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分類

從背面看《機動警察》∼《W XIII PATLABOR THE MOVIE 3》


文:內山美佳

等了八年的大作
  說到2001年在日本科幻電影節發表,2002年3月上映的《W XIII PATLABOR THE MOVIE 3》,其實最初公佈會制作電影時是1994年,當時Newtype已公佈將會制作第三套機動警察電影,但一拖再拖又再拖,等到一眾機動警察迷差不多都以為是典型的『胎死腹中』的企畫時的2001年才正式發表:足足等了八年!其間究竟發表了什麼事?
  原來在制作期間總監督高山文彥病到,拖了一大段時間後由遠藤卓司接手,而遠藤接手後又花了一段時間去整理繼續制作,這麼一搞又拖了一段時間,結果本來最多只需三年多時間(以電影《Cowboy Bebop 天國之門》為例子,這套作品花了兩年半)但最後卻要用多一倍以上的時間才完成,可謂一波三折。

『廢棄物十三號』完全版
  早於1994年公佈企畫時就已經表明這次將會選拍漫畫版『廢棄物十三號』那段故事,而結果出來亦是如此,正如監督遠藤在香港國際電影節接受觀眾提問時表示,這個故事『自企畫開始到落實制作時故事部份都沒有大變動』,可以說,我們現在所看到的電影版就是最初高山文彥、原作者結成正美和劇本的TORI.MIKI所想的故事,不像其他動畫作品由開始構想到最後拍出來的完全是兩回事(代表例子是宮崎峻的《幽靈公主/野獸公主》,最初宮崎峻所想到和現在我們看到的完全是兩套作品,一點關係也沒有)。
  這次電影版的劇本不再是過往『押井班』、HEADGEAR的伊藤和典,而是制作總管出淵裕親自找來的漫畫家TORI.MIKI,TORI.MIKI和原案的結成二人合作將漫畫中過於簡單故事重新編寫(雖然名單上只列出TORI.MIKI一個,但遠藤表示結成也有參與劇本企畫工作),使整個故事更完整,劇味更濃。可以說,這個電影版是漫畫版故事的『完全版』。

這是"廢棄物十三號",而不是"機動警察電影版3"
  這一點不論是遠藤還是監製杉田敦都表明:這套是機動警察的外傳式故事,而不是機動警察的第三集電影。其實只要看看標題就明白了;《W XIII PATLABOR THE MOVIE 3》,"W XIII"排在頭,反而"PATLABOR THE MOVIE 3"卻放在後面,顯而易見,這套電影的正式標題是廢棄物十三號,所謂"THE MOVIE 3"只不過是表示這套是機動警察名義發表的第三部電影作品罷了,而不是上兩套電影的續作。
  而制作班子上亦看得出刻意和舊有的機動警察劃分出來:總監督高山文彥和接手的遠藤卓司過往都沒有參與過《機》的制作,劇本則是上文提過的TORI.MIKI,人設則是過往OVA版的作畫監督高木弘樹負責,HEADGEAR"兩老"結成和高田明美則只是原案,留下來的只有出淵裕、音樂的川井憲次和作畫監督的黃瀨和哉(此君也有份參與沖浦啟之的《人狼》作畫監督,所以這套電影的作畫風格明顯的和《人狼》接近),而押井守更聲言絕不會再作《機》的監督(但這老小子卻跑去拍搞笑版的《MINI PATO》),所以今次才能拍出和過往完全不同的《機》。

劇情篇:
『廢棄物十三號』的背面世界
  既然說是"外傳",那當然要和正傳有大的不同點才算得上是外傳吧?而要說最大的不同點就是:這次故事的重心不再是特車二課第二小隊,而是兩個刑警久住武史和秦真一郎,觀眾是由這兩個人的視點來看整個"廢棄物十三號事件",由於只有久住認識後藤,所以後藤在劇中比較多戲份,但除此之外其實角色就沒有什麼機會出現了,身為正傳女主角的野明今次全劇加起來的對白不多於十句,太田和游馬更少,只有五六句左右,他們能夠有機會登場全因為他們是這次事件的"戰鬥小組",而且他們和久住及秦在同一場所出現。那就是說,他們出場只不過是剛好和"主角們"在相同地點,而不是他們有什麼特別戲份(簡單來說就是第二小隊只不過是參與那件事的其中一些警員,和那些沒有名字的警察沒兩樣)。如果說在漫畫版中所看到的"廢棄物十三號事件"是由野明等第二小隊那邊看過去的話(不過電影的劇情當然修改過),那電影版則是由刑警的角度看過去,也就是說,如果漫畫版的觀點是"正面"的話,那電影版就是由"背面"去看同一事件,同一件事,但主角不同了,因此故事就不一樣。

以機械包裝的人情劇
  正如遠藤所表示,這套電影版說的是人與人之間的故事,大異於過往押井守將動畫視作表自己理論的工具,這次故事的重心在於老刑警久住和部下秦的合作,秦和事件的關鍵角色岬牙子(漫畫姓西協,這裡的設定是舊姓,結婚後改姓岬,而秦和岬的關係是電影原創)的感情,牙子對女兒以至十三號的感情,以及久住和後藤的交往等等。
  特別是岬和十三號的關係在漫畫版其實是畫得相當草率的,岬對於十三號的感情只是典型的「瘋狂博士對自己的研究品的愛情」。但在電影版中岬對於十三號的感情不但變得合情合理,而且她在和秦的交往之中更流露出希望秦能夠阻止陷入瘋狂的她的訊息,理智與情感的衝突以及因為失去了一切而瘋狂,以及用來表達這些情感、含蓄但絕不迷糊的手法是過往《機》較少見的。而久住雖然幹的是負責破案的"金田一"工作,但是他對秦這個"不成熟的後輩"的關心和信任,還有和老朋友後藤的友誼都看得觀眾很舒服。
  比起那兩套電影版,這次反而更像電視版和OVA版的某些以角色的感情為中心的集數:以人和人之間的情感交流為中心而不是為某個主題想法為主心。  

低調的無力感
  有看過《機動戰士Gundam 0080》的朋友,都會知道總監督高山文彥很擅長製造一種低調、沉重的無力感,一種明明事件發生在眼前但就是無力去改變的無力感,這種「無力改變」的感覺不是富野由悠季拿手的"宿命論"式悲哀,而是近於"這就是人生"的沉重無力感,一種會在你我身邊每天都在發生,明明知道但就是無力改變的悲哀。
  這次《W XIII》高山當然會繼續這種特色;其實秦是有很多機會可以阻正事情演變到最後的悲劇,但他就是無法阻正岬,就連最後想救回岬一命也做不到,不是他不想做,也不是他不夠努力,但事性就是這樣發生了,他只能看著岬衝上體育館看台、他只能看著岬從她手上滑出,但就是什麼也做不到,這種對於情況束手無策的痛苦以及事後的內疚和《0080》中艾羅所感到的很相像:明明自己有可能阻正這場悲劇的出現但就是做不到,雖然個人和事件沒有直接關係但卻不能置身事外的苦惱都是《W XIII》和《0080》的共通點。

近《P1》的故事設計
  雖然制作群很努力的去避開押井守的監督風格(這不難,只要將作品拍得不沉悶就是),但總不能夠搞得完全不像機動警察吧?不然就不必掛著《機》的招牌了,所以這次橋段的設計帶著電影版1《P1》的影子,如以音波作為事件的關鍵、主角查案的手法,那段暗示岬犯案動機的話劇以至秦去到岬的家看到她女兒的照片都帶著《P1》的影子,從這可見雖然觀點不同了,但這仍是《機》的世界。高山和遠藤不但能夠保留那種一眼就看得出『這就是機動警察!』的特色,但也有著自己的個人風格,可以說是很成功的。

最少對白的《機》
  一直以來押井守的作品都以對白極多見稱,而且配上他"沉睡者牌"超長靜鏡頭,實行悶死人不償命,支持到完場而不睡著已是厲害。《P1》能夠同時兼顧娛樂性和主題的表達對押井老兄來說是難一見的好本事。但到了《P2》他的老病復發,一堆沉悶的對白加一堆長達幾分鍾的靜態長鏡頭,配上陰陰沉沉的色調這個必殺"安眠彈",他說自己的理論想法是說得很過癮,但對大部份觀眾來說單是要保持腦袋清醒到電影結束就已經很辛苦了,就連看慣沉悶電影的我第一次看都打瞌睡,可見"威力"非凡。
  不知高山和遠藤是刻意擺脫押井的"惡習"還是只不過想多用畫面少用對白的關係,這次大部份劇情都採用畫面交代,角色對白簡短精煉,就算是表達岬的心理的一場舞台劇的對白都是簡而精的,不像押井那些又長又悶,而強調畫面的運用使作品看起來更具視覺衝擊,讓觀眾有更多自我思考的空間。
  全劇的兩場動作戲的處理都很精彩,第一場最值得一讚的鏡頭是久住和怪物在空中交叉躍過實在看得透不過氣來,而最後的決戰配上鋼琴聲而產出一種極為詭異的氣氛,加上大電視的迷幻視覺影像更使這場決戰帶著一種超現實的味道。
  不過從那首鋼琴曲的運用也可以看出和押井的不同:換了是押井的話這首鋼琴曲一定由頭用到尾,有如魔音洗腦(笑)。

回到正常的世界
  電影最後出現是破舊的住宅區,電台播放的是的世界天氣報告,有關這一段的意思監督遠藤說這正代表著整件事件是正式結束了,世界再次回到正常運作,因為如果事情不是了結的話那台應該播放的是特別節目談這件事,誰還會管世界天氣呀?
  而我看來還有另一個解釋,事情不但已經全部結束,而且不再在大眾心中留下任何記憶,不論是十三號被殺還是岬的死都不會在一般人心中留下印像,她們就像從未在這個世界中出現一樣,這可是高山文彥的特色:角色的生死和悲哀對整個世界都不會有任何影響,就算岬死了丈夫女兒,就算十三號真的是她女兒的復生,但這不過是她個人的事,就算秦再關心也不可能理解她的痛苦,這是她一個人的問題別人永不可能幫她。
  但從岬丈夫的父母和秦向她的墓拜祭可以感受到,不管她變成怎樣但仍有人願意去關心她,就算她的死對全世界都沒有意義,但仍在幾個人的心中留下不可磨滅的回憶。

設定篇:
舊式的生活世界
  一眾機動警察迷都會記得這套作品所發生的舞台是1999年的東京,而電影版則是2002年,對於作品初發表時(1988年)來說這些時間的確是近未來,但對於活在今天的朋友而這不過是發生在今日世界的事件,不再是近未來,而是現在。
  由於故事發生的2000年早已是兩年前的事了,所以在世界設定上很多地方都變得很實在,特別是這次登場的地方除了工場和實驗室之外其他地方都是一些老舊的地方,不是兩層式公寓就是日式大宅,或者是公園和小賣店(還不是便利店哦!)甚至是墓地,這些地方都是過往《機》中不大受重視的地方,再配上不同的主角使這種"外傳"味道變得更濃。
  值得一提的是在《P1》很強調因為時代進步而使一些舊區被社會所遺棄,但到了今天卻發現這些區域破舊依然,但卻仍然是人們生活的重心,並未被時代所捨棄,所以這次在《W XIII》故意以這些地區作舞台,有種為這些舊區"平反"的味道:沒錯,舊區是殘破了些,是沒有新建的那麼先進,但它並沒有被遺棄,仍是人們生活的重心,更重要的是,它有"人味"-人生活的味道,而不是像岬所居住的大廈冷冰冰。

《人狼》的機動警察世界
  可能作畫監督黃瀨和哉亦是電影《人狼》的作畫監督的關係,所以這次《W XIII》在氣氛上很有《人狼》的味道,特別是久住查案時在舊區穿梭時這種感覺更是強烈,使人聯想起《人狼》中伏一貴在這些住宅區走動的影像。明明《人狼》和《W XIII》的故事時代相差近三十年,但觀眾看《W XIII》卻會想起《人狼》,很有意思。
  而角色的樣子亦很有《人狼》的風格,最明顯的首推"原女主角"的野明,她和過往的野明簡直是兩個人,如果她不是出場時都是穿制服的話實在很難想像她是我們所認識的,開朗的泉野明,而久住、秦和岬則介乎於《機》和《人狼》的風格,最能保留舊有風格的應該是後藤,他差不多沒有改變,可能是年紀大了改變較少吧?(笑)

最少LABOR的《機動警察》
  由於今次重心不再是特車二課,所以過往的重心AV-98式英格倫不但不再是主角機,差一點就變成大布景版,幸好最後一戰打得相當激烈,所以仍有戲唱,算是一眾英格倫迷的一點點安慰,不像上一次《P2》那樣英格倫出場跑兩跑,開兩火,不足五分鍾就結束。
  不過除此之外就沒有什麼LABOR出場的機會了,全劇第一部LABOR登場竟然要到故事的後半段約80分鍾,而且還是一些雜魚!雖說這次LABOR不是重心,但也實在少得離譜了些。另外值得一提的是KATOKI HAJIME這次負責設計一部水用的潛艇,我一看時心裡就說:『這不是《新機動戰記Gundam W》中出場的水中MS嗎?』,再加上那個很GP03的照明彈,只能說:KATOKI就是KATOKI。

最後的機動警察
  其實早在94年的《P2》時整個《機動警察》的系列就算是告一段落,而這次的也不是正傳的延續而是舊故事的外傳,而隨著《W XIII》的落幕而可見的未來也不可能會有新作,機動警察的動畫系列是正式結束了。就像1999年已過,2002年已過了一半,機動警察這套作品也成為了歷史,成為二十世紀末最優秀的動畫系列之一。
  但真的過去了嗎?說不定只不過是未發生而已,而不是HEADGEAR的預言落空,動畫版愛說的話是:『以上故事的情節、人物、團體恉與現實無關,但是,不到十年之誰也不能確定...』。
  十年後世界,誰知道?

(C)HEADGEAR / EMOTION / TFC
C)Copyright 2001 BANDAI VISUAL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