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作品評論

因軟弱而發出光輝-《BLASSREITER》
文:內山美佳

  在成人遊戲界一向在不少支持者的劇作家虛淵玄,公認頂級的特技監督板野一郎,一個近年越戰越勇的名編劇小林靖子,這三個好像全無關聯的人走在一起拍動畫究竟會有什麼的結果出來,而答案就是GONZO的《BLASSREITER》

 

GONZO年度大作

  作為從GAINAX獨立出來的制作公司GONZO,雖然有著不能算是好的風評,但相比起極度商業化的Sunrise又或者作畫水準高但欠缺個人風格的京都動畫,又或者過於札實四平八穩而少了一份驚喜的P.I.G,GONZO和MADHOUSE都是有著個人風格強烈的評價的動畫公司,他們都有一個共通特色是往往會拍一些和主流完全脫節的異色作品,MADHOUSE還比較好雖然他們會拍像《海馬》這一類作品,但都不是大制作而是小本經營。可是GONZO也真不知該說為藝術犧牲還是有勇無謀,他們瘋起來還真會拿一大堆錢去買一些看起來不像是能賺的作品,而且還要是同時拍兩三套!不過先不管因此而讓GONZO背起一屁股債而被收購,但在藝術角度卻是值得支持的。

  在08年GONZO還是繼續這種為藝術犧牲的風格,當所有動畫迷都期待他們將去年大賣特賣的《瀨戶之花嫁》開拍第二部的時候,他們找來虛淵玄、板野一郎和小林靖子過來,再不措工本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資金來搞CG戰鬥畫面以及高密度的作畫,拍出一套不論是制作水準還是內容都冠絕同一年其他作品的《BLASSREITER》,這種魄力也真的不是幾家公司有,想想像這類劇情灰暗、不能賣週邊模型的作品有幾家會拍?甚至同期的《RD潛腦調查室》雖然也算是硬派的作品,但和《BLASSREITER》相比還是顯得有點不夠硬派,要拍出一部鐵板一般的作品不討好觀眾不搞啅頭實實在在的表達主題,單是這份傲氣就十分難得了。

  

廿一世紀的「石森假面騎士」

  如果有留意小林靖子近兩三年的作品的話,就會發現她即使是動畫也還是繼續特攝,由之前的《Witch Blade》《CLAYMORE》到到這一套《BLASSREITER》,甚至接下來的《卡新 罪》都是充滿特攝風的作品,而且比起受限於低年紀向的其他正式的特攝作品,這幾套作品都有共通的特色,就是主角因為特殊力量而變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異類,他們都要背負著宿命而戰,而戰鬥的盡頭並不是英雄也不是怪物,既不受到人的嘉許但亦不受到人的憎恨,一切都會消失。

  不過作為一個以寫特攝劇本、平成年代才出道的編劇,小林的劇本卻充滿昭和年間,或者直接的說是充滿石森式假面騎士的風格,強調人和人之間的關係,主角在背負著宿命下如何掙札,面對自己的軟弱等等,這都是小林在這幾套作品中想表現的主題(其實《電王》也是一樣,但因為低年紀向所以將這些沉重的劇情集中在櫻井郁斗身上),這種風格和石森在假面騎士中想強調的「改造人的悲哀」其實是很接近的。至於虛淵玄則一向擅長沉重的、世界架構複雜的作品,偏向描寫人性黑暗面,暴力血腥的內容。至於板野一郎雖然以空戰畫面聞名,但他拍的作品其實也偏向沉重黑暗的,所以這三個人走在一起拍出一套結合了虛淵的黑暗人性描寫、板野的動作和小林的「絕望英雄情意結」,那《BLASSREITER》會是一套怎樣的作品大概就可以想像得到了。

  

因為軟弱,所以偉大

  在OST中板野表示過這作品的主題是「人在軟弱下所散發出的光輝」,一般動畫都會集中在描寫主角由無力變為有力,而將「只要努力就可以變強」作為描寫重點,亦有以得到力量後要付出代價又或者因為力量而迷失作主題。但在《BLASSREITER》中的重點卻是「即使擁有力量,人的軟弱還是無法改變」,故事採用階段性主角,由最初的基爾特因為想重新站起來而成為BLASSREITER(德語,指蒼白之騎士),但卻無法控制自己的心魔而發狂,最後被約瑟夫所殺。而看到這種軟弱的少年馬力克因為否定了這種『即使擁有了力量還是軟弱』的想法,所以當他變成了BLASSREITER之後便立即殺掉欺負過他的同學。但當報仇成功之後卻慢慢被恐懼所支配,因為他發現即使報仇成功但卻無法讓他覺得快樂,罪惡感卻一點一滴地吞噬著他的良心,使他將自己的心封起來逃避,直到最後才醒過來面對一切。至於希爾曼由於納米機器讓他的好友基爾特變成怪物,所以他直恨BLASSREITER,但當他自己也變成這樣子的時候就害怕起自己來了,他怕自己會變成一頭不受控制的怪物,至於其他角色亦從不同的角度來表現出軟弱的一面,像烏爾夫受到誘惑,管理長由最初想救孫女而入了魔道,以及薩莎開發出讓人變成怪物的納米機器等等。

  在這套作品中,虛淵和小林並不是想描寫一個人在得到力量之後的迷失又或者瘋狂,反而是描寫即使擁有了力量並不代表不再軟弱,軟弱不在於力量的強弱而是靈魂的堅毅,像約瑟夫就因為對上帝的信仰才可以控制納米機器對人腦所產生的幻覺,亞曼達雖然沒有什麼力量但她的堅強卻拯救了馬力克、約瑟夫、希爾曼,而志藤則以自己的身體來救回女兒的生命,甚至將亞曼達從低潮中拉出來,甚至是一直以來都像一個反派的管理長其實他只是為了拯體弱的孫女美鳳而開發納米機器。在這套作品之中沒有壞人,只有因為軟弱而吃盡苦頭的生命,即使背叛XAT的烏爾夫其實也不是壞人,他只是敗給自己的軟弱而已。

  在這套作品之中沒有強者,每一個人都是弱者,但正因為他們在面對軟弱的掙扎,因而發生人性的光輝。

  

相信神吧!

  另一個在這套作品中的重點就是信仰對一個人的心靈能起多大的作用,以及信仰所帶來的勇氣,所以這套作品中引入大量聖經的內容和暗喻並不是為了故作高深讓人看不明白,而是真有其實在的理由。

  作為最後一戰的雙方,約瑟夫和札金是完全相反的類型:約瑟夫一直堅信上帝的存在,認為不論是堅強還是軟弱都是上帝的恩典,而苦難是神給自己的一種考驗。而札金則因為看著自己的所愛被打死,想救的孩子救不回,在絕望中否定了人的軟弱,繼而否定了上帝給人的軟弱的必然性,因而選擇了利用納米機器使人變成BLASSREITER,繼而進行人類的進化來讓軟弱消失。可以說,札金則因為看到世間太多的不公平,人類因為軟弱而受苦受難,所以他決定放棄自己的神而取而代之。不過約瑟夫卻堅持到底,最後甚至選擇了基督以自己的生命來拯救世人的手法來阻止札金,二人在這一條路上都背負著罪惡,約瑟夫為了救一個少女Snow而讓她變成BLASSREITER,至於札金則是變身後消滅一切,二人都是在自身的決定下選擇背起這份罪孽,只有背著罪二人才能夠向前走。

  因為不能讓這些犧牲變得無意義,所以二人的對決並不是出於個人的仇恨,而是一種救贖:札金希望以納米機器來讓人類進化,將軟弱從人類身上拿走。而約瑟夫則想將札金從這種執念中拯救出來,二人的衝突不是個人感情,甚至也不是信念的衝突,而是因為愛-一種超越男女、親情、甚至是友情的至高無上的愛,一種近乎神愛世人的愛:最後一戰由希爾曼、基爾特和約瑟夫三人共用一個肉體來和札金對戰暗示神的三為一體,配合一直唸的聖經章節,讓宗教意義超越了現實,最後一戰化為神救世人而和魔鬼戰鬥的一個儀式,再加上札金帶著的路西法的影子,使這場跡近末日審判的戰鬥所帶出的意義遠超過故事本身所帶來的意義。

  不過如果說這一套作品是宗教作品又似乎有點不對,事實上雖用上大量的宗教元素,但真正的重點不是在於基督又或者天主教,而是宗教對於人性中軟弱的一面所能起到的支持作用,也就是說宗教本身-不論什麼宗教-能為人心所帶來的最正面作用,就是當人在軟弱、受到誘惑之下所能提供的一種堅持力量,一種能讓人在痛苦下而不改其志的力量,以及在誘惑下仍不為所動的力量,以及因為信仰而剋制著人性負面情感的力量,約瑟夫就是因為宗教所帶給他這三股力量,讓他堅持到最後拯救札金。

  由於故事加入大量的基督教元素,所以故事的舞台搬去傳統基督教國家的德國是合理的,也讓故事前半常出現的種族歧視、貧富差距而出現的問題、以及最後世界各國對德國的行動才說得通,不然像約瑟夫這種基督徒在日本這個非基督教國家是不大可能出現的,很多橋段亦只有德國以至歐洲才說得通,算是一個有很重地域限制的劇本而不是因為夠帥而選擇德國。

  

被逼壓縮的密集的劇情

  作為一套半年番的動畫,《BLASSREITER》的劇情份量是同期最多的,短短的廿四集灌入其實可以拍上最少三季的劇情份量,而且這已經是在完全沒有任何廢話的情況之下!由於劇情太多而時間有限,所以小林就得將大量的劇情壓到廿四集之內,結果出來就是不少部份都有點蜻蜒點水不夠深入了,像兩段回憶都因為時間有限而壓得太多,所以不少觀眾都覺得札金入魔之路太突兀,無法將他如何因為對人世的苦難化為對神的絕望的轉變完整表現出來。

  不過雖然壓得很實,但另一個方向來看就是劇力逼人,每一章都有清楚的起承轉合,要談的都談到,要交代的也一件不少,無用的廢話甚至連有用的廢話都沒有,每一段劇情都有其作用,雖然看起來會比較累,但在結構嚴謹的劇本之下看完反而會讓觀眾有一份充實的感覺。每一個角色都有作用每一段戲都有意義,出來就是一個結構完整、戲味十足的作品了。

  

還是有無法超越的限制

  說到CG動畫GONZO其實已經算是很有經驗的了,這次再加上動作專家板野一郎本來不應該有失敗的可能,但傳統CG動畫都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打鬥的力量感不足,這個問題就連電影的《APPLESEED EX MACHINA》都無法解決,而以慢動作、定鏡等『MATRIX流』來取代。如果連電影大制作也沒法子的話那TV作品就更難了。空戰由於是板野的拿手好戲,所以速度感、爆炸和華麗都沒得挑,但一去到動作方面就變成一味快但全沒層次了。

  不過扣掉這個先天問題外作品的制作水準是超班的,作畫穩定少走樣,而且多場戲都拍得有逼力,像札金率軍出征時還真拍出了地獄魔王挑戰上帝的霸氣。另外文戲方面亦極有水準,如志藤替亞曼達的戰車上寫著『絆』字還真看得人熱血上湧,至於亞曼達說服希爾曼那一段和最後大結局更讓觀眾流下兩行熱淚,一套如此重宗教和心靈學意味的作品竟然還有如此熱血動人的劇情實在教人想像不到。

  聲優方面其實這套作品是群戲,所以主角約瑟夫的松風雅也戲份不會比其他角色多,表現也只是合格,甚至不如三宅健太的希爾曼和伊藤靜的亞曼達搶眼,特別是伊藤靜和薩莎的生天目仁美在感情的表現都明顯要比其他聲優來得老練成熟,再配上戲份雖不多但極之搶戲的檜山修之的亞魯、烏爾夫的立木文彥和志藤(兼配基爾特)的石塚運昇,使幾段戲都因為他們的精彩演出帶來極強的感染力,但也因而使功力不夠的遠藤綾、松風雅也甚至連大原沙也加亦比下去了。

  

一套娛樂性和主題並重的作品

  其實這套《BLASSREITER》可算是一套沉重而且說教味很重的作品,有什麼萬一就會拍得很沉重,特別是除了亞曼達的心口(笑)和電子妖精(?)的艾莉亞之外就只有一個貝亞多莉絲是有一點點養眼鏡頭,其他時間都硬派得可以。在這種情況還能拍出娛樂性不俗、能充份表達出創作人想表達的主題實在很了不起。

  雖然論表達主題還是有另一套《RD潛腦調查室》可以相比,但相比過於說教的《RD》,整體上還是以這套《BLASSREITER》為第一考慮。

  當然,值不值得因為拍一套好動畫而弄到公司負債被收購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