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作品評論

日本的「非日本」動畫﹣《HEROMAN》
文:傑特

  過去年四以來每一個星期四的晚飯時間,全日本的觀眾都被《銀魂》的低級笑料猛烈洗禮。而當《銀魂》結束後接下來的動畫卻是和之前的走完全相反的路線的《HEROMAN》?

回歸『正常』的美式英雄
  在開始之前得先提到,這裡所謂的『正常』包括了兩個意思:第一個意思當然是一個合家歡時間能夠播得出街的動畫,說什麼《銀魂》都不像是一套應該在全日本一家大小吃飯時收看的作品﹣除非你喜歡噴飯,又或者看完一堆馬賽克還有胃口吃咖哩。不論從各種意義來來這套東西都應該被掃到深夜番的,或者說,捱了四年還可以佔著這個合家歡空檔已經算是集英社有本事了,換了其他作品一早就被PTA告到死。
  捱過四年後這個時段總算能夠播一些正常一點的東西了,事實上也真的十分正常,甚至正常到有種政治正確的味道,這就是由曾創造無數美國英雄的Stan Lee和日本Bones合作,誕生的最正統的英雄﹣《HEROMAN》。

絕對的本格派美式英雄
  其實不論是日本還是美國,在制作英雄角色又或者是超機人作品是,為了所謂的「人性化」,都有將主角黑暗化的傾向,小林靖子那一種還比較好,最少還是保留一種正統英雄的特質。但更多的是黑暗英雄又或者廚二患者當主角,而且故事更越來越扭曲,一大堆裝模作樣的角色說著一堆狗屁不通的大道理,但最後卻以相當脫力的方式結束,而正義這個名詞更是踏到一分錢也不值的地步。
  面對這種徹底扭曲英雄來達到誇眾取寵作法,Stan Lee和Bones合作拍《HEROMAN》時就要求『在絕境中逆轉得勝的王道式展開』、 『揚善懲惡的直線型劇本』,再加上蟑螂型的外星人等等。雖然故事的實際編劇還是以大和屋曉為主的日本制作群負責,但因為加入了Stan Lee的要求讓這套作品完全擺脫近年日本ACG界的作狀風潮,而回歸簡單純正的路線。
  
不是機人,是英雄
  很多觀眾看到HEROMAN是機器人,第一個反應就會以為這又是一套超機人片。其實這套完全不是超機人,而是一套英雄片,HEROMAN不論是造型還是戰鬥手法都帶著很重的英雄味像X-Men之類,而故事則是王道式展開:主角祖伊是個弱氣少年,某天晚上一個雷電打到他拾回來的一個玩脤機器人身上,讓這玩具變成身高四公呎多的HEROMAN,同時外星人史庫拉古因為收到祖伊學校的老師丹頓的外星人通訊而侵略地球,為了保護地球租伊只好和HEROMAN一起戰鬥。
  說真的即使美國也很久沒聽過這麼單純的故事開始了,沒有什麼大道理也沒有什麼複雜的背景設定,敵人的動機也單純的不得了,總之就是侵略地球就對了。而HEROMAN則差不多由頭到尾都是一人一機就打一大堆敵人,既沒有玩第二個HEROMAN又或者宿敵之類,片中連正義一詞也沒提過,也沒有什麼友情勇氣的玩意,當然也沒有一個壞心眼的政府要控制主角之類,可以說將近年所有玩到爛的要素全部不要,而回歸最簡單的英雄本位,以一己之力去拯救世界,最後成了大英雄結束。

陽光度100%
  同樣地,這套作品也不會看到英雄黑暗的一面﹣指的當然是祖伊而不是HEROMAN吧!祖伊雖然父親一早過世,但由於父親是為了救人而犧牲,所以雖然自己長得比女主角莉娜還要可愛(笑),但仍很努力地活著,還打工幫補家計。而當他得到了HEROMAN之後就決心去用這份力量去保護別人,甚至即使不用戰鬥也偷偷的和HEROMAN來幫手重建城市,可算是正面得不得了的百份百好孩子。不過他會這樣做又不是單純什麼想做英雄的孩子氣想法,而是他自小就聽到父親為了救人而死的故事,為了要成為像父親那種英雄而拼命戰鬥。在這裡『英雄』的定義簡單得不得了,就是保護別人,不是為了自己而戰,而是為別人而戰,從不想成為受人擁戴的偉大人物,而只是默默地做認為應該做的事。
  同樣地,主角身邊的同伴也是十分陽光的,像賽伊作為祖伊的好友就一直和他並肩作戰,丹頓雖然有點怪但在他的發明下多次扭轉了敗局。而女主角莉娜雖然是大花瓶(美式英雄的女主角都是這樣的,尤其是女主角不能變身戰鬥的話更花瓶﹣雖則日本的也好不了多少),但其啦啦隊裝以及充滿健康的性感亦十分討好。至於威爾由最初出場只是個典型的孩子王型角色,到因為被敵人改造而變成Dark Hero型的角色也寫得好,始終主角陣營也必需要有一個角色來襯托才能突顯出祖伊的正面,同時亦以這反襯出威爾那種不在乎別人怎樣想,而一個人背負著一切的孤獨英雄的悲哀。
  而且不單是主要角色,好像美國政府以特工曉士為首都對主角們十分好,想想換了日本的話十之八九就會出現政府搶走HEROMAN的情節了,又或者用盡方式醜化HEROMAN的英雄形像以維持政府的威信等等。在這點上美國也真的是英雄之國,也只有一個如此強調個人英雄主義的國家才會如此簡單接受一個超級英雄在全無限制下走來走去。

美式家庭本位
  另外故事後半很強調家庭本位,這點在日本動畫可說是近乎不存在,不信看看多少作品的主角的父母可以無緣無故事不存在就知道了。但在這裡家庭卻是很重要的因素,祖伊一直以為父親保護別人而戰是英雄,但姊姊的荷莉卻不諒解父親為了救不相識的外人而讓母親不幸。直到發現父親的遺物中藏著一張家庭照才明白他一直沒有忘記母親、太太和一對子女的存在,還說因為他們才給予自己勇氣。這時祖伊和荷莉才明白父親能成為英雄的理由:不管任何時候他的心都和家人在一起。
  在這一點上和日本那一套「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思維完全相反,對美國人來說家庭才是最重要的,一切的努力都必需要有家庭才有意義。但日本卻是一大堆為了拯救世界而將女友和家人丟到一點跑去當英雄的例子,在這點上日本那種追求整體性而犧牲個人性的哲學,正好和美國那種一切都必需從家庭、從親人出發的個人本位相反。對日本人而言這種先家後國的想法可能是很自私,但在美國人的想法中一如荷莉在劇中所言「連自己的家人的幸福都守護不了怎能算是英雄?」,支持著英雄前進的不是群眾的歡呼而是家人的愛,同樣地在對世界負責之前得先對家人負責,連家人都守護不了還談什麼守護世界?
  可以說,整套作品的主題就是『英雄的條件』,而答案也很簡單:守護家人,朋友,在不讓他們不幸之下守護世界,而不是跑去犧牲而讓親人流淚。

最土氣的主角?
  相比起越來越誇張的主角們,這裡的卻是簡單得過了火,HEROMAN竟然是以電力作能量,除了最後的O炮(無誤)和爆氣一擊,HEROMAN真的沒有什麼很帥的必殺技,也沒有合體又或者二段變身,最多也只是一件強化服,而且還得用人造雷雲補給電力,打鬥也是拳腳交,可謂樸素得很,一如其他設定的回歸單純那樣。
  由於故事和設定都很單純,所以無需太多的廢話又或者扭橋,前八話就已經打完外星人,想想換了其他動畫的話那是足夠打足一季十三話的!換了是日本動畫作法的話這就已經可以拍足一整件了。而中段雖然比較日式動畫風格,但還是一步一步的埋下伏線,而去到最後數集又是打到飛起。不過意外地很少無雙式一個打一百個的打混做法,即使HEROMAN很強但也不會出現一機擋千這種表面很爽其實是很不用腦的處理手法,反而是利用丹頓的發明來渡過危機,既可以減弱主角強得過火而無法營造危機感、結果不斷提升敵人力量而造成惡性循環。也可以讓配角個個有戲唱,一舉兩得。
  作畫以這套簡單的畫風來說走樣不算很多,而且不單動作處理不錯,文戲也拍得好,像荷莉唱歌那一段就拍得很美。另外笑點也下得不錯,不是硬搞笑不玩梗也不低俗,有幾個位還真的讓人會心微笑,再加上一點點的泳衣養眼鏡頭以及男女主角閃光彈,真的很不錯了。

To Be continued?
  故事最後打敗了大首領,其實已經算是收得很完美了,但最後不但威爾去向不明,而且南博士逃獄成功,完全是留下一條尾讓第二部開拍的。雖然在理論上這種英雄片要拍多少部都可以,但主題不斷重覆的話就有點厭了,如果不能找到一個新主題,又或者改成以威爾為中心的故事,那只為口碑不錯就拍第二部就有一點不智了,見好即收才是聰明,不然夾拉長去拍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吧?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