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動畫專題

《屍鬼》的扭曲人性的恐怖
文:傑特

  由於夏天最好說鬼故事,所以每年七月都是怪談、恐怖系動畫推出的旺季,像之前的《寒蟬鳴泣之時》、《海貓悲鳴時》以至《怪談餐廳》都是這個季節推出的。至於《屍鬼》雖然也是同類型作品,但在描寫點上卻有些不同。

小野不由美的重量級作品
  關於小野不由美,如果對日本小說界有些留意都會聽過她的名字,甚至即使你對輕小說沒什麼興趣,單看動畫也會看過《十二国記》、《Ghost Hound》這些名字。小野不由美雖然在分類上也算是輕小說的一種。但相比起今天那些真的輕到近乎無內容的輕小說,小野的作品算是相當沉重的一類,比較著重人性的描寫,而且風格多樣化,是擁有堅實本領的小說家。
  而在她的多樣化作品中,以恐怖、鬼怪類的作品比較多,其中又以《屍鬼》最沉重,而且相比起《Ghost Hound》系列的少女向輕小說路線,《屍鬼》不論是劇本、角色描寫甚至是數量來說都是驚人的,所以說《屍鬼》是小野不由美的頂峰之作亦不過份﹣不說其他,現在有哪套小說敢在在短短的兩本小說之內放進一百五十個角色?單是想名字已經夠頭痛了吧?
  始終這是以動畫作主題,所以下面的內容將會以動畫版為主。

「裡」和「表」抗爭的悲劇
  《屍鬼》的故事開始是1994年的夏天,有一家活死人來到外場村,她們希望將外場村變成一個活屍人『屍鬼』的世界,所以一步步地偷襲村民,將村民變成屍鬼後再要他們攻擊自己的家人。發現村內離奇死亡的外場村醫院院長尾崎敏夫,和寺院的少主持室井靜信開始調查,另一方面,從城市搬進來的少年結成夏野無意中發現情況不尋常,於是在調查之下發現了屍鬼活動的事實..。
  一般同類型的恐怖作品常見的描寫方式是以主角為主視點,描寫他們如何對抗恐怖力量,即使是《寒蟬鳴泣之時》和《海貓悲鳴時》號稱破格性地以推理形式描寫,但本質上並沒有擺脫單一視點的描寫法。舉例說明就是在《寒蟬》你不會知道「山狗」那邊的人怎樣想,除了三四之外其他角色就只是一個平面的反派。而《海貓》也只是貝亞朵有比較多的描寫,其他也只是一個浮面的存在。其實這也是很自然的事,因為傳統的恐怖作品對手都是惡靈,即使他們生前有多悲慘,但惡靈就是惡靈,他們是一群忠於自己欲望的存在,等於打RPG你不會管魔王那邊的怪物的想法一樣。
  但小野不由美並不是這樣想,在她的《魔性之子》和《東京異聞》中已經描寫過類似的題材:裡世界為渴望進入表世界、但由於裡世界是不容於表世界,所以只好排除一世干涉去達到目的,但中段卻因為表世界的強力反擊而最終到達破滅的終局。這種描寫的重點不單是在表世界面對著超越常識的攻擊時的心理變化,還有裡世界的人渴望走進表世界而出現的心理反應。在《屍鬼》中這方面的代表就是桐敷千鶴:她成了屍鬼後由於無法和正常人一樣地在陽光下生活,所以就幫沙子去創造一條由屍鬼建立的村莊,這樣就可以將「裡」和「表」合而為一了。但也因為她太渴望進入表世界,所以才會被敏夫的計策所騙而死在神社之內。至於整個故事的中心沙子亦是同一類,她想過正常人的生活,但屍鬼的身體讓她既不能像人一樣生活,也不能像人般死去,所以她在集合了一些力量後就在外場村建立一條屍鬼村,但卻因為對人類的室井靜信發生感情,最後反而是室井救了她。

人性的軟弱與瘋狂
  《屍鬼》的大主線是兩個世界的殘酷對抗,但重心卻在人性的描寫,在故事中寫出人類在極度扭曲和絕望下的情況中人性會扭曲到如何的地步。
  在裡世界中代表不是千鶴和沙子,而是一開場就領便當變屍鬼的清水惠,她一直都厭惡像永遠不變的外場村,希望到城市去,所以對城市來的夏野有一份特別的感情。而當她變成屍鬼後就像一個被解放的惡魔,當人性必需的束縛被扯斷之後就放任地活著,不斷攻擊其他村民。和其他村民攻擊家人是想家人變成屍鬼的想法不同,惠是真心想毁滅外場村,對老套的村的厭惡變成一種攻擊性爆發出來。至於村迫正雄其實情況有點像清水惠,都是一種被壓迫的存在,但惠的那種是主觀厭惡村民,而正雄則是被村民所厭惡,所以雖然正雄一直視惠為同路人甚至有好感,但惠卻打從心底討厭正確,因此二人雖然同是屍鬼但卻完全沒有交集可言。
  反觀武藤徹和國廣律子這一對:武藤徹變成屍鬼後最初想抵抗欲望,但最後還是不得不吸血,所以當他喜歡的少女國廣律子變成屍鬼後就希望她也殺人,這樣他們就能共同背負著罪惡感了。可是律子卻拼命抵抗吸血的欲望和饑餓感,她的堅持讓徹發現自己其實只是在逃避罪疚心,最後選擇和律子一起被村民所殺。
  另一個戲份不多但描寫屍鬼很深入的角色是安森奈緒:本來她是個善良的人,但當變了屍鬼之後卻第一時間攻擊自己的丈夫兒子,原因是希望他們也能成為屍鬼,但惠卻一語道破這不過是她為了吸血而想出來自我安慰的籍口。而她也是其化屍鬼的代表:為了自己存活而攻擊其他人,但又要為自己的行為找籍口。反而沙子等人早已過了這個階段,很坦白地說他們為了活下去而攻擊人類,表現出罪惡感隨著時間淡薄後的人性反應。

當瘋狂變成常態時
  至於村民方面最初以為村民大量離奇死亡是傳染病,但漸漸敏夫發現真相時屍鬼時情況已經無法收合了。但敏夫當想告訴村民時卻沒有人願意相信,因為他們情願相信一個可以理解的說法,也不願意面對超越自己常識的說法。而直到千鶴被帶到神社而露出真相時才不得不相信世上真的有一種叫「屍鬼」的存在。
  而隨著「外場村最強之男」的大川富雄當眾釘穿千鶴的心臟之後,正式開始村民獵殺屍鬼之時。本來最初村民對於要釘死曾經是自己的親友的屍鬼有很強烈的抗拒,但在大規模的獵殺後村民的感覺開始麻木了,去到最後已經變成一種全無罪惡感的屠殺。像外表看來像個弱不禁風的美人人妻的村迫智壽子,當看到有屍鬼仍未屍透時竟然可以若無其事地下釘,而且還滿身血污地吃飯團。而村民由最初只攻擊屍鬼,到後半就連懷疑被屍鬼控制的人類也一樣攻擊。可見當人性在極度瘋狂的狀態下會出現平常時代不可能出現的人性反應,事實上這種情況在戰爭時代最常見,當人類徹底地解放暴力本能時,人性中的自制心、理性等等情感就會消失,最後變成殺人變成一種常態。
  如果還不理解的話,想想要你殺一隻雞時的感受,和街市甚至是屠宰中心的工作人員每天殺數以千計的雞的想法:你可能看到人殺雞已經一整天吃不下飯,但那些工作人員還可以照樣大喝啤酒,道理就是習慣二字而已。而瘋狂的氣氛正是讓人類加速習慣本來不可能習慣的東西的最有效麻藥。

誇張的人設帶來的超現實感覺
  雖然故事十分沉重,但角色的設定卻極之誇張,像清水惠的粉紅就和整個環境格格不入。至於沙子一家的做型更是極重視覺化之能事。
  本來這類型作品角色的設計應該是走寫實風,但這裡卻用了連很多萌動也不敢用的誇張設計,目的就是要制造一種超現實的感覺,減少觀眾的不安:想想如果連角色也走寫實風的話那些恐怖人殺人的場面真的會帶來強型的嘔心,但在那些鮮艷得刺眼的色彩下反而帶來一種超現實的感覺,讓觀眾和故事保持一個微妙的距離,也帶來一種超現實的荒唐感。
  不過即使如此也已經夠血淋淋的了,像敏夫為了證明屍鬼的存在竟然親手拿自己的太太當實驗品,最後當靜信去到地下室時見到的是血肉橫飛的地下手術室,和一個被釘死的敏夫太太,由於屍鬼並不是失去理性,所以單是想像敏夫太太一復活就得被自己的丈夫當成實驗動物時的感受就夠可怕了。而後半屍鬼被獵殺時那種絕望感和瘋狂甚至超出一般動畫會表現出人性的極限。但當情況去到這個階段時反而有一種超現實的荒唐感,正如上面提到人性在超過能接受的極限後反而會變得麻木一樣,不單是村民麻木,觀眾也麻木地看著其實是一場慘烈的大屠殺。

悲劇的終局
  最後,雖然屍鬼是被全部消滅,甚至連辰巳也被夏野打倒(原作夏野被徹吸血後就退場,但在漫畫和以漫畫為主的動畫則是變成狼人。不過這個改編倒是得到原作者的認可就是),但外場村其實已經壞滅,雖然人類得到最後勝利但他們將永遠背負著黑暗,那些惡夢會永遠糾纏一生,可說是沒有人得到勝利,最終兩敗俱傷的終局。
  整個《屍鬼》的悲劇其實在沙子要建造一個屍鬼村時就確定了,當追求不該追求的事物時,不但為自己帶來厄運,也為身邊的人帶來厄運,而現代道德、理性、良心等常識在超乎想像的巨大恐怖感之下跟本不值一提,這就是《屍鬼》所代表的主題。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