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動畫評論

紅色系列的第三章-《紅》
文:內山美佳

  如果是《薔薇少女》動畫版的觀眾的話,一定會認識松尾衡這位爭議性十足的新生代監督,雖然他和同作的編劇花田十輝同樣有踢開原作自己來的惡習,而讓原作派的觀眾破口大罵。但比起花田松尾本身的個人風格要更強烈,而經上一次《Red Garden》建立起整個風格後,這次就是改編少年向冒險小說《紅》。

 

個人風格超越原作的松尾衡

  自從經過EVA到《少女革命》之後,不少動畫家都敢於以強烈的個人風格放在一般向動畫上,像新房昭之就是公認為電波教動畫家,花名「邊慎」的渡邊慎一的暴走惡搞也是這一樣,當然少不了以《薔薇少女Rozen Maiden》走紅的松尾衡。這類動畫家都有一個特色,就是評價極之兩極化,不是完全投降就是破口大罵,新房當然不必多言,松尾也跑不掉,因為他們都有一個習慣就是個人風格超越作品主題,甚至為了表達自己的主題而無視原作的風格自己來,在這種個人超越原作的情況下原作派當然會爆炸了。不過換另一個角度來看正因為動畫版不必照原作跑,所以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動畫人的功力,特別是原作本身如果就偏弱的話就更能顯出動畫家的實力,而《紅》就是這一類例子,雖然主故事線基礎上是以原作為本,但內容和方向卻完全兩回事,所以讓不少原作讀者對於真九郎變得如此無能大吃一驚。

 

命運、成長與改變

  原作小說《紅》其實是一個典型的少年冒險小說,雖然不算差但也不能算特別出色,但也正因為原作本身並不是那種很有強烈風格的故事,所以松尾挑了這一部作品來改就不用擔心原作的劇情問題,可以大改特改。

  原作的故事是男主角紅真九郎在一次工作下保護神秘女童九鳳院紫,而展開和九鳳院家的鬥爭,但松尾卻對這一段主線全無興趣,反而繼續他在《薔薇少女》、《Red Garden》中探討的主題,也就是成長和改變,在前兩套作品主角都背負著不能改變的命運,面對著最終一定會是悲劇的命運,她們要想辦法去突破命運,找出生路。在《薔薇少女》主要是集中在人偶們要如何扭轉必定要互相殘殺的命運,以及在這個命運之中眾人偶以及男主角真田純的成長,不過由於動畫版第二部差不多已是爛尾收場(可能期待拍漫畫的重畫版會比較容易?),所以我們不會知道一件事,就是假如真紅真的找到不用姊妹們自相殘殺的道路的話,又或者找不到的話結局會如何?成為愛麗絲之後又怎樣?沒有人知道。而在《Red Garden》之中四個少女死而復生,但為了真正地復活而不斷戰鬥,但最後發現戰鬥的盡頭是她們會變成不老不死但失去之前一切記憶的人!究竟她們面對這個無可選擇的命運之下要如何決擇?而當去到盡頭之後又會怎樣?在童話故事的結局多數都是『王子和公主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但實際如何生活沒有人知道。而松尾就在《Red Gadren》的OVA《Dead Girls》中給觀眾一個答案:四個主角雖然失去記憶而且活了數百年,但卻一點也沒有消沉,反而盡情享受無盡的青春。

  去到《紅》松尾也繼續這個主題,主角紅真九郎由於小時遭遇巨變而失去家人,為了保護自己不但學習暗殺用的崩月流格鬥術,而且還在身體裝了暗器『角』,希望變得更強,可以一個人也能活下去。至於女主角九鳳院紫生於一個扭曲的家族之內,而且長期被關在內院(類似日劇《大奧》那種地方,女人一生都不能踏出內院一步),但在生母蒼樹的要求下以前曾是九鳳院家的殺手、後來獨立成了替人解決麻煩的柔澤紅香將紫帶出內院,並交由真九郎照顧,但她的目的不在真九郎能不能保護紫,而是希望真九郎讓紫看一看這個世界。而紫的生父九鳳院蓮丈雖然深愛紫的生母兼妹妹蒼樹(由於長期近親交的關係,讓九鳳院家的基因出現異變,他們只能近親交才能生出下一代,但為了守住這個秘密家族的女人一生都不能離開內院,生下的女子也不能生諸於世),但卻因為沒有勇氣去破除這個扭曲的家規,所以一直憂愁滿面,而且在家的立場還不如兒子龍士。

  在故事中真九郎是找出能變強活下去的方法、紫是想突破內院這個籠,而蓮丈則是沒有勇氣去打破這個悲劇,三個人在面對殘酷的命運下都以自己的方式去面對,繼而找出生路。

 

只有面對才是解決的唯一方法

  在《少女革命》中經常強調「破壞世界之殼」的『革命理論』,等於反清復明就是要推翻清朝,但推翻之後明朝就能復國嗎?沒有人想過,也想不到答案。在《紅》之中,蒼樹只是想女兒離開內院看看那個世界,但之後如何?看了這個世界之後又回到內院被那個吃人的家規困死?紫在經過外間的生活後再次被抓回內院,但這時她想到的不是跟隨來救她的真九郎離開內院,而是想到即使逃了出去亦不無濟於事,因為只要有內院的一天,她不但不可能逃得了,而且即使她逃得了也只是時的解決而不是真正地解決問題。所以她最終決定離開內院但留在九鳳院家,決心要以自己的力量去破除這種瘋狂的家規。而父親蓮丈看到女兒的勇氣,亦提起自己的勇氣站在女兒的那一邊,希望能和女兒一起想出解除這個悲劇的輪迴的方法。而真九郎則在經過那一次戰鬥之後,終於明白其實人是不會獨個兒活著的,將身體改造成兇器又如何?他一個人可以扭轉一切嗎?非要傷害別人才可以讓自己活下去嗎?當看到紫的勇氣也讓他明白單是自己變強並不是真正的解決之道,人不能單獨活下去,只有和同伴互相幫忙才能面對任何挑戰。

  當然,在故事結局其實三人都仍在找出路,但共通點是三個人都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他們可能選擇了一條更困難的路,紫逃去外國九鳳院家當然找不到,等長大後回來也認不出了。而繼續守住家規當然簡單,而且因為基因問題所以只能和近親才可以生小孩的『理由』更是大條道理讓蓮丈逃避。真九郎一個人變強總比和同伴合力要簡單許多,但三人都選擇了更難的道路,正面去面對命運找出生路,而且真正地去解決問題而不是一時的治標不治本,這也是從《薔薇少女》、《Red Garden》以來共通的主題。

 

追求流暢的動作

  松尾的作品有一個特色就是他的強烈風格的作畫,他的畫風絕對不是主流會流行的類型,而且往往為了強調表情而讓角色的樣子作一定程度的扭曲(有點像富士...藤田和日郎那樣,強調氣勢而扭曲角色的樣子),所以作畫絕對不漂亮,一眼即看出是松尾的畫風,再加上他又常常負責畫分鏡,所以故事的角色五官扭曲絕不新鮮,但在表達出角色的感情和動作上這種程度的扭曲又絕對可以接受,而且也一如藤田那樣這種已成了松尾的一貫風格了。

  另一個特色則是松尾流的打鬥場面,早在《薔薇少女》中就看出他對於動作的處理很有一套,追求流暢的動作、一拳一腳都要清楚但又不是一味賣弄招式,速度感要夠之餘但又不能快到什麼也看不見,這種動作與其說像日本動畫還不如像香港動作片的風格,在日本的話則以蛭田達也較接近,雖然仍無法和蛭田那種近於演武的流暢動作相比,但在動畫界這種處理風格也算是很少有的了。

 

頂級的聲優演出

  不過比起動作,松尾對於對白的運用以及對聲優的要求更是十分有名,早在《薔薇少女》聲優在訪問時就笑說為了配出效果桑谷夏子要在錄音室滾來滾去。而去到《Red Garden》更不計本錢採用事前配音,讓聲優可以不受畫面的影響下以個人對角色的理解自由發揮,而且要聲優一改他們習以為常的動畫式誇張演技,而採用日常生活用的語氣配音,結果就是多場對話戲都聽到觀眾毛管也站起來的程度,甚至讓幾個一直以來都認為技藝平平的聲優如石尾佐和,又或者完全不會平凡演技的聲優如子安武人都展示出平日難得一見的精彩演出。至於高手如澤城美雪更是不在話下。

  去到《紅》由於成本有限不能像《Red Garden》這樣不計成本搞到最好,所以只能在第六話的歌舞劇中用上事前配音這一招,雖然效果同樣教人讚噗,但代價是作畫走樣到嚇死人(始終這套不是《Red Garden》那樣可以用上十個人當作畫監督,沒這個錢嘛!)。不過其他時候雖然還是傳統的事後配音但由於聲優們多是合作慣的好手如澤城美雪、真田麻美又或者一早知道松尾的要求(松尾為了讓聲優達到自己的要求還兼任音響監督呢!)如石毛佐和、新谷良子,至於黑田祟矢本來就配不少日本劇集所以他是會平實的演技的。不過真正嚇一跳卻是演員出身的悠木碧,本來以為女主角紫這類角色絕對是釘宮理惠的必然角色,但聽了十二話悠木碧的演出之後卻肯定這個角色釘宮配不來,何解?因為釘宮是典型誇張動畫聲優,她不會平實的演技,但沒有過正統配音訓練的悠木碧就沒這個問題,幾場狂叫和吵架的戲她的演出只能以神乎奇技來形容,特別是面對當今最出色的聲優之一的澤城美雪十二集竟然沒被打扁更是神奇-尤其是在《二十面相的女兒》才一集客串澤城就輕易將平野綾殺到片甲不留的時候。

  當然聲優有本事劇本也要寫得好才行,多場對話戲在優秀的劇本下聲優都能以最佳狀態演出,像前半澤城、新谷、升望和悠木在學校的對手戲,澤城、悠木和真田及木村遙在五月雨莊的對白都很精彩,雖然最後一集的長篇大論是關乎故事主題,但感覺反而比不上那種生活化的對白,而且帶著英國式的幽默感。而由於吵架是最難配得好的,既要像真正吵架但又不能讓觀眾聽不到她們說什麼,所以時間、對白以至聲優的演出都是一大挑戰,像第三話澤城和悠木在電車內的爭吵就是好例子,另外真田麻美的角色環帶著紫回大學和女同學吵架的一幕,由於該女同學由老拍擋澤城美雪兼配,所以二女完全不需擔心默契的問題全力發揮,單是為了聽那一場吵架就夠理由看那一集了。

 

會是『紅色三部曲』?

  雖然不是明文規定,但很多時同一主題的作品都是以三部作為一套,像沖方丁也是以三套為一組的『沖方哲學三部曲』,而剛好自《薔薇少女》、《Red Garden》到《紅》也剛好三部,而且三部都以同一個主題作為故事的核心,雖然未至於像沖方丁那樣組成一個完整的哲學體系,但也算是很用心地描寫的了。

  雖然這三部作品絕對不算完美,砂石亦有不少,但無損其強烈的個人風格以及精彩的表達,如果單為四個女主角唱歌而看《Red Garden》的話,那即使只聽聲優們的演出而看《紅》也絕對不過份。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