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作品評論

享受自由自在的籃球-《Basquash!》
文: 內山美佳

  一直以來河森正治都拿來和機器人動畫橫上等號,不過相比起其他幾位動家人,河森的機器人往往只是一種『配菜』,像這次的《Basquash!》雖然也是機器人動畫,但賣的卻是籃球-籃球?
  
河森的『掛機器頭賣XX』
  作為現時動畫界最老資格的幾個機器人動畫家,雖然他也是名作輩出,但相比起其他幾位過於神格化而變成被固定成某一類風格的動畫家如富野又或者谷口悟朗,河森和高橋良輔反而是比較敢於試不同類型的作品,像高橋會跑去拍時代劇、低年向的少女作品。而河森也會跑去拍各種古怪的作品,但相對而言比起高橋試拍不同類型,河森則是什麼類型的動畫也加入機器人元素,或者說對他來說機器人只是一種輔助性的要素,是用來表現故事主題的工具,所以比起富野那以至Sunrise傳統那種賣玩具的做法,河森作品中的賣玩具感覺並不重,觀眾甚至可以看上廿集也記不了幾部機的妙事,因為河森的作品中機器人大多只是一種配菜,故事的主題才是主菜。像經典的超時空要塞一直以來都是愛情故事,三角關係才是重點。即使《聖天空戰記》賣的也是少女漫畫風的劇情,而《創聖大天使》則大玩轉生論,總之對河森來說,什麼類型的動畫都可以放機器人進去,但機器人大多數時間都只是配菜。
  
巨大機器人打籃球
  當然,機器人運動的作品早已有之,但一般而言都是人身大的人型機器人的運動作品,極少人會想到巨大機器人去作只有兩公呎高的人的運動-想想看,如果有二十公呎的機器人來踢足球,球場要多大?而且機器人本身即使動作再靈活也不可能和人類相比吧?這太不科學了。
  但河森才不管,這次和法國人羅曼.托馬合作想出的故事就是以八公呎的機器人、在沒圍欄、沒有球場內外之分的城市打籃球!沒有武器也沒格鬥技,更沒有規則和球證,完全是自由開放地打籃球,而且更打著劇情奇想天開預測不能、故事類型無法橫分的創作思維-一如主角丹的閃電球那樣,總之想到的就可以玩,沒有任何限制,想來就來。
  也由於故事本身嚴格而言並不算任何一種現有的動畫類型,同時結合著運動、機器人、愛情、偶像、甚至是神話傳說,可算是將河森歷來玩過的動畫類別灌下來,而變成一套大雜炒,可算是任何一種題材,也可算是任何一種題材也不是。由於這次的故事和過往的都不相同,所以河森便大膽地起用之前拍過《Black Cat》和《Devil May Cry》的板恒伸,從DMC動畫版來看板恒在影像表現是有一手的,而且河森也說到明讓板恒自由發揮,看看能不能變出一些以前從來未想過的東西出來。不過另一方面也找來佐藤龍雄來當總編劇,在前輩協助下不致玩過頭。
  
結果還是得由救援投手上場
  雖然河森是說了大話讓板恒伸亂搞,也找了老手佐藤龍雄來幫忙寫故事,但前八話還是搞出亂子來:對,是很天馬行空,甚至去到脫線大暴走的地步,而且雖然主題是自由開放但並不等於沒有故事可以胡來,但前八話卻顯然是失控了,不過故事推進超慢、關鍵的偶像三人娘竟然要去到第九話才正式登場!而且角色太有個性變成怪人,像塞拉前八話簡直就是個痴女,而冰人則是Mr武士道附身,遙則是個足控。讓本來有感人劇情的角色變成怪人大集合,雖然還是有交代遺跡的伏線,但很明顯地看出板恒是玩過頭了。
  不過一來這個大話是河森開的,說讓人家自由發揮現在搞出亂子總不好拉下臉立即換人,二來前八話也真的拍出大異於其他動畫的新鮮感,那種嘉年華般的氣氛,個性十足的角色群,以及自由開放的表現亦真的很有新意。在兼顧板恒伸的自尊心(和河森的大話)和劇情的正常推進,終於第十話開始換入之前在《Kiss Dum》第五話當代打監督的佐藤英一。佐藤雖然在業界沒什麼名氣,但一直是河森正治的班底之一,而這次也在臨危受命下擔任救援投手,不過在直到二十話之前還是『板恒伸/佐藤英一』二人一起監督,直到最後六話才完全由佐藤英一單人負責。
  從加入佐藤前後的表現看出多了一個實在的老手的幫助有多大,之前十話故事近乎大暴走、不但沒有常規甚至沒有方向可尋,弄到變成怪人大集合。但十話開始整個故事都變得有板有眼了,雖然之前那種奇想天開的劇情少了很多,角色的變態行為也少了很多,但換來的就是沉穩不少的編劇和手法,像塞拉和冰人的故事都有較清楚的交代,丹和魯修的感情線也有描述,甚至為了趕進度而將一話當兩話來拍,務求在廿六話將要說的都完整交代-畢竟再怎樣奇想天開也要有個譜,玩過頭收不了科就頭痛了。
  而最後數話由於要集中火力去解決故事留下來的伏線,所以板恒被除名,而佐藤也真的將之前很多人以為收不了科的超自由派劇本完整結尾,要交代的主題一件不少,角色的描述也足夠,沒有誰最後是人影不見的,各司各職,可算是有驚無險地完結故事。不過如果連故事更壯大複雜的《Kiss Dum》都可以順利完結的話,那《Basquash!》也當然沒問題。
  
籃球自由主義
  一套作品劇情自由開放,但如有一個中心思想的話,那劇情不管怎樣搞都不會太過火才是。而《Basquash!》的主題是什麼?簡單就是『籃球自由主義』。
  正由河森想搞一套沒有公式、沒有規格類型、想怎樣就怎樣的作品那樣,這套動畫雖然看似大雜炒,但基本上都是以『自由自在的籃球』為中心思想,由一開始丹打破老式沉悶的機器人籃球開始,到月球的商業計算籃球殺進來,但丹卻反抗這種包裝的商業運動,而留在街頭籃球,甚至去到最後雖然背負著拯球世界的重任,但丹卻從來沒想要當救世主,而只是單純地打球,就是如此。
  可以說,整套作品都充滿著這種Nike式的『Just do it!』精神,不為錢而打也不為觀眾而打更不為了世界而打,而只是為了自己而打,即使世界末日來到還是要打球,一種全情投入的熱情,既不是為了夢想又或者什麼冠軍,而只是單純地享受籃球而已。這種將運動中最原始的本質重新顯現出來的態度正是丹所說的『Basquash!』所代表的意思,一種不管下雨打風、也不管會不會名成利就、自然也不是為了爭什麼冠軍第一,而只是全力去拼那一刻,就是如此簡單。
  這種思維可算是打破了日系運動漫畫的常識,因為差不多所有運動甚至競技漫畫都是以某一個清楚的目標而努力,由甲子園到去外國踢職業賽以至世界杯,又或者要成為天下第一等等,但這些運動漫動畫都因為描述比賽太過火而忘了最單純的本質,套《Slam Dunk》櫻木在最後一話對晴子說『我喜歡(籃球)』,為什麼踢足球打籃球?就是因為喜歡嘛!投不出150公里又或者不會魔打法就不能享受運動嗎?不能成為頂點就一切都沒有意義嗎?在這裡丹被稱為『傳說』是因為他代表一種近乎不再存在的想法:運動,只是玩得開心就好,什麼名利以至世界都不需要想,只要快樂就好。這是不種無分國界才能的真理,打NBA踢英超的千萬球星,他們打球的快樂不見得會比在街場和幾個好友打著爛爛的籃球要開心,甚至可能更滿足,因為在街場上沒有金錢、沒有冠軍、沒有合約,也沒有球證,有的只是幾個熱愛籃球的心,一種率真的情感。
  不過這是否就等於無序?不是的,正如丹的閃電傳球看似全無路徑可尋,但實際上卻有其一套法則,所以丹才能將球彈到球友手上,而球的規律拍打聲也代表在這種看不見的規律,而最後眾人雖然完全沒有配合地各有各做,但結果卻真的拯救了世界末日的大危機,這也可算是一種『表面無序、實質有序』的哲學,丹等人的脫線行為不是一種亂來,而是有自己的一套想法,但並沒有要求其他人明白而只是自己去努力,再從行動中打動其他人的心,這種以行為感染世界的想法也是丹口中『Basquash!』的一部份。
  
Nike反商業?
  由於不少公司都發現動畫其實也丁以像日劇又或者電影一樣作為產品的宣傳,所以越來越多商業產品贊助動畫制作再大打廣告,不過比起批薩店打廣告打得刻意過頭,由於這邊是籃球動畫,所以Nike的球鞋就出得順理成章了,甚至最後巨人納維加抱著Nike鞋盒去月球這一幕也沒有很大的怪異感。
  不過作為一套排除商業控制、主張籃球應回歸單純的作品來說,Nike的贊助反而有一種諷刺的味道,明明是反商業的卻由一家將籃球變得極之商業化的公司來贊助-對NBA歷史有一點了解的朋友就知道NBA的極度商業化,以Nike為首的贊助商是很大的因素,特別是前幾話簡直像是指著Nike和NBA主席鼻子罵的味道,真夠意思-該不會是因為前幾話罵得太過兇所以坂恒伸才被Nike要求換下來吧?(笑
  
Macross F+神薙=Basquash!?
  作畫方面由於動作很多所以並不算很好,但還算穩,反正這作品又不是賣作畫的,而籃球比賽又能作出那種動感和節奏感,配合日式偶像歌曲也表現到那一份熱鬧的感覺,看得爽聽得又爽。
  聲優方面雖然是比較近期紅的一批,但表現卻不錯,下野紘的熱血笨蛋形像很討好,伊藤靜和中村悠一亦是實力派不用擔心。至於女主角(由於伊藤靜的塞拉在定位上是第二主角,所以不算是女主角)魯修的戶松遙一直以來都擅配這種粗聲粗氣的傲嬌女生,角色越粗枝大葉她的演出越佳,早見沙織的演出亦不錯,至於中島愛雖然沒受過正統聲優的訓練,但卻越配越有架勢,越來越有職業聲優的樣子了,這是好事,至於淺野真澄、大原沙耶香和小西克幸都是實力派不用擔心。
  但有趣的是這套作品的主力聲優都是來自兩套作品:下野、花澤香菜、戶松遙是《神薙》,而中村悠、遠藤綾、中島愛則是《Macross F》的主角,也就是主要角色都是來自這兩套作品,再加上大量的偶像歌曲、華麗的機器人打球場面,還有世界末日的誇張劇情,因此被不少玩家戲稱為『Macross 神薙』。
  
快樂籃球
  當然,這套作品不能和《Macross F》這種大制作相比,但這種沒有壓力的自由自在,卻不是背負著太多傳統相比的超塞可以相比的。雖然前半是玩過頭,但後半卻能夠將故事拉回來,佈下的伏線也收得回來,節奏的控制亦佳,可算是換監督但成功完結的最佳例子。
  最重要是,在這裡觀眾重新拾回運動單純的樂趣,一種不用想什麼榮譽與夢想,也不需要想有沒有才能這一回事,只要盡情去玩就好的樂趣,一種將所有不必要之物削除後得出來的最純淨本質。
  運動的樂趣,不就是如此嗎?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