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作品評論

古風式科幻動畫-《蓋巴》
文:內山美佳

  沒錯,動畫是商業制作,所以絕大多數的動畫都以賣錢就重點。但如果電影也有人拍一些不求賣錢而是為了表達主題、拍想拍的題材的話,動畫也當然有這種例子,而2008年四月的《蓋巴 カイバ》就是這麼一套作品。

 

所謂“科幻”

  對一般人而言,機械人動畫其實已經算是科幻了,又或者有幾隻外星人跑來跑去就算是科幻作品。但如果細分的話,科幻系作品其中一個必要的條件是故事必需和科幻有關,即是某一個科幻元素是構成整套作品不可或缺的條件,以經典的《攻殼機動隊》為例,如果你抽起了“Ghost”這個概念整套作品就不能成立,像科幻漫畫大師清水玲子在《輝夜姬》中,如果沒有了“複製體“、“反噬”、“天人”這幾個元素的話,整套作品就組不起來了,又或者《秘密》以“透過人腦調查記憶”為故事的中心。主題可以很老土,很不科幻,但其達到的手段卻必需有科幻元素,而且更不能只是其中一項而是要佔重點位置,不然就只能算是假借科幻的招牌的其他作品而已。

  不過在這裡的“科幻“卻不見得一定要全完整的設定理論,科幻元素可以很寫實地加入了大量背景設定資料如攻殼的Ghost理論又或者《RD潛腦調查室》的電子腦海,這些元素在士郎正宗的設定狂個性下每一個名詞注解都一大堆。但也有一些是完全天馬行空的幻想元素,例如《星球大戰》的原力理論就混入很多佛家、日本武士道甚至是基督教的哲學,但這和那種神秘力量的關係卻是不甚了了,《Back to the Future》的時光機原理更是不要想比較好(事實上連電影所採用的時光理論也有爭議,但這不是本文的論題了),至於手塚年代的科幻創作更談不上有認真的背景考證(一個有核分裂爐的等人型機械人...),又或者星新一的科幻小說也是這類。不過這並不構成一套科幻作品的好壞,而只是一種取態上的不同,反而重點是如何以科幻元素來構成故事的主題-對,科幻作品中“SF”是主角,但主題往往都不是SF,作者只是借這個元素來表達自己的想法,像電影大都會《Metropolis》不論是古老的電影版本還是日本的動畫版本,都只是借這個概念來發揮主題而已,單純是科幻元素是不具任何意義的,一切都得看創作者的本事。

  而在《蓋巴》之中,監督湯淺政明就是利用“記憶晶片“、“轉換身體”這兩個元素,配合很古老的表現手法架構出一套探究『記憶』這個主題的作品,而且還要是二十世紀六十年代那種不講求考證,只以一兩個科幻概念就演變出一套作品的那種古式科幻創作。

 

無可取代的記憶

  故事一開始就開宗明義地說這個世界的特色:所有人都可以籍著科技將記憶抽出,注人另一個人的身體上以達到人格轉換,簡單來說在《蓋巴》的世界記憶就是 人格構成的最重要元素,一個人的存在是以記憶組成,一但失去記憶又或者修改過、甚至轉換成其他人的記憶的話該人就不存在又或者改變了。故事前半每一話開始都提一次這個理論一次讓觀眾記著,目的就是用來突顯這個主題。

  男主角蓋巴(由人類記憶的海馬體的日語發音而來)因為失去記憶,在神秘青年波波的幫助下逃出星球,在一個又一個的星球之中看到各種因為記憶而發生的不同故事,後來因為記憶被送回本星後才知自己其實是世界之王瓦普,但面對的卻是想打倒自己波波和一想團、以及想取自己而代之的影武者,再加上巨大怪獸海馬的襲擊,再加上下一代的瓦普出現,在這種絕境下蓋巴必需要打開心結才可以解救世界:當年母后給他毒藥是愛他還是害他?

  故事的前半是採用公路電影的模式,主角每去到一個地方遇到一些人,而觀眾經主角的眼去看這些因為記憶而發生的小故事,雖然主要都是悲劇但也有其溫暖的地方,以這來表達出『即使是悲哀的記憶,但也有溫暖的一面』這個主題,像第三話的少女和後母的故事,一方面表現出貧窮的可怕,後母因為想賣掉女兒而將自己對女兒的快樂回憶抽起,但當賣掉女兒再注回記憶時才知已失去了無法取回的東西了。另一次是第六話老夫婦的故事,其實丈夫是知道太太年輕時做過很多對不起他的事,但他卻以愛來包容這一切。而前半一直跟著變成女生(蓋巴第三集借用了被抽走記憶的少女身體,變成身體是女的但內心是男的)的怪叔叔,雖然樣子醜但真的很溫柔,他不但為了主角不惜一切,甚至為救主角而死,而主角雖然心是男人,但也不得不被這個怪叔叔感動了,甚至反問自己的少女身體起來。

  而去到後半本星篇則是三個主角之間的故事:波波為了向上爬不但換了身體,更加入了以打倒瓦普為目標的一想團,但卻不知自己其實是被利用,而且最後更失去一切。少女妮露本來愛上蓋巴但卻被修改記憶變成愛波波,但最後當取回真正的記憶後就拼命去救蓋巴,將他由『母親想殺他』的陰影中解放出來。而蓋巴當回復記憶之後由於心底的痛苦回憶所以帶著仇恨去對付影武者和海馬,但在妮露的愛讓他知道母親當年為了救他而變成動物,解開他的心結並解放這個世界。

  整個故事的主題都以記憶所引發的,而蓋巴在故事中的王其實就代表著無所不知的神,他所擁有的記憶足以連吃記憶變大的海馬亦擠破,而因為他擁有所有人的記憶所以才能控制所有人,所以當他解放記憶時最後互相殘殺對方記憶的波波等人就復活了。而這裡也暗示即使人類如何修改記憶,神還是知道所做的一切,暪得了人但暪不了天,而蓋巴將記憶釋放也暗喻神將統治人類的權力交還,世上既不需要記憶控制,也不需要一個神來管理所有記憶,有點由神治時代進化為人文時代的味道。

 

大量的政治隱喻

  故事另一個特色是大量的政治含意,首先是蓋巴的統治就很有共產思想中資本主義的壓制,有錢人可以買賣記憶,修改記憶,又或者買沒有記憶的肉體進行非法行為,雖然這並非瓦普所願,但在極度的腐敗下不管他怎樣做也無法改變現實。而一想團為了推翻這個政權而戰,但使用的手段卻和這個政權沒有二致,結果當波波當上王時選擇的路竟然是讓所有人被海馬吃掉,使所有人的意志統一,其中對於極權和思想控制的控制十分明顯,而蓋巴的過去更將宮庭鬥爭的黑暗表現出來。而波波本來只是想讓母親過好一點的生活,但隨著不斷往上爬而越來越喪盡人性,不但不認母親甚至連唯一真正喜歡的女孩的記憶也被修改,再加上他弄掉了母親的記憶晶片使他一下子崩壞,選擇將所有人的意志在海馬身上融而為一。

 

半世紀前的科幻風

  雖然故事所表達的哲學以至社會思想是如此的濃厚,但作畫卻一反現在動畫的慣常表現手法,採用五六十年代動畫常見的手法,充滿六十年代科幻的設計,簡單到有點像童話本的人設,完全沒有關節比例和物理法則的誇張動作,如果有看過古早年代黑白動畫,像美國的粉紅傻豹又或者第一代的鐵腕亞童木的話,就知這種表現手法真的十分復活,甚至連色彩也是六十年代動畫慣見的灰暗色調,雖然故事世界其實七彩繽紛,但在這種刻意舊化的處理下讓作品一點也不像廿一世紀,反而像半個世紀前的古老作品。

  制作群採用這種風格主要是強調主題,既然主題是記憶選擇古老的表達手法也是很正常吧?一套以記憶為主題的作品用只存在於老一輩觀眾記憶的手法來拍攝實在適合不過了,此外正如富野由悠季為了讓觀眾將重點集中在劇情上而讓機械人和人設古裡古怪(《傳說巨神》和《Turn-A Gundam》是表表者),採用這種古式表現手法也有助讓觀眾集中精神消化其實很深的故事,而不讓其他東西搶去風頭。另一個原因是成本問題,這麼一套完全沒有任何商業元素旳動畫制成成本當然不會高,偏偏故事有大量的動作和特效處理,如果以現在的處理手法搞不好要拍得像攻殼那樣才成,但MADHOUSE又怎可能有這種本錢?出道近廿年的湯淺政明一直以來都在拍兒童向作品(所以這套作品的表達手法其實滿兒童向的,有助減弱其過於複雜和黑暗的主題的味道,讓觀眾易於接受),這套才是他的第二套作品,第一套《 ケモノヅメ》即使在日本也沒幾個人聽過,又怎可能像神山健治般花大錢來拍兒童文學《精靈守護者》?所以採用這種手法既可以節省成本,也和作品的六十年代風科幻動畫很配合,一舉兩得。

 

以演技帶動故事

  由於作品本身很靠角色去推動劇情,所以聲優的演技十分重要,如果她們無法作出動畫需要的要求那作品就會立即失去神彩,特別是這套有大量心理戲以及複雜感情的作品,別說功力差即使是弱一點點也一定會變得很顯眼-尤其是當沒有華麗的作畫以及美少年少女包裝,角色又特別多個人獨白的時候,只要一有什麼錯誤都會被放到很大。

  在這種對聲優要求如此地高的情況下,男主角蓋巴找來桑島法子,波波則是朴璐美,而妮露則是能登麻美子。桑島和朴有多厲害已經不用多言了,二人都是可以一個人就足以擔起整套作品成敗的巨星聲優,之前二人也經常合作,在默契上不用擔心的情況下在作品中的表現無可挑剔。至於能登麻美子的表現也極佳,不過之前兩位實在太過光芒四射,所以最後一話她的獨腳戲就顯得有點不夠力了-但也只是和桑島及朴兩位相比而言,單個人而言已比很多當紅聲優要好得多了。至於怪叔叔的江川央生更是出道廿年的老將,在這幾位好手帶領下再加上甲斐子裕子、齋藤千和、岩永哲哉等等,實力完全不用擔心,不過也因為其他人實在太過厲害的關係,讓小配角的藤村步的弱點完全曝露出來,有點可憐。

  

實而不華的精彩作品

  對,在現在的動畫美感標準下這套《蓋巴》並不是一套很能吸引注意的作品,沒有美少女也沒有華麗的畫面,亦沒有精彩的動作或者壯大的史詩故事,什麼超展開語不驚人死不休甚至是黑暗扭曲的故事亦沒有,但在一切回歸簡單之下卻拍出深入的哲學性主題,整整配合得絲絲入扣,甚至連配樂和歌曲都配合得完美,近乎無可挑剔的傑作。

  不過個人建議看這套作品真的最好找一個假日前的晚上然後一口氣看,這樣才會更能理解故事的前文後理,對伏線的運用也更清楚,以及對作品的精神有更深入的理解。

  因為,這不是一套隨便看看就可以完全領悟其中的奧妙的一套作品。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