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作品評論

是人禍還是宿命?《FRACTALE》的失敗分析
文:傑特

  作為近數年打出名堂的動畫監督,山本寬一直以來都是極具爭議性的人物,由他被京亞尼降版到《神薙》漫畫的中古風波,好像只要他有份的作品都會有這些問題,不過又以這次最嚴重﹣《FRACTALE》真的是他一個人的責任?

一場大鬧劇?
  東浩紀這號人物在海外會聽到這名字的人並不多,但在日本他可是相當有名的文化評論員和小說家,單是將他本人的事蹟就已經洋洋數千字,其現代思想、情報社會論以及御宅學的分析都相當出名,而且是極少數敢自稱是御宅的知名化文人。
  而《FRACTALE》就是由東浩紀和山本寬以及另一位近年走紅得極快的編劇岡田麿里合作的企畫,由東劇故事原案,再由岡田寫山本拍。由於有東這個招牌,所以雖然山本寬在動畫圈一向都極受爭議,去到差不多只要是他出現不管做什麼都會被人罵的地步,但這作品還是很受重視。甚至連這三人組也有一種創作一套經典作品的野心,而這點從山本寬在訪問中的狂言「不成功、就引退」就看出來了。
  不過不幸的是一來另一邊的廢怯少女的風頭實在太誇張,跟本沒有一套作品可以相提並論,再加上這套作品又被罵得很慘,結果是山本在訪問中表示想引退,不過由於他之前的大口氣,所以反而被不少網民留言「寬叔一路走好」云云。本來之後就該結束了,但沒想到東浩紀在ustream的訪問中竟然將失敗的所有責任全推到山本頭上,這反而讓不少人替山本抱不平,認為東是在推卸責任。
  究竟《FRACTALE》的失敗真的就只是山本寬的責任?還是東浩紀也有著不能逃避的責任?又或者是這本來就是宿命的失敗跟本怪不得人?

巨大情報量的冒險活劇
  《FRACTALE》在定位上是一套冒險活劇,如果要舉例說明的話大概就是結合了宮崎駿和富野由悠季的風格,再加入驚人份量情報的冒險系動畫吧。
  對,這套作品的最大特色不是畫風,也不是角色,而是在短短的一季之中塞入驚人的情報量!同樣是巨大情報量,但廢怯少女那些情報即使你看不懂甚至不去管也沒問題,並不影響作品的趣味。但《FRACTALE》卻是完全不同,他的情報不但多而且重要,更重要是很多都相當深的!別說是少年看不明白,甚至很多成人都看不明白,像以FRACTALE系統來暗示現代網路下的人性控制,以替身系統諷刺人類 追求所謂『獨立自主』其實是不負責任,以至一些享受著網路帶來的利益但卻跑去種田的所謂「風流人士」是如何的虛偽,以至人類在無所不在的高科技以及虛擬世界和現實世界的交錯等等,可以說單是列出故事中這些情報就已經可以填滿這兩大版,而且還只是『列出』而不包括分析哩!
  好,問題來了,請問動畫界有哪一位監督可以在一季十一話的份量中塞進如此多的主題思想?而且還未算角色劇情?或者說,有能做到這種事的監督嗎?沒有吧?即使換了宮崎又或者富野,也不可能在連一季番也不夠(一般是十二話以十三話)的時間內塞這麼多東西而要讓觀眾看明白,甚至別說是一季,單是要說「網路世界下的自由和被控制」這個主題就已經夠寫半年但實際時間卻只有十一話,如果將導入的頭兩話刪去不算的話其實只有九話,要在九話的時間內交代那麼多東西而得讓人明白跟本不可能!而且還有動作感情甚至角色成長等內容呢!
  其實實單是想到將這麼多的東西全塞到一季番,不論是山本寬還是東浩紀都絕對是腦筋有問題﹣看看其他改篇動畫有半年時間還得斬到支離破碎就明白了,如果連有如此老練的編劇川瀨敏文寫的《海貓悲鳴時》也一樣被原作派罵到臭頭,那這套不被炮轟跟本就是不可能。

失敗鐵三角?
  另一個注定失敗的是這套作品的組成三人組,他們都要負上相等的責任,對,東也要負責任。
  首先是東浩紀,筆者沒看過他拿三島由紀夫獎的那本小說《量子家族》,但從他過往的評論和著作來看,他的分析絕對不會是簡單易明的類型,或者說這類所謂的文化人就是要寫一些有的沒有、有看沒有懂的文章才會有人尊敬,而他拿的是文學獎而不是輕小說獎,本來就不能期待他的故事可以兼顧主題和娛樂性。而要將東的原案變成可以放在電視上的劇本就是岡田麿里的工作了,岡田作為近年走紅得很快的編劇,最拿手就是寫女性化、生活感十足的劇情,如她的代表作《虎龍》、《真實之淚》、《放浪息子》到《花咲物語》、《未聞花名》等都是這類。但當要處理動作多、劇情主導、偏向誇張的作品就會出亂子,像《Canaan》和《黑執事》甚至《戰鬥司書》都是出在角色描寫不俗但主劇情散亂沒組織,最後看得一肚氣的例子。要一個如此擅於感情但拙於劇情的編劇去寫一個不但劇情主導而且還要有如此驚人情報量的劇本,偏偏角色的感情描寫又很少,這就等於要麻枝准去寫海貓一樣,不是用不用心的問題,而是一開始就選錯了人。至於山本寬的問題就更大了,但不是山本不用心,而是以一個之前只拍過《神薙》、《幸運星》的年輕動畫人來說,想將這麼麻煩的劇本拍得好是絕對不可能的,而且還要在極有限的時間、而編劇又是最不擅長這一類之下!
  一個文化評論人小說家,配一個不擅長寫動作活劇的編劇,再配一個經驗絕對不足的監督,一起去拍一套冒險系活劇,這跟本就是未開拍就已經注定失敗了。

偽「世界系」劇本
  在故事上東採用了一個他命名的編劇模式「世界系」作為故事主線。所謂「世界系」就是指男女主角的命運就是世界的命運,簡單的例子就是《最終兵器彼女》。不過這套說是世界系又有一點不同,因為實際上男主角只是作為引出故事的旁觀者角色,其實整個故事都是描寫「遺失的千年」如何對抗FRACTALE系統以及守護其系統的修導院。主角只是作為一個觀眾視點般的存在,雖然沒有他的話故事也不會展開,但去到後半主角格雷的影響已經很淡,而只是兩個女生如何去面對命運。
  如上面所說,不論是故事背景還是表現手法真的是將宮崎和富野合而為一(果然是自稱宅的文化評論員〜),由時代背景到劇情的發展方向都有著這兩位大師的影子,甚至連中段格雷和父親的劇情以及被不人氣藝術家抓走的一段都有富野的處理手法,至於遺失千年又很宮崎,但也因為實在有有兩位大師的影子了,所以反而變得很不倫不類。特別是如果換了這兩位大師的話是絕對不會如此貪心地在一套動畫塞那麼多東西的,相比起來這就真的實在太眼高手低了。

制作組真的是盡力了
  如果扣掉鐵三角所必需要負起的責任的話,其實動畫的制作還不錯,他們得負起一個不可能的任務,而最後還算是可以的﹣所謂「可以」是指要將這如此困難的劇本拍成一個有娛樂性的故事,而結果除了一大堆很多人不是看不明白就是完全沒有共鳴的內容之外,基本上作為一套冒險動畫還算是不錯的,要動作有動作,要萌有萌,甚至要宅有宅(那一幕量產妮莎在水槽中消失說和EVA無關打死你也不會信),也算是很不錯了。
  至於被東大讚的花澤香菜其實表現也只是不過不失,還沒有小林優又或者淺沼晉太郎來得好,至於新人的津田美波其實也不錯,的確他們都盡了力了,如果說不需要背起黑鍋的話聲優組和動畫組倒是對的﹣球隊連敗第一時間被免職的當然不會是球員又或者助教吧!

找大野木寬吧!
  筆者曾經想,如果換其他人拍的話這套作品會不會起死回生、真的成為一套經典之作?而第一時間就想到大野木寬,他處理動作劇情向本來就是高手,像之前的《香格里拉》在一個如此複雜角色眾多而且主題又深的故事,他一樣寫得有模有樣,又或者《時間女神的女兒》他的編劇也是一等一的,可算是應付這類「不可能的任務」的不二之選。而監督如果不是入江泰浩(即鋼鍊FA的監督)的話就是神山健治,他在說故事之餘表達主題亦相當了得,特別是神山那種對劇本一字一句、一草一木都要思考的宮筆派作風拍這套作品更是必需,也只有這種心思細密、要求嚴格的監督才可以拍得好這麼一個複雜的劇本。
  說到底,《FRACTALE》單就劇本原案來說絕對不能算差,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東也真的大有條件說一切責任和自己無關,但,如果真的不滿就該在動畫開播時翻臉出走吧?等到動畫結束時才推卸責任?不是太無恥了些嗎?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