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作品評論


這就是『宮崎動畫』!∼《千與千尋之神隱》


傑特

擊敗『鐵達尼傳說』
  《鐵達尼號》這艘由占士.金馬倫James Cameron駕駛的無敵郵輪自1997年首航後可謂所向無敵的制霸世界各地的電影院,別說是歐美等地,就連日本這個『電影沙漠』(日本的電影業早就是垂死工業,每年的產量少可憐,和三四十年前經典作品輩出簡直不能比較)都毫無難度的成為史上最賣座電影,就連同年宮崎駿的《____姬/幽靈公主》挾著『宮崎封筆之作』之名也只能得個第二,所以占士金馬倫絕對夠資格說『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 』(笑)。
  三年後的2001年,宮崎駿收回封筆宣言再次出山拍攝動畫電影,這套再次宣稱為『最後作品』的《千_千尋_神隱_/千與千尋之神隱》先以56日的時間打破由自己在97年以《____姬/幽靈公主》所創下的日本國內電影史上最高入場人數的紀錄(1420萬人次),再於9月26日(上映69日)以1687萬人次打破《鐵達尼號》創下的日本史上最高入場人數1683萬人次,先不管內容,如果單以收益來說《千與千尋之神隱》絕對夠格說是宮崎老爹的最佳作品。

什麼是《千與千尋之神隱》?
  在開始談論這套名符其實的『日本史上最賣座電影』之前,筆者得先解釋一下究竟這套電影是說什麼的(其實就是故事提要哪!):
  荻野千尋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小女孩,她隨著父母搬家到鄉間的時候,誤走到一個空無一人的村莊。千尋的父母看見其中一間無人食店有大量食物便忍不住暴飲暴食,而千尋由於害怕並沒有根著一起吃。當她跑到村莊四處查看的時候,發現了村莊的盡頭有一間非常大的澡堂,就在這時村莊開始入夜,而原本空無一人的村莊忽然出現大量鬼影!千尋嚇得衝回父母身邊的時候卻見到暴飲暴食的父母竟然變成豬!
  就在千尋慌寸大亂的時候得到一個叫白的少年所救,白告訴千尋她的父母是給一個叫湯婆婆的巫婆變成豬,如要救回父母就得在湯婆婆經營的澡堂打工並找機會救出父母。經過一番折騰後總算得到湯婆婆的許可在旅館打工了,但條件就是必需捨棄自己的名字,由這兒開始,千尋(chihiro)改為千(sen ) ,開始了在這間以妖怪為顧客對像的澡堂工作。
  至於片名《千與千尋之神隱》,千和千尋其實就是同一人,而神隱則是『山神隱藏之處』,那就是山神妖怪隱居休養的澡堂,全文直譯就是『千與千尋的山神隱居地』,很有偵探作品名的味道(說到中文譯名港台都有夠不知所謂,台灣將片名譯作《神隱少女》,不知底蘊者還以為是女主角是什麼魔法少女,而香港則將神隱二字刪去,變成《千與千尋》,更是不知所云)。

回到傳統的『宮崎動畫』
  由《龍貓》開始,宮崎老爹的作品風格開始多樣化,雖然本質上仍是宮崎的一貫論調:帶在點點的左傾思想(熟知宮崎老爹的人都知他是一個很傳統的共產主義信徒)、對人追求善的肯定、環境保護等等。但是題材卻越來越多樣化,由最早期《高立的未來世界》至到《風之谷》、《天空之城》的大動作冒險活劇,以至到《龍貓》和《魔女宅急便》的小品溫情,而《紅豬》則偏重於成人感性,到了《幽靈公主》則是宮崎難得一見、較為”血淋淋”的處理手法,相比起其他個人風格同樣強烈,但拍來拍去都只是一兩種題材的大師如押井守、富野由悠季等,宮崎老爹可算是一個非常敢於創新的動畫家。
  到了今次的《千與千尋之神隱》宮崎再次回到他八十年代初那種『略超現實式』(即是略為脫離現實,但不會太過天馬行空)的冒險活劇,故事結構簡潔明快,思維也較為少年向而不像《紅豬》之後的作品那樣大人口味,加上一開始就來幾個宮崎式經典畫面(有關映像部份等下再談),使一些早於《高立的未來世界》就看宮崎作品的朋友(如筆者)會不禁『哇!』一聲叫出來,再而感嘆:這才是我們的宮崎動畫呀!

劇情篇:
繼續『根正苗紅』
  說到宮崎老爹思想左傾已經不是什麼秘密消息了,就算不看本人,單是其電影作品也會發現他在這方面的特色:主角出身全部都來自共產主義的骨幹『工、農、兵』階級的低下階層人物,對於有錢的資本階級多是語帶諷刺甚至打成大反派,表揚以勞力去換取生活費的人物,這些元素差不多貫穿整個宮崎動畫世界,說宮崎是『根正苗紅』的共產主義者也不算錯得去那裡(記好!共產主義者不等於共產黨員,那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而今次《千》不論是角色的設定以及喻意上都比過往更左傾,如千尋的父母變成豬的那一段就對於以為有錢就什麼都可以幹的資產階級諷刺得相當狠了,而無面大鬧澡堂則對資本主義下人性貪婪的一面描寫得入木三分。而以湯婆婆這個角色來醜化『剝削勞力階層的醜陋大資本家』更是精彩,甚至比起過往的作品罵得更毒。而千尋必需要在澡堂打工才可以留下來則是典型的『以勞力換取生活』的傳統宮崎理念,這和當年的《天空之城》中茜黛在飛船中也要打工別無二致。
  雖然宮崎老爹今次罵得很狠,但在『懲惡揚善』的『懲惡』上卻反較淡薄,並沒有要作品中的那些『壞蛋』受到應有的教訓,只是給他們一點點的苦頭吃就是了,不像當年《天空之城》那樣,不但大反派姆斯卡和那群軍人沒好下場,連杜拉嬸嬸這種正面角色都因為他是海盜而將飛船弄壞、失去所有財富(幸好有拿一點點天空之城的財寶當『安慰獎』)。這次《千》中不論是湯婆婆還是那些貪心的澡堂員工,以及千尋的父母都沒有受到什麼『痛苦教訓』,吃了一點點苦後就算數;湯婆婆仍繼續當她的大資本家剝削勞工階級(不過澡堂也是正當行業,而且他對於員工也不是差到了底,所以宮崎老爹也放她一馬,只叫她妹妹錢婆婆作弄她一下就算是教訓了她),那三個因貪心而給無面吃下肚去的員工也不過是在無面的肚子待過半天,千尋的父母更好只是失去記憶的當了好幾天豬,相比起過往,這次宮崎老爹是心軟了(可能是在《幽靈公主》太過激情了吧?所以今次明顯溫和了)。

宣揚環境保護
  這可算是近年才開始出現於宮崎動畫世界的元素,畢竟環保這種事是直到九十年代初才開始廣受大眾注意,所以早年的宮崎作品在這方面著墨不多,到了《幽靈公主》以後這個論題才開始成為宮崎作品中的元素(不過《幽靈公主》也不過是略為提及,並不是作品主題,有關《幽靈公主》的種種筆者有機會再提筆論之)。
  這次在《千》談到環保方面的劇情主要是河神那一段以及白的真正身份那一段,宮崎老爹在這方面並沒有像其他同樣說環保的動畫那樣大刺刺的罵人類破壞自然生態,而是以一個比較間接的手法和點到即止的形式交代出來,既避免了長篇大論的說教式對白(自《EVA》以來這種『畫公仔畫出腸』成了不少動畫人用作交代中心思想的利器,表面上像很有深度很言之有物,其實這不過是動畫家懶又或者無能將主旨結合於劇情中而想出來的偷懶辦法,和漫畫家 以大量旁白去交帶事主題沒有分別),而且做到讓觀眾不知不覺中吸收,並且自行思考其意義。不但是關於環保,其實整套作品中的喻意都是以這種方式表達出來,好處是不懂的小朋友不會因為不理解主題而覺得沉悶,而年紀較大的人則會消化主題思想並作出反思,做到老少咸宜。  

對『善』的肯定
   歷來,宮崎老爹的作品一直被認為很適合小孩子看,原因並不在於故事簡單有趣,也不是動作場面花樣多,當然更不會是他那略為左傾的思想,筆者以為宮崎作品適合小孩子看的特質在於”對善的肯定”。
  宮崎老爹不像富野由悠季、押井守以至新一代那些動畫人如庵野秀明那樣,將”善”和”惡”模糊化,變成善惡不分的灰色世界。對他來說,善就是善,惡就是惡,不會有善惡不分又或者相對的正義甚至是”壞和沒有那麼壞”這些過份寫實的『善惡論』。而『善』在宮崎的解釋下亦是非常純樸的;心地善良、樂於助人、尊敬長者、照顧幼者、做任何事都全力以赴、不貪圖不義之財、做人要活得有尊嚴等等,在宮崎世界的主角們差不多都達到這種條件,而最重要的是,宮崎從來不在作品中強調主角們這方面的特質,而是視之為做人的基本條件!每個角色從不認為這樣做有什麼了不起的,而宮崎亦從不強調這些優點,他認為不值得為一些理所當然的事而大加表揚或大驚小怪,更不會刻意強調”善有善報”這種跡近功利性的揚善論(但不是沒有,如千尋幫助河神那一段就有一點點這種味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千尋絕不是為了功利而幫助以為是霉神的河神),在宮崎世界,”無償的善”才是”善”。至於”惡”則更加簡單,總之只為了一己之私而傷害別人就是惡,而惡人就一定不會有好下場,簡單程度和《浪客劍心》中的齋藤一口中的”惡.即.斬”有得拼。
  在《千》中不論是千尋、白、釜爺爺以至玲都是其中的好例子(好吧!筆者也知玲在”貪心”方面的確不怎樣合格,但其他方面倒是不錯的)他們是好人,但宮崎從不強調他們”好”這方面的特質,釜爺爺和玲幫千尋和白只是個人的好意,從來不指望也沒想過要得到回報,而當無面在澡堂四處賞金粒(其實是碳灰粒)的時候玲叫千尋也去拿,雖然玲是貪圖金錢,但卻不自私的想千尋也去的話她的那份就會分少了,只是想”有福同享”的也讓千尋得些好處,可見就算是這些小人物也能達到宮崎認為的”善”的標準。

環境的影響和自我的維持
  說到環境對個人的影響自然是指無面那一段故事了,無面本來是一個善良而內向的人,但因為千尋好心放他入去澡堂後就開始受到澡堂中那些壞心眼的人(由員工到客人都有)影響而變得邪惡,以為用錢就可以收買人心,而且不停吃喝,幸好千尋將河神給她的丸子給了無面吃(原本千尋是打算用這粒丸子來幫父母的,但一看到無面變成這樣而很痛苦就忍不住先幫了無面,捨己救一個無親無故的人也是宮崎老爹的”善”的其中一項)才將無面體內所吸收的”邪氣”淨化(那顆丸子該不會是四魂之玉吧?<笑>),回復那個善良又內向的妖怪。
  而保持自我則是指湯婆婆將千尋的名字變成千這一段,在這裡的喻意很簡單,就是說年輕人(千尋)進入社會(澡堂)做事就不能再像少年時代那樣行事,要成為一個成年人的態度做事(改名叫千),但不用不等於忘記,必需要緊記自己的本質(原名),不然就會失去自己的本質而迷失在這個複雜的現實世界(被湯婆婆操縱)。
  保持自我而不隨波逐流,可說是宮崎老爹對於當代青少年的一記當頭棒喝。

獨自面對的勇氣
  獨自面對困境,以自己的力量去解決一直是宮崎主角的美德之一,千尋的父母變成豬,但千尋並沒有求是湯婆婆身邊大紅人白去救父母,反而是自己一個人想辦法,千尋不是不願意接受白的幫忙也不是覺得不好意思,而是認為如果白能幫她的一定會幫,就像自己如能夠幫白的話就一定會幫,用不著等對方開口,但如果白幫不上忙的話那開口求救也是沒用,所以不如自己想辦法算了--單從這可見千尋實在是很有骨氣和勇氣的(題外話,雖然劇中多次強調千尋幫白是”愛”,其實這只不過是為了幫人而生的勇氣,別說是好朋友,就算是無親無故的無面千尋也會幫他,這是千尋樂於助人的美德,和愛沒什麼關係)。
  而故事最後,雖然白體內因為千尋給他吃的河神丸子而肚出湯婆婆的『封印』,而且亦記回自己的名字而不再受到湯婆婆的控制,但他並沒有就這樣逃走,而是去找湯婆婆要求離開,這種正面面對問題而不是一味逃避的態度亦是宮崎角色的一貫風格:勇敢的面對問題而不是選擇逃避。

發自內心的幽默感
  一貫的宮崎作品都不是會使觀眾大笑的類型,宮崎老爹天生的幽默感以自然而不做作的形式流露於作品之中,但絕不是會使人笑得四腳朝天的那種,而是使觀眾發出會心微笑的類型。這次《千》由於劇情較為輕鬆,這些使劇情和對白自然更輕易流露出來,其中更不乏相當精彩的白,特別是最後湯婆婆要千尋從一群群豬中找出她的父母是那兩頭豬,當千尋說父母跟本不在其中時湯婆婆竟說了一句:『最後答案?』,這句的確是日本版「百萬富翁」中的那句對白呀!當時連筆者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能夠將幽默感自然的溶合在正常對白中,果然是薑是老的辣。

映像篇:
仍然是『宮崎雜技團』
  說到一般動畫迷對宮崎老爹的印像,畫面往往比劇情更易人記得,而一般人眼中的宮崎動畫就是那些完全超乎物理法則的雜技動作,早於《魯邦3世》這種筆者取名『宮崎雜技團』的動作場面處理就己是廣為人知,到了《高立的未來世界》中高立那種筆者友人戲稱『反地心吸力的少年』的”神技”更成為《高立》的最大特色,到了《天空之城》這種極之誇張的動作處理既看觀眾心驚肉跳也看得觀眾大呼過癮。不過之後的作品宮崎就減少了這些”表演”,雖然劇情和故事仍很出色,但總覺得欠了些什麼似的。
  到了《千》,這些老宮崎迷津津樂道的『宮崎雜技團』再度登場,首先是千尋找釜爺爺走那條木樓梯,中段因為腳滑結果一口氣衝下去而撞牆的場面就是很宮崎駿的風格了,而千尋跑水管到爬鐵梯那段更足以比美高立的神技,因此筆者走出電影院時笑言前有『反地心吸力的少年』,今有『反物理原則的少女』(笑)。

追求『動』的『畫』
  對於動畫中的『動』,這方面一向以來都是宮崎老爹的拿手好戲之一,甚至可以說宮崎駿是動畫界極少數能夠掌握『動』這個要素的動畫家,宮崎對於『動』的定義不在於動作耍帥又或者精心設計如成龍動作電影,而是要動作自然流暢,有時甚至動作醜些、手忙腳亂些也不要緊,最重要就是讓觀眾感覺到角色的活力,感覺到角色是活的、有著強韌的生命力,由早至魯邦3世到柏斯再到現在的千尋都是充份展現宮崎角色這方面的特色。

宮崎的『天空情結』
  一直以來宮崎都對於空中有一種情結,有的沒的都要在空中飛一飛才高興,到了《千》先是白龍(白)在空中給一大堆紙人追擊,再是千尋坐在白龍回澡堂時中段因千尋記起白的真名、變回人型而急速下墮而在千鈞一髮之際再次飛起,在這兩場飛行場中宮崎老爹展現了他動一無二的空中動作處理技藝。觀眾感到的不是角色在一塊大背景中移動,而是角色真的在天空中飛翔,那種靈巧以及力量感是其他動畫家做不到的。
  提到力量感的表現宮崎一直都是高手,想當年《天空之城》柏斯在礦坑鐵條尖端抱著茜黛,但因為飛行石失效柏斯差點和茜黛一起掉到深坑那一場戲就已經令觀眾抹一把冷汗,而在《千》中,在上段提到的兩段戲中,特別是當白龍快要撞在澡堂時突然上衝和快要跌到海(?)面卻再次飛起那兩個鏡頭,其突如其來的力量展現與迫力絕對是只此一家,別無分號的宮崎絕藝。

空間感和透視法的展現
  其實宮崎老爹不單是處理『動』的角色了得,處理『靜』的背景也是超一流的,早年最佳例子就是《天空之城》的礦坑城市以至天空之城,宮崎以其精彩的透視法使這些背景帶著強烈的逼力,使觀眾看著這些不動的背景也有一種因為高空向下望而心寒的感覺。
  這次《千》中表現到宮崎這方面的絕藝首先是一開場的草原(我和友人一看到就忍不住低聲叫道:『哇!很”宮崎”呀!』),繼而是千尋走那條木樓梯找釜爺爺向外望,發出點點光芒的村莊、漆黑一片的海使千尋和觀眾不寒而慄。跟著就是千尋從澡堂高處向下望,一層層的建築產生外觀完全感覺不到的宏偉和寬敞。而千尋坐火車去找錢婆婆那一段路程,宮崎老爹只不過是運用了簡單的多重捲軸加幾張背景畫卻做到一種生動的感覺,長達分多鍾都是同一個畫面而且一句對白也沒有,但觀眾卻完全不會無聊,除了驚訝宮崎老爹功力深厚之外也實在沒什麼話可以說了,比起這來之後天空飛翔的場面由於這一向都是他手本好戲,所以震撼力反沒一個靜態畫面那麼強。

始終還是傳統的動畫好
  面對今天越來越多動畫使用電腦CG技術,宮崎老爹亦不可避免的跟上潮流,但在《千》中的CG反而像是告訴觀眾”我的作品根本不需要電腦!”。先是開場時的地藏王,由於只是一閃即過,所以還不算礙眼,但是菊花叢那一段由於全畫面都是電腦CG,所以格格不入的感覺就很強烈了。

結語
  看罷這套作品,筆者和友人一致同意認為宮崎駿這次打跨《鐵達尼號》絕對是實至名歸的,是不是宮崎最好作品筆者不敢下斷言,但絕對是最作作品的其中之一。
  宮崎老爹說這之真真正正是他最後的作品,但筆者卻很希望他再次食言之肥,畢竟像他這種大師如果不再拍動畫實在是非常可惜的一件事,最重要從是這套作品中宮崎再一次證明他的確是當今日本動畫界的第一把交椅。
  宮崎老爹,筆者絕對支持你再次反口,再一次拍攝動畫!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