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動畫評論

從《俺妹》分析戀愛系創作上面對的問題
文:傑特

關於《我的妹妹哪有這麼可愛!》結局所爆發出來的烈火已經燒遍各大討論版,不過燒還燒但因為夠話題性所以小說倒是賣個不停﹣不,這次不打算參一腳罵過去,反而想以這套作品搞出的問題,分析一下戀愛系作品在創作上會遇到的問題。

亂倫的創作應用
簡稱為《俺妹》的《我的妹妹哪有這麼可愛!》,從標題就很明白地就是兄妹戀,而作者也很直接了當地走妹妹線。關於作者是否妹控先不管,現在我們先要知道「亂倫」這個要素在創作上運用的特色。
一如《妄想學生會》中琴美的耍寶說『兄妹一詞便是不讓其跨越禁忌線的理性詞。』,對,兄妹之戀由古典創作到國語片再到今天的師奶劇,都是一個很能發揮的題材,而發揮的重點是「禁忌之戀」,一種為世俗所不容的戀愛正是兄妹戀以至同類的亂倫題材的重點所在﹣正因為有世俗道德的規範,在衝破這些束縛時的行為以至心理反應,都是絕妙的創作題材。遠的不說,近的像是動畫版《緣之空》妹妹篇最後就有這些衝突。一套成功的以亂倫作為題材的作品,單是這一個主題就可以玩得出神入化,這由神話開始到今天的流行文學都多不勝數,不詳說了。
事實上單單這個題材所能玩的戲劇張力就已經足以構成一套多本的小說內容了,並沒有必要再加其他題材。但在《俺妹》中寫了十二本有真的活用到這麼有趣的題材嗎?答案是沒有。想想,除了桐乃可以在半夜摸到京介房間找他作「人生相談」之外,還有什麼是非要兄妹才能展開的劇情嗎?經典的成人遊戲事件換成青梅竹馬的女孩的父親也可以,如果連這也可以換成其他關係,那其他情節換成『鄰居像妹妹般的女孩』是完全可以的。那,兄妹戀的設定究竟有什麼意義?
玩兄妹戀最重要就是二人如何突破社會世俗的眼光和規限,以真愛剋服一切得到幸福,才是兄妹戀的重點。而顯然《俺妹》是沒有在這方面有任何著墨,最多最多也只是貼大頭貼在冰箱上讓父母見到,但這也只不過是給一個理由讓京介搬出去搞修羅場。如果真的想以這方向發揮的話京介是絕不會這樣搞的,甚至可以說正因為他對兄妹戀沒有自覺才會做這種事。但最後京介選的卻是桐乃!那只能有一個解釋:就是京介不覺得妹控是有問題的,也不認為家長會反對。對主角對亂倫所帶來的問題是完全沒有自覺的話,那選擇這個題材又有什麼意義?你罵一個人某個特質是知道對方在意,如果對方從不在意你罵來又有什麼意思?如果京介和桐乃對兄妹戀從來沒有任何社會道德性的顧慮的話,那和一般的戀愛關係又有什麼分別?桐乃和其他女角又有什麼分別?只不過是相識十多年的感情吧?
這可算是《俺妹》在創作上最大的問題,作者採用了「兄妹戀」作為故事主題,但這個「兄妹」卻有兄妹之實卻沒有兄妹的自覺,故事完全沒有運用到這個題材的優勢,變成空有兄妹戀之名但內容卻只是普通到不行的戀愛故事。

正宮的存在?
另一個問題也是由桐乃身上出現的,就是作為正印女主角,她和其他女角之間保持著「過於友好」的關係了。
感情好也不行?不是不行,如果這套是後宮向作品的話!一般來說後宮系作品女角們感情好是讓男主角走後宮結局的關鍵,因為只有這樣女角們才會在不想感情破裂為前提下多女共事一夫。但《俺妹》最後卻沒有走這個結局,甚至可以說作者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過走後宮結局﹣這是很容易理解的,又不是R-18遊戲的男主角,誰要看一套戀愛作品的男主角攻略所有女生開後宮?你以為每個都是桂木桂馬嗎?
但如果是一般戀愛向作品的話,女角們會互相衝突,而這些衝突正正是戲劇情的來源,不然「修羅場」好看的地方是什麼?就是同時喜歡同一男子的女生們同場較勁嘛!如果女孩們走在一起像親姊妹般交往,那除了男主角會覺得開心外還有誰想看完全沒有火花的多角關係?但在這裡卻出現一種很怪異的展開:每一個喜歡京介的女角,前提都是「和桐乃在一起」,但她們都知道京介是個妹控,你不打敗桐乃又怎樣得到京介?簡單就是京介和桐乃只能二選一,不然永遠只能隔著一個桐乃,世上有人能夠容忍自己和所愛之人之間永遠隔著第三者?而且對方的最愛還不是自己?但不論黑貓還是綾瀨甚至是沒什麼機會的沙織以至加奈子都不曾想過從桐乃手上搶京介過來,這麼客氣的多角關係有什麼好看?
比起來一但跳出桐乃的部份,其他女角之間的較勁就有趣多了,像黑貓和綾瀨的對決就火藥味十足,沙織和其他女角對決之間的亂入也好看,這也是多女追一男的最大樂趣,就是修羅場的運用。可是作為正宮的桐乃卻是任何時候都是修羅場免疫,那就變得相當沒趣了。

互動不足?
京介和桐乃最後走在一起會讓人翻桌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故事大部份時間二人還是保持一般兄妹的互動,雖然桐乃越後越表顯地表現出兄控的特色,但京介卻還是保持一定的兄長形像,所以二人的互動並不有趣,除了桐乃在黑貓的刺激下爆發的兄控告白外,其他時間桐乃和京介總是保持一定的距離。
相比起來京介和綾瀨以至黑貓的互動就好看多了,由於二人和京介都只係一般的男女關係,而京介又很明白地表示對二女的好感,因此京介和二女之間的互動就相當生動了,像京介對綾瀨的性騷擾和綾瀨的暴力吐槽就相當好看,而和黑貓的戀人部份亦相當好看,這是因為京介沒有一種「桐乃始終是我妹妹」的心理想法,所以他無需在二女面前裝樣子,活潑生動自然有趣。但京介卻有一種「我要有一個兄長的樣子」來對桐乃,結果這對兄妹的互動就變得很怪異:明明是兄妹的互動,但二人卻又有男女之間的感情,既要保持兄妹之間的立場,但又沒有兄妹戀之間的倫理衝突,這不是很奇怪嗎?正常來說京介有意無意地保持「好哥哥」的形像的人,是會很清楚兄妹之間的禁忌的,但最後卻會選一個自欺欺人式的「期間限定戀人」出來,尤其之前和其他女角打得火熱,最後才一次過拔旗走桐乃結局就變得更不可解了。

這已經不是創作的問題了!
關於《俺妹》的結局在網路上有人拿了《漫畫狂戰記》其中一話來改圖,以諷刺京介這個最後才硬生生拒絕女角們的告白走桐乃線的問題。事實上原來《漫畫狂戰記》中炎尾燃罵的說話套在這裡真的是一矢中的。
先不管其實在前十一本京介完全沒有表現超越「好哥哥」以上的感情表現、而在最終卷突然轉入桐乃線是硬生生扭劇情(筆者認為單是最後一卷搞這種把戲就夠理由把作者釘上十字架了)。好了,當京介一開始就是妹控了,既然你自知喜歡的是桐乃,那之前努力地攻略黑貓和綾瀨又是為了什麼?你既然心有所屬就該果斷地拒絕其他女性的感情,像《Clannad》動畫的岡崎朋也就是早早地斬斷智代和杏的發展,這樣雖然很無情,但卻不會讓對方以為有機會能枉費痴心,如果朋也已經表現得如此明顯但還是硬要喜歡,那就不是朋也自己的責任了。
但京介的情況是既然已經接受的黑貓的告白,又和綾瀨天天大耍性騷擾花槍,二女當然會認為京介喜歡的是自己吧?好了,當綾瀨告白時京介這時才說另有喜歡的人?你把女生們的純情當成什麼呀?你喜歡就和人家玩當人家認真就距絕?這已經不是創作的問題而是更深層次的人性問題了!一如炎尾燃指出「每一次和她相處心底裡都會有第三者,這樣還算是幸福嗎?」,京介拒絕了幾個女生而和桐乃在一起時真的可以完全忘記她們嗎?不行的話這跟本不算是幸福,行的話那京介已經不是變態了,而是一個負心薄幸的賤男人了!一套賣數百萬部的小說的男主角可以是如此地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多個少女的淚水之上嗎?最神的是作者竟然可以輕描淡寫地寫女角簡單地接受了京介的說法,如果女生們可以如此簡單地接受這種結局,除了說她們跟本不喜歡那個男的就沒有其他理由了,不然你以為Nice Boat.是放著好玩的?
作者如果一開始就想走妹妹結局就走到底,但又要滿足其他角色支持者而搞一大堆曖昧情節,但最後卻以如此簡單的方法讓女角們全員退場再讓正宮上位,除了說這種作者對他創作的角色跟本沒有愛之外,就想不到其他理由可以如此狠心地讓綾瀨、黑貓去跑一場一開始就沒有希望、但讓她們以為有機會到最後卻被拋棄的結局了。

一套失敗的戀愛向作品教材
《俺妹》可算是典型賣角色的作品,論劇情其實沒有什麼好談,就是京介遊走在眾女之間的故事,本來平凡不是錯誤,但作者既沒有好好運用兄妹戀這個能有絕佳發揮的題材,女角的互動又極之不足,還有最重要是最後那種若無其事地把幾個愛男主角很深的少女用一個很殘忍的方式結束掉,這樣的故事誰要看?誰要看京介和桐乃的幸福是在全無必要的情況下傷害身邊所有女生而換回來的?
這樣的話還不如開後宮算了!一套賣上數百萬部、而且還動畫化的小說可以如此地結束還以為是Happy Ending嗎?
和這個相比,那個自欺欺人的「期間限定戀人」就一點也不算什麼了!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