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作品評論

乙女向遊戲改編動畫 《薄櫻鬼》
文:傑特

  少女向家用遊戲雖然很少,但意外地被動畫化的機率相當高,像《薄櫻鬼》雖然論名氣並不比之前幾套同類遊戲來得高,但因為新選組在日本一直都是極受歡迎的題材,再加上同類動畫一直以來都是小眾,所以也不算奇怪就是。

乙女向不等於腐女向
  在開始談《薄櫻鬼》之前得先簡單談一下很多人都有一個誤解,就是「乙女向」就是「腐女向」的一個謬誤。
  所謂「乙女向」者,即是少女向,指的是針對十八歲以下的女生的作品,這類作品絕大部份都以戀愛為重點,如果遊戲的話就是像《心跳回憶GS》、《金色的琴弦》都是這類。動漫畫的話就更多了,像《好想告訴你》又或者《吸血鬼騎士》都是這類。這類作品會有男角,而女主角就是包圍在一堆男角之間周旋,一如後宮動畫男主角身邊一大堆美少女一樣。不過相比起動不動就搞後宮模式的男性向戀愛作,乙女向的比較偏向一對一,很少莫明其妙地一大堆帥哥包圍在女主角身邊但來個公平競爭﹣但在男性向的動畫這種設定卻是司空見慣。由於故事的重點是讓女性觀眾代入去戀愛,所以女主角是必需的,重點是玩家的代入感。
  但「腐女向」就不同了,這類遊戲不需要女角,即使有也只是路人反派一類,重點在於男角之間的互相攻受又或者瞹昧的關係,所以一切男女之間的戀愛都是邪道,像《咎狗之血》就是清一色男班的作品,所有一般向的作品女角的位置都由一個很受的男角擔任可算是基本條件。由於這類作品是為了滿足腐女們對男角們之間的攻受妄想,所以和傳統的少女向以「讀者代入」的做法並不一樣。即使有大量男角但如果有一個很明顯的「讀者代入」的人物而該角是女生的話就是乙女向,沒有的就是腐女向。
  不過這種取態不等於讀者又或者觀眾的取態,所以才會有腐女觀眾在看《薄櫻鬼》是大叫女主角去死的怪現象。

以主角作為視點
  一般而言戀愛系作品重點都放在男女主角之間的感情推進上,其中又以男性向的戀愛作品又或者後宮系作品這種傾向最明顯,可以在一個看來好像很有劇情的故事背景中完全沒有內容,總之就是一大堆女角擁出來,然後最後莫明其妙大打一場收工,這樣既不用男主角選擇任何一個女角,保留拍第二季的機會,又不用開罪任何一方女角的支持者,保證不會有問題。
  不過乙女向的卻很少這樣完全沒有內容地戀愛,特別是遊戲動畫化的如《金色的琴弦》就以女主角在音樂路上的成長故事為中心,讓最初完全不懂音樂的主角一步一步地體會音樂之美和樂趣。在《薄櫻鬼》這種取態更明顯,雖然故事以以女主角雪村千鶴到京都遇上新選組為開始,但整個故事卻都以新選組為中心,由他們還在壬生村屯所到池田屋事件、禁門之變,之後搬到西本願寺再到鳥羽伏見之戰。至於第二部則是幕末戰爭為中心,由新選組在江戶去到會津若松、仙台到最後的五稜郭最終決戰結束。女主角只作為故事的視點但實際上並沒有起太多的作用。在這點上比起同是女性向輕小說、但整個故事的發展都以女主角為中心的《彩雲國物語》有著很大的不同。

發乎情、止乎禮
  當然,作為有戀愛要素的作品,雖然和男角之間的戲還是很重要,但比起男性向作品那種動不動就推到曖昧的程度的行為,女性向反而更保守,即使已經決定了真命天子也不會有很明顯的親熱行為,甚至絕大部份時間都只保持在『相當友好』的階段,而不會有讓人誤解的更高一級的行為。
  在《薄櫻鬼》情況雖然比較特別,差不多是第一話就知道制作群是跑土方歲三線,但直到第二部最後兩集才見到土方和千鶴比較親熱的鏡頭,之前二人的關係由甚至還沒有和其他新選組角色那麼親熱,但其中一幕永倉新八和原田左之助拖著千鶴去祭典就被不少觀眾笑言千鶴走兩翼線(語來自《Macross F》亞魯特的名言,即一拖二)。和藤堂平助之間的感情也不錯,甚至和不大說話的齋藤一也有不少戲,反而是正印男主角的土方要去到最後才有比較像情侶的表現,即使在同類作品之中也算是較特別的例子。
  雖然故事是跑土方線,但如上面提到千鶴和各男角之間有很多互動,所以很容易就重現遊戲中的名場面,像剛才卜水X水山說的雙翼event,還有平助離開新選組前和千鶴的對話也是名場面,制作組在顧及動畫版必需「從一而終」而只跑土方線的同時,也盡可能讓開其他男角線的名場面出現,以滿足不同角色的支持者。

「便當鬼」
  由故事第一話知道動畫的《薄櫻鬼》是跑土方線開始,筆者就笑言這套最後絕對是便當大放送﹣因為除非改變歴史,否則新選組最後活下來的只有永倉新八和齋藤一兩個,勉強可以算沒死的再算一個原因左之助也只有三人,偏偏制作組就選了最正統的土方歲三,那接下來的發展又怎可能不大派便當?
  不過如果真的照史實派便當那就會有劇情前重後輕的問題:藤堂平助、山南敬助都是在故事前期就退場的角色,山南還不是太大的問題,但平助作為人氣角色如果一早就死掉那後半就很難帶戲了,更別提讓一眾新選組迷的悲願(?)讓所有角色穿上西洋軍服了。所以在故事前半就以平助和山南變成羅剎(利用千鶴的鬼之一族的血研發出來的藥『變若水』,吃下去就能變成怕光但擁有驚人力量和回復力之人,故事中稱此為羅剎),並大條道理讓他們假死,這樣就不會改變歴史但又能保留這兩個角色在後半了。至於沖田總司其實當史實中新選組回到江戶後他就病到連動也不能動,但因為有了羅剎的設定,所以才能讓他在後半壯烈地大戰、然後力盡而消失在朝陽之中。
  不過本來也是攻略角色之一的風間千景,但他的不幸是故事一開始就跑土方線,結果他不但戲份不多,只有在最後和土方作最後一戰而存在,可算是整套作品中最不幸的角色。

制作群的角度看新選組
  雖然故事是以千鶴的視點來看新選組,但並不是單純地將那一段歴史拍一次再加加減減修修改改。很多地方都看到制作群對該段歴史的理解,再拍成動畫。
  其中最代表的首推近藤勇以化名向政府軍自首的一幕,歴史上對於近藤勇為什麼會認為新政府軍之中竟然會沒人認得他、而想出用個假名去自首的原因沒提過。但在這裡卻很明白地寫出:近藤是很清楚這招跟本騙不了人,但他一如楚漢相爭最後的項羽:當初他帶著沖田、土方等天然理心流的門生、以及在上洛時認識的如山南、平助、齋藤等同志,但結果卻是一個又一個死去,而自己卻什麼都辦不到。在這種無力感和內疚感之下他選擇了以自己的性命去救為他付出最多的土方,只有這樣才可以回報他已經無法回報、所有為他而戰、為他而死的同志的情義。也只有這個理由才可以解釋正史中近藤以假名自首的理由,因為只有自己的人頭才可以換取土方他們逃走。
  至於永倉、原田的離隊在這裡也有解釋,二人其實並不像近藤有著想名成利就、立功立業的想法,當初會加入新選組很大程度是受到近藤的感召,但當近藤的想法和自己的想法越來越遠時,二人就只好選擇自己的戰鬥方法,這點和齋藤留在會津若松的理由一樣:新選組的組成不是一種盲目的忠誠,而是一群有著共同理念、為日本的未來而戰的人而組成,當發現近藤已偏離了他們的想法時就選擇分手,而土方也沒有對他們作出處分,可以說是因理念而分開的最佳例子。
  不過比起描寫很深入的新選組,反而鬼那邊的戲份卻不多,像千姬、風間千景以至南雲薰其實都沒有很深的描寫,可能是原創的部份,比起有歴史再原型的劇情就較難去描寫了,至於看來像大首領但結果死得很遜的雪村爸就別提比較好(誰要看一個禿老頭?)。

聲優全力演出之旅
  由於絕大部份的戲都是以角色之間的交流為主,所以聲優們的演出就很關鍵了。桑島法子作為她的其中一套「逆後宮(即在一大群帥哥之間的女角)」聲優,由於角色一直都是『跟在土方後的侍從』、要到最後兩話才成為愛人,所以表現機會不多,並沒有像《彩雲國物語》那種技壓全場、眾星拱月的驚人演出。至於土方的三木真一郎當然沒話說,幾場表現他的無力感的演出都很精彩,真的打動人心,而他和大川透的近藤在最後的一幕對話更是極品演出。至於萬能配角的吉野裕行,雖然他配的平助前半沒有太大的發揮,但後半在仙台那一場戲那種力盡的聲音還是讓人印象深刻。其他聲優的表現也佳,可算沒得挑。
  可以說,如果你是聲優控又或者對聲優的演出相當挑的話,這套作品絕對不會讓你失望,新選組發燒友也會看得很高興(總比《Peace Maker鐵》爛尾來得好吧?),甚至是BL也可以來個腦內配對,各取所需。
  只是,其實筆者最想看的不是土方線而是「非天然理心流三翼線(永倉、原田、齋藤)」的說...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