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作品評論

母親的正面與負面-《WitchBlade》
文: jcch

作為超級英雄的分支,一直以來以改造人、異能人為主角的動漫、特攝片甚至電影,都有一套非常公式化的情節:主角因意外、或被逼成為實驗品,從而獲得一種驚人力量,因而被卷入無數戰鬥當中;儘管主角希望一直隱瞞愛人和親人,但紙包不住火,而且主角的身心都逐漸被自己所擁有的力量吞噬……

這套在日本由《假面騎士》、美國則由《蜘蛛人》《X-MEN》等開始流行的公式已經被反覆使用了很多次,達到觀眾會說「穿成這樣的,肯定又有甚麼悲慘遭遇吧…」的地步了,甚至---請容許筆者武斷地指出---已經缺乏再發展的空間。於是,GONZO借用了同名美國漫畫的設定,製作了日本版《WitchBlade》……

 

---故事簡介

六年前的大地震摧毀了半個東京市,然而在震央,一對母女---天羽雅音和初生嬰兒天羽梨穗子卻奇蹟生還,但天羽雅音失去了地震之前所有記憶。六年後,兒童福利局以雅音無力照顧女兒為由帶走梨穗子,雅音亦因抗拒當局命令被拘留。但就在警局裡,怪物出現,雅音的右手亦發出紅色的光芒……

 

---故事結構

故事結構可以簡單分成兩部分---蘇峰玲奈篇跟瑪利亞篇。兩人均為NSNF的Lady(NSWF的女性人造人),前者為後者的基因提供者,而共同的「父親」則為NSWF的古水達興。兩人的性格有極大差異:玲奈冷漠無情,對待任何事物、甚至自己和親生女兒梨穗子,均以局外人姿態研究,無論研究對象發生何事亦不為之所動;瑪利亞卻是任性而狂暴,想得到的事物定必不擇手段來奪取,若無法得到則定必將之毀滅。兩人性格之反差暗示了故事前半段跟後半段之不同性質,第十五話瑪莉亞殺害玲奈的情節更象徵著混沌戰勝了理性的控制。

在首十話裡,軍武企業導示利用WitchBlade裝備者雅音暗中對付人型兵器X-CON,生物科技集團NSWF則企圖利用裝備CloneBlade(WitchBlade的複制品)的Lady奪取WitchBlade,雖然雙方的競爭激烈,但在導示的鷹山和NSWF的古水強勢而剋制的領導下,雙方並未出現全面衝突,WitchBlade跟X-CON的秘密亦未為他人所知(自由記者暨雅音的鄰居斗澤除外);第11話瑪利亞登場,故事遂開始步向破局,鷹山下台、古水被殺,導示對付X-CON的秘密行動被揭穿,WitchBlade的力量亦失控地膨脹,最後甚至WitchBlade、Lady的存在亦被公開,東京成為WitchBlade與其他兵器、人造人的戰場。

出現這種發展的原因,不但是因為WitchBlade會招來無盡戰鬥,而且與全劇的中心命題---母親---有莫大關聯,而兩者的結合更具有重大的象徵意義。此結合即為以下各節之重心。(註:以下分析全屬瞎猜,絕不代表本作品任何製作人員之任何意見)

 

---裝備WitchBlade的母親:母性的正負兩面

本作品最獨特之處,就是讓一個母親擔任悲劇異能人主角,至少在筆者印象中,並未有任何同類的結合。

此一結合有何特殊意義?觀眾可從劇中主角雅胸…不,是雅音的表現得知端倪。一方面,雅音對女兒梨穗子寵愛有加,為了保護女兒和為她帶來幸福的生活,不惜赴湯蹈火,直到生命燃燒殆盡為止;另一方面卻擁有足以摧毀整個城市的恐怖力量,並帶來無休止的戰鬥,最終導致自身以致兩大集團的毀滅。這種表現在現代的超級英雄發展史上堪稱異類,但是觀眾對此卻不應感到陌生,因為這其實是人類潛意識的一個重要認知;這點可從雅音跟神話中大地之母的相似形象得到證明。

按心理學家容格(Karl Gustav Jung)的理論,人類的宗教、神話、傳說、童話、夢等等,其實都反映著人類的集體潛意識---人類世代以來所累積的、遺傳性的傾向。將此觀點引伸下去,則神話中的人物,或多或少表現出人類對不同人物、角色的天然認知。大地之母作為全世界神話中普遍存在的角色,也就可被認為是人類對「母親」此一角色的天然認知的表現。

神話中的大地之母有甚麼功能、特徵?簡單而言,大地之母一方面滋養百物,使地上的生物欣欣向榮,另一方面卻吞噬百物,使地上的生物不免死亡。不少神話的大地之母都是如此,例如巴比倫的Tiamat,為諸神之母,然而又是混沌的化身,足以威脅諸神的存在;希臘的Demeter掌管四季,春夏大地生機勃勃,秋冬大地死氣沉沉;在此尤其重要的,是日本的伊邪那美命,一方面與丈夫伊邪那歧命創造了國土,誕下了代表萬物的諸神,另一方面又成為黃泉之主,掌管死亡。

將WitchBlade裝備者雅音跟以上幾名大地之母比較,也就顯見兩者相類之處---既有正面的、生養百物的一面,也有負面的、吞噬一切的一面。再深入分析一些細節,會得出更清楚的類同之處,例如雅音的豪乳固然有「殺必死」的功能,同時卻也是生殖能力的象徵,正如大地之母的雕像經常有大得誇張的胸部、或者多於一對的乳房,以表示生養眾多的能力;故事的源頭、六年前破壞半個東京市的地震,跟故事最後的最後,雅音連同大量的I-weapon和東京鐵塔在光中消失的情節,跟大地之母吞噬萬物的故事也沒有兩樣。

因此,這位裝備WitchBlade的母親,其原型可能不是超級英雄,而是遠較古老的大地之母,也就是人類潛意識中那位擁有生殖與破壞兩面的母親。也可能正因如此,雅音無論如何都沒法令WitchBlade離開自己的身體,因為它代表的負面母性,與雅音本人代表的正面母性實際上是一體兩面,不可分割的存在。

 

---梨穗子:接受不完美的母親

因為「母親」實際上兼具正面和負面的特質,但子女卻總是渴望母親只有好的一面,因此怎樣接受母親負面的、或者不如理想的部份,就成為子女心理發展的重要環節。對此,劇中有兩類不同的反應:梨穗子全盤接受了母親的負面特質,古水和瑪利亞卻不能如此,最終導致他們的心理發展出現重大差異。

儘管劇情愈推進愈顯雅音母愛之強烈,和最後捨身保護女兒的悲壯,但在最初,她卻是個不合格的母親,看起來十分幼稚、衝動,身為單親媽媽卻無謀生能力,甚至不懂煮飯…然而這個不完美的母親,卻使梨穗子變得早熟,甚至反過來照顧雅音(不但畫面上梨穗子常常做飯,而且在其中一話的「片尾母女真情獨白」裡還有教導母親選擇食材的內容!究竟誰是母親誰是女兒啊……)。更重要的是,她跟雅音日夕相對六年,對雅音有充分了解,不會陷入對母親的幻想---下一節提及的兩人就欠缺此重要認知。

全劇唯一一次梨穗子對雅音失望,是梨穗子的生母蘇峰玲奈要帶走她時,雅音欺哄她說要自由而不要她,她只好含著淚上車…但這次事件後不久,就發生瑪利亞殺死玲奈的事件,雅音則成為大批X-CON的目標之一,雅音拚命救出梨穗子後,兩人的牽絆就更強了,而且兩人分別時間很短暫,梨穗子不會有太多時間發展對雅音的怨恨。所以第20話她看到母親發動WitchBlade的恐怖外貌,就毫不猶豫地撲在雅音身上,「媽媽就是媽媽啊!」要不是梨穗子對雅音有透徹的了解和完全的接受,還有比實際年齡大二十年的精神年齡,這段情節根本不可能發生,又或者會出現梨穗子逃跑、雅音發狂將東京摧毀的結局吧…

 

---古水與瑪利亞:對母親的幻想破滅

跟梨穗子不同,NSWF的兩名要員---「father」古水跟瑪利亞對母親有不合理、片面的幻想,當幻想接觸到現實而破滅後,就演變成為心理異常。

古水乃父親在學生時代留下的私生子,母親卻是經營非法事業的。事件發生後古水家並未立即把他倆接回,故此在古水誕生後最初幾年,古水都是跟母親同住,亦因此種下對母親的怨恨,故日後發現自己不育,也就歸咎於母親的遺傳。他是否曾經對自己的母親有過完美的幻想,觀眾不得而知,但他對父親完美的想像(事實上,一個會在學生時代搞出私生子的人,會完美到哪裡去了?)與及利用公司資源製造Lady,成為將自己再生的完美母體,即可以想見他會對父母有不切實際的冀望;這種冀望在令人感到羞恥的現實面前崩潰,最終演變為心理異常,也就不足為奇。

至於殺害古水的瑪利亞,她與梨穗子跟古水都不同,因為在她長大的過程中根本就沒有父母的存在,只是一堆被研究對象中力量最強的一個而已;除了一個極不重要的女研究員外,其他負責研究的、甚至作為瑪利亞「祖父」的古水,都從未關心過她內心真正的需要,遑論提供合適的家教,此可能為她性格自我中心、任性以致狂暴的主要原因。

自然,瑪利亞也是需要母愛的,儘管她未必意識到這點。她在一次外出購物---當然是在眾多NSWF人員監視下---看到被母親安慰的小女孩,就突然希望有一個滿足一切願望的媽媽;這當然是不切實際的,尤其後來觀眾知道她的母親是那個極為冷酷無情的蘇峰玲奈,恐怕都會認定是悲劇收場,正如後來發生的劇情一樣。

如果雅音與《古事記》中的伊邪那美命相對應,那瑪利亞大概就是女版的須佐之男命---沒有母親、任性、偏偏卻擁有強大無比的力量。她對母親的渴求、和想做就做的任性作風,跟須佐之男斬殺八歧大蛇前的作為沒有兩樣。然而須佐之男的作為,使他先後被父親和姊姊放逐,而且他始終沒有見過自己的母親;但瑪利亞不但沒有類似父親和姊姊之類的制約,還找到了必然使她失望的母親並殺害之,於是狂暴的力量失去控制,終於導致最後破局的出現。

值得一提的是,她殺害了母親之後一方面說「不再需要這個女人」,另一方面卻模仿了母親冷酷的作風,以致同樣的髮型,暗示她仍然渴望母親的嘉許;她在心理上無法超越「需要母親的孩童」這個狀態,也許就是最後被大地之母的化身---WitchBlade裝備者雅音所殺的主要原因。畢竟她對力量如何使用的想法,不會比看不到想要看的電視節目,就想用球棒打爛電視機的任性小童更高明。

 

---從秩序到失序:父性控制之全面崩潰

上文一直提及母親,各位應該很自然就會聯想到父親在哪裡?然而正如劇中所表現的,父親的角色往往並不重要甚至缺席:如果鷹山自己不說出來,沒有人會知道他是梨穗子的生父,古水這個「父親」對那些人造人「女兒」也毫無貢獻,反而只是一直利用她們達成自己的變態欲望。

如果從象徵意義出發去考察本作品,就會發現父性的控制逐步崩潰。相對於母性混沌的力量,父性的力量卻是理性的、受控制的。軍火企業導示的鷹山和NSWF的古水可以視作父性力量的代表,前半段外貌陽剛的鷹山大致上能夠控制WitchBlade裝備者的行動,處理善後工作和壓制反對派方面也尚算妥善,而古水在變態的真面目被揭穿前也維持著十分理性的形象;更重要的卻是儘管雙方都希望將WitchBlade據為己有,但卻不見得沉溺於它巨大而恐怖的力量,換言之並未為奪取WitchBlade而失去理性。

但是到了後半段,尤其是蘇峰玲奈被殺後,父性的力量崩潰,導示的鷹山下台,卻換上了全無陽剛氣息的和銅,NSWF的古水被殺,改由狂暴的瑪利亞控制大局;雙方領袖換人最直接的後果就是雙方為了得到WitchBlade而失去理性規範,而且原來井然有序的組織亦開始瓦解,最後當然是正中WitchBlade---負面的混沌母性力量---下懷,導示的I-weapon失控,NSWF的瑪利亞被殺,兩大陣營徹底崩盤。這是十分自然的結局:劇中能對抗WitchBlade的混沌力量者,居然只有同樣性質的CloneBlade,那不管最後哪一方得到勝利,都不可能重建秩序,只能導致徹底的毀滅---最後只有東京鐵塔陪葬而不是像六年前一般引發大地震,應該是最幸運的結局了。

 

---假想問題:如果這套作品是美國人製作…

儘管《WitchBlade》的本家是在美國,但是日本的GONZO已經把它的背景、角色以致內容幾乎改得面目全非。在此筆者作一大膽假想:要是由美國人以同樣的設定製作這部作品,會變成甚麼樣子?

筆者認為,要是美國人以這套設定開拍《WitchBlade》,雅音肯定不會呈現正面的形象,因為美國人不像日本人(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中國人)一般認為母親會為子女無私地奉獻,反而會認為母親對子女糾纏不休,最終會令子女無法獨立,因而視為一大威脅(詳細可見孫隆基著《未斷奶的民族》,書中引用了大量的美國電影,證明美國大眾相信母親是精神病連環殺手的根源),因此雅音可能會逐漸變成怪物,還病態地希望將女兒梨穗子也變成怪物;至於導示最後仍然會崩盤,但是在最初開始就由和銅控制,他將會不顧WitchBlade對雅音的影響,利用它的力量剷除異己;改動最少的會是NSWF方面,但蘇峰玲奈會變成不服從「father」命令而被「女兒」瑪利亞所殺;最後鷹山發現消滅WitchBlade的方法,與記者斗澤合力殺死怪物雅音,並將快要變成怪物的梨穗子救出,大團圓(?)結局濫套收場…

變成科幻怪物片?改得很爛?大家的反應很正常,因為將「母親」描寫得如此負面,並不合東方人脾胃,也是美國有超級女英雄但沒有超級媽媽英雄的原因---美國人絕不想變成媽媽的樣子,跟東方人完全相反。

以上是筆者運用粗疏的神話、心理學、兩性理論的知識所撰寫的文章,歡迎各位指出筆者錯誤之處,更希望各位能看《WitchBlade》這套好作品---儘管筆者的評論實在寫得很爛…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