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動畫專題

平成假面騎士年代記〜空我、鶚門篇〜
文:傑特

  相比起源自遠流長而不斷的戰隊系列,假面騎士其實可以分為兩個階段,昭和和平成。而平成騎士不經不過也拍了十二輯,現在我們就再重看平成騎士的世界吧!

假面騎士 空我﹣傳說的再出發
  如前言提到,假面騎士﹣也即使香港人叫的「幪面超人」是分開兩個階段的。第一個階段由一號開始、到J結束,由於電視版的最後一部是《假面騎士 Black RX》,所以雖然最後一部是J但一般都會以RX作為最終作。這系列雖然名曰「昭和」,但實際上Black打後的騎士已經是平成年代了。而會被歸成一個系列的關鍵是這一系列的騎士都是在原作者石森章太郎仍然在世的時候拍攝,所以筆者比較喜歡稱這一系列的騎士為「石森騎士」系列。
  由J打後到2000年東映並沒有拍新的騎士系列,直到2000年東映才再次開拍新一輯的騎士系列,由於這時石森已經離世,所以東映有意以此作為分水嶺,重新打造廿一世紀的假面騎士系列,從空我的OP打出「A New Hero. A New Legend.」字樣,就可以看出東映想擺脫石森傳統的想法,而這就是《假面騎士 空我》(香港播放名字為《幪面超人古迦》,在四十八話確認為クウガ的漢字就是『空我』)

空前絕後的平成騎士
  作為新一個世代的假面騎士,總監製高寺成紀可謂下足工夫,既要保留由石森年代留傳下來的精神,但又要打破過往的傳統另立新的典範,所以整個《空我》都充滿著當時、甚至即使今天來看還是教人咋舌的大膽設計。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起用當時還是新人的小田切讓了,而這套也成了小田切日後成了國際巨星的起點,而因為小田切和演一条薰的葛山信吾實在太帥(帥到可以上男性偶像雜誌!),也成了日後騎士主角必然要找偶像派年輕帥哥來出演的傳統(響鬼是例外?)
  有趣的是,作為平成騎士的第一彈,《空我》很多演出手法反而不見於日後的騎士系作品。其中最有名就是每一段劇情都顯示時間了,也就是不會像之後那種『這邊一有怪人出現那邊主角就趕到』的無視距離的發展。其次是描寫怪人所帶來的破壞,以前的怪人殺害平民止於畫面打兩下路人倒下就算了,但在《空我》卻會以電視新聞、報紙來描寫怪人殺了多少人、讓多少個家庭破碎、平民在未知的恐怖下的反應等等,這些很真實的描寫都是《空我》止此一家的招牌手法。
  本來作為賣玩具的影片,主角變成騎士大打出手是理所當然的,不然騎士腰帶和超合金等東西誰去買?但《空我》最厲害是制作組往往完全無視這種贊助商的最大要求,一整話廿一分鍾可以有大量的文戲,但打鬥卻是一兩分鍾收工,最神的還試過空我拿弓槍一擊將怪人射爆就收工的奇事,如果不是可能贊助商要求『每一話騎士都要出場戰鬥』這種條件,搞不好有好幾話連變身也不會有呢!而這種敢於打破傳統注入新意也是《空我》的總編劇荒川稔久的一貫特色。而其中最狠的是空我的最終究極形態竟然只在最終回出了不夠三分鍾,而且在最終決戰的後半竟然變成五代雄介和敵首領的人類形態打拳腳交!創下了唯一一個沒有打敗任何一個敵人的假面騎士最終形態,但這種讓贊助商臉色大變的手法卻成了《空我》迷至今仍贊不絕口的地方。
  不過真正教觀眾津津樂道的還是「古朗基語」了,這種以日語拼音轉換而成的文字是《空我》中的敵人古朗基人的語言,制作組很大膽地在絕大部份時間都讓演怪人的演員以古朗基語唸台詞,畫面也完全不加任何字幕,總之有心的可以一個一個音地去翻譯(香港版就是這樣,但反而失去了「有聽沒有懂」的神秘感),聽不懂的就和作品中的人類一起聽不懂。這種刻意地保持一份神秘感可算是《空我》的最大特色。

最後的「石森系」騎士
  雖然總監製高寺想以這套作品打造新一代的騎士,並打破以往的傳統。但從事後來看《空我》反而更接近石森式的騎士。
  首先空我雖然不再是某組織將一般人改造成騎士,但主角五代雄介因為腰帶的關係身體其實已經變成和古朗基人相近的存在,也就是五代其實也背負著「人不是人」的騎士式悲哀。而五代最後「為了守護所有人的笑容,而不措讓自已流淚」的覺悟,和零號(故事中所有古朗基人甚至空我都有一個警方編號)的達古巴那種「為了自己的快樂,而讓所有人流淚」作出的宿命對決都很有石森騎士的精神。至於空我的超變身其實是源於《假面騎士Black RX》的三個變身形態,而怪人襲擊人類的表現手法亦很接近石森年代的風格,但反而少見日後平成的騎士。此外故事的沉重氣氛和劇情導向比起日後的平成騎士反而更有石森的風格。

假面騎士鶚門﹣非公式的「空我」續集
  《空我》作為廿一世紀的假面騎士,以敢於打破傳統的手膽手法,精密描寫的劇本以及打動人心的角色描寫,讓假面騎士這個品牌重新復活。東映當然不會放過機會,隨著年番的《空我》結束便立即開拍其續集《假面騎士 AGITO》(《幪面超人亞極陀》),漢字就是『鶚門』。
  不過極其怪異的一點是,明明很多地方都看出兩套作品有其續集關係,但官方卻表示兩套是完全兩個世界!原來這關於《空我》的監製高寺的一個堅持:五代雄介的戰鬥已經結束了,假如之後還有新的敵人讓五代再次戰鬥,那之前的豈不是沒有任何意義?
  雖然這種理由相當不合理。但在高寺和《空我》制作組的『空我結束論』固執反對之下,《鶚門》的監製白倉伸一郎也只好投降,結果讓兩套作品成了平行世界的獨立存在,即使前數集到處都看到《空我》的影子:如一開始就指出故事發生在不明生命體和不明生命體四號(即空我)的決戰後兩年,G3其實就是參照空我的形態而開發、因為之前叫未確認生物所以這次的敵人叫unknown、類似古朗基人遊戲的殺人手法等等,至於坊間流傳的空我和鶚門的關係的神話故事(即OP那張油畫)就更不用提了。
  可以說,《鶚門》雖然結果變成獨立的騎士動畫,但在血統和創作源頭上其實就是《空我》的續集。

真正的平成騎士
  雖然《空我》貴為平成騎士的第一彈,但由於太多設計和手法實在太有個性,後來者一跟就難逃抄襲之譏,所以反而變成獨家的表現手法,更別提那些表現手法很多都和贊助商對著幹、又或者找編劇組麻煩如時間表現了。
  但《鶚門》就沒有這個問題,一來編劇是後來被稱為「敏鬼大師」的井上敏樹,他的劇本素來以容易處理見稱(但代價就是打混滿天飛),而且他很清楚公司和贊助商要什麼,所以他在《鶚門》的手法反而成了日後平成騎士的貫用公式。首先是第一次出現人造機械騎士,其二是三個主角的三線並進群戲,第三就是打鬥的公式化。這些都成了日後平成騎士常見的處理方式。不過倒不是說有什麼對或者不對的,始終作為一套有賣玩具壓力的少年向作品,《空我》這種太沉重的內容實不宜玩太多,也要顧及週邊的銷量,所以《鶚門》雖然流於商業化,但在兼顧現實上還是可以接受的。

騎士史上第一套群像劇
  作為《空我》的非公式續集,《鶚門》本身還是保留了那種劇情導向的風格,頭四十五話的主線就是以故事開始前兩年的天光號事件、unknown襲擊超能力者和其家屬,以及主角群一步一步地找出真相的故事。而且故事分開三個主角,以不同的角度去尋找真相,最終解開鶚門和基爾斯的關係,以及神秘黑衣青年的真面目。從這來看其實在劇情性上甚至要比《空我》還要重,更接近正式劇集的風格。
  在角色描寫上《鶚門》也很用心,特別是作為反派存在的北條透,雖然在定位上是想搶G3和捉鶚門的反派,但他那種死心眼和固執卻成了解開迷團的關鍵,而且雖然他對鶚門的執念已經去到瘋狂的地步,但並沒有失去作為警察的基本道德,一如故事中多次指出北條其實就是G3開發者的小澤澄子的正反對那樣,兩個人都強硬固執,記仇又自我中心,互看對方不順眼。但也因為北條那種執念才一步步地找出真相。另外這套也是第一套以群戲為中心的騎士作品,名義上主角是津上翔一,但葦原涼作為基爾斯所佔的戲份絕不少過津上又或者另一個主角冰川誠,甚至比起二人葦原的定位反而更有傳統的騎士味道。而作為故事關鍵之一的女主角風谷真魚雖然戲份不算多,但她的超能力以及其父親被殺的過去也是故事的重大關鍵。可以說絕大部份主要角色都有他們清楚的定位,每個人在拼命前進時一點一點地解開迷團。

莫明其妙的最後五話
  雖然《鶚門》因為井上敏樹的關係有大量「敏鬼風」的冷笑話和打混編劇,但基本上都保持相當高質素的演出,特別是在35-46話更是高潮疊起,如果以46話來結束的話《鶚門》即使不如《空我》也會是很優秀的作品。
  但要命是47話突然跳到46話的一個月後,莫明其妙地加入兩個新女角但又全無意義,北条又無厘頭地保護敵人來消滅鶚門,而且黑衣男的行動更是摸不著頭腦。這種和之前將劇情扯到最高潮相比有種一盤冷水向前淋的感覺,將整個故事的氣勢都破壞了。特別是最後一戰更是極度脫力,全無氣勢可言,兒戲得像落雨收柴。
  如果將最後五話刪掉而在46話之後直接打黑衣男就一點問題也沒有了,但不知是故事推太快還有時間多出來還是什麼原因,敏鬼大師耍出了他的看家本領「完結超展開」,最後讓一眾觀眾完全脫力兼翻桌,好好的一套名作就虎頭蛇尾了。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