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作品評論

機神大戰 Gigantic Formula
文: Yangjr

  有追開方墨的人,應該都知筆者好久沒寫文了。今次竟然破戒,從難得的十一黃金週假期中擠出時間寫文,顯見筆者給這作品相當好的評價。相較於同期的機人復刻片《鋼鐵神》和《雷登》,竟然《機神大戰》還比較有傳統的超機人味道,實在讓原本期待不大的筆者眼前一亮。雖然背景類似,《機神大戰》與純是熱血爽快的《G Gundam》卻完全不同,背後想帶出的訊息亦各有千秋,而導演手法也很有花思,是近期絕對值得一看的超機人片。

(題)復刻《G Gundam》和《EVA》的劇情?

在播放前的資料介紹裡,大部分人都有一個疑問:這套是《G Gundam》的復刻版嗎?《機神大戰》以十二個國家各派出一台機械人戰鬥,最後勝利的國家就成為世界的統治者的背景而展開故事,背景結構與《G Gundam》可謂如出一轍。

畢竟這是一套日本動畫,故事視點當然也是從日本的角度出發,主角州倭慎吾因精於操作名為“Gigantic Formula”的電子遊戲,被邀請到東京參加比賽,並轉學到東京的學校。就在出發前,州倭慎吾於父母墓前告別之時,女主角神代真名出現向主角說:「拜託了,請戰鬥吧,並取得勝利!」,為整個故事打開了序幕。

但事實上這比賽並非單純的遊戲比賽,而是為代表日本的巨神「須佐之男」選拔駕駛者的考試,而且參加者實際上只有慎吾一人,因比賽純粹是實戰司令部為了驗證慎吾的能力的測試而已。就在比賽完成後,中央人民共和國的巨神突然宣戰,並派出特務刺殺已是「須佐之男」預定駕駛者的慎吾。就在危急之時須佐之男竟自行發動,現身保護慎吾,而慎吾亦很王道劇情地擊退了對手,並進入了並非遊戲的真正戰鬥世界。

單在第一集就已充斥很多耳熟能詳的機人片劇情:名為“Wisest World War”的巨神戰爭,與《G Gundam》的“Gundam Fight”可謂異曲同工;而以電子遊戲選拔駕駛者也甚有《機戰OG》的味道;須佐之男把對手玄武神的手臂拔掉,並接駁成自己的手臂,更是《EVA》的經典劇情。在第一集就如此大雜燴,難免令人產生疑問:到底這是一套炒雜錦的爛作,還是言之有物的作品?

(題)眾神的戰爭

故事裡的巨神,實際上是人類從地底掘出的古代神像頭部(O XII),人類發現這些頭像並非只是古物那麼簡單,內裡竟然蘊藏了幾近無限的能源。貪婪的人類只看見實際的利益,沒發現神像竟然具有自主意識,只不斷研究如何從神像中抽取能源,於是被激怒了的神像突然暴走,發生了「赤道之冬」事件。

暴走的神像不單毀滅了研究地點,更為全球制造了「電磁雲」的現象,大氣層遍佈的電磁雲層影響了航空和太空通訊,並令地球產生了能源危機。悔不當初的人類於是嘗試了解巨神要傳達的訊息,於是透過名為「傳譯者」的神選之人,知道神像希望人類為他們製造機械身體,讓神像之間進行戰鬥。換言之,所謂「賢明的戰爭」,並非人類為了減少人類傷亡而構思的點子,實際只是被眾神趕鴨子上架的「偽正義」而已!

說《機神大戰》像《EVA》,當然不因為單單一幕「自駁斷臂」的戲。傳譯者是神像在現實世界的代表,神像除借傳譯者傳達訊息,更借此來選出最適合的駕駛者,而州倭慎吾正是須佐之男選出的駕駛者。巨神是由駕駛者和傳譯者二人一起駕駛的,機體反應會與二人跟巨神間的同步率成正比,當戰鬥時機體受傷,更會直接反映到傳譯者身上。這種設定與《EVA》非常近似,而《機神大戰》背景的宗教味道,也甚有《EVA》的影子。

(題)戰鬥少年的成長

而與《EVA》最近似的並非這種支節的設定,而是大故事的走向。把《EVA》的障眼設定抹走,你很容易就發現它僅僅是描述一個少年成長的故事。與《翼神世音》一樣,其中一條貫穿《機神大戰》的主線就是主角的成長。13歲的州倭慎吾最初僅是普通不過的「打機少年」,羞澀、未成熟、易轉牛角尖。但隨著故事的推進,看到每一場戰鬥的光明與黑暗面,慎吾開始思考戰鬥的意義。

跟碇真嗣和神名綾人不同的是,前兩人思考的是自身在戰場中自己的存在意義,而慎吾思考的卻是「何謂戰鬥」。同樣是被逼背上保護眾人的責任,碇真嗣和神名綾人都選擇過逃避,然後重新選擇面對,並逐漸找到自己在戰鬥中的意義。但慎吾不同,即使他知道戰鬥的危險、看到WWW的黑暗面,甚至知道被侵蝕的可怕,他仍然很單純地想保護他人,坦然面對這些壓力。就如警備班長樂市雷藏所說,看到這種堅定而清澈的眼光,心中有鬼的人很難不感到慚愧。

慎吾思考的結論,在最終話作了點題,就是「家族」。真嗣和綾人最終的選擇,是獨個兒的戰鬥;但慎吾卻是要集眾人 / 眾神之力。有曰:「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真嗣和綾人學懂的是自主和自立,而慎吾卻是保護所愛的人,及所愛的人所愛的人。相信只要彼此擁有相同的信念,即使沒有血緣關係、即使分隔千里,依舊能擁有像家族般的牽絆。這種兼善天下的情操,卻又是另一種的層次。

真嗣和綾人僅僅單純是與親屬疏離,而慎吾卻是孤兒,而且最後更揭露他只是須佐之男的第一個駕駛者、實戰基地司令大海華都美的兄長的遺傳因子所製造的複製人。也許正正因為這種背景,讓慎吾更渴求這種家族般的牽絆。透過共鳴系統,慎吾看到每一個駕駛者背後為何而戰,那就是「愛」。有父女、母女的家族之愛,有即使沒血緣也能相親的兄妹、父女愛,亦有戰友、親族、戀人等不同的關愛,須佐之男的勝利不僅得到了戰敗國的武器和技術,更讓駕駛者背負起保護戰敗者要保護的人的責任。

正正這些責任讓慎吾了解到,戰鬥的意義並非爾虞我詐的權力爭鬥,只是單純的保護所愛的人而已。而這種覺悟,就透過「家族」這兩個字來具體呈現。結局時放在UW講台上的提案,在現實看來當然很可笑幼稚,但如認真從故事的脈絡來看這結論,這種「兼善天下」的情操並非幼稚的赤子之心,而是思考思考再思考後,大智若愚的表現。

(題)是左還是右?

筆者上網查了一下,發現《機神大戰》不如其話題性一樣富人氣,在中國內地更有不少聲討聲音。有這種結果倒不難理解,即使已變更了現實的國名,但國與國之間的爭戰議題仍然是敏感的。而《機神大戰》一開始就以中央人民共和國挑戰日本,並以敗戰和戰後全力協助日本來告終,很難不挑動內地憤青的神經。

說它傾右,倒也真的有不少「嫌疑」。巧合地,日本須佐之男親手擊倒的,都是近代日本的主要對手──中國、俄羅斯和美國。要穿鑿附會的話,倒也真的有不少地方可大掰特掰。但要說它反右,卻又可找到不少痕跡:前線戰鬥人員反抗軍方上層、刻意凸顯軍方人員的卑鄙與自私、否定駕駛者要為國家民族的榮辱而犧牲的軍國主義精神,這些都是明顯的左傾思維。

家族情意結是傳統的保守右派思維,但《機神大戰》強調的家族並非保守主義那種血緣意味較重的傳統「家族」概念,反更像於社會主義那種「大家族」的思維。結局時的「視全世界為一大家族」的提案,活脫脫就是孔子心目中的大同世界的翻版。如果這樣也定性《機神大戰》為傾右的話,也沒什麼作品可說是傾左了。

(題)浪費豪華機設陣

當初《機神大戰》能被視為話題作,最大原因當然是其豪華的機械設定陣容。機體都由不同人作機設,包括大河原邦男、河森正治、荒牧伸志、出渕裕、村上一司等14位知名機設大師,位位皆星,如斯大陣容的機設陣自然令一眾機人迷引頸以待。

但正如人物太多易令劇本鬆散一樣,太過豪華的機設陣反而會成為制肘。現在很多機體僅僅出現兩至三集,每集出場時間少得可憐,機體連讓觀眾看清楚它長什麼樣子也來不及,就被擊破了。於是這些機體最終只成為了綽頭,不能成為真正的作品賣點。你說《Gundam》系列很硬銷嗎?但每集都總有地方給機體盡情地耍帥,只要有模型出售的都位位有份。這樣反而充份滿足到觀眾的期待,才沒有浪費花了錢的機設。

正如經濟學第一課所說,欲望無窮但資源有限,要在有限的播放時間裡,同時放最多的篇幅在機體戰鬥和人物刻劃上,明顯是不可能的。監督後藤圭二選擇將時間用於人物刻劃上,倒算不上是錯,事實上《機神大戰》的鋪排手法和人物刻劃相當出色,令整個故事變得很扎實。欣賞不了帥氣的機械人決戰場面,只能嘆息篇幅不夠。如果製作組不固執於“13”這數字,把兩台機體刪掉,騰空多一點篇幅給其他機體的話,也許效果會更好吧!

(題)創新手法鋪排人物刻劃

最令筆者讚賞的,是監督善用了「共鳴系統」這點子,用一種近似於蒙太奇的手法,插序描寫主角以外的其他駕駛者角色。與《機神大戰》故事背景相似的《G Gundam》,集數比《機神大戰》多一倍,但整個故事都從杜門卡遜的視線來展開,於是觀眾很難看清楚主角的每一個對手是一個怎樣的人,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戰,於是難免顯得較為片面、膚淺。

而《機神大戰》就用共鳴系統這點子,來讓故事仍舊以主角的視點來展開,但同時又能深入刻劃其他駕駛者角色的真實一面。所謂共鳴系統,就是讓主角坐在須佐之男的駕駛倉內,藉著O XII之間的共鳴,讓主角的意識飛到千里之外的戰場,直接「現場觀看」其他國家的巨神間的作戰。而系統並不單可看到即場戰況,還能與那些駕駛員的意識共鳴,看到他們的回憶,從而藉這些回憶來刻劃那些駕駛員。由於回憶的視點已變了彼方的駕駛員,於是導演可用較為深入的方法去寫,亦能保證到較充足的鋪排時間。於是每個角色都描寫得較有深度,不像《G Gundam》般流於表面。

另一方面,這點子亦令主角毋須真正與這些駕駛者打一場來「以拳交心」,就可達到描寫這些駕駛員的目的,從而避開了要主角機過強地以一敵眾的牽強鋪排。不計最終出現的ONYXS,主角機實際只與中國、俄羅斯和美國的三台機體交過手,但主角們卻「親身」經歷過英、法、德、意、希臘、埃及、委內瑞拉和印度之間的各場大戰。就如本文之前所言,本作其一主線正是描寫慎吾對「何謂戰鬥」的思考,如他沒有經過那麼多的磨練,就不能得出最終的結論。共鳴系統正好可解決兩者之間的矛盾,使故事和戰鬥的合理性得到更佳的平衡。

(題)光與暗的大戰

在整個故事裡,監督很明顯在將人性的「光」與「暗」作對比,並以稍為有點陳腐的「創造神」與「破壞神」大戰來對比,作為故事裡光與暗最大的衝突點。例如俄羅斯的巨神駕駛者セルゲイ,最初便用其機體能力,讓觀眾覺得他是反派;但當作戰過後,慎吾卻發現對方只是一個普通人。又例如用了兩集篇幅描寫英國和法國的巨神駕駛者,雙方各以紳士精神決戰時,卻被德國和意大利的作戰「流彈」擊中,巨神雙雙被毀。正當一眾觀眾覺得德意兩國的駕駛者卑鄙時,監督卻展現雙方機師都只是被政府利用而已,本人卻是磊落君子。

監督不斷反覆用這種一明一暗、一善一惡的大反差,來將人性在戰場上的正反兩面作出對比,並將這種衝突不斷增幅、放大。首先是歐洲四國大戰的陰謀,繼而是優生育成和以人質威脅駕駛者上戰場,其後就是日本出賣須佐之男,衝突由遠至近,由事不關己到置身其中,並在最後以創世與毀滅的大戰來點題。

這種光暗衝突,是在褒揚人類在保護重要的人時戰鬥,貶抑為了私利私心的戰場殺戮和交易;弘揚個人在大時代下生存的堅韌,輕蔑恃強凌弱、但有事時卻先逃走的權力者。在這種結構背景下,於是每一個駕駛者都是磊落之輩,你可說這種設定相當不現實,但如配合作品主題去看就顯得很理所當然。

(題)眾神大戰只是幌子

最終大戰雖然有點陳腐,但卻是為全套作品作了點題:就是人性是否醜陋?是否到了自滅的時候?最終話時ONYXS借神代神名之口,直斥「神不出手的話,人類終會自取滅亡的」,其實就是問主角:「看到整場戰爭背後那麼多黑暗,你還不明白人類有多醜惡嗎?」。慎吾看到了光,也看到了暗,但沒有因為暗而否定了光,他了解自己與及一眾駕駛員,都是自主地為了保護重要的人而戰,所以他才回答:「相信人類,是靠著自己的力量而生存的。」

除了ONYXS說明白是為了毀滅人類而戰之外,其他巨神是為了什麼而戰?誰也不知道。也許眾神的戰爭只是一個幌子,故事裡的眾神僅是給人類一個機會去決定自己的命運。強大的朱庇特是代表強大的勢力,而被逼手無寸鐵地上陣的須佐之男,被代表弱小的人性光輝。即使須佐之男已發揮極限,但仍被突破了的朱庇特壓倒,這時ONYXS的出現就別有用意。

ONYXS代表的是最終審判,不論是朱庇特還是須佐之男勝利,他都會出現並問勝利者同一個問題:你認為人類應該滅亡嗎?ONYXS的出現顯然不是美國的陰謀──經歷過「赤道之冬」的教訓,美國怎可能敢私下複製O XII!這顯然是朱庇特自己授意的,而這亦說明為何美國要將ONYXS塞給日本──危險的東西還是離得愈遠愈好。只有日本才那麼笨會接手兼利用。

所謂眾神戰爭其實是對人類的考驗,ONYXS把朱庇特擊倒並要毀滅人類,其實就是暗喻如果有神要把世界的惡消滅,清洗世界,人類應該認同與否。如果州倭慎吾和神代真名沒有找到答案的話,須佐之男即使想幫也幫不來。州倭慎吾面對的抉擇,與碇真嗣和神名綾人絕無二致,而結局的不同也代表監督對人類未來的取態。

「人類需要的只是神在必須時推一把(須佐之男給慎吾的助力),人類的命運由人類自己來掌握。人類需要的是自決的機會,而不是死與新生。」這就是《機神大戰》要帶出的主旨。

(題)結語

《機神大戰》有機會進入《機戰》殿堂嗎?當然可以!這套作品完全符合加入《機戰》的條件,有出色機設,人物刻劃亦有深度,更重要是故弄玄虛又饒富深意的劇本,是最為《機戰》製作群所喜愛的,相信有不少機會進入《機戰》的世界。

雖然《機神大戰》人氣比預期中來得低,但其完成度卻肯定高於《Gundam Seed》這類人氣作品。製作手法上,製作單位能將想說的話完全呈現,也沒有自相矛盾之處,而借用共鳴系統的蒙太奇手法而很成功。如果說真有什麼不足之處,大概是戰鬥場面的處理不足,不單浪費了豪華的機設陣容,在最終話也未能讓觀眾完全燃燒。如減少使用CG並多點採用Cut-in畫面的話,效果應該會好得多吧?

某程度上,《機神大戰》可說是一套「童話」。WWW可沒有像Gundam Fight般禁止攻擊駕駛倉,但全場戰爭裡實際只有希臘的兩個駕駛者是死掉的(當然那些戰機飛行員的就是另一回事)。而讓他們在戰後能找到自己的人生並幸福地生活下去,並否定日本的戰勝國地位,某程度也是童話故事的典型結局模式吧?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