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動畫專題

異色時代劇-《モノノ怪》和《劍豪生死鬥》
文: 內山美佳

  其實筆者一直以來都想談這兩套作品,但這兩套作品的確是有值得一談的地方,但要寫夠字數卻有不少困難,偏偏某腐女前責任編集多次要求筆者寫《劍豪生死鬥》,既然當時答應了那當然要覆行承諾,於是便強行將這兩套拉在一起了(苦笑)。

《mononoke〜怨靈》:實驗動畫第二擊
  如果各位還記得的話,在06年其實有一套鬼怪動畫《怪〜ayakashi》(可不是另一套哦!),當時這套動畫採用實驗手法,由三批制作人員拍出三個不同風格的鬼故事,其中最後一個『怪貓』因為利用了特殊的拍攝手法,讓畫面出現了粗糙紙張的紋路,使故事變得極有古老小說的味道,加上用上大量的意象圖案以及隱喻以及代表物等等,讓故事帶著與別不同的味道。
  一般動畫如果大受歡迎開拍第二部是理所當然的,但由於這套動畫算是實驗動畫的一種,而且上一輯分開三班制作,別說其他,單是要再找來天野喜孝再畫一次就有難度,再重覆一次公式也沒有什麼意思,所以制作公司便挑了三個制作組名氣最低但也最驚喜的『怪貓』制作組,以該集主角的賣藥郎為主角開拍十二集五個小故事的動畫,那就是《モノノ怪》
  

聊齋+警世真言=《モノノ怪》
  在上一輯之中怪貓和其他兩套作品有個最大的不同,就是編劇利用類似羅生門的手法,而再運用大量的暗喻來表示劇情的真相,以及最後帶著警世意味的結局,讓這套作品變成一套聊齋版的警世真言:以妖怪來說道理。不過這套作品中所說的道理卻不是傳統老套的導人向善,反而是更接近哲學層面,甚至不少是很佛家理論的劇情。

座敷童子
  一開始的故事『座敷童子』以一個女傭志乃(cv:田中理惠)懷著少爺的骨肉而家追殺,逃到一所旅館開始,到最後志乃接受了座敷童子為 止。不過這篇故事的重點卻不是女傭因為被追殺而仇恨,反而是女傭以慈愛接納了象徵被墜胎而死的孩子,而故事中的關鍵隱喻:以紅布暗喻臍帶,以玩偶代表子宮,童子則是妓院被打下的小生命、以及因『業』而跌進地獄的靈魂,而背景的佛陀代表著志乃超越一般母愛的神聖之愛,中途看到自己被少爺拋棄暗喻佛陀在人世所受的苦難,以她願意將童子生下來代表佛陀捨生救世,整個故事回到一個佛家味道很重的主題:即使妖怪也有生存的權利,他們也只是想活下去,眾生平等,佛陀犧牲自己將地獄中受苦受難的靈魂拯救出來,以己之血肉普渡眾生。
  在五篇之中以意境來說這一篇最高,也是少有地以動畫來拍出佛家哲理的一套作品,再配上超水準的田中理惠和藤田淑子的演出,實在沒得挑,可算是這類實驗風動畫中的傑作。

海和尚:
  第二篇的舞台變成了船上,而女主角(因為只有她才是多次登場)的加世(cv:由加奈)為視點,看船上的一眾人究竟誰才是引出海和尚的真兇,而這一集的暗喻是:金魚代表源慧和尚的欲念,一種不自然、被束縛壓抑的欲念,自小出家當和尚,然後被親妹告白後親妹代自己成為妖怪的祭品,扭曲的愛情加上對自己的無能,欺騙世人的內疚(不單是亂倫感情,還有由本來該是自己死但讓妹妹代替的欺騙),加上身為和尚卻好男色(上一集已經暗示菖源早已經被源慧沾過了),多種為世所不容的情感使金魚變海和尚(在上一集的海和尚其實就是金魚為外型),就在他這次海上爆發。最後妹妹的靈魂附在失去一半靈魂的源慧身上,讓本來不可能結合的二人終於在不違世俗的情況下完成二人的願望,心魔既除那妖怪就消失了,而最後源慧變成美男就是因為他的一半其實是妹妹,也暗喻相由心生、心魔一除相就好了。至於中段出場的一張king牌,想應是暗喻源慧在德道高僧的背後的另一面吧,所以才以兩個king上下接近變成一張牌,暗喻之後告白時源慧將自己的黑暗一面拉出來。
  相比起第一篇只有兩個女角的對手戲,這一篇角色很多,也沒有一個特別有發揮的,只有加世還是那麼搶戲,事實上由加奈的演出比起她硬萌又或者冷酷的語氣更自然流暢,以她來說是很難得的了。

無臉:
  這一章又是回到三個角色貫穿全劇的路線,以一個自小被壓迫的女子蝶(cv:桑島法子)因為要回報母親的要求而扼殺自已的人性的故事,而劇中的關鍵物面具的意思最簡單,就是蝶用來擋著本心的一件道具,當碟以真心看人時就會看到樣子,但如果她封起自己的內心、戴著面具的話那其他人都會戴著面具,因為長期被壓抑而製造出另一個人格,而這個人格最後化成怨靈再操控面具男,再由面具男口(cv:綠川光)指使表人格的自己殺死那一家人。至於最後的場景其實是蝶跟本已經不在那所屋子裡了,那些只是蝶本身的殘留思念。
 口聲優上桑島法子絕對沒得挑,配出那種受到壓抑、即使是哭也是壓著聲音來哭的陰沉哭聲,那是一種從小就不敢表露自己個人感情的哭聲,甚至可說是連哭都戴著面具,直到她說出『像個傻瓜一樣』時她才唯一一次脫下面具,對自己以及一切作出冷酷的批評。

鵺:
  這一集是少有的全男班,以四個為了得到傳說中的名香東大寺而在大宅大鬥法,而這集的妖怪鵺其實是指人中心的貪念而出現的醜惡,那些人為了得到東大寺而不斷鵺所吞食但自己卻全不知早已被殺,比喻人心被黑暗所吞早已成了活死人卻全然不知,一切追逐的早已成了幻覺但仍是苦苦追尋,直到賣藥郎點化他們才知其實一切已成幻像而肉身已死,暗示人在在貪念之下已是行屍走肉。
  包括第一部的貓妖篇在內這一部是對人性的醜惡諷刺得最毒的,三個男人帶著醜惡的貪念前來,但一個被妒忌所迷另一個則是傲慢、還有一個是無知,這裡還真有點電影《七宗罪》的味道。

化猫:
  最後一篇回到上一輯的怪貓,不過舞台已經一跳跳到明治年間,以一架當時是最新科技的電車上作舞台,而也是利用羅生門式的橋段,車上除了賣藥郎之外所有人、甚至連女主角加世也和案件有關,而女記者市川節子(cv:折笠富美子)因為一單獨家新聞而被殺,所以便引故事中的有關人等上電車,然後用幻覺迫他們說出真相。不過比起之前數篇帶有極重佛家意味的劇情,這一集反而沒有那麼味道,故事是很緊張沒錯,但就失去了貫穿之前數篇的警世和佛家道理了。

《劍豪生死鬥》:同志獵奇系作品
  同樣是古裝時代劇,同樣是07年七月的一季番組動畫,同樣是小眾作,但風格完全不同,在《モノノ怪》主要是以故事來說佛理,但在《劍豪生死鬥》卻完全不是這回事,刻薄的說,這作品完全是一套將監督的個人惡趣味表現的作品。
  本來《劍豪生死鬥》的漫畫就是一套強烈的同性戀意味兼獵奇系漫畫,除非你對這類作品全無認識,不然一定會看得出這套作品背後的強烈同志氣息,作品處處散發出強烈扭曲的色情,像無意義的男性裸體,誇張到極點的殺戮畫面等等,再加上扭曲的人性,使作品處處透出瘋狂的氣息,在這套作品沒有一個角色是正常的,每一個都是扭曲的瘋狂,讓作品產生一種強烈的超現實感。

動畫更上一層樓
  本來漫畫版就已經夠嘔,動畫版竟然更加厲害,首先是全作用黑暗系風格,畫面黑黑沉沉的,然後是用上大量的時代劇式分鏡,讓氣氛更加鬼異。
  不過真正夠毒的是戰鬥的處理手法,本來漫畫版已經夠血腥,沒想到動畫還可以更厲害,大量的甩頭甩身畫面,人身切斷畫面隨處可見,雖然不是那種血花亂飛的畫面,但因為沒有血花反而將人體斷面看得很清楚,說真的實在很嘔心。而且即使沒有刀斬也一樣可以很嘔心,像男主角一拳將對手打到下巴都飛掉,先不管現實絕無可能做到(如果人的下巴可以如此輕易被打飛,那單是泰臣就可以打爆十多廿個腦袋了),但畫面上嘔心程度肯定爆燈,最狠的還是主角手插著對方的牙,真服了監督敢將這些畫面拍出來。至於一刀將人一分為二,將人的臉切下來,而最震撼的還是當主角的帥傅岩本虎眼被殺時,男主角竟然為他作人工呼吸,但當時岩本的半邊腦袋已經飛掉,腦漿不斷流下來!嘔心程度再次挑戰新極限,至於牛股為了成為劍士不但自宮而且還殺了等他回來的愛人,變態滿點,筆者也真服了竟然可以將這套動畫看到最後,而且還有看連載。
  至於男同志味和暴露狂更是不絕,先是完全無必要的男性裸體,而且不斷強調男人的肌肉,而中段山崎九郎右衛門幻想正太近藤涼之介(cv:堀江美都子,真搞不明白為什麼michi要配這個角色)的畫面,其同志味就算對同志系作品沒有認識的也會感覺到,那是絕對的色情,再加上那種用口『自家發電』,以及吃對方的眼球的畫面,又是嘔心程度爆燈的一幕。至於之前好男色的場面就更加不用說了,整套作品都充滿同志味,而且還不是腐女的BL,而是真真正正的男同志味道,幸好筆者對同類作品也小有認識,不然保證受不了。

瘋狂的人性
  既然畫面瘋狂,故事的角色自然也是瘋狂的,先是絕大部份都是瘋子狀態的岩本虎眼-不,即使正常狀態也絕對是瘋子,因為他的源故讓女兒三重(cv:桑島法子,桑島果然很拿手配ヤンデレ角色...)也變成瘋子。而一心想搶奪岩本家的伊良子清玄(cv:佐佐木望)本來就不正常,而被虎眼斬掉盲之後為了向虎眼流報仇而成了連橫殺手,全作算是比較正常的只有牛股權佐衛門(cv:屋良有作),即使是男主藤木源之助(cv:浪川大輔)其實也很扭曲,從他回答涼之介殺人的感覺時已經看出其實他的精神狀態已經不正常,而他看到明明已經被斬掉一邊腦袋的虎眼還替他作人工呼吸更表示他絕對是瘋了。而其他角色更不用說,即使是涼之介也可以為了一些浪人對虎眼流的不敬而大開殺戒,在這套作品之中人的生命完全不是生命,一如漫畫第一卷最後作者的話表示劍士的人性是扭曲的,一種不是正常人的心態才可以成為劍士,而這段話也正好表明作品的主題:在一個瘋狂的世界,是沒有人可以正常的,所以本來很正常的三重和郁(cv:篠原惠美)都被迫到瘋了。

基於寫實的誇張
  在戰鬥場面上這套作品其實和刃牙這類作品都是以寫實為基礎,即是每一招都畫得很清楚,沒有打混風影的玩意,像用手夾刀來延長攻擊距離,斬米粒來練準確的掌握攻擊範圍等等都很詳細,而清玄的雷獸斬(利用劍拖在地上的反作用力來提升速度,和日向小次郎的雷獸射門其實是一樣的)等等都很精細。不過剛才也說過由於作者和監督的個人惡趣味,所以誇張的暴力手法極多,爆頭斬腦人體切斷無所不在。
  顯然,比起《モノノ怪》這一套《劍豪生死鬥》更加地底,不過在日本動畫界這類擺到明是獵奇、男同志加暴露狂的動畫極之少見,所以作為研究動畫的朋友還是值得一看的,如果有某些興趣的更是非看不可,不然就只有筆者這類什麼動畫也看一餐的人才會看了...

ヤンデレ(壞嬌):
由ツンデレ(傲嬌)演化出來的新名詞,簡單來說就是本來正常的角色隨著劇情而黑化甚至瘋狂(俗稱壞掉),又或者對著男主角很溫柔但另一方面卻很瘋狂邪惡,最佳例子是《寒蟬鳴泣之時》的龍宮麗奈、《舞-HiME》的藤乃靜留、《妄想改造人改藏》的名取羽美(有說她是同類角色的始祖)、《School Days》的桂言葉和西園寺世界,還有《未來日記》的我妻由乃以至《Myself:yourself》的星野麻美等等。
附帶一提,在動畫界最擅長配這類角色首推桑島法子,其次是中原麻衣,她們兩個已經成為壞嬌系女角的名聲優了,甚至連竹刀少女的宮崎都和小田島禮美也是一樣(雖然這裡的壞嬌是搞笑版本),可見二人在壞嬌界中的地位(笑)。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