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動畫專題

推理突入動作片?〜《GOSICK》
文:傑特

  是不是硬要和石原作對?這年的蘿莉番還真是多得嚇人,不過很多都是集中在條例實行時的七月番,而最早則是一月推出、櫻庭一樹的《GOSICK》

「逆流」的櫻庭一樹
   近年輕小說改編動畫真是多到完全麻木,除非差得實在太過出色如《肯普竼》又或者名氣超大如《魔法禁書目錄》否則也真的沒什麼好談的。不過這套《GOSICK》倒是因為其作者櫻庭一樹是少數由輕小說跳回一般文藝上,反而讓這套她的成名作變得很受重視。
  櫻庭作為一大堆的輕小說作家之中算是極少數以這個領域作為踏版來進軍傳統文藝小說的小說家,她一方面以「櫻庭一樹」這個筆名寫《GOSICK》等輕小說,另一邊又以「山田櫻丸」的名義寫一些電視遊戲小說如《Arc The Lad》又或者替遊戲寫劇本如《心跳回憶GS》(天!原來是她寫劇本的!)。但在04年開始便轉往懸疑小說、文藝小說得傳統文學領域進軍,甚至得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08年更獲得直木獎,再加上執筆散文,可算是少數出身輕小說但在傳統的文藝創作領域中得到成就的小說家。有趣的是當她進軍文藝創作後輕小說和遊戲劇本等工作就差不多停擺,只餘《GOSICK》等一兩套小說還在連載但速度卻相當慢,要到11年因為動畫化才急急忙一口氣將第十至第十三集(外傳《GOSICKs》一本,正傳兩章三本)一口氣推出來,可以推想如果不是因為動畫化櫻庭甚至還不會想到要完這個系列呢!
  從這可以推想櫻庭其實是那種傳統的文藝小說作家,但大家都知寫文藝小說除非你是一兩位大師,否則新人想進這行是注定行乞收場。於是櫻庭便選了入門比較容易的輕小說作踏板,當打出名堂後去寫文藝小說,由於有了名氣自然比較容易得到出版界的注目,當走紅之後自然不需要再寫輕小說了。這種例子其實很常見於聲優界,有多少人是想當演員但條件不夠而跑去當聲優?可惜的是真的能從聲優界跳回偶像的卻少得可憐。只是櫻庭的情況是為了演莎士比亞卻跑去當青春偶像...

『安樂椅偵探』的《GOSICK》
  基本上《GOSICK》一如在日本維基上的分類是「推理小說」,故事以一個架空的二十世紀二十年代的歐洲小國蘇維爾(應是影射瑞士)為舞台,男主角久城一彌是日本送去蘇維爾的留學生,由於其東方人的外表而讓他成為學校怪談「春天來的死神」的主角。某次機緣巧合下認識了學校另一怪談「金色的妖精」的主角域多莉加,就這樣一個東方來的少年就和一金髮少女開始解開一個又一個的謎團....
  從故事開始的架局以及前六本小說的劇情來看,雖然在推理上是有點兒戲(還是其他推理漫畫越來越怪奇?),但基本上是走正統派的推理小說路線,而且和今天那種「和讀者鬥推理」的互動型推理作品不同,作者並不打算玩這種把戲,總之她給你的提示有就是有,亦不會故作玄虛地搞一大堆花樣,而是走傳統的表現手法。不過比起其他推理小說《GOSICK》卻採用所謂「安樂椅偵探」的推理模式,而非傳統偵探到場落手落腳地找線索。
  ﹣在這先解釋一下,所謂「安樂椅偵探」就是指偵探不再親臨前線去搜集線索,而是以各種資料安坐在椅子中來推理出真相。像『老太婆』克莉絲蒂筆下的珍·瑪波就是典型。而日本的話最多人認識的應就是《死亡筆記》的L了,另外電視劇《古畑任三郎》也是以這套模式來推理。這種推理比起傳統的偵探有著很大的難度,因為她們不能親自去確認線索,往往只能以第二手甚至第三手的情報來推理,因此常會有一種「道理是完全說得通,但究竟真相是否如此卻連偵探本人也說不準。」的曖昧結局。如果以《海貓悲鳴時》的說法就是只要偵探能夠找到一個無法用紅字來反駁的推論,那即使該推理是如此荒唐也是說得通的,因為安樂椅偵探並不負起「找出不可動搖的證據」的工作,而只是提出一套在現有的情報下無法反駁的推論。
  基本上《GOSICK》大部份的推理都是以這套模式而出現的,像最經典的鍊金師事件以至最後王妃兇案,域多莉加依靠的並不是親自到現場去調查﹣更何況去也沒有,因為已經是多年前的故事了。而是以當時的新聞,再由『助手』一彌、艾普兒等人的調查組織出推論,但究竟域多莉加的推論是否就是真相?沒人知道,有可能是真也有可能是完全無關的故事。但這並不重要,因為域多莉加只是負責找出一個可以說得通的『劇本』,除非每一次都像野兔事件般真兇說出一切真相,否則任何人都可以對域多莉加說:你說的只是一個假設,因為你不可能保證手上的情報就是能找到的所有情報。
  而這也是域多莉加在劇中常說「混沌的碎片」和「智惠之泉」的意思:她作的不是將真相從迷霧中發掘出來,而是將一大堆看似全無組織的碎片,以她的智惠將之拼成一幅畫,但這幅畫是否代表事實則不在她的工作範圍之內。

『俊子定律』萬試萬靈
  由於故事不是今天的推理漫畫般搞得複雜過火,所以並沒有很離奇的殺人手法,最多也只是在灰狼村的機關,但還是在一般人可以理解的存在。讀者和觀眾順著看只要不是太粗心大意就不會錯過情報,亦一定能找出真相,不過雖然沒有玩得太離奇,但也得花一些心機才能解明,也有傳統推理小說所謂的「替死鬼」來分散讀者的推理,像野兔事件的青年、灰狼村的的三人組和修女、鍊金師的神秘東方男人等。
  不過如果是看動畫版的觀眾就可以用一個很簡單的法則來找出真兇:據《女僕咖啡室》的辰野俊子的理論是:誰領最多演出費的誰就是兇手!而這條「俊子定律」在這裡還是百發百中,看看聲優名單最紅的就肯定是兇手,雖然在灰狼村同時出現兩個同樣大牌的聲優,但基於某人有「死亡Flag聲優」的外號,所以就以這一點壓過另一大牌成為兇手了。雖然這聽來很荒唐,但想到兇手擁有最吃重的戲份,而且感情表現也比其他角色甚至主角都要多,所以用大牌也是很合理的,而這就是「俊子定律」的背後原則。
  而最妙的是說出這條定律的俊子的聲優是悠木碧,好死不死竟然就是這套動畫的主角域多莉加的聲優!你會懷疑所謂「智惠之泉」其實是她偷看了角色聲優表(笑。

亂世佳人?
  雖然前六章都有埋下域多莉加的過去的伏筆,但基本上都是單元性的,即使她被抓去修道院也是以破解魔術殺人為重點,同樣火車上的殺人案也是同樣,雖然其中已經扯到科學部和神秘學部的劇情,但推理始終是佔著主要的部份。
  但第七和第八部就出現相當大的不同了,雖然還是有解開王妃死亡真相的劇情,但故事卻一扭就扭到域多莉加母親柯迪莉亞和域多莉加之父布洛華之恩怨、科學部和神秘部的鬥爭,還有世界大戰(應該是二次世界大戰,但時間顯然不對,但這倒和故事沒什麼關係就是)以至類似義和團的組織等等,還再加上守護著柯迪莉亞的雙子魔術士布萊恩的故事。劇情由推理突然扭到類似「亂世佳人」的方向,而最神的是最後的大高潮既不是域多莉加(她被救走再逃亡到日本),也不是一彌(他在亞洲戰場中正捱著炮彈),而是柯迪莉亞使無雙和布洛華伯爵一算多年的仇恨!雖然說安樂椅偵探不用跑上前線,但在最後的大高潮肥多多(由於動畫版域多莉加最大的特徵就是那嬰兒肥的臉,因此觀眾都戲言這套叫《神探肥多多》)卻在山涯和另一個布萊恩在拖拖拉拉,反而當母親的卻來個大戰邪惡伯爵!如果不是最後肥多多玩一夜白頭的絕技,真的可以將最後數集動畫和最後兩章小說改名叫「舞女復仇記」了。

好?還是不好?
  雖然故事上沒什麼問題(呀,只要將最後兩章的主角換掉的話),但動畫可能因為時間有限,所以很多伏線都寫得很隱,一不小心就會漏掉,又或者像筆者每週追那麼多套動畫的人,就會有看了這話忘了上話的問題,再加上科學部和神秘部的鬥爭又說得極不清楚,所以去到後半其實越來越多莫明其妙的展開,一不小心就會完全不知道究竟在玩什麼把戲。至於最後的「美麗的怪物」更充滿著強烈的中二式命名(其實本作很多命名都有這種愛作怪的問題),觀眾完全搞不清為什麼硬要將少女叫作怪物,而最後數話這類作狀的表現手法更是難頂。讓人覺得是否作者為了趕及在動畫同期完結小說而急就章去搞個結局出來。
  如果只看頭六章(動畫去到列車槍殺案)的話是一套不錯的推理小說,但最後兩章卻完全變成另一套作品,一大堆伏線急急忙忙地回收以及風格激變更是要命,有種完全接不上來的感覺。
  不過對某些觀眾來說這也沒有什麼問題,總之每話都有肥多多在地上滾來滾去就夠了(之後還有滾地踢腿呢!),其他的又有什麼大不了?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