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作品評論

什麼是『正義朋友』?《武裝機甲》
文:內山美佳

  作為當今第一線的動畫人,即使只是當個創作總監的谷口悟朗,他的作品還是會受到注目。這套由日高政光操刀的超機人動畫《鉄のラインバレル/武裝機甲》,打從一開就因為創作總監的招牌太過響,而成為所有動畫迷的重點作品了。

  

新世代的超機人

  雖然這套《武裝機甲》並不算是日高政光的出道作,但之後這位也算參與過多套動畫的原畫制作的動畫人,真正監過的只有《口袋怪獸》而已,不過作為以一大超機人動畫出身的日高來說,拍超機人才是他的本業,甚至可以算雖然這套是他第一套掛上自己名字的超機人動畫,但卻已經是身經百戰的老手了。

  雖然他是曙光社的超機人動畫出身,但走的風格卻是九十年代那種陽氣型,低年紀向的動畫,而不是八十年代那種熱血有餘內容不足的爆烈型超機人,而且雖然也有參與過《Blassreiter》、《反逆之魯路修》的分鏡,但之前卻沒有參與過這類內容比較複雜的動畫的演出(各集導演)工作,他當演出的都是九十年代曙光社超機人系,不然就是口袋怪獸,所以雖然經驗上是很夠,但卻過份偏重於九十年代針對小孩子的勇者系超機人,而這亦可能成了這套作品的一個特色,就是主題的表現上浮遊不定。

  

正義朋友到底是?

  在整套作品之中,差不多近乎每一話都會提出一個名詞『正義朋友』,其在故事中的強調已經去到一個洗腦的地步了,總之不論是男主角浩一又說是正義朋友,森次又說當正義朋友,矢島又要當,桐山又要當,甚至是石神和加藤都要當,在故事之中一大堆正義朋友,近乎不用錢大平賣。

  但,當看畢整個故事之後,卻會對他們口中的『正義朋友』帶著疑問:究竟他們的認知中什麼才是正義朋友的條件?保護地球?好像勉強說得通,但如何保護卻是個個不同,幸好最後加藤機關原來一直都是和Juda串通、以武力統一世界來和異次元的侵略者戰鬥,總算勉強將兩個不同的『大正義朋友』的共識找出來。但小處呢?由浩一被改造後向之前欺負他的人報仇又說是『正義』,森次到處打架又是『正義』,甚至連矢島強行讓理沙子和浩一一起也叫做『正義』,而桐山最誇張竟然是『正義化身』,總之每個人都可以將自己的行為貫以正義之名,但每個人都不打算統一『正義』的正義,總之就是各有各說各有各做,然後強行將自己的一套加在其他人身上。

  這種怪異的『正義朋友』在這套作品中簡直到了滿街都是的境界,而且更有趣的是制作群借浩一、矢島的口中提倡一種說法,就是『不要想你應該做什麼,而是你想怎樣做』,而再借森次的口說出『有能力所說出的正義才是正義,否則只是空談』,再加上之前一大堆自以為是的正義朋友在胡搞,以及廿四話搞下來除了少年動畫最老套的『保衛地球』之外跟本沒有一個能附合大部份人期望的定義,讓筆者覺得很奇怪:究竟什麼才是正義朋友?

  

『心即理』的正義論

  在最後一話,浩一指出『以及因為無力所以不斷地逃避』,但接下來得出的結論卻是『力小的人也不用覺得可恥,可恥在於沒決心,終日苟且。』先不管這兩項事有沒有關連,但重點是:如果你沒有力量的話,想做就去做不是英雄,而是自殺,你會明明不會打拳卻因為想做就去做而去挑戰拳王?不會吧?沒有能力的,下多大的決心做不到就是做不到,無力才要逃避,有力還逃什麼?這不是廢話嗎?

  故事中主角浩一能夠當『正義朋友』不是因為他想做就去做,而是因為他已經有了力量,所才有能力去做他想做的事,而這個『想做的事』,即他們腦袋中的正義的定義卻不是世間所決定的,而是一種個人化的,總之你認定那是正義就可以不管其他人同不同意也要去做,而決定的不是理性化的世俗定義,而是感性的,你想那是對的就要實行,有種哲學面上『心即理』的正義論。如果在銀英傳又或者Gundam Wing那種是徹底否定口號式正義而去到一個一切以『利』為單位的絕對理性思維的話,那這種就是絕對感性式,將一切的決定回歸到純感情波動下的產物,不存在應不應該等理性分析,而打回一切都是感情用事下的結果,只有自己的感受才是正義的定位,總之只要真心相信並付諸實行就是正義。

  

反正義?

  但最不可解的是,這套以心即理為基礎的正義論,在故事之中卻被制作群一而再再而三地拿出來鞭打,由浩一每一話都被罵差勁,到森次害死自己的姐姐,再加上桐山的正義化身,他們都是將自己相信的正義行為強加在其他人身上,最後並付出代價。如果故事最後其實就是一個大反話,用來諷刺這種少年動畫常見的熱血正義英雄的話,這套作品的主題就十分清楚了。可是到最後浩一還是要說這種完全無視對方的感受而一意孤行的所謂『想做就去做』理論,而矢島一心想理沙子好而不措當壞人,但最後卻以自己為中心而向理沙子告白,再加上女角們主動向浩一進攻,那,究竟想做就去做是好還是壞?

  理論上,浩一、森次甚至包括加藤那種統一世界對抗異次元強敵的想法,其實都是始終一種不管對方的感受強行加進對方頭上的想法,一種無視溝通而完全自把自為、總之認為對就可以不管對方硬來的做法。如果沒有之前大力地鞭打的話也沒什麼關係,可是前一刻還在大罵等罵,每一話都來一句差勁,再配上『動畫史上最強中二病傳說』的早瀨浩一(雖然後半漂白得很著跡,還要有一堆女角送上門倒貼,但冷靜來看的話浩一其實沒有太大改變,只是身邊其他的瘋子更多讓他看來反而像常識人而已),讓觀眾對這種正義的問題清楚得不得了的時候,結尾卻是換一個形式重新肯定這種做法,那,之前你們罵得如此高興又是為了什麼?究竟你是想否定這種感性的正義以至少年動畫泛濫成災的『正義朋友論』,還是想讓觀眾重新思考正義的本質?可是最後卻又大力肯定這種前半被打到散的正義,還要是原封不動甚至尤有過之,這....

  可以說,整套作品最怪異的就是這種不但沒有定論,甚至連掉出論題來探討也不是,而是連制作群也可能不清不楚的主題採討,做成當觀眾想找出作品的主題的時候失去了方向,完全摸不清到底在搞什麼的結果了。如果真的只是想丟出命題的話就不該自己所下定論,但故事中到處都是否定這個定論的反證,那最後下的定論就不算是『正->反->合』的辯論式,而是『正->反->正』式的自打嘴巴,但打完卻又拿回同一套東西出來現的笑話了。

  

笑料和劇情的刻意強接

  一般來說,笑料和劇情部份的連接,中間都會有一些緩衝地帶,讓觀眾調整好心理再進入接著來的沉重劇情。不過在《武裝機甲》之中日高卻採用一種刻意性的強行連接,將完全是白痴搞笑和沉重派便當的劇情合起來,可以一邊在玩遊戲節目式過關,但另一邊卻是打到停不下來,如森次殺石神的一幕由於前半還在不斷耍寶,所以當真的出現這種劇情時不但角色甚至連觀眾都呆掉,直到森次逃走時才知道故事突轉到另一個階段了。

  另外故事的突兀轉接也是這作品的特色,雖然不算是全無先兆,但很多位都是硬扭過去,有種劇情急轉彎的味道,一但觀眾少看幾分鍾就有可能完全不知接下來的劇情變化了,當然可以當是制作群的拍攝手法問題,但個人認為作為一種少見的表達手法是可以接受的,特別是故事也有埋伏線所以不能算是超展開,作為一種大膽的表現手法也不是不能接受的,甚至還算是值得支持的呢!

  

作畫,倒是不算得太大問題哪

  其實自從種命之後,平井久司當人設的動畫都有作畫崩壞的問題,這套也差不多, 不過以GONZO現在的大環境下這種省錢還不是不可以理解,而且有些也勉強可算是『為了表現動感而作出的臉容扭曲』,這點倒是沒有什麼大問題,始終不可能每一套作品都像《Blassreiter》那樣不計本錢去搞作畫,事實上作為一套以劇情為主的作品作畫倒是不大重要,特別是從平井久司的作品來說筆者對作畫的評分早已經訂得十分低標準,再加上GONZO,因此倒也不算是大問題。

  聲優則是四平八穩,柿原徹也加能登麻美子的合作不過不失,其他聲優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爆點,感覺上是太過平凡了,雖然絕對不算差,但總欠了一種火花,聲優的演出扣掉能登每話必罵的差勁外,也真的找不到什麼可以提的地方,豪華不算實在也不是,演出也沒有讓人耳目一新的地方,特別是當中村悠一在同期的《Clannad After Story》那種附身級的演技,這裡真的平凡到有點想睡的感覺。

  

流芳百世的中二病?

  雖然花了那麼多篇幅來探討故事的主題,但如果不想這部份,而只是單純當成一套勇者系列的超機人來看的話,又不能說差,甚至還算拍得不錯哩!超機人要有的橋段都有,由神秘少女從天而降的巨大機械人到救回主角,去到正義組織和敵人組織戰鬥,再到合流一起打大魔王(其實比起Juda,加藤機關才是傷得更重,所以加藤機關的人竟然可以若無其事地被殺了他們多個同伴的主角合流也算是很有氣度了),最後則是元氣彈式將所有能量給了主角用斷空光牙劍(自從有了斬艦刀之後每部機都要來這一招才算帥?雖然比起鋼彈也用斷空光牙劍,超機人還比較可以接受),然後是在次元狹間看到平行世界的自己(漫畫版0話的劇情),到最後大團圓結局,如果以一套比較低年紀向的勇者系超機人的標準來看也算是不錯了,總不成來個午餐時間派便當吧?

  或者說,比起其他內容,對觀眾而言最深印像還是早瀨浩一寫下了動畫史上最強的中二病勇者傳說吧?正所謂:

  作品會消失,但浩一的中二病勇者傳說卻會傳誦千古?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