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作品評論

以超機人高歌青春〜《STAR DRIVER》
文:傑特

  相比起八十年代的主流,現在機械人動畫已經不流行了,一季有一套已經算好,有時一年加起來還不到五套,像去年如果不像《Gundam UC》竟然就只有這一套《STAR DRIVER》和《超級機械人大戰OG 2》,真是少得可憐。

越少越重要
  這其實已是眾所皆知的事,如果連以機械人動畫起家的Sunrise也越來越少拍機械人動畫的話,那其他動畫公司當然更不會拍,結果變成每一季都是賣萌賣美少女甚至賣機娘,但機械人動畫卻越來越少。當然,也有像《強襲魔女》般是混集著軍事、機人和美少女的大雜炒,但這始終不是機械人動畫。
  不過也正正因為機械人動畫已經不再是大熱的類型,所以在這個時間還敢開拍機械人動畫也真的需要有些本事和賣點,像之前的《反逆之魯魯修》就是話題性十足的作品。又或者《機神大戰》、《英雄時代》則有很深入的主題探討,而OO則是由最初有不俗的評價到最後被罵翻天,不管好壞都絕對是話題性指標。從這些例子來看,現在要拍機械人動畫少一點本事也不成,因為由鐵甲萬能俠開始到今天已經有了無數的同類作品,如果沒有亮麗的賣點又或者想要表達的主題,跟本就不能在市場上生存,不信看看拍到鬼五馬六的《Raideen》就知了﹣還要是P.I.G的高密度作畫拍的垃圾哩!
  可以說,今天的機械人動畫比以前是少了很多,但質素方面相有著相應的提升,簡單就是沒事又或者沒賣點的,跟本不會去拍這類東西,還不如拿輕小說改篇動畫還來得簡單。

「少女革命」班第三次合作
  雖然比國際化、比其商業上的效益、以至比話題性以及能套進任何一種理論去注釋皆全無違和感的EVA,《少女革命》絕對比不上,但說到影像處理,舞台劇手法的動畫化,以至實驗電影常用的超現實表現,《少女革命》都絕對是日本動畫史上最重要的作品之一。甚至誇大一些說,如果沒有《少女革命》,日後很多同類大玩影像的作品可能不會出現如新房昭之。
  而以少革而為人所知的五十嵐卓哉以及榎戸洋司,雖然之前也曾在《櫻蘭高校男公關部》合作,但那一套始終有原作加持,玩起來有種綁有綁腳的感覺,無法將他們那種寫意式的舞台劇手法發揮來,結果雖然看到有一點點少革的影子,但就是少了那種奇想天開的創意以及華麗炫目的表現。所以這次第三次合作就找來一向敢拍較另類動畫的Bones,而且還要是原創的動畫《STAR DRIVER 閃光的拓人》,而拍的更是超機人動畫!
  
誰說過超機人不能歌頌青春的?
  如上面所說,機械人片在這三十年真的什麼也差不多玩過了,要在這突圍而出如果不是財大氣粗下重本拍大作,就要在主題和表現手法上別具一格,不然跟本不會有人要看。而五十嵐和榎戸就想到:為什麼不能用超機人來拍青春片?
  沒錯,《SATR DRIVER》是一套以超機人包裝的青春片,這類片在香港已經絕種,但在日本還是常常看到這類以描寫青春期少年苦惱、友情和愛情之間的爭扎、又或者為了追回失去的青春而成了野心家一類的題材,這類片雖然不是什麼大制作也很難在海外的電影院看到,但再少一年總會有兩三套,算是長青的題材。而這套《STAR DRIVER》就是這一類:男主角拓人為了尋找將自己和母親掉下失蹤的父親,而隻身上到父親以前曾居住的南方小島上,並認識了須方以及和子,但同時亦被捲入一場又一場、和綺羅星十字團的戰鬥之中,為了保護「皆水之巫女」的和子以及「王之柱」的須方,拓人駕駛著巨大機械人達班,以銀河美少年之名戰鬥。
  雖然在基本故事上還是走很老梗的超機人動畫,但故事的重點卻在描寫角色的心理,第一主線當然是拓人、須方及和子之間的三角關係,兩個男子同時愛上一個少女,但之間卻是好友,而女的也無法下定決心,變成一場泥沼般的三角關係。另一邊則是拓人的父親鈴治為了實現自己的野心而組成綺羅星十字團,希望得到機械人「賽巴迪」的力量回到過去,取回失去的東西並創造自己的時間,但結果還是被兒子以右拳打臉。其實如果扣起超機人的設定的話,這就是很典型的青春偶像劇格局,甚至不單主角,即使配角的故事也有很濃厚的青春片氣息,像加奈子的隔玻璃接吻就很有青春少年的浪漫了,而凱特暗戀須方、西蒙妮對加奈子的情意結、甚至美少年控的綠等等,都能看到青春校園片的味道,整套作品就是以一群年輕人在青春期才會有的苦惱中爭扎和成長的故事。如果還看不明白的話,後半的劇中劇「神話前夜」就已經將故事主題和劇情暗示得很清楚了,甚至差點就是太過白的程度。

少革式的舞台劇手法
  《少女革命》最為人稱道的正是那種舞台劇般的華麗表現手法,那是完全不講合理性, 總之就是要越華麗越好,再加上封閉的舞台般的學園,使整個故事的超現實感覺變得很理所當然。
  而《STAR DRIVER》正好就是這類,最有名的當然是「(<ゝω・)綺羅星☆ 」和「颯★爽★登★場、銀河美少年」吧!很多觀眾看到這種超低能的動作都會笑到肚痛,但筆者卻一點也不覺得可笑。始終舞台劇風的表達就常見這些誇張的手法,最重要是視覺效果夠搶眼,所以筆者不曾問為什麼要戴面具,為什麼不在平常的時間打倒拓人而不讓他坐上達班,更不會問Zero空間以至那些巨大機械人賽巴迪的由來,因為有了更誇張更超現實的《少女革命》在前,這又算得了什麼?總之夠帥夠誇張就好,畫面效果勝過一切。而且一套本來就是寫意性的作品,還要是超機人,再加上故事的主題是以描寫主角們如何經歴甜酸苦辣的青春,所以那些設定真的是不大重要,解不解亦不影響故事的主線發展﹣筆者的一貫理論是,如果某設定是關乎故事很重要的部份,那就一定得要說清楚,但如果只是一些附加設定又或者是表現手法的話,那有沒有解開並不重要,反而和故事全無關係但搞一大堆複雜設定解說一大堆才是問題。
  另一個讓觀眾能更加抽離地看作品的就是所謂的「舞台劇手法」,簡單就是將故事中的世界變成一個密封的大舞台,所以演員都不能離開舞台,一離開就不能再登場,所以水野不管怎樣都不能離開那個島,而和子也不能離開那個島,而除了回憶之外所有的劇情都在那個島進行。而Zero空間則是一個更小形的舞台,機械人在這個小舞台戰鬥,至於達班登場的畫面簡直就是演員打破佈景版登場的樣子。舞台劇手法的最大好處是觀眾能夠很簡單地切換為「動畫中的常識」,相比起同樣是舞台劇手法的《反逆之魯魯修》最大問題就是用了大量舞台劇手法,但卻硬要插一大堆寫實系的設定和橋段,結果就出現一堆莎士比亞般的人物和現實世界中駕著寫實風的機械人參與戰爭了。但這裡則由始至終主角們都沒有離開島,那現實世界的種種就會被隔絕,形成一個有著獨自形式的巨大舞台,
  另一個承繼少革的就是每一話中的劇中歌,而四個巫女唱的四首歌其實就是代表舞台劇的幕數,每一個巫女篇就是一大場戲,而當巫女離開舞台(小島)就是換下一幕,相當清楚易明。不過相比起已經成了OST的經典的「絕對命運默示錄」,這邊的歌雖然也很好聽但就少了那種華麗感覺,不過那種手法再玩就老套了,所以改成巫女唱歌也是不錯的主意。

其實應該拍三季?
  雖然上面說過有些東西說不說也不影響故事,但也有些是不交代是說不過去的,例如那群綺羅星十字團成員跟本沒有想過要以巨大機械人來統治世界,花那麼多心力去解開巫女封印、以及為什麼要加入綺羅星十字團等等也是無解。當然,如果以少革式的暗喩就是賽巴迪之力其實就是少革的「世界革命之力」, 一種少年人為了打破自己的殼、衝出世界成為真正大人的關鍵轉變,但相比起來還是不清楚,甚至有種腦補的無奈。至於結局連後日談也沒有,一打完就直接播ED就更不用說了。
  或者,如果能夠多拍一季,像少革拍上四十話那劇情的交代會好得多,很多暗喩以形式表現會發揮得更好,但現在是別說沒用的廢話沒有,甚至連有用的廢話也沒有,差不多每一話都壓得死死的,單是交代主線已經很勉強了,那被犧牲的當然就是很多關鍵設定了。
  可以這樣說,即使有這麼多問題,《STAR DRIVER》還是一套優秀的作品,但也因為這些問題,讓《STAR DRIVER》就是差那麼一些而無法成為經典。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