和門矢士對決,但如果黑Decade打敗了門矢士就會出現「邪勝正」的局面,所以硬要讓夏海變成Kivara來刺死士,讓一直以來最神秘的鳴瀧變成一個無無謂謂的閒角﹣當然,這都是觀眾推想,是否屬實則不得而知),將本來可以連起來的電影版斬開,變成明明交代最多劇情的電影1變了黑歴史,反而沒頭沒腦看得一肚火的電影2卻成了正史,有夠要命。
  結果DCD在不斷換編劇,以及因為各種原因使劇本寫到亂七八糟,幸好之前的《Kiva》和《kabuto》更吐血,不然保證成騎士史上最大的黑歴史。

個別還是好看的
  沒錯,正如一大鍋什麼好料都加進去、結果變成一堆怪味食品,但個別材料還是好吃。在DCD的三十一話再加兩個電影版整體拼起來很吐血,但個別集數卻常有神來之筆,使DCD還是有可觀之處。
  其中評價最高的是響鬼世界,由於《響鬼》當年換上井上敏樹,到最後甚至出現男主角細川茂樹改寫最後一話劇本的神奇事,至於主題「成長」當然是人影不見,但在響鬼世界米村卻成功地將這個主題重現,而響鬼讓自己被明日夢打敗更有一種傳承的意味,使這個在電視消失的主題成功地在這裡復活,也成了少數成功的世界。另一個也是在電視版大崩壞的kabuto世界(又是井上...)也算是完整,而且還讓電視版中的傳說(?)奶奶登場呢!另外kiva世界也將電視版不知所云的「人和FANGIRE共存」的主題完整地表現出來(又是井上亂搞之過...),算是讓很多觀眾都相當滿意的話數。
  另外侍戰隊的crossover也真的拍得不錯,有趣是由於crossover的關係當天的侍戰隊還停播呢!當然最讓一眾老觀眾感動的是倉田哲夫的南光太郎登場吧!而當話也是接著電影版1的開始,所以一大堆昭和式表現手法重現,讓一眾昭和年代、尤其是有看《Black&RX》的年長一代重新看著廿年沒變、南光太郎那個閃亮亮的男子漢笑容。至於平成騎士由於不少(其實算大紅的只有空我的小田切、響鬼的細川、kabuto的水嶋和電王的佐藤)已是大紅人,價錢既貴又會將沒什麼演技的井上正大的風頭蓋過,所以只有以連戲為目的的kiva瀨戶康史以及blade的椿隆之,以及Blade電影版的角色登場,而另一個agito的賀集利樹只出了兩三秒...
  至於W第一次在電影版的登場真的是無厘頭到極點,而且明明是基本形態卻可以打敗超強的影月,第二部由於是前傳性質,加上故事部份由W的三条陸負責,所以故事既沒問題,而且雖然連著電視版但並沒有因為沒看其中一方就不知所云的問題。

「我是路過的假面騎士!給我好好記著!」
  作為一套十週年紀念作,如果是想著看一套像樣劇情的作品的觀眾,保證會集集吐血,但當成熱熱鬧鬧的嘉年華倒沒有什麼大問題,反正就是倒處亂入,然後亂搞一氣去另一個世界就是,也順便讓觀眾看看騎士的FFR形態(當然是為了賣玩具),另外本作也開創了無限制亂入,總之只要出一道灰色的牆就可以亂入其他世界,十分簡單和不用腦。
  不過比起這些,觀眾(甚至沒看過的)都會知道這一句話,雖然這算很普通,但托門矢士之福,現在越來越多作品的角色會這樣說:
  「我是路過的假面騎士!給我好好記著!」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