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作品評論

《s.CRY.ed》野郎製作群的吶喊

文: |0|


  觀乎網上對動畫《s.CRY.ed》(《スクライド》,台譯《超能奇兵》)的評價,大多不外乎罵其膚淺庸俗,又或者相對地讚其熱血痛快。可是又有多少位能清楚領會到,以谷口悟朗監督為首的野郎製作群,在這套商業作品背後所表達的強烈主張呢?現在就試把當中思想重新再解構出來吧。

  先就主角カズマ而論,若只從表面去看,大概會以為他只是少年漫畫中常見的典型熱血笨蛋而已了吧?誠然筆者也不否認カズマ確實具備了相當程度的熱血笨蛋特質,但更值得留意的可是他堅持自我的生存方式。平常人在嘗到苦頭後都會懂得知難而退,可是カズマ不但不退縮,反而更要自強不息地貫徹下去。套用カズマ本身的說法,假如眼前有牆壁擋著去路的話,那就非得把它衝破不可。在此恐怕一般觀眾也難以理解何以カズマ非得這麼固執下去不可,難道讓自己去遷就環境就不是會更順利了嗎?眼前有著更幸福快樂的生活,為何就不能捨棄那駭人的Alter能力?偏偏カズマ就是如此連丁點兒也勢不妥協,自己的Alter能力、自己的拳頭,也是自己的一部份。為了堅持自己的生活、思想甚至存在價值不被扭曲,就算要承受千千萬萬的折磨也在所不惜。カズマ這麼堅決的執著,早已超出了熱血笨蛋的層次,化身成野郎製作群的理想投射對象了。

  與カズマ所相對的則是其宿敵,律己以嚴的劉鳳。就如同カズマ一般,劉鳳本性上也是不羈難馴的野郎,不過因為成長環境的不同才各自走上相反的路。富家子弟的英才教育,以及母親被Alter能力者殺害的慘痛烙印,讓劉鳳對放縱的Alter能力有著無比的憎惡。劉鳳對自己過強的Alter能力加以壓抑,並自願加入HOLY部隊,參與狩捕未歸順的土生Alter。正當劉鳳依循自己眼前的正義之時,卻出現了讓他無法理解的宿敵カズマ。不管被劉鳳打倒多少次,カズマ還是再站起來繼續對抗。這甚至並非出於甚麼邪惡的動機,也非服從信仰的教條原則,反而是相當單純的勢不低頭。就在カズマ與劉鳳連番死鬥當中,劉鳳也逐漸找回自己的野性來。這彷彿是早已融入社會的成年人,卻忽然激起了少年時的忘我熱情般。

  當然故事不能就此平鋪直敘地發展下去。不論カズマ的執著,還是劉鳳的信念,都同樣碰到了瓶頸。自我的堅持應否牽涉到他人?信奉的正義是否已經走錯了?這正是故事的轉捩點所在,也是對《s.CRY.ed》評價明顯分化的開端所在。

  轉捩點的導火線是君島邦彥之死。本來只是獨行俠的カズマ,因被非能力者的君島看上而有了不一樣的生活。儘管都是些麻煩的委託,但カズマ過盛的戾氣卻有了合適的發洩之處,君島也把自己的希望寄託在與カズマ的信賴上。本來還有更多方便門路可以選擇的君島,為了成全カズマ甚至連自己的性命也不惜押注出去。結果カズマ終於失去了不能失去的東西,拍擋為自己而死,比起自身所受的傷還要痛苦萬分。最後カズマ把這股怨恨,傾注在跟劉鳳的死鬥當中。前所未有的兩極對碰,引發出Lost Ground的再隆起現象,カズマ與劉鳳也從此消失。在發洩過後,カズマ的悲哀卻仍隱隱作痛,他不想再牽涉入他人的事情當中,結果墮落為賣拳為生的行屍走肉。

  可是事已至此,非但不可能再回頭去了,而且就算逃避現實,問題還是會重回眼前。カズマ遇到了突如其來的刺客寺田あやせ,一個受カズマ思想所感染的女子。昔日カズマ教她遇上迎面而來的挑戰,要不惜一切地奮勇對抗下去。今天あやせ為了治好弟弟的頑疾,也不惜為無常賣命,誓要親手手刃自己的傾慕對象カズマ。本來カズマ可以就此一死,乾脆成全了あやせ便算,可是如此一來,豈非又白白辜負了君島的捨命?終於カズマ在絕境中又再重新站起來。相對地,痛失了弟弟的あやせ,本來也可以就此重投カズマ的懷抱,可是如此一來,豈非又等於是重複背叛了自己的感情?結果無奈地,傷心欲絕的あやせ也就此自盡了。如此一來カズマ所背負的,已不單單是カズマ自己而已。除了君島所寄託的信賴,還包含著あやせ所受到的委屈,讓カズマ重新走上不能退縮的前路。

  不過問題的癥結還是沒解開到。沒錯カズマ確實是重新站起來了,可是他只是盯上了無常這個目標而已,他還是不想把自我的堅持再牽涉到他人,結果這幼稚的想法就被其人生的前輩Cougar所狠狠修理了一頓。難道迴避他人的想法,不也是一種退縮的表現嗎?既然是要依然故我,就不能再顧慮那麼多旁人的目光。就正如Cougar明知自己時日無多,還是要把餘生加倍地盡情奔放個痛快。明知奉獻再多的熱情,水守也不可能愛上自己,Cougar卻仍要為了水守而無所不為。況且等待著カズマ的身邊人かなみ,早已經有了捨命陪君子的覺悟,願意跟隨他一起走過嚴峻的拚鬥,他們的羈絆已不用再多費唇舌。故此カズマ也終於大徹大悟,可以無後顧之憂地貫徹始終下去了。

  另一方面,劉鳳在再隆起現象後的一段失憶之旅中,也讓他重新認識到過往所忽視了的另一面。兒時的慘劇讓劉鳳過度抑壓了自己的情感,包括了那純真的善性。劉鳳無法理解到桐生水守,為何要放下安穩的千金小姐生活,重回這個弱肉強食的Lost Ground,站在無法無天的非市民那一邊。就正如水守也無法理解到從前的劉鳳,為何會變得如此冷酷無情。可是在經歷過與非市民的相處後,劉鳳也體會到對方也不全是任意妄為的混蛋,對方也想保存著自己的生活,甚至市政府強制他們參與市外開發工作也不見得合情合理。當劉鳳理解到HOLY已經變質了,背離了他過往一直所信奉的正義後,他唯有脫離組織,跟水守一樣站在自己角度去幫助別人。信念不是單純地聽從他人的指示,而是要在親身體會當中反思出來的。

  不過既然是自己過往所一直堅信的理念,又豈會是那麼輕易就放下得來?何以抓回來重新勞教的土生Alter,卻反而成了作為本土戰力的實驗品?劉鳳帶著種種的疑問,找上了過去所尊敬的Sigmar隊長。Sigmar故意要跟劉鳳一戰,在絕境中激發出劉鳳的真正潛能,自己則當上其踏腳石。Sigmar最後雖然揭露本土背後的陰謀,並把未完的遺志交託給劉鳳,不過劉鳳想要完成的還是自己的使命。正如劉鳳重新穿起HOLY制服,卻又把徽章撕去的行為一樣。並非要全盤否定過去的信念,但既然組織已經扭曲了信念的本質,那就得親自把其修正並貫徹下去。

  可是劉鳳還有最後的心結尚未解開。自己的真正潛能雖已激發出來,可是自己有運用這股力量的決心嗎?跟カズマ信賴Alter能力為自我一部份所不同,劉鳳畢竟還是對自己的Alter能力心存憎惡及惶恐的。尤其是當劉鳳從Sigmar口中得知,因為無機的Alter結晶體受到自己潛能所吸引,才會找上門來造成母親的慘劇,更是對這能力留下了一絲的顧忌。結果就因為這一絲的顧忌,而讓劉鳳被結晶體所殺害。可是使命未完的劉鳳,Sherrice也不能讓他就此含恨而終。過去曾被劉鳳救出火坑重穫新生的恩情,儘管明知默默的單思不可能有任何回報,還是要永遠地奉獻出去。Sherrice以自己的Alter能力捨命換回劉鳳的重生,自此劉鳳也跟カズマ一樣飽受過無法挽回的悲哀,同樣背負著別人的捨命。劉鳳揮刀斬斷過去的枷鎖,再也不能停下自己的腳步,名副其實地化身成「絕影的劉鳳」了。就算是再偉大的信念,若沒有傾盡全力幹下去的決心,也不過是空談而已。

  故事發展至此,已再非單純的商業炒作,而是變為了以谷口為首的製作群,把個人主張強烈表達出來了。自前半部份的喧嘩打鬥一下子急轉直下,變成後半部份的連番狗血及說教。而且一直以來表現Alter能力的手法,也是著重激情的對碰為主。假若是期待著如JoJo或HUNTER般的鬥智鬥力,恐怕也只有失望而回。甚至結尾也不是慣常的大團圓,偏偏要已經放下了過往恩怨情仇的カズマ及劉鳳,來一場純粹發自內心好爭本性的拚命死鬥,來實現製作群的野郎浪漫。無怪乎未有心理準備的觀眾,不是完全摸不著頭緒,就是單純被劇情所吸引著而已。

  不過單單談及主角們,還不足以涵蓋《s.CRY.ed》所表達的全部思想。身為大魔頭的無常,以至那些看來似是搞笑的小混混,其實也是製作群所作的特定投射對象。不論是明刀明槍的嚴厲批判,還是含沙射影的尖銳諷刺。

  無常所代表著的,就是跟カズマ他們剛好相反,假手於人的奸狡蠱惑及無止境的貪婪。出身卑微的無常,只懂得嫉妒別人的能力與財富,卻又沒有發奮圖強決心,一心只想以狡猾的手段去掠奪別人的成果。無常自願接受本土的精製來獲得力量,根本就不用付出自己的努力。Alter能力反映著用者的精神,無常正是只靠順手拈來。為了滿足自己無止境的貪婪,無常甚至一再恣意玩弄別人的命運。派あやせ刺殺カズマ,只為了要激怒カズマ,再次打開通往對面世界的扉門,藉此撈取更多的力量。擄走かなみ,除了為惹火カズマ及劉鳳,讓自己藉機進入對面世界,撈取結晶體的力量外,還借かなみ的Alter能力,恣意窺探別人的心。意圖脅迫劉家及桐生家,希望藉此撈取政經方面的本錢,再繼續他無盡的野心。不過自以為可以得到一切的無常,卻反而敗在本著單純野性的カズマ手上。就算在對面世界得到再無窮無盡的力量,連自我也捨棄了,成為純粹慾望化身的無常,在歷經萬千挫折而磨練成長的カズマ及劉鳳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擊的渣滓。製作群藉無常對現實中那些同樣損人利己的卑鄙小人,作出了最嚴厲的狠批。若這些卑鄙小人敢來脅迫的話,就應該像カズマ般絕不妥協,退讓只會誘使卑鄙小人得寸進尺。

  另一方面,相繼出現的歹角,表面看似胡鬧的惡搞,同樣也是對當今ACG界內現象的諷刺。身穿Rider服的Emergy,Alter能力「Super Pinch」是在絕境中召喚出巨大機械人前來救駕,甚至還要來一次勇者式合體場面來增強實力,簡直就是不把身為幕後老大的SUNRISE放在眼內。雲慶的Alter能力「最混劇本(Mad Sprict)」,讓對方沉淪於嬉笑、後宮劇本世界當中,也是罵盡了一大票膚淺媚俗的商業炒作。來夏月爽甚至以Alter能力製造出自己的理想對象「常夏3姊妹」,主宰著虛構角色,自以為她們愛上自己的精神自慰行為,更是連身為消費者的觀眾們也不放過。

  可是若再細心想想,谷口悟朗監督等SUNRISE出身的製作人員,難道就不是從勇者或エルドラン系列之類的作品中累積製作經驗的嗎?難道黑田洋介就不是因為當過不少後宮、美少女作品編劇而成名的嗎?難道製作群就未曾經歷過普通ACG迷的階段嗎?挖苦老闆、同業、顧客也就算了,難道就連自己過去的親身體驗及努力成果也要全盤否定嗎?

  當然製作群也絕非此意。就如カズマ及劉鳳所歷經的萬千挫折,製作群也是在上述作品中磨練成長的。而且這不竟是個競爭激烈的商業社會,自己的個人主張還是要面對各種各樣的挑戰。儘管如此,製作群還是努力嘗試在有限的資源及環境下,除了達到商業目的外,還保留著一點自我堅持的理念。同樣地,也希望觀眾在享受娛樂的同時,能夠汲取到一點製作群所傳達的訊息,激發出多一點的反思。在此試想想,自己也是否經歷過熱情遭到冷落,落得自暴自棄的時候了呢?我們固然沒有カズマ或劉鳳的超人力量,其同伴們不惜捨身成仁的情義也未必是我們所輕易辦得到的。不過就算只是如能力有限的あすか,或者其他Lost Ground的人們般,若能重新確認自己的所思所想所求,並鼓起勇氣去達成目標,那也不是一件好事了嗎?儘管夢想或理念曾經遭受到踐踏或嘲諷,但只要不屈不撓地幹下去,誰也不能阻止你的成功。

  總括而言,《s.CRY.ed》算不上是無可挑剔的絕佳作品,也恐怕不是眾人皆喜歡的作品,但其確實是表達了製作群的強烈主張。儘管能否接受這股野郎思想也是因人而異,可是若能引發出多一點思考,那也沒白費到谷口他們的心血。不論《s.CRY.ed》也好,還是其他作品也好,也嘗試領會一下作者的話吧。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