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title

太過貪心?還是太多劇情?《EVANGELION新劇場版——破》
文: NobleScarlet

在香港2009年12月3日上映的《EVANGELION新劇場版——破》(以下簡稱《破》)作為新劇場版四部作的第二部,承接十年前電視版「神作」的餘威,以及07年上映的《EVANGELION新劇場版——序》(以下簡稱《序》)新作的熱潮,但在劇透方面卻有如國家機密,連劇場小冊子,也加上了觀看前的封條貼紙!差不多讓人覺得偷偷得知內容,是天打雷劈的事情。到底這次《破》會是一齣怎樣的電影?

如果以電視版的內容相比,《序》是第一至六話,由真嗣到第三新東京市開始,到打敗第五使徒(方體水晶),基本上,這六話的劇情並不是太多,有三隻使徒作為目標,大部份時間都可以用戰鬥場面去處理;另一方面,人物的性格描寫足夠之餘,「人類補完計劃」又未浮出水面,沒有甚麼地方需要大量文戲去交代劇情。以結果而言,《破》在這一方面可以說是很成功的,因為筆者的一位友人說「以他作為沒有看過電視版的人而言,也可以清楚知道人物性格、故事背境。」

由於電視版第七話《人造之物》並沒有跟使徒作戰,對「人類補完計劃」又沒有線索提供,所以《破》就由電視版第八話開始,直至第十九話的劇情!單以數學而言,足足是《序》的兩倍!更嚴重的,是在這十二話之中,出場的人物多了、故事背境的交代多了、「人類補完計劃」方面的處理多了,就連碇源堂和SEELE組織之間的鬥爭也要開始鋪排了!這麼多的劇情,這麼多的人物關係,真的可以只用兩小時交代得好嗎?實際上,就算GAINAX的能力有多大,始終還是人,還是鬥不過時間……

(請注意:以下絕對劇透,如果不想在觀賞作品時的興緻被毀,請回。)
(也請注意:以下的使徒編號,皆以新劇場版為準。如有需要提及TV版的使徒,均會特別注明。)

一開始以新角色瑪莉對第三使徒的激戰為開場,的確不錯,一來立刻可以有視覺上的震撼,也可以幫助新角色瑪莉.真希波這個角色的形象。但新設計的福音機連樣子長得怎樣也都沒看得清,就讓它退場,會不會太快了點?而且在開打之前,還特意對瑪莉的胸部給一個特寫,更加上「胸部真緊」……要賣手辦、盒蛋也用不著這麼刻意吧?

之後鏡頭一轉,回到了真嗣,也是正正式式的《明日香.來日》的劇情。由於沒有了那「初搭乘同步率超過四成」的點子,加上又沒有了打TV版的第七使徒,於是明日香會和真嗣「同居」的理由,就單純地變成了「方便葛城一佐管理及照顧,並盡量建立團隊觀」。但說實話,以這一個單一的理由,去把這兩個並不友善的人放在一起,實在勉強;TV版用「二人必須同步」 ‘Both of You, Dance Like You Want to Win!’ 電視版的真嗣是逆來順受,而對明日香來說,勝利是比一切都重要,和這個看不順眼但人畜無害的男生一起住,沒有所謂。但既然這個最大誘因不見了,明日香會和真嗣同住一個屋簷之下才有鬼!因為同住是有很多問題會出現的耶!事實上,同住的問題,就讓真嗣吃了一記明日香飛腿被KO了。可能製作群也覺得有問題,於是新加了一場「參觀『日本海洋生態系保存研究機構』」的劇情。但說實話,這一場戲的目的是甚麼?是讓真嗣後宮建立嗎?

另一方面,碇源堂及冬月上了月球。美其名是視察陸號機的建造,但我就認為是為了讓渚薰登場。在這種情況下,第八使徒出現(可以說是電視版第十二使徒→第十使徒+α)。這個沒問題,因為這使徒讓明日香開始發覺自己不能一人打天下。在這裏,也讓真嗣和瑪莉相遇,但連名都不知記不記得的情況下二人有交流嗎…

之後到第九使徒上場。本來這是鈴原冬治的「大舞台」,但明顯地,他在《破》之中,是逃過了一劫。於是就用甚麼條約管制「一國最多只能有三部EVA」,凍結貳號機。由於貳號機不能用,明日香便沒有了自身的存在價值,她自願成為參號機駕駛者便順理成章。而GAINAX為了多賣Figure,為明日香多設計了一件戰鬥服,並讓明日香自己說「這是不是露太多了?」告訴觀眾,他們自己也知道這個事實,自己吐自己的糟,不用觀眾粗勞。

戰鬥結果?當然和電視版一樣,只是插入栓由被握碎變成被咬碎。和電視版不同的是,這邊真嗣並不是要脅,而是真的對基地作出破壞。在真嗣離開之時,最強的第十使徒出場了。這隻像穿了拘束服的使徒,甚至比電視版時更強。瑪莉擅自把貳號機解凍(為甚麼她可以擅自進入這種高設防地區?)出擊,甚至用了暴走模式也打不贏。而零號機又是用炸彈想近距離爆,當然也失敗。不過,這裏比電視版更有衝擊性:第十使徒把零號機吃掉了!其識別訊號也變成了零號機,中央教條區也失去自爆的功能。

電視版中真嗣是被加持說服回戰場的,這也是當時《NEWTYPE》讀者投票名場面中的十大之一。《破》之中,「說服」真嗣的,卻是真嗣只見過一面,毫不相熟的瑪莉!沒錯,當時的場面是很危險:貳號機大破,零號機被吃;但是對真嗣而言,一個幾乎不認識的人作出的「說得」是不是真的有這麼大的說服力?只能說由於這個真嗣並不像電視版那麼被動吧?

另一個名場面出現,真嗣回答源堂「我是初號機的駕駛者——碇真嗣!」最大最強的戰鬥開始。斷電前和電視版沒有太大分別,只是斷電後,電視版的名場面又不見了:由真嗣一大段悲鳴,變成了只有一句話:「把綾波還來!」或許這個才是瑪莉能夠「成功說服真嗣出戰」的原因吧?

之後的「戰鬥」,我還以為已經起動了補完計劃…心之場面和舊電影版差不多。但在真嗣成功救出麗的同時,薰駕著EVA MARK-6登場,用朗基奴斯之槍刺穿了初號機。《破》也在這裏完結。

情節描述方面,由於時間不足,使徒的數目減少了,讓戰鬥更緊湊。但另一方面,由於電視版的使徒數目多,戰鬥與戰鬥之間的生活片段,可以讓觀眾覺得他們而經相處了一段不短的時間,關係較密切;《破》之中,這種角色之間的密切感覺幾乎不存在,雖然新加了一些場面如參觀日本海洋生態系保存研究機構,但還是不能成功地把那種朋友的感覺帶回角色之中。瑪莉.真希波這個角色更可以說是幾乎失敗,因為這是一個無可無不可的角色,沒有一個重要劇情是只有她能做得到(別說在地上找眼鏡這種賣萌的劇情);就算本人好眼鏡娘,也不能不說這個角色「不出更好」!而那些名場面的失蹤,對本人而言更是一大憾事。最後那十分鐘,基本上是這一次人類補完計劃的前奏,但本來這突然出現的場面,現在分了一部份提前出了,之後的衝擊會不會再有這麼強,也是未知之數。

總而言之,《破》在畫面的衝擊處理得十分好,能夠承接《序》的餘威;戰鬥緊湊,能讓觀眾覺得戰鬥一場接一場。但是由於新角色搶走了舊角色的一些工作,但新角色卻沒有時間發揮,變成了「新角色不顯眼、舊角色沒工作」的兩面不看好的情況出現。加上這一部份的《EVA》中,文場是十分重要的:作為故事重點的人類補完計劃、SEELE等等,都是在這一段時間中向觀眾公佈。但由於時間真的不夠,這些事情也沒有好好地交待,本人的朋友就說「看不明白」,當我向他解釋電視版如何如何之後,他就說「製作人預設了觀眾看過電視版」,我也十分認同這是一個失誤。

由結果來說,對看過舊版故事的觀眾而言,這次的《破》雖然不是神作,但也不失為一套具感官刺激,娛樂性一流的好電影。但是如果這一類前設知識不足的觀眾來說,看得一頭霧水是十分正常的。不能說《破》很失敗,但要說很成功嗎?卻又絕對不能。當然,商業角度而言,應該算十分成功吧?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