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動畫專題

平成假面騎士年代記〜劍、響鬼篇〜
文:傑特

  經過四套平成騎士之後,東映已經很放心讓騎士系列去試各種不同的風格,觀眾取態也越來越大,由傳統的兒童少年到青年甚至成年人都包括在內﹣甚至是腐女和大叔控?

怪人之間的Battle Royal﹣假面騎士 劍
  作為平成系列的第五套假面騎士,《假面騎士 劍》(香港名字叫《幪面超人劍》)觀眾取態其實偏向之前的《龍騎》,同樣採用所謂的「Rider System」的騎士變身系統,也採用遊戲咭使出特殊技系統﹣當然,我們知道這完全是玩具商的要求,一直以來騎士的主要重點就是賣玩具,所以歷代的騎士都或多或少被影響,所以往往出現很荒唐的變身系統設計,甚至因而讓故事變得不倫不類亂七八糟,而編劇也只能在這種限制下抓破腦袋去寫劇本。
  不過說到最接近《龍騎》的卻是兩點:其一是採用Battle Royal方式,不過這次不是騎士而是怪人安迪特(undead),簡單就是每一萬年就會有一次安迪特大戰,代表各種族的52隻安迪特會來一次Battle Royal大戰,勝出者就能擁有決定未來一萬年地球生命的變革的「萬能之力」,其他的則會被封印。在故事中主角的組織BOARD發現大量不死生物安迪特在地上出現,便開發出可以利用安迪特能力的騎士系統,再雇用主角劍崎一真和橘朔也來對抗﹣對,是『雇用』,也就是說主角是騎士史上第一位「受薪」員工,這和之前那些明明沒薪水但卻一天到晚跑來跑去打怪人的「義工」主角不同,打倒怪人真的是他們的工作。
  至於另一點接近《龍騎》的是主打的觀眾層更高,而且還名正言順地向著過往不大會看特攝片的人下手,就是腐女。像朔也和睦月就已經有很大的妄想空間了,而去到最後一真和相川始的宿命更被不少觀眾戲稱為「平成最腐」,甚至超越了《龍騎》的真司和蓮,只差後來的《W》而已。

換編劇後才上正軌
  相比起之前四套都以固定班底來寫劇本不同,這次的故事前半是今井詔二,但之前從來未試過寫特攝系劇本的今井讓故事前半完全沒有方向,而且拖拖拉拉一直不知在搞什麼,朔也查來查去也找不出真相,再加一個睦月在搞局,結果前半很多人看得不明所以,也沒有什麼戲味。而東映發現不對勁後便找個理由換掉今井,找出老牌動畫和特攝編劇會川昇和被稱為『東映救火編劇』的井上敏樹救亡。而二人、特別是會川昇也不負所托,在後半將故事重新整理,使故事的主線重現,最後完滿結束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其實故事一直都分開兩條線,一條就是一真和相川始的故事,另一條就是朔也和睦月的故事,特別是睦月被騎士系統的魔力所控制陷入魔道的故事在前半相當搶眼,但問題是主線其實是在身為騎士的一真和身為安迪特中最特別的存在「Joker」的始的衝突,以及始知道自已不是人類的苦惱、以至知道這件事的一真的苦惱。前半放太多在睦月的入魔上變成主要的戲份去了配角身上主角反而看不見了。幸好後半將故事拉回來,而且最後帶出的大高潮更是收得極之漂亮。

絕望中找出生路
  整個Battle Royal是選中未來地球的統治種族,所以讓52名undead混戰,但因為騎士的介入讓情況發生變化,簡單就是打亂了這個遊戲。而這個Battle Royal有一個但書:如果最後一名生存的是Joker的話,那就會有無數怪物出現將地球上所有生物殺光,即將地球還原到未有生物出現之前的世界!在一萬年前Joker被人類安迪特打敗,以♥2「SPIRIT」(本作以橋牌的五十二張牌代表五十二隻安迪特)變成人類隱藏沉睡,那就是相川始。而失去記憶的相川始化身假面騎士卡利斯,本能地去封印安迪特,但由於同時一真他們也在封印,所以去到最後出現一個最麻煩的情況:地上只餘下一隻安迪特,就是Joker的相川始!
  這時一真就面對一個痛苦的決擇:要不就是讓Joker存在而殺光地上所有生命,要不就是親手封印始。而在這個兩難之下一真竟然找到第三條路,也是一條犧牲自己的路,由於騎士系統本來就是利用封印著安迪特的咭牌作能登量,而越用得越多對騎士本身的影響也越大(皇帝模式竟然用上十三張咭牌!),而一真作為主角結果可以擁有的三段強化反而變成致命傷:身體被安迪特化!但這樣卻讓一真想到用這來突破「Joker規則」的生路,只要他變成安迪特的話就世上就不只一隻安迪特,那「Joker規則」就無效了。這個結局可算是平成騎士中最壯烈的一個結局,因為一真是用自己作為人類的生命來換取始的生命和地球的命運,成為不老不死的孤獨存在。
  可以說,如果只看前三十話《劍》並不是很好的作品,但其結局之壯烈和悲涼則使觀眾對他的評價大為回復,算是有驚無險。

少年的成長 ﹣《假面騎士 響鬼》
  經過一整年相當腐的騎士後,由於騎士的基本定位還是放在青少年身上,太過灰暗和腐女向總不像話,所以當《劍》結束後接檔的《假面騎士 響鬼》(香港名字叫《幪面超人響鬼》)不但回到傳統的青少年向,甚至變成少年成長故事!
  「少年的成長」是《響鬼》的主題,亦是平成騎士另一次打破傳統的嘗試,不過問題來了,能夠當騎士的最少也要大專生的年紀,最少的《假面騎士FOURZE》的主角也有高二,這個年紀描寫成長故事不是不可以,但以主打兒童市場來說又未免老了一點。所以這次監製高寺成紀(《空我》的監製,以敢挑戰過往傳統注入新意聞名)再大膽地起用當時已三十三歲的中堅演員細川茂樹當主角,而將故事的重點寫成「成年的騎士如何去引導少年人尋找夢想」的主題,也就是其實真正的主角是國三生安達明日夢。
  在故事中明日夢無意中認識了負責對付怪物魔化魍的組織「猛士」的其中一員響鬼,而且更成為好友,但明日夢卻沒有想過要成為「鬼」,但也沒想到未來應該怎樣走,仍未能決定自己的路向。而隨著看到年紀相近、很努力地想成為鬼但卻因為沒有才能而不得不放棄的天美明,明明沒運動神經但卻想成為鬼的桐矢京介,還有剛剛成為鬼卻未能獨當一面的轟鬼。明日夢在這三個人的身上,漸漸想到自己該走的路,終於決定要成為一個醫生。
  由於故事的中心其實放在幾個年紀和心理仍不成熟的年輕人身上,再由兩個前輩級的響鬼和斬鬼去引導前進,所以重點也在這數人在成長路上所表現出來的各種迷罔,到最後走在自己決定的路上。所以故事一反之前的劇情向,敵人不再是會消滅世界的生物,而是古老流傳下來的怪物,猛士則是自古以來負責去對付怪物的組織。沒有什麼劇情風格,所以可以集中在描寫角色的成長心理。

中段換班勉強完結
  本來這個點子是不錯的,而且比起之前又黑又腐的騎士,這麼陽光正面,甚至連主角的口頭禪也是「鍛練吧」,真的有種精神一爽的感覺。但因為沒有明顯的故事主線而變成前半節奏太拖。而前半大膽地採用殺陣式的戰鬥,再加上每一次都要去深山大戰,這對於外景成本相當吃重,結果在超支下高寺成紀在29話被換下來,由日後主力騎士監製的白倉伸一郎代打。而編劇也由初次寫騎士劇本結果不甚理想的木田剛換回兩大騎士編劇井上敏樹和米村正二。
  這次換編劇雖然對很多欣賞前半那種表現手法的觀眾而言十分反感,甚至戲言「響鬼只有廿九話」。但不能否認的是這兩位老手的加入將故事硬扭回去傳統的主角打怪人的公式,但又保留了明日夢的成長故事,而桐矢京介的出現也將前半的拖拉節奏打開了一個缺口,讓明日夢在京介的衝擊下開始認真想是否該當鬼還是另有夢想。至於成本方面後半多回一大堆市街戰,外景費用當然便宜多了,而裝甲響鬼也能賣玩具,可算是面對著玩具商的壓力以及故事節奏太慢而尾大不掉而想出的無奈之計。

莫明其妙的後日談
  一直以來井上敏樹被批得最狠的是最後一話的戰鬥打馬虎眼,然後幕明其妙地進入後日談,而《響鬼》這次最過份,在最終回前一話當觀眾期待一場大戰時,最終話竟然跳到一年後的後日談!當然,如果以「少年的成長」作主題的話,那一戰的確不怎樣重要,但這麼突如其來地跳到一年後的後日談,差一點還以為有一集忘了看呢!而從這套開始,井上敏樹也被觀眾封為『敏鬼』以表示對他那種表現手法的感想。
  或者說,作為一個比《空我》更實驗性的企畫,雖然最後還能表達出主題,但也真的很難算得上是好的,如果不是接下來的《kabuto》和《kiva》太扯的話,就有可能排在平成騎士史上的最下位了﹣當然,每一個制作人員都有責任,不能單怪前半的木田剛和後半的井上和米村,也不能完全算到高寺和白倉頭上,或者說當這個企畫推出時就已經注定失敗收場?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