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作品評論

尋找神的源頭 ﹣《英雄時代》
文: 內山美佳

  一套《蒼穹之法夫納》,讓沖方丁一躍而成為動畫界一線的劇本家,而去年和P.I.G合作的《變身騎士》之後今次則回到XEBEC(其實還不是P.I.G的子公司!)再次和羽原信義合作,回到科幻題材開拍《英雄時代》,究竟能不能突破《蒼穹之法夫納》的水準呢?

近年難得一見的星系級大架構
  科幻動畫季季都有,以宇宙為舞台更是多到數不完,但說得上是大架構的卻不多,一般而言都只是以地球圈為舞台,甚至即使是眾神之戰的《機神大戰》也沒離開過地球的重力,鋼彈再神也只不過去到木星土星,連外太陽系也未出到,甚至出現一些連空間跳躍技術都沒有、而會在宇宙旅行出現『相對論症候群』(即在亞光速旅行時間過得慢,所以外間的時間便過得很快,像《勇往直前》以及《奏光之史多妮》都是這一類理論下的作品)的鬼扯宇宙旅行﹣沒有空間跳躍的話離地球最近的恆星也要數十光年!即是用光也要數十年才去得到,那亞光速要多少年?會有人笨到做這種『科幻浦島太郎』嗎?至於戰鬥也不大,數十艘戰艦已經是大規模的了,看看鋼彈的所謂大規摸會戰雙方加起來也不過百多艘戰艦數百部MS,而距離還是以公里來計算,似乎有點小家子氣。
  不過去到《英雄時代》情況就完全不同了,首先是空間單位已經是以光年來算,動不動就是數十上百光的的移動,而且戰鬥時的敵我雙方更去到數萬以數十萬隻(由於青銅族的戰士是虫,所以的確是用『隻』作單位的),而且戰場大到可以是由木星去到火星的廣大戰場,甚至連木星都被破壞,又或者人造黑洞將整個星系的艦隊都吸進去等等,加上數以萬計的戰艦的戰鬥,其舞台的級數可算是近年最壯大的,甚至不比《銀河英雄傳說》差。

回到神的根源
  一如沖方丁的作品的一貫慢熱作風,一套半年番的話最少要看到中段才會找到故事主題的一點頭緒,而要看到四份之三才會抓到主題,而差不多到最後才能夠明白故事究竟想說什麼,《蒼穹之法夫納》比較早也要去到後半,而《變身騎士》更差不多去到大結局之前的四五話才解開了沖方丁的主題。到了這次的《英雄時代》也不改其本色,故事分開四部份,第一部份女主角的蒂亞莉拉找到黑鐵族的諾多斯艾滋到返回黑鐵族的母星為止,還以為這是一套黑鐵族和白銀族之間的種族衝突打死打死的故事,到了第二部則是反攻地球,托蒂亞莉拉的兩兄愚兄之福,突然間白銀族又好像不再是反派了,但究竟想說什麼還是不知道,關鍵的『契約』和故事主題更連劇中的諾多斯都不明所以。而第三部則是進攻白銀族,這時才開始找到故事的重點,而直到白銀族的布羅美和蒂亞莉拉的對話,才知道故事的主題,而最後一節則是兩族人合力去完成黃金族交托他們的使命,也是故事的真正主題。
  那故事的真正主題是什麼?就是『神的根源』,故事一開始說黃金族(簡單來說就是神)離開了這個宇宙,但交給五個種族各一個英雄族,也即是擁有無限力量的諾多斯,不過黃金族卻要諾多斯訂下一堆往往自相矛盾的契約,而且作為最接近神的白銀族不但因契約而直接或間接擁有四個諾多斯,而且白銀族更因為仇視黑鐵族而要攻擊黑鐵族,假如黃金族一開始就想消滅黑鐵族又為何要給他們諾多斯?而且諾多斯一但五人集合就會引發暴走,但單對單黑鐵族的諾多斯(艾滋)偏偏是最強的,如果是要黑鐵族將白銀族打倒又何必給他們四個諾多斯那麼多?而故事的大半部就是觀眾和劇中人、甚至連諾多斯本人都在質疑這完全不可解的迷,但除了繼續戰鬥之外就沒有其他路可以走,結果就是上演一場又一場慘烈的大戰。
  直到代表白銀族的先知的布洛美和黑鐵族的先知蒂亞莉拉的交談,二人才知道其實一切都是黃金族給黑鐵族的考驗!當黃金族離開這個宇宙之時,他們故意留下五個諾多斯和一堆無解的契約,而這一切都是希望白銀族等五個種族能夠在戰鬥之中找到他們隱藏在背後真意,然後往黃金族的第一個行星艾琉西奧,在五個諾多斯的合力下打開通往另一個宇宙的通路,往黃金族的面前進發。也即是說整個故事其實就是以黑鐵族和白銀族在戰鬥之中理解神的暗示,然後再回到啟始之地回到神的身邊,可算是尋找神之根源的故事。

契約=試練
  既然黃金族的真正目的其實是想黑鐵和白銀族能夠回到自己的身邊,那為什麼要搞出那一大堆契約?最初眾人以為契約是預言,但後來才知道那些自相矛盾的契約其實不是預言,而是一個指引,憑著這些古怪的契約的引導讓兩方的陣營思考契約和戰爭的意義,並最後走在一起,以交談來解開這些契約的真正含意﹣其實就是合五個諾多斯的力量去打開通往黃金族的次元之門,而五個諾多斯其實也代表世界組成的個元素:艾滋的是『存在』,卡魯基諾斯是『生命』,尤迪是『虛無』,妮古迪是『時間』,而米希達加則是『光』,這五個元素正正是繧組成世界存在的必需物:物件不『存在』則什麼也沒有,沒有『生命』的存在只是死物,生命的終結必然是『虛無』,沒時『時間』一切都不具有意義,以及任何事物都需要有『光』才可以為肉眼所見。這五個哲學性的元素組成了世界,也是黃金族給其他種族的一個啟示:五名諾多斯合力才可以打開往神的道路。
  另一方面,那些契約以及白銀族和黑鐵族之間的鬥爭以及契約的限制其實就是一個又一個的考驗,一如希臘神話給海力克斯的十二個試練一樣(其實五隻諾多斯的名字正來自希臘神話中海力克斯的十二試練,單是這一點就將主題點得很明顯了),黑鐵族必需要通過這些殘酷的試練,最後才找到通往艾琉西奧的星之道,而最後白銀族和黑鐵族在艾琉西奧的最終大戰,終於啟動了打開異界之門,白銀族終於知道黃金族並沒有捨棄他們,黑鐵族的契約中要黑鐵族征服白銀族的母星不是他們討厭白銀族(這也是白銀族仇恨黑鐵族的其中因由:黃金族竟然將諾多斯給那個低等的黑鐵族,而且還要佔領白銀族青銅族的母星!因此讓他們覺得被黃金族捨棄,所以才會如此仇恨黑鐵族),而是要他們通過時空之門去另一個宇宙追尋黃金族!  
  這樣的話為什麼會出現那些不可解的契約的迷就明白了:黃金族希望黑鐵族成為這個宇宙的王,而白銀族則追隨著他們去另一個宇宙,但這不是無條件的,兩大種族(雖然有五個,但實際上真正作主的只有黑鐵和白銀)必需要在極之殘酷的試練之中找出留下來的真意,這樣他們才有資格得到黃金族真真正正留下來的遺產,黑鐵族才可以成為這個宇宙真正的統治者,而白銀族也才可以繼承黃金族的力量,繼續追尋黃金族的腳步前進。

不是無意義的爭鬥
  一般而言日本的傳ACG界都有一種『王道思想』,就是鬥爭是無意義的,人類不應該有戰爭,四海皆兄弟,即使是《機神大戰》其實也暗示戰爭是愚昧的,在神明之下人類又有什麼好鬥的?
  但沖方丁在《變身騎士》以至這套《英雄時代》卻有不樣的理論,簡單來說,沒錯戰爭是很殘酷,但真的一無所得嗎?不是的,人類在鬥爭的流血之中會思考鬥爭的意義,並互相提升成長,而且從鬥爭之中找出共同點而達至和平,在《英雄時代》由於兩毎種族慘烈的戰爭,蒂亞莉拉她們才會思考為什麼兩個種族必需要戰鬥,才會變成突襲白銀族的母星和布洛美會談,才會有之後找回通往艾琉西奧的星之道的事件出現。其實這套理論和《新機動戰記Gundam Wing》中特列斯(即監督池田成)提出的『戰爭進化論』很像,都是認為戰爭雖然殘酷,但卻非不無所獲,正因為戰爭的流血人類才會明白和平的可貴,而且在戰爭之中人性中最光輝的一面。雖然沖方丁沒有去到那麼精神學(甚至有一點點社會達爾文論的味道)上,但本質上仍然認為鬥爭其實是找尋真理的一種方法,如果對沖方丁的『溝通成長論』有一點了解的話就知其實早在《蒼穹的法夫納》年代就已經堅持人類必需要籍溝通來互相了解,只不過去到《英雄時代》沖方丁將語言的溝通變成戰爭,而星之道則暗喻溝通之後得到的真理,所以在多場慘烈的大戰後終於找到通往艾琉西奧的星之道。而蒂亞莉拉在最後的星之道使用故事中無未用過的戰艦主炮打開星之道,也暗喻要打通星之道還是得全動去衝的,而且不能亂衝而需要在關鍵時刻全力以赴。也即是說溝通往往變成辯論,雖然可能說到血氣湧,但只要是真誠且全力以赴的話,一定會打通往真理的道路,而這也是沖方丁那一套語言哲學的一環。

伊狄安級的魔獸大戰
  由於日本的科幻主流都是偏向寫實,即使是《機神大戰》在眾神的加護也不敢太過脫離現實。但在《英雄時代》卻完不是這回事,沒錯,黑鐵族的機械設計很寫實,但白銀族已經變成神力了(因為他們是第一個回應黃金族的種族,所以可算是黃金族的繼承者,而故事最後他們跟隨黃金族往另一個宇宙之時,也將黃金族給他們的能力以及責任轉到黑鐵族手中),完全無視一切物理法則甚至可以肉身在宇宙出現,不過最強還是五隻諾多斯,論體型雖然只有三十公尺左右,但戰鬥力卻是伊狄安級數,不但可以輕易打爆一個行星,而且在木星爆炸後的超空間一樣可以戰鬥,戰鬥時間更可以長達百多小時,甚至暴走起來可以消滅整個星系,像尤迪暴走時更誇張到作出一個黑洞連諾多斯都被吸進去,如果不是四個諾多斯合力的話差點他們也會被變成『無』了。可以說完全超越人類想像的戰力,雖然《機神大戰》的機神也很強,但他們還不致於完全脫離人類旳常識,但這五隻諾多斯卻已經超越了怪物的等級而變成魔神了,唯一可以和他們匹敵的大概只有傳說巨神伊狄安吧?
  戰鬥場面上由於採用傳統的膠片畫,所以打得十分刺激,像木星那一場死鬥就打到差點連不死身的艾滋也掛掉,由木星打到火星再打到月球,而且連身邊的艦隊和青銅族都捲進去,完全超越了人類的領域而變成神話魔獸之間的死鬥。另外戰艦戰也十分好看,很有銀英傳中的艦隊戰味道,也有戰術運用,像白銀族攻防戰就來一場亞姆立札式的堅壁清野作戰,不論是畫面還是效果都是一等一的。

XEBEC始終是差一點
  雖然這套不是羽原信義監督,但他仍是有份監製,所以說本作是沖方、羽原和平井久司的再次合作也不能算錯得去那裡。不過比起作畫一向很用心的P.I.G,XEBEC的作畫並不算是很好,幸而平井久司的人設其實不是很難畫的類型,所以即使將所有資源都放到戰爭場面但作畫還是算可以,較少太誇張的走樣問題出現,最後一集作畫更是高(蒂亞莉亞靚人靚衫靚景兼最後一話,這樣也走樣羽原就要拖作監去殺頭了),這已經算十分難得的了。
  聲優方面其實和《蒼穹的法夫納》很像,男女主角都用新的不能再新的聲優,而這次用的甚至不是聲優,矢崎廣本身是演員,這套也只是他的第二套配音作品,石川由依也是演員,而在月球接回艾滋的一話她更親自唱ED,還不錯呢!其他則是老手了,像釘宮、田村又或者小清水等當然沒問題,可惜的是這套作品是以故事為主,加上複雜的劇情密集發放,所以角色之間沒有太多獨立戲份,但因為劇本好所以角的的個性還是很突出的,這也是劇本好的強項:只要劇本好,角色不用刻意給他們戲份也會成功。

《蒼穹的法夫納》的繼承者
  一直以來沖方丁都堅持他的一套語言哲學,而反抗富野那一套否定言語而直接以心靈溝通的哲學,認為語言的對話有其不能取代的意義,也更強調個人主體的存在而否定借助不存在的要素(如鋼彈的NT又或者EVA的LCL)作逃避。在《蒼穹的法夫納》已很清楚提出這一套理論,而去到《英雄時代》更進一步以戰爭暗喻爭論,來指出辯論所帶來的正面意義,來否定傳統那種心靈交流論以及由此引申的人類統一意志論。反而強調人類個體的、自我思想的重要性,以及人類在爭鬥下所帶來的正面意義。
  當然,沖方丁還會不會再用這個主題再拍一套作品,來個『沖方丁語言學三部曲』不知道,但肯定的是這套作品絕對是沖方丁哲學的一個代表體現。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