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作品評論

《GUN×SWORD》小飛俠不完全燃燒
文:|0|

谷口悟朗的動畫監督生涯,本來應該是一條穩步向揚的道路。首先以《無限のリヴァイアス》、《スクライド》打好根基,《プラネテス》開始備受注目,《コードギアス 反逆のルルーシュ》創出驕人成績,還有最近透過《ジャングル大帝(2009年版)》挑戰電視特輯動畫。可是在《プラネテス》與《反逆のルルーシュ》之間,卻有名為《GUN×SWORD(ガンソード)》的異色作,劃出不尋常的deep V曲線。這套惡趣味、逃避成長、不完全燃燒,由谷口悟朗親自炮製的反谷口作品,會否就是破舊立新的必要惡?

 

復仇是懦弱、邪惡但有人性

就像「痛快娛樂復仇劇」這句宣傳所表明,由ヴァン追殺「爪男」開始,故事以手刃仇人結束。不過若說《GUN×SWORD》歌頌復仇,則未免把事情看得太過單純。ヴァン名義上是主角,但真正深入探討復仇的,卻屬競爭對手レイ。同樣要報爪男殺妻之仇,レイ比ヴァン走得更極端,阻我者即使老弱婦孺亦照殺可也。重點在レイ不諱言自己鬼畜,泯滅了從前祥和的人性。レイ最後更向ジョシュア告白,害怕不復仇就愧對シノ,自認只是一個逃避傷痛的懦夫。因此レイ的復仇比ヴァン探討得深入,レイ是承認自己懦弱的前提下仍然固執復仇,而非像ヴァン般連這個自嘲也逃避。爪男最後死在誰的手上,不足以推翻復仇深度的高下。

既然復仇只屬個人意氣,那麼這套作品顯然無意勸善懲惡,甚至把爪男塑造成一個好人。爪男毫不自私自利,只有為大多數人爭取幸福的善心。爪男目睹過人類無法擺脫互相仇殺的悲劇,所以甘願犧牲自己,讓別人都能夠像爪男自己一樣善良。只要爪男基因遍及全世界,任何人都會與世無爭。所有受到想念的死者能夠復活,那麼一切阻礙爪男計劃的人物都值得犧牲吧?爪男的偉大在此塑造得完美無瑕,但這套作品正是承認爪男善良的前提下,反而更要質疑這種完美無瑕的偉大。正如ウェンディ在最終回所說,這個世界充滿是非黑白,才讓我們明白善良的可貴,一個只有善良的世界豈非更教人心寒?

善良是人性,邪惡也是人性。選擇只容許善良,其實就是逃避邪惡,喪失人之所以為人的本性。代表邪惡的復仇者ヴァン,消滅善良的爪男計劃,就是宣告我們不應追求違反人性的美麗新世界。ヴァン的邪惡復仇在此不教人反感,只可惜他也沒レイ那麼完全燃燒,淪為高不成低不就的半調子而已。自從第16集置生死於度外,ヴァン覺悟出無我境界後,他的成長就停止了。ヴァン不敢承認復仇只是他個人的懦弱,反而讓一堆閒雜人等跟著旅遊觀光。後來月球快將墜落的大危機就算了,之前單純是ヴァン的個人仇恨,何時輪到勇者插手私人恩怨?跟ヴァン有仇就等於邪惡的論調,更是非友即敵的二分法謬誤。

 

小姑娘變成賢妻良母

正如前文所提及,ヴァン只能夠單純根據殺妻之仇行動,沒像ウェンディ般連爪男計劃的善良都可以否定。最後能夠真正成長的並非ヴァン,反而是看似弱小的ウェンディ。在前半13集期間,ウェンディ還只是個尋找ミハエル下落,跟著ヴァン到處跑的小姑娘。初次離開故鄉讓ウェンディ見識世界,試過被カルメン99當成小孩子般無視,亦試過打工勞動的辛酸。一顆追逐ミハエル的心支持著ウェンディ,好比ヴァン無法放棄復仇,ウェンディ對自己未有交代前也不能回家。因此著名舞台劇《Peter Pan and Wendy(小飛俠)》可說是《GUN×SWORD》的原型,表面上英雄是Peter Pan/ヴァン,實則卻變成Wendy/ウェンディ的成長故事。

ミハエル是ウェンディ唯一的親人,好像父親一樣的哥哥。沒有說話比兩人重逢後,ミハエル要ウェンディ回家別跟著來,更能傷透ウェンディ的心。由重新撿起轉輪手鎗那刻開始,ウェンディ不能再是個小姑娘,她要尋找出ミハエル離自己而去的答案。第16集ヴァン想逃避強敵ウー時,是ウェンディ堅持要繼續旅程。第22集ヴァン想把怨憤發洩到ウェンディ身上時,更是ウェンディ喝斥ヴァン只顧自己,教他接受同伴們的互相幫忙。可見ウェンディ的成長已經超越ヴァン,她才是自己負責的大人。最後發炮制止ミハエル,讓他省悟自己迷失了當初為妹妹著想的原意,所以ミハエル終於肯定ウェンディ的自我,尊重各走各路的意願。

在ミハエル、ヴァン、カルメン99等人眼中,ウェンディ原本只是個不懂事的小姑娘,是她的成長教其他人另眼相看。就像Wendy原本只是想跟著Peter Pan離家出走,到後來發現自己不能永遠都是小女孩,心智成熟下選擇回家一樣。ウェンディ到最後已經是一位賢妻良母,ヴァン卻跟Peter Pan沒有分別,仍然是不願長大的男孩子。因此ウェンディ與ヴァン分手是必然,好比小飛俠只能存在於童話故事當中,繼續下去只會讓ヴァン在ウェンディ心目中的英雄形象破滅。問題顯然不是出在ウェンディ身上,要怪就怪ヴァン真是太沒出色,復仇完後還是吊兒郎當的嘔男。既然他沒真正向ウェンディ學習融入社會,倒不如跟レイ一起殉死還好?

 

聖母之死乃不長大藉口

或許有一點是ヴァン始終沒變的,他始終沒有忘記エレナ的死,他始終堅持做一個童貞男。因為ヴァン要保持對エレナ的忠貞,所以他沒有再跟其他女性談戀愛,自然也永遠保持童子身。雖然邏輯看似相當正確,只不過若果細心留意,為何ヴァン沒直接說出這套想法?不論ウェンディ還是プリシラ,當ヴァン遇上戀愛、結婚要求時,都只是強調自己乃童貞男,而非直接交代要對エレナ忠貞。若果ヴァン真有視エレナ為首位,為何他不敢直接提及エレナ?還是說ヴァン根本沒把エレナ放在首位,反而保持童子身才是最重要?ヴァン之所以拒絕ウェンディ、プリシラ,只不過因為他怕自己不再是童貞男?

就好比Peter Pan一樣,他把Wendy帶到自己世界並非出於戀愛,而是想把她當成母親代替品而已。Wendy由當初不甘心當母親,到後來成長為賢妻良母,卻沒有留下來照顧Peter Pan。分別在於母愛是單向的,婚姻卻是雙向的,難道妻子就要把丈夫當作另一個孩子般照顧?在ウェンディ、プリシラ面前吞吞吐吐,只顯得ヴァン臨陣退縮,不敢對戀愛作出承諾。筆者無意強迫捨棄忠貞,但向對方坦白自己為了エレナ而不能接受好意,豈非更圓滿的結局?ヴァン越是強調エレナ,他就越應該負起大人的責任。甚至進一步去想,表面上與エレナ結婚,實則恐怕只是把她當作母親而已。エレナ之死把不等於婚姻的母愛神聖化,ヴァン從此有藉口讓自己永不長大。

論復仇遠未及レイ完全燃燒,說成長更徹底被ウェンディ比下去,ヴァン不愧稱為主角嗎?過去谷口悟朗監督作品當中,既有昂治、タナベ般寧願捨命也堅持拒絕加害,也有カズマ、劉鳳般誓要永遠不斷鬥爭至死方休。思想單純不一定是壞事,但真正堅強的單純應是經得起考驗,因為缺乏考驗而讓ヴァン半調子收場,那麼谷口今次實在放水太多了。為了粉碎《プラネテス》以前的佳績,《GUN×SWORD》成功把谷口釘死在十字架之上,才有後來《反逆のルルーシュ》的鳳凰涅槃。カレン跟ウェンディ一樣主動與自己心中的英雄為敵,レイ選擇以死面對シノ,スザク卻要活著繼承ユーフェミア的遺志。最後ミハエル希望找出的新答案,或許就是像ルルーシュ般流乾鮮血,創造尊重所有人自由意志的未來。

直至現在,恐怕永遠,《GUN×SWORD》還是無法令筆者稱心滿意。只不過置之死地而後生,假若從大歷史角度去看谷口悟朗,或許也該對這個承先啟後說聲感謝吧。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