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作品評論

聖誕溫情奇績夜﹣《東京Godfathers》


文:內山美佳

今敏再下一城之作
  經過《千年女優》的成功,今敏已經成了廿一世紀的動畫新旗手,不論名氣以及實績都是近年出道的動畫人中屈指可數的好手。由於《千》的成功,使今敏乘勝追擊,聯合了《Cowboy Bebop》的信本敬子寫劇本,拍成這套風格大異於之前兩套作品的風格的動畫﹣《東京Godfathers》。

簡介《東京Godfathers》
  在現代的東京,三個居於新宿公園流浪漢之家的人:中年男子阿源,人妖阿花,以及離家出走少女美由紀,在某一個聖誕夜的晚上,他們三個在一個垃圾站內發現一個女嬰。雖然阿花很想收養她,但以他們的經濟能力而言是不可能的,而且也很想知道為什麼有人要拋棄這麼可愛的小嬰兒 ,於是三個人展開了替女嬰尋母之旅,想不到,竟然捲入了一連串不可思議的奇績之旅...

信本敬子的人情劇
  雖然名義上這套作品的劇本是今敏和信本敬子合編的,但實際上信本敬子的風格卻遠比今敏的風格要強得多,甚至完全感覺不到今敏的味道,活脫脫是信本敬子的小品風格。
  不過信本的編劇也有不同的風格,到底是那一種呢?這次信本是將她在《Cowboy Bebop》中的一些小品風格搬過來,不,應該說,整套《東京Godfather》是延伸自《CB》的世界觀和風格。一個很現代的,很親切的世界,大部份角色都是生活於低下層社會的人:流浪漢、離家少女、人妖、新移民、的士司機、黑幫流氓、便利店老闆、家庭主婦等等,這些人不是什麼避世名星,也不是什麼勇者英雄,甚至不是正義美少女(女主角不管怎樣看都不能算是美少女的),他們都是生活在你我身邊的平凡人,或許他們的樣子是醜了些,身子是臭了些,也沒有什麼錢,更談不上什麼偉大理想或者信念。但他們都有低下層的人的共通特質,就是親切和以根傲骨,他們沒有架子,沒有顧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心態使他們互愛互助,在這個現代代的,冰冷的大都會東京,他們雖然只是一群失敗者,但沒有失去他們的尊嚴,快樂地守著那一點點的自尊活下去,即使窮也要窮得有尊嚴,流浪漢也有流浪漢的自負。

奇蹟的聯繫
  相比起其他要求寫實、合理化的劇本,在《東京Godfathers》則反其道而行,以一連串的大大小小巧合、奇蹟串連起整個故事:由最初三人在垃圾收集站發現到女嬰開始,先是因為火車停駛而在某個墓地發現到嬰兒食品,之後又巧合地救了一個黑幫頭子,在黑幫頭子女兒的訂婚宴上踫上外國黑市移民殺手,之後...總之連接起整個故事的,不是主角們以自己意見之下所產生的行動,而是一連串的、近乎奇蹟的巧合。
  這種手法其實並不新鮮,以前很多電影都用過類似的手法,這種手法雖然和今天那種講求寫實,追求合理性、完整的伏線甚至複雜的世界觀大不相同,但卻處處讓觀眾感到驚喜,而且能夠給觀眾一種『人性處處有希望,只要帶著樂觀、不放棄的精神,上天一定會給你一個美好的結局』。
  而這種已經近乎被遺忘了的傳統想法,以及那種在大都市簡直是奇珍異物的,很純樸的人情,以及有點天真,但卻是快樂的,舒服的,對人間永遠帶著希望的想法,正是故事背後的另一主題,也是為什麼要用奇蹟來串起整個故事的理由:因為即使是最低下層的人,上蒼仍是會看到你的,守護你的。只要有一個好心腸,就一定有好報。

現在與過去
  由於監督今敏和信本希望整個故事不致於太過脫離現實,所以決定選用現代的東京作為故事舞台:由於故事的主題之一是人與人之間,最單純最無任何雜質的友情,為了不想讓觀眾以為這是數十年前、已經老掉牙的故事,所以大膽地選擇了現代作為故事舞台。但從一開始時教堂
唱詩到派發食物那一段,都看得出編劇最初其實是想以二次大戰之後的五十年代作為故事背景﹣現代已經不多了,但早數十年前很多人上教堂聽講道的目的其實只是想換麵包或奶粉。而主角們居住的流浪漢之家也很有戰後貧民搭的臨時房子的味道,加上三人的服飾設計,使整套劇出現一種很不可思議的超現實,三個好像不應該在這個時代出現的好人,在現代化的東京為了一個無親無故的女嬰經歷了各種各樣的神奇故事。

一個“家”
  另外,今敏和信本另一個想強調的重點是“家”,一個帶著溫暖的家。雖然三個主角都各因某些原因而有家歸不得,但他們其實都希望有一個溫暖的家,像美由紀因一時失控刺傷了當警察的父親,所以她便離家出走,但事實上她不是害怕父親會逮捕她而是內疚,所以一直不敢聯絡父母,甚至明知父親早已原諒她也是一樣。而阿堅則因為好賭而自我放逐,直到和女兒重逢之後才知太太和女兒並沒有怪責這個不負責任的父親。而阿花本來在一人妖吧工作,但因為和客人大打出手而沒有面子留下來,不過人妖吧的人並沒有怪她。他們三人都不是自願離開家庭的,而正因為他們都有不得不離開的理由,所以當遇上女嬰時就更有想重組家庭的衝動﹣尤其是不可能生孩子的阿花和本來就有一個女兒的阿堅。

精彩又覺平凡的佈局
  由於整個故事都以一連串的巧合和奇蹟結合而成,所以最後在大樓頂樓的高潮位雖然得精彩,但也有一種早已料到的感覺。不過基於這作品的主題不在於讓觀眾大吃一驚又或者拍案叫絕,所以這種高潮位其實已經很足夠了。
  另外,其實這種以一連串充滿特色的事件組成故事,在《千年女優》其實已經試過一次,不過相比起《千年女優》強調視覺效果、甚至有點做作的處理,今次《東京Godfathers》更來得自然可親,而且每一件事情之間的轉接也做得很漂亮,如中段美由紀和殺手太太的那一段,其實殺手只是用來引出他太太和美由紀對話的那一段而存在,但編劇和監督巧妙地加重殺手的份量,使他看起來不像一個過場角色而是重點角色,最後甚至有人不解為何監督突然將殺手那一段扭去美由美和殺手太太那一段呢!而事實上一開始殺手的存在就只是用來作個引子,根本不重要,這也劇本和監督的功力所在。
  但就正如我在另一篇談《千年女優》的文章上所說,今敏在這套作品之中仍沒有展現出很強烈明顯的個人風格,反而信本敬子的風格就很突出,所以看完這作品之後更加深了對今敏的理解:他不是那種很具個人風格的監督,而是較工匠化的,擅於制作高水準而完整的作品但欠缺個人風格。
  
一家大小一起看的人情劇
  比起今敏之前的動畫作品,這次《東京Godfathers》走的是合家歡路線,以溫情作主題,劇本上沒有什麼古古怪怪的手法,也不會有什麼看不明白的地方,將最簡單、最老套但永恆不變的人生主題拍出來,讓觀眾看得舒舒服服,然後感到一陣溫暖。特別是在這個越來越冷冰冰的社會,太多一邊強調友情的重要但對低下層或平凡人完全莫視、又或者為求突出扭曲人性甚至搞出一堆多角不倫亂七八糟的關係的動漫畫作品。這套作品都是讓觀眾找回最基本、最樸實、但也越來越少人提出的人性基本但不變的真理,再慢慢反思當我們高談友情、努力、熱血的時候,不斷強調天才、血統的重要時,是不是忘記了這個世界其實有很大堆人,既沒有什麼神奇血統,也沒有什麼天才,甚至連命運都普通得無味,他們雖然生於太陽照不到的角落,但他們並不等於自甘墜落,反而比起那些在陽光底下生活的幸運兒更知道什麼才是人類最可貴的特質﹣人情。
  不管什麼時代,也不管什麼地方,人情的本質和人性的光輝面仍是永遠不變的,這就是《東京Godfathers》的真正主題,也是今敏和信本想對觀眾說的事。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