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動畫專題

由輕小說到時代劇﹣談西尾維新的《化物語》、《刀語》
文:傑特

  雖然作為一個宅圈內討生活的人,但筆者不會否認對潮流的觸覺是出名差的,尤其是輕小說的領域內。當然即使在日本旅居的日子西尾維新已經走紅,但卻對他一點印像也沒有,相當失敗。

又長又臭的西尾維新
  作為近年紅得發紫的輕小說作家。西尾維新的作品真的什麼也有,而且結合各種不同類型的題材再加上奇想天開的劇本,讓他在一大堆輕小說作家中顯得特得與別不同。而他產量之高更誇張到出道沒十年其著作已經多到可以開個「西尾維新系列」!害筆者看到這個名字時還以為是某輕小說的新品牌呢!
  不過比起加入不同種類的題材在作品之中,又或者角色的名字古裡古怪,一般人對西尾的最大認識就是他一向『口水多過茶』!又長又臭的台詞可算是西尾的招牌風格,不管什麼時候他的角色總是特別多話,而且說的內容又是廢話多多,總之什麼都用對白來交代。當然以傳統的小說而言這種對話比描述還多、像香港打鬥漫畫的那種手法很難說是好。但當堅持原則到讀者接受的話那就不是缺點而是風格,西尾的情況其實就是這樣,反正他就玩這個,沒有這個就不算是西尾維新了。

典型的輕小說《化物語》
  由於筆者完全不踫西尾的作品,所以不會評論他的作品好或壞。這裡說的只是他被改篇的兩套作品:一套是物語系列中的《化物語》,另一套則是時代劇小說《刀語》。
  先談《化物語》,這套可算是很典型的輕小說格局:以主角作為第一視點:單元式劇情、描寫角色多於劇情、在現實的舞台插入神怪的劇情,以至簡單的起承轉合等等。這幾點可算是絕大部份輕小說的常見手法,《化物語》未必算是最佳的一套,但也該算是表表者了。動畫基本上將《化物語》中的幾個故事以每一個故事三至四話來拍,時間不夠的就以網路不停期播放,這樣就不用硬要將劇情壓縮到一季內將整個故事全拍下來,也不用為了拍兩年而將本來不夠的劇情灌水來拍。如果能夠解決這個問題的話《化物語》絕對是有齊所有今天走紅的輕小說的條件:個性十足的美少女、中二病全開式的角色名字和設定,淺白簡單但看起來很有深度的劇情,以及主角最後開後宮式的處理,這類型的輕小說你去一次書店掃來就是一大堆,如果那些小說也有市場的話那西尾不贏幾條街才怪哩!

新房火力全開
  新房昭之﹣或者說以他的名義的SHAFT 動畫班﹣近年真的活躍得不得了,每季都有作品推出。當然有一些其實只是掛名但實際上是部下的作品如《女僕茶餐廳》。亦有一些看到新房是全無鬥心隨便拍的如《荒川爆笑團》、《夏之嵐》。作為一個看了他作品多年的觀眾,新房那一套是認真拍那一套只是隨便拿一些招牌風格包裝但全無熱情去拍的還是看得出來。
  不過《化物語》卻看得出新房是很用心去拍,即使是一些他的基本功夫也很用心,像將一些黑暗的題材以間場來「河蟹」掉時就很花工夫,像提到戰場原黑儀的過去那段就是用一些意識流畫面來包裝,觀眾既可以意識到發生什麼事,但又不會太露骨,而且反而有一種盡在不言中的意境,這是相當聰明的一著。至於其他表現手法當然更不用談,或者說這套是近年新房下得最重火力的一套,記憶中玩得如此盡的近年作品也只有《絕望先生》。而且比起諷刺性重的《絕望先生》,這裡玩起影像更放得開,視覺衝擊無處不在,對喜歡新房這一套的觀眾來說絕對會看得很過癮。

賣萌。新房是專家!
  說到包裝萌角來賣錢,第一時間可能就是京亞尼。但其實新房也是此道高手。在《化物語》他就很成功地將各女角包裝成一見鐘情的萌角。戰場原的更衣,和羽川翼的貓娘睡衣已經算是小兒科,真正厲害是千石撫子,她簡直就是蘿莉控基因覺醒劑,故事中的賣萌還不夠,再加上那首有著致命毒素的「恋愛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要找不中毒的觀眾還真不是易事。至於羽川翼的OP由於當時已經是放在網路上播放,所以玩起來就更性感,噴血度更高﹣雖然第一次看那個OP的某一段時筆者第一個反應是吐槽:『真理之門?』﹣因為那個畫面真的很像鋼鍊真理之門將人扯進去的畫面...
  作畫當然也是超水準,既然賣萌當然作畫也要好,不然還賣什麼?所以整套作畫都有極高水準,再加上BD版不單是沒有了一些修正,甚至連一些意識流的畫面也有變化,逼你連碟也一樣買,真夠強悍。

異色時代劇《刀語》
  相比起完全是輕小說格局的《化物語》,《刀語》反而走的是正統派時代劇小說格局,以傳說的刀匠四季崎記紀的十二把變體刀為中心。主角鑢七花被自稱為奇策士的咎由一個荒島中帶走,到日本各地收集十二把變體刀,在這段集刀的旅程一方面七花從一個不通世事、對善惡之分完全不懂得、也對人的生死並不了解成長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另一邊則是咎在旅途之中苦惱著報仇的意義、愛情和殺父之仇的掙扎,二人在旅途中成長,到最後面對著一個並不是幸福快樂的結局。
  雖然故事上還是以一刀一本書的形式,但實際上卻是連續劇,每一章之間都有關連,比起描寫角色更著重於劇情的表達,個人的成長以至路途上的搖擺不定,以及變體刀背後的秘密等等。可以說除了採用單元性這點比較像輕小說之外,其他的跟本就是不折不扣的時代劇小說。

元永、上江州的結實作品
  相比起名滿天下的新房,元永慶太郎和上江州誠這對監編組合當然沒那麼有名,也沒有很強烈的風格。但在制作上他們卻有著不俗的評價,他們的優點是只要原作夠好就能夠在原有的劇本上加以提升,但缺點也是假如原作就不行他們也沒有辦法扭轉問題,可算是相當忠於原作發揮的類型。特別是上江州誠雖然不像吉野宏幸那樣亂搞、亦不像倉田英之總能在一個二流故事中找到不一樣的主題加以發揮。但他的東西卻以實而不華見稱,在內行動畫迷之間算是有信心保證的一位。
  由於元永和上江州都是以平實見稱,所以在《刀語》並沒有使用一些很意識流的手法,整體而言是拍得四平八穩的。唯一例外是第七話的「悪刀・鐚」,這一話絕對是血淋淋,由開始七實殺光整座山的人,到後半的姊弟對決,相比起之前之後的劇情由於這話實在太血腥,所以元永便玩了大量意識流手法來帶過殺人畫面,最有趣是上山大屠殺的一幕竟然用了遊戲《奇奇怪界》的畫面!可算是兼具表達效果和限制的一著﹣總不成像今千秋在拍《海貓悲鳴時》般爆頭爆骨吧?這是一般向動畫哩!

鋒迴路轉的結局
  雖然這套作品打著時代劇的格鬥動畫,但實際的打鬥倒不算好看,或者說本來元永和上江州就不是以拍動作出名的動畫家,期待他們拍出精彩的打鬥也真的有點不切實際,所以動畫打鬥不但很虛,甚至經常將用一個畫面以兼用咭形式連用幾次。全劇最好的兩場打鬥是第七話七花和七實的姊弟對決,配合意識流的畫面讓決鬥多了一份淒美和無奈。另一場就是最後一戰七花和左右田右衛門左衛門對決。原作本來也是一擊分高下的戰鬥。但如一套動畫去到最後一戰還是這種兩下子結束的玩法的話,觀眾是絕對不會收貨的﹣一套武打片變成「冇打片」,還像樣嗎?所以最後一戰拉長了不少,打得分刺激,但代價就是炎刀統由五發子彈變成子彈無限發了,不過以這套作品走的誇張風格,無限子彈也沒有什麼大不了:會有比七花的斬艦刀級攻擊還要誇張嗎?
  在西尾的支持者之間一直戲言西尾最拿就是殺萌角,而這套就是代表:連女主角也要死!最後一話一來就是長達十分鍾、咎的「臨死遺言」(你的命還真夠長,內臟都變成一團還可以說上十分鍾話〜)!然後就是李小龍的死亡遊戲:由底打到頂,最後殺掉將軍替咎報仇,也完成否定姬的祖先、四季崎記紀製刀的真正目的。到了最後竟然是否定姬跟著七花雲遊四海!以常識來說絕對是超展開,但想想也沒有什麼不可以,因為故事的真正重點其實是放在四季崎記紀的本意上,那只要完成該事那其他的就不算重要,而且比起男女主角理所當然走在一起,這種手法反而更有餘味。

劇情主導的作品
  輕小說的最大問題是往往作者跟本沒有好好想過結局,就以一個點子寫下去,結果就是寫著寫著接不下去不是爛尾收場就是死拖活拉,涼宮春日系列就是典型。畢竟像禁書目錄這類可以由一兩個點子變成一個巨大的系列,作者的本事少一點還真不成。
  所以像《刀語》這類一開始有了明確的主題和起承轉合,以及結構相對完整實在相當難得,而動畫採用一月一回五十分鍾的「偽一年番實半年番」也開拓了一種新的動畫播放方式,使日後一些需要較高成本和制作時間的動畫,有一個更彈性的處理手法,實在難得。所以比起扣掉賣萌和新房的影像外其實不怎樣的《化物語》,《刀語》更值得一看。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