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目錄 | 其他文章

動畫評論

動搖生死善惡的絕對關係:《巴比倫》
文:陳永仁

 (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生是好、對及善,死是壞、錯及惡:《巴比倫》」)
        其實此劇已完結約半年,只是評劇者難抽空處理此劇的評語。不過,俗語說:「有心者不怕遲,十月也是拜年之時。」因此,評語至今終被完成。
        由於評語為發掘及分析劇集的優劣,不是個人的喜好之感,所以必有透露劇情的成份。如有未看劇集而不想預先知道劇情者,可要注意。
        此劇可算一套在主題上挺有深度,生與死(《自殺法》)是何者正確及分別表達善與惡,對此加以詮釋,從而定下批判性答案:生的本質是持續,維生的定義是保持持續性,生靈的本 能是在自然的情況須持續地維生,從而代表好、對及善,故自殺及他殺是壞、錯及惡,不能被推崇為正當。原作者及編劇甚有膽識,挺有意思。
        誠言此劇無疑有犯駁位,以及在第一至二部多用人死去製造高潮是減低震撼性,但是角色的死亡方式層出不窮倒顯驚奇,60多人的集體墮樓、九字院偲在死前以自殘暫求清醒及瀨黑 陽麻被劈碎而死(曲世愛每問正崎善一句便劈斷瀨黑陽麻的一個部位,越問一句,語氣越凌厲及不屑卻愉悅,正崎善由憤恨而變絕望,箇中的無能為力感把該高潮帶 上最高點)甚不錯,加上細節挺豐富及節奏不拖沓,彌補了不足之處。
        編審在劇情甚懂安排重心(原著小說或與動畫一樣),劇情以正崎善調查禁藥及殺人案為引,繼而導向正崎善追查曲世愛此宿敵及彼此的衝突為主,政治勢力的角力只為帶出兩位主角 的衝突之「工具」(連接點),從而探討主題,甚至增強第三部怎樣把劇情轉往國際層面時,能夠避免離題而順利地完結故事及彰顯主題。
        此劇的另一個出色之處是第二男主角—亞歷山大.W.伍德,角色的特別之處是身為第二男主角竟然在第三部才出場,而且在第三部所佔的戲份比正崎善多(正崎善在第三部有一集佔 最多戲份,亞歷山大.W.伍德有二集佔最多戲份,其餘兩集是他們各佔一半戲份),這是原作者及編劇用以探討主題之用。因為第三部提到《自殺法》影響至國 際,加上劇情也提及七大工業國組織會議此藉商討國際在政治及經濟的問題而求解決之會議,何況世界的七大強國當中,美國的國力與影響全球之力在劇中的時間 (時間應在二十世紀末至二十一世紀初)為最大,所以亞歷山大.W.伍德此美國總統在某程度有一鎚定音的特點(美國是七大工業國組織會議的主辦國)。再者, 正崎善經過第一至二部後被憤恨束縛,難以完全憑純粹的理性看事情(當然,他本身的正義感重,縱報仇之意強,但仍不墮落)。既然如此,劇情不如以一個新角色 來引渡正崎善及探討主題,繼而讓正崎善於悟道後證道。因此,第三部有不少篇幅描述亞歷山大.W.伍德的背景,還有他怎樣引渡正崎善及與六國的領袖找到真 理。
        生靈選生或死,何者正確,這個問題在道理及道德可謂教人難找答案,只是不代表問題沒有答案。此劇在生與死的論題用繼續是生及代表對此方向,定下生為善。論點如下:
        1.善惡為所有生靈的共性,不分種族、文化等非共性之因素,還配合抽樣捐贈器官救人此論題(內容是一個生人在絕對公平的機制下,被抽出來把器官平均分配給多人,繼而拯救受 惠者。論題也解開人控制路軌的位置而分別選擇救一人或多人此問題之答案,在乎人用甚麼意志及手段處事而非基於本質),印證保留生命的生是世間共有的正確之 善,簡接地證明不同的國家及文化該按此共性導民。
        2.生靈在物競天擇的環境下會按本能而自然地繁衍下去,證明有持續性的生可讓生靈繁衍,帶出人在不受困擾的自然情況會著重生多於死而盡量保存自己之命,情況如人在一般情況 會保存無機物而不會隨意丟或毀(齋開化說他人如非堅決求死是不能教唆他人選死,以及公羊佳苗說死為解決問題之方法是對存疑,代表死不是自然及存在被否定的 可能性,點出堅決求死者在求死前仍會著重生)。
        人在自然情況著重生多於死,劇集以此道理頗易讓觀眾理解,只要觀眾試想生靈吸取氧氣維生是不需想而自動地進行便可。既然生靈持續維生為自然的反應是事實,那麼生是對/好, 違背自然的死是錯/壞,因活命的意義是維生,即使人有選死之願(齋開化宏揚《自殺法》除了讓更多人可藉自願犧牲而救他人,還要讓死由忌諱,變成正面而被許 可的普通及自由的選項,改變世間的價值觀,把自殺變成好事)。其實公羊佳苗在到達承受壓力的界限前,無論遇到挫折仍會盡力存活下去,足以證明生是基於自然 而被預設下來的反應,而且自然的反應必為不被否定的事實。
        此劇在處理細節上倒有心思,譬如以下兩個例子:
        1.野丸龍一郎與齋開化的感性與理性之辯;前者以人的感情會不冷靜地處理死亡而致無可挽回,人對他人會死感傷心而阻止他人去死,以情為論;後者以人應抱正向的態度面對死 亡,人可自由地選死救他人而增加將死之人的得救機會,以理為論(他在發言時穿插一些患重病者、拾荒者及創意產業者分別象徵等待被救、除命外便無價值及重創 新的人觀看直播辯論會的分鏡,營造了代表他們的希望,致他們在世顯得有意義;於發表政見時表明《自殺法》若被通過,縱有人願犧牲性命救其子,但會拒絕接受 他人的好意,只會用自己的性命救子,表露自己不是為了兒子得救的自私者,而是藉以身作則表達死亡是正面;於發言的末段更有一個反對《自殺法》,卻欣賞他犧 牲自己而救子,甚至願代對方捐心者的言論,增強了齋開化的政見之被認受性)。
        2.九字院偲被曲世愛催眠後強行以意志用銃傷腿,用刺激性更大的震盪反應干擾腦部一會兒(催眠與傷痛刺激腦部的原理該為腦部受強烈的訊號影響便會產生反應,只是前者的持久 力比後者強得多,即使後者在震撼度較前者強),求暫保清醒而儘快豁盡一口氣,把遺言說給正崎善後便無法自控而自殺,表達了九字院偲之智及刺激性為控制自我 的關鍵,還有曲世愛的催眠之強。
        雖然此劇有優處,但是缺點也有;除了主要角色,其他角色的臉孔大多差不多(正崎明日馬及齋太陽如髮型及衣著相同是近乎同一人);部份內容也牽強,甚至犯駁。詳情如下:
        1.野丸龍一郎在辯論會以齋太陽為最後殺著不是問題,只是突然表明自己不會參選域長選舉,讓給齋太陽參選,並且全力協助對方。大家先不論齋太陽有沒有足夠的號召力及能力, 以及野丸龍一郎在齋太陽由網絡發表不願父親(齋開化)圖謀自殺至辯論會這段甚短時間內便可查清對方的底蘊(始終野丸龍一郎不能要官員翻查齋太陽的戶籍,否 則鬧大事情便給公眾有以權謀私的口實)。當然,齋開化可以謹慎至在多年前離開兒子,即使在由離開兒子前至現在不把任何生活足跡於網絡公開,齋太陽於現在居 住的家可能是齋開化在多年前用其他人的名義購買/租入,與兒子以外的家人是用無個人資料的雙頻通訊電話卡,不使用自己的銀行戶口轉移金錢予家人(情況可能 是齋開化透過在公海的賭船故意輸掉金錢,得勝者是其家人,或許透過中介者於沒有監察設施的地方交付現金予家人。當然,現實或有更多比這些更好的方法),雖 然在答辯會該非與其子合謀,但是這樣足可證明齋開化是深謀遠慮及狠辣。大家或可想齋太陽是齋開化的用其它姓氏之私生子,雖然劇集在演職員表顯示齋太陽此名 字,但是劇集沒有敍述齋開化的兒子是姓齋(劇集如用此方法解釋確過於隨意)。言歸正傳,野丸龍一郎確如自己所言感情會讓人出錯。
        2.新域此類似「一國兩制」的行政區的域長選舉竟然有一項細則:域長不受年齡限制,即使孩童也可以。
        3.曲世愛的催眠簡直強得過份,尤如超能力,與他人擦身而過而說一句話便成功,受影響者則身不由己地失控。
        4.除非曲世愛用假臉皮,否則只憑化妝及改變頭髮難有如超能力般的易容。
        5.正崎善與亞歷山大.W.伍德互相得到維生是好及對的真理此共識,理應不會殺死對方,假如九字院偲以銃傷腿能回復清醒一會兒,那麼亞歷山大.W.伍德被銃傷至昏迷或可因 極大的刺激性而完全回復清醒,只是亞歷山大.W.伍德受傷的位置在心臟或其附近位置,要完全不命中要害會否冒太大的風險。
        6.正崎善在最後該沒殺死曲世愛,否則違反主題—生是正確及好,她應被駐守的特工拘捕,只是被捕後能逃脫成功而回到日本是否天方夜譚。
收藏
  攝影可算此劇的亮點,當中包括以下四場戲:
        1.第二集:正崎善問曲世愛有關她用性服務替主子賄賂,畫面略為上下收窄及變得陰暗而盡量減少呈現其它佈景,鏡頭多以他們的近至中距離之特寫,集中呈現兩人在「攻」與 「守」時的反應;當出現曲世愛的回憶場面,曲世愛的視線及話語分別是望向正崎善及回答對方,一些屬回憶的影像與現實交疊(例如:屬性的把玩動作被套入於現 實中問話的正崎善),營造了曲世愛「守」得滴水不漏及戲弄對方。
        2.第七集:齋開化在答辯會欣賞齋太陽能為了救人而勇於行事,分鏡以攝影機的鏡頭之倒影呈現背對鏡頭及張開雙手至水平而站在齋太陽之前,營造了發表的言論如耶穌基督向世人 說救生的真理(其實其定位為敵基督,因原作與劇集形容曲世愛為《聖經》的騎七頭獸之巴比倫的大淫婦,《聖經》提到敵基督與巴比倫的大淫婦共同亂世,加上曲 世愛是由他找來)。正崎善收到曲世愛用瀨黑陽麻的手提電話傳送的短訊中的超連結觀看曲世愛怎樣處決瀨黑陽麻的直播影片,先由站立觀看,待曲世愛斬斷瀨黑陽 麻的部份肢幹,改為背對鏡頭跪地表達哀求,曲世愛又斬斷瀨黑陽麻的部份肢幹,鏡頭呈現正崎善的眼球不自主地移動之單眼特寫,表達他關注瀨黑陽麻而潛意識卻 拒見殘忍之事,增加內心的矛盾,接著鏡頭以上下分割呈現在上方而垂頭的曲世愛,以及在下方而低首的正崎善,凸顯曲世愛如主子般訓示像哀求的奴僕之正崎善, 當曲世愛準備斬下最後一擊,鏡頭以遠鏡呈現全黑背景及以黑白線條顯示的正崎善,表達正崎善在那時的心情已是絕望至萬念俱灰;當曲世愛準備斬向瀨黑陽麻,部 份鏡頭以手提電腦的顯示屏呈現,營造正崎善只能觀看瀨黑陽麻受苦而無法做任何救人之事的無能為力感。
        3.第十一集:七大工業國的元首及首腦於共同探尋答案時,背景變成宇宙、天秤及活動的生靈,營造了探尋的答案為衡量一切,甚至帶動世間之道,畢竟七大工業國於現時的影響力 大得影響全球,猶如領導者。
        4.第十二集:亞歷山大.W.伍德受曲世愛操控而欲自殺,於被迫尋死前強行用意志向剛前來到現場的正崎善說遺言—維生是好及對的真理,鏡頭來一個兩人的身影交錯起來,表達 與對方藉心領神會而得到共識。
        關於配音方面,中村悠一、雪野五月、田中秀幸及置鮎龍太郎配演不錯。中村悠一演一個剛直、老練及重視生命的角色,顯得不苟、不屈及在哀求時帶絕望,一個尚正重生者除了不向 不正之事妥協,還會因自己無力救人而感悲傷及挫敗;雪野五月演得輕浮而認真,殘忍卻自在,表達一個崇邪輕命者怎樣視壞及惡為道及信念,從而張揚;田中秀幸 以率真樸實及專注而不在乎的態度,凸顯純粹地求真的角色是怎樣不受己見、立場及需求影響;置鮎龍太郎的角色在某程度算聖人(誠然其見及其法是錯誤,只是把 服務給予人的無我之心也為真),箇中謙和親切、信誓旦旦、無罣無礙及自豪時不激動,讓無慾則剛的形象顯得鮮明。
        總括而論,此劇無疑有不足之處,只是並非乏善可陳,亮點仍有不少,主題總被探討至得到結論,主線也被完整地完結(其實劇集在最後的跋有點題之用,惟在表達上略有不足,倘若 被刪掉或會給懸念予觀眾,雖則心水清的觀眾應知道正崎善只傷及曲世愛而拘捕她,但卻收產生懸念之效,即使要加跋或可用易了容的曲世愛觀看/閱讀「一名女性 犯人於七大工業國組織會議用催眠行刺美國總統及多名保安人員於被捕後逃脫,至今仍然在逃」此新聞,曲世愛接著說:「正崎善確人如其名,好傢伙!」劇集自此 完結會更好)。縱使成績非上,但是仍為中至中上。




主目 錄 | 其 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