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作品評論

《コードギアス 反逆のルルーシュ》前半研讀 ルルーシュ為何「枉作壞人」?
文:|0|

動畫《コードギアス 反逆のルルーシュ》(「CODE GEASS -Lelouch of the Rebellion-」,以下簡稱《コードギアス》)前半25集已經播出,主角ルルーシュ沒有一如期望般征服日本、踏出主宰世界的第一步,反而落得眾叛親離、一無所有的絕境。這是否代表作者已經放棄了ルルーシュ?不!事實上在ルルーシュ的努力下,他曾經幾乎爭取到小小的和平願望,證明作者無意完全否定他的一切。這個看似無底深淵的中途站,其實是代表作者不希望ルルーシュ那麼輕易到達終點,因為主角仍有不少不足之處尚未琢磨。ルルーシュ「枉作壞人」,其實是作者給他的最大考驗,要他在後半部份超越自己。

 

 

以為自己沒其他選擇

要探討ルルーシュ為何「枉作壞人」,必須先明白他的行動原理,以及了解他對自己的「惡行」有多少認知。ルルーシュ採取從建制外發動武裝政變的手段,最明顯的壞處就像成田山一戰那樣,連累無辜百姓受害。正如劇中スザク指出,ルルーシュ犯了主觀判斷是 非黑白,以及輕視了人命傷亡的錯,此點本文不贅。本文要探討的角度,是既然ルルーシュ已在害死シャーリー父親一事中,體會到自己這種手段的不仁,為何之後 仍然繼續流血革命?一方面正如「營救」片瀬少將的作戰前(Stage 13), 他對カレン所說般,如果這刻就此卻步的話,那就等於白白犧牲了之前流過的血。而另一方面,則恐怕是ルルーシュ沒有其他路可選,他只能夠以激進手段去推翻帝 國。

為何ルルーシュ沒有其他路可選?那就要追溯到8年前,他母妃マリアンヌ被暗殺,以及導致妹妹半身不遂的事件。當年Aries行宮不尋常地輕易受到恐怖襲 擊,連貴族們也暗自懷疑背後其實是皇室之間的宮廷鬥爭。ルルーシュ就此事要求父皇主持公道,可是不得要領之餘,兩兄妹更被送往日本當人質。ルルーシュ當時 才真正體會到Britannia帝國的「公義」,就是只講強權不講道理,沒有力量的他理所當然地任人宰割。ルルーシュ兩兄妹被送往日本一年後,帝國展開對 日本的侵略,也就代表不放人質的性命安危在眼內。雖然兩兄妹後來還是得到アッシュフォード家的收留,幸好活到2017年的今天,不過ルルーシュ自己也清楚, アッシュフォード家隨時有可能出賣他們給帝國(Stage 03的心想)。為了讓ナナリー日後能夠真正有安穩生活,他只能夠選擇打倒這個對自己構成生命威脅的帝國。

即使ルルーシュ是為求生而戰,難道他就不能像スザク般,選擇在建制內推動改革嗎?至少,ルルーシュ自己並不贊同。一方面是怕曝露身份,萬一被皇位競敵發現 自己未死,就連ナナリー也有被抄家的危險。另一方面,則是他對帝國徹底不信任,不相信內部改革可以洗清體制腐敗。事實上不論第3皇子クロヴィス、第2皇女 コーネリア還是第3皇女ユーフェミア,都並不討厭ルルーシュ,若果不計屠殺Eleven平民的人道罪行問題,他們其實不乏和解的可能性。只不過ルルーシュ 主觀上已經認定帝國無藥可救,就連上述那些曾對他好的兄弟姊妹,也當成是虛假的善意,出現了皇族成員就該死的想法。(Stage 19他與ユーフェミア一起流落荒島時,曾經因為遇難情境而暫時淡忘偏見,可是到了Stage 21ユーフェミア發表特區宣言時,他就再次因為偏見而把ユーフェミア當成敵人。)

與ルルーシュ類似,ス ザク加入帝國軍並非出於本性,而是他以為自己沒資格代表反建制一方,強迫自己戴上「和平之子」的面具。7年前,日本末代首相枢木玄武主張對帝國徹底抗戰,スザク為免再有更多死傷而誤殺了父親。在財閥桐原的安排下真相被埋沒,「玄武自盡勸阻軍方抗戰」成為了 公開發表,令日本尚且可以在未完全毀滅前投降。スザク不單失去了自首的機會,還要為「玄武自盡」這個騙局自欺欺人,繼續奉行「玄武的和平主張」。結果ルルーシュ以為內部改革不行,スザク以為外部抗爭不行,錯配的兩者似乎沒有妥協餘地。

 

訴諸實利而非慈善

不過轉機及時出現,ルルーシュ流落荒島時遇上ユーフェミ ア,並且大意地曝露了ZERO就是自己的真相。錯有錯著,曝露真身令他們兩人得到交換想法的機會,除了令ルルーシュ開始了解到皇族不一定是敵人,更重要是 讓ユーフェミア成為ルルーシュ與スザク的橋樑。她為了避免兩人必定決一死戰的命運,構想出「日本行政特區」這個計劃。Eleven在特區內可以回復日本人 的身份,重拾自由、平等,那就不必再參與反政府運動。還有ユーフェミア特意公開保證對ZERO既往不咎,那麼ルルーシュ兩兄妹就不用再擔心自己的人身安 全,可以放下武器接受和平。

當然特區計劃只是ユーフェミア的單純想法,難免會被別人視為一廂情願。即使不計ルルーシュ的偏見,ディートハルト也一早指出這是「謊話宣言」的可能性,即 是帝國有可能反口。事實上當時Britannia人的反應,以及11區總督コーネリア大發雷霆,都可見與日本人和平共處並非Britannia的主流意 見。ユーフェミア發表特區宣言前,曾經徵詢過身為帝國宰相的第2皇子シュナイゼル,取得他的贊同。觀眾自然會覺得這是シュナイゼル的手段,他把ユーフェミ ア當成自己的政治工具,慫恿ユーフェミア推行特區計劃除了是令黑騎士團失去反政府的大義名份,也是令她成為帝國內的箭靶。這是此劇Stage 21刻意營造出來, 讓觀眾代入ルルーシュ的偏見當中,不過實情又是否如此簡單?

參照Stage 22,シュナイゼル與バトレー將軍的對話,可見シュナイゼル其實並不樂見11區局勢不穩,原因可能只是為了Code-R計劃,或者神根島的遺蹟調查工作。特 區計劃令黑騎士團失去大義名份,正好避免了11區政府持續受襲。他親自說服11區總督コーネリア,運用影響力平息帝國方面的不滿,幫助特區計劃推行。假使 シュナイゼル並非真心追求兩族融和,但只要特區計劃對他有利,就足以吸引他支持。假若在ルルーシュ輔助下,特區辦得十分成功的話,就有可能爭取到更多Britannia人支持。甚至 シュナイゼル若要集結力量篡奪皇位的話,與ZERO(日本特區)結盟正是不俗的選擇。借用「經濟學之父」阿當.史密斯(Adam Smith)的名句──我們不能藉著向肉販、啤酒商、或麵包師傅訴諸兄弟之情而獲得免費的晚餐,相反的我們必須訴諸於他們自身的利益。我們填飽肚子的方 式,並非訴諸於他們的慈善之心,而是訴諸於他們的自私。我們不會向他們訴諸我們的處境為何,相反的我們會訴諸於他們的獲利。(節自中文維基)

另一方面,ユーフェミア固然不是那種機關算盡的「聰明人」,事實上她把特區計劃的草案提交給シュナイゼル過目,只是「哥哥比我聰明得多,他贊成的話就代表 計劃可行」這種程度而已。不過必需指出的是,時局除了需要「聰明人」,也需要ユーフェミア這種「愚公」。ルルーシュ不能隨便投身帝國,而シュナイゼル若要 爭奪皇位,也非法像ユーフェミア那樣冒險為Numbers強出頭。シュナイゼル的影響力可以令帝國方面安心,ルルーシュ(ZERO)的影響力可以令日本方 面安心,但兩者調轉就不行!反而ユーフェミア敢作敢為,是平民百姓眼中的「女神」(參照Stage 21、22),可以作為精神領袖。至於「聰明人」則不用拋頭露面,可以專心政治操作。事實上ダールトン將軍與桐原幕後交易那些事情(Stage 22),ユーフェミア都不知情吧?她只要當表儒(仁政)裡老(無為而治)的虛位元首就夠。

 

裡應外合的雙贏成果

解鈴還需繫鈴人,即使特區計劃釋出善意,還是需要當事人接受。在特區計劃出台後,ルルーシュ因為自己的偏見,把ユーフェミア當成敵人。他原本計劃用Geass命令ユーフェミア「鎗傷ZERO」,令 她蒙上「背信棄義、破壞和平」的不白之冤,自己就成為死而復生的「救世主」,順勢發動攻佔東京政府中樞的俄國10月革命式閃電政變。不過就在奸計快將得逞之 際,ユーフェミア的真誠及時打動ルルーシュ,令他看清自己幾乎鑄成大錯。ルルーシュ的真正願望是守護ナナリー,給她一個和平幸福的世界,而非血流成河的暴 力革命。與ユーフェミア和解,選擇與特區合作,代表ルルーシュ(ZERO)投降認輸嗎?不!這反而代表他能夠懸崖勒馬,避免無謂鬥爭。

恐怕會有人認為,ルルーシュ與特區合作,等於放棄為日本復國,是背棄了日本人的期望。不過請不要忘記,ルルーシュ本來就不是日本人,他明確反對日本解放戰 線那種狹隘的民族主義,在「日本合眾國」成立宣言中表明包容所有人。在黑騎士團的內部高層,ZERO、C.C.、ディートハルト、ラクシャータ都是異族 人,甚至混血兒カレン也並非根正苗血,這種國際化色彩正好反映不分人種的組織理念。「贊助商」京都六家基於利益關係(包括桐原被迫接受司法交易),傾向與 特區合作。即使是看似計時炸彈的玉城,其實也不支持日本解放戰線那種無差別攻擊(Stage 08),這種小人物嘴巴雖大但不會有結黨造反的膽色,反而給他一官半職更可收買人心。既然黑騎士團的民族主義反彈不會太大,那麼ルルーシュ便可以帶著組織 力量加入特區。(比較有可能出問題反而是唯恐天下不亂的ディートハルト,不過這問題仍有方法解決,原因後述。)

現代政治學家亨廷頓(Samuel P. Huntington)在其著作《第三波(The Third Wave: Democratization in the Late Twentieth Century)》中指出,20世紀70年代至今誕生的新興民主國家當中,像菲律賓的馬可斯(Ferdinand Marcos)政權、羅馬尼亞的西奧西斯古(Nicolae Ceauşescu) 政權被人民起義推翻其實是少數。更多成功例子是像蘇聯的戈爾巴喬夫(Mikhail Gorbachev)政權、台灣的蔣經國政權一樣由上至下釋放權力,或者像南非反對派領袖曼德拉(Nelson Mandela)、波蘭的團結工會(Solidarność)般與建制合作推動改革。參照這些現實上的學術研究結果,接受特區計劃其實是明智之舉。即使說 要提防帝國秋後算帳,也可以把黑騎士團的武裝力量地下化,預留作報復工具(順 便安撫ディートハルト或其他激進份子),令對方自食其果,逼使其重返談判桌。

曼德拉曾經成立叛軍「民族之矛(Umkhonto we Sizwe)」,巴勒斯坦解族組識(PLO)、愛爾蘭共和軍(IRA)都要經過幾十年戰鬥才爭取到和談。面對比南非白人政府更 強大霸權、比英國更蠻不講理的Britannia帝國,正是因為有黑騎士團的武裝鬥爭,才逼使到帝國提出和議。另一方面,在ZERO(ルルーシュ)用Geass命令「活下去」,以及ユーフェミア的開解下,スザク不再教條化地反對抗爭運動。在九州戰役接受ZERO的救援合力攻打澤崎政 權,以及不舉報カレン讓她可以選擇當普通學生等,都可見他願意合作。再加上スザク獲ユーフェミア選為專屬騎士,以及他本身的英雄事蹟,成為日本人得到Britannia認同的「希望之星」(參照Stage 21、22、25)。ZERO、スザク在日本人中大約各佔一半支持,他們聯手正可以讓特區得到最多人支持,這正是內部改革與外部抗爭的雙贏成果。即使特區計劃不是他們原本構想,我們不能把提出方案的功績歸給他們,但也不能抹煞他們「無心插柳」創造有利條件的貢獻。特區計劃的必要條件是ZERO、スザク、ユーフェミア及シュナイゼル這4人,代表作品想表達的是眾人互動成果,而非一人獨裁。

 

濫用力量帶來悲劇命運

想當而然,大家都知道因為ルルーシュ的Geass失控,令ユーフェミア在違反她自我意願下親手破壞日本特區。恐怕會有人拿這個作為理據,指作品有意批判特區計劃。不過筆者必須指出,Geass命令是一種「不可抗力」,不能作為批判特區計劃的理據。若果作品有意批判特區計劃,那反而應該讓計劃順利展開,然後在過程中讓帝國或日本背叛和議。即使ルルーシュ選擇了合作,若果作品有意批判計劃,那就更應該直接讓主角身受其害,證明他選擇愚蠢。作者讓ルルーシュ選擇合作,其實是反映主角並非真的視人命如草芥,若果可以選擇,他願意妥協。作品沒有說出計劃順利推行的結果,其實就是保留一個空間,作者無意一口咬定。若果ルルーシュ能夠輔助得好,特區就有成功的可能,相反自然失敗。既然「Geass失控」不是要批判特區計劃,那麼這段情節便是另有用意。

Geass失控的真正成因,C.C.在Stage 15時已經說過,就是使用過度。那麼ルルーシュ的Geass失控,自然代表作品批判他濫用力量,結果摧毀和解機會。請回想Stage 05時ルルーシュ曾經說過,就算沒有Geass能力他也會推翻帝國,只不過Geass讓他的計劃進度「大幅推前」。我們或許可以假設,若果沒有得到Geass,他就要用凡人的力量去對抗帝國。例如像Stage 01的代理下棋一樣,暗中打入上流社會。當ルルーシュ的人脈資本累積到一定程度,便可以透過成立壓力團體,與帝國內部的溫和派(可能是シュナイゼル)聯手,逼使帝國作出改革。這種「凡人」計劃的可行性姑勿論,但就算成功恐怕也需要十年八載,甚至窮ルルーシュ一生都未必完成,或許要留待後人繼續。ルルーシュ可能覺得上天給他Geass就機不可失,必定要用這能力把計劃進度「大幅推前」。不過既然ルルーシュ選擇簽訂「惡魔契約」,那麼他最後被超常力量所出賣,在水到渠成之際功虧一簣,也只能算是咎由自取。(當然最初在新宿事件時,ルルーシュ要用Geass能力逃生,但這跟他之後如何運用力量是另一回事。)

ユーフェミア被Geass操控後,下令屠殺日本平民,特區計劃已經幻滅。後悔莫及的ルルーシュ,認為自己唯有把這場慘劇作最大利用,親手「處決」ユーフェミア並且把背叛和議罪名推到她身上,自己就以救世主身份向首府東京發動武裝起義。ルルーシュ以為經過ユーフェミア的不幸犧牲後,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值得妨礙大業,包括他曾經不忍加害的スザク。可是當ナナリー被V.V.捉走後,ルルーシュ才真正失去自己唯一不能退讓的東西,他因此不惜擅離職守令黑騎士團瀕臨戰敗,也要前往神根島拯救妹妹。可是在這個危急關頭,他再次被スザク所阻。スザク從V.V.口中得知ユーフェミア是被Geass操控的真相,他無法原諒欺騙世人的ZERO,即使他後來終於知道冷血狂魔的真身原來正是ルルーシュ。ルルーシュ擅離職守、放棄大業的不負責任,在劇中已經有明顯批評,本文不贅。本文要探討的是,假使這是ルルーシュ忠於自己的選擇,為何作者仍要按排スザク阻礙他?

最明顯的原因,自然是ルルーシュ沒有拿出真誠。即使因為V.V.沒有說出Geass失控的真相,令スザク誤以為ルルーシュ出於惡意操控ユーフェミア製造屠殺,但ルルーシュ首先隱瞞真相仍然是事實。或許即使他說出真相,也不會有人相信、諒解他,但隱瞞始終是自己責任,不能怪他人。進一步去想,以前ルルーシュ化身為ZERO行事,已經是沒有對スザク或者其他人拿出相應的真誠(即使原因是為免連累ナナリー)。意外曝露真身給ユーフェミア知道,本來是錯有錯著,令ルルーシュ得到一個真誠對人的機會。可是隨著ユーフェミア的死,他連這個最後機會也丟失了,結果再次落入「將錯就錯」的迷思。他不對スザク、カレン作多餘辯解,乾脆以大魔王自居,就是基於這種心態。如果Geass是用來修飾作品的奇幻元素,那麼遇上難題時的選擇、「將錯就錯」的人性弱點,就是反映現實中觀眾可能面對的問題,這套作品的真正內涵。「個人與社會的矛盾」是谷口悟朗監督過去4套作品一直探討的命題,最新作《コードギアス》也不例外。

傳統智慧中的「以牙還牙」、「既往不咎」,即使以現今的博弈論(game theory)去審視,也是簡單而有用的技巧。就像蘇聯、台灣、南非、波蘭的個案一樣,和平改變專制政權並非沒有可能。不過運用這些談判策略的先決條件,是必須要拿出清晰的立場,令對手明白背叛的壞處以及合作的好處。ZERO的「正義朋友宣言」(Stage 08),提出了「挫強扶弱」的原則,本來還算有一個清晰立場。可是他在特區破滅後「將錯就錯」,令スザク誤以為欺騙善意、背叛承諾的是ZERO才對,這樣又怎可能再談合作?不過即使ルルーシュ失去了當回「好人」的最後機會,也不代表他有資格就此以死贖罪。就算日後只能夠當「壞人」,他仍有責任背負這個十字架,把世界撥亂反正。這是因為他已經簽訂了名為Geass的「惡魔契約」,所以沒有退路可言。因為他是獨一無二的主角,所以必須由Stage 26起展開真正的奸雄羅曼史(Picaresque Romance)。就像阿基里斯(Achilles)、蘭斯洛特(Lancelot)、齊格弗里德(Siegfried)甚至浮士德(Faust)一樣,英雄註定的悲劇命運。

(初稿刊登在『知日部屋 』http://www.cuhkacs.org/~benng/Bo-Blog/index.php )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