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作品評論


∼唯美、華麗、夢∼影像世界的《少女革命UTENA》


文:內山美佳

延續《EVA》的影像革命
  1995年《EVA》在日本動畫界投下了一個N2大炸彈,將因經濟不景、動畫『自肅』運動等等因素而變得有如死水的日本動畫界再次炸出一條生路。關於經濟方面的影響由於和本文無關所以不提,這次我打算談的是EVA的一個較不為人知、但更加重要的一項影響,就是影像實驗。
  在EVA之前,雖然日本動畫已有不少實驗性質的作品出現,但都停留於小眾之間如《Memories》、押井守的部份作品等。實際上主流商業動畫市場仍是那樣一板一眼、欠缺變化的。但到了EVA時庵野卻大膽的將一些過往只會應用的實驗電影的影像手法搬到一套商業動畫上,而這種手法竟然得到大眾的認同,使日後的動畫人更勇於以商業動畫作為實驗舞台,創造出各種更有個性、更大膽的畫面設計,其中最成功的例子是庵野搞的《他和她的事情》、渡邊信一郎的《Cowboy Bebop》和今次的主角,幾原邦彥的《少女革命UTENA》。
  這三套作品都是以一套主流商業動畫作骨幹,再在其中大玩特玩各種影像實驗。而三套作品監督都各有主題;在《他》中庵野拿出他早年搞同人動畫時的把戲,來個”無膠片動畫化”,而渡邊的《CB》就來個西方電影大致敬,幾原則是少女漫畫加上各種超現實畫風的華麗結合。
  由於《少革》故事本身已足夠另開一篇專題,加上很多人都談過了,所以我這次只談其中的影像部份。

唯美的少女革命-少女式的美人風格
  如果要找出少年和少女漫畫的最大差別的話,那差異點就是少女漫畫對於追求”美”的執著,但少女漫畫對於”美”的觀念和少年漫畫中的絕對是天差地遠,如果不去理解這一方面的文化是無法了解為何會有這種設定出現。
  《少革》在這方面絕對保有少女漫畫界的"優良"傳統,帥哥美女一大堆,由服飾到畫面的設計都極盡唯美之能事。先是角色做型;歐坦娜在動畫版雖然穿男裝但卻留著長髮,長髮的用處不是單單的用來給男角用手穿來插去的(笑),而是在戰鬥時增強角色的動感,特別是《少革》的決鬥經常要跳來跳去,如果主角有一把秀麗的長髮更能突顯主角的動感和生命力(經典例子有《功夫旋風兒》中功太郎的長髮),所以歐坦娜雖然要當王子但卻留長髮的原因就是為了突顯她在戰鬥時的美態,就算到了電影版也要她在戰鬥時變回長髮也是為了同一原因-為了戰鬥時更好看。配角中留長髮的不少,但為了不能搶主角的風頭所以像歐坦娜那樣”長髮飄飄”的場面不多,而且他們的長髮有另一用途,就是用作突顯角色的野性和邪氣,如冬牙和曉生每次坐車都故意解開長髮,一頭散亂的秀髮配上不扣好衣服而露出的上身,二人的狂野和邪氣(變態?)表露無遺。
  服飾上,顏色和髮色是配成一對,這點可謂和《美少女戰士》同出一系,因為固定的色彩有助於觀眾建立對角色的基本形象。中段黑薔薇篇由於對手不再是學生會,因此一些一直穿校服的女角如香苗、梢和枝織會轉穿和角色同色調但以黑色為主的帥氣決鬥服,而鳳曉生篇開始由於對手也會有個”新娘”,所以可以欣賞到不同顏色的新娘服穿在不同女角身上。值得一提是動畫版歐坦娜的黑外套配紅單車褲當然是為了突顯她的美腿而非男性化的一面,電影版的黑白直間條學生裝也是為了使歐坦娜看來更加修長,而七實的學生會裝也是同樣道理,至於樹璃穿長西褲才是為了使自己看起來更加男性化而穿的,再加上一般女生的迷你裙,她們的共同特色就是突出長腿這一點,少女漫畫和少年漫畫對於女子身體的差異是少年漫畫集中在胸部,少女漫畫則是腿部,因此少年漫畫大乳牛多得很,少女漫畫則是四十三吋女王腿主宰局面。特別是少女漫畫的角色不少是八頭身的”長人”,長腿往往比豪乳更加引人注目,而《少革》正正是這傳統少女漫畫美感的表現:身材修長、胸部適中,略瘦。而男角主要是瘦削的高個子配長髮,不過和一般少女式風格不同是他們的臉都較男性化,除了幹是較像少女漫畫流行的”男生女相”之外其他男角都是一看就知是男性,而且臉孔略長,有點像漫畫家田村由美男角的味道,不過有時卻是畫得太長了,結果有幾話曉生和冬芽變成了馬面神。(笑)

華麗的少女革命-華麗場景決勝負
  說到華麗,《少革》還真是玩到少女漫畫的極致-由鳳學園的外觀、決鬥場的設計到各個別場景的處理都極盡華麗之能事。就算不看故事單是欣賞其場景的設計也是賞心樂事。
  最具代表性的首推決鬥進場時的片段了,這段片段任何人一看都知是典型的兼用卡(注),既然是差不多每話都會用一次的片段,制作自然要漂亮。在《少革》中的決鬥進場片段可謂同類兼用卡的經典--歐坦娜一邊走上決鬥場,一邊制服變成決鬥服,再配上J.A.Seazer充滿氣勢的”絕對運命默示錄”,相信沒多少觀眾是沒給這種排頭嚇到的,甚至有不少觀眾買《少革》的唱片就是為了聽這首曲呢!到了鳳曉生篇進決鬥場片段更換了:先是由拱門映到決鬥場所在的小山,畫面一轉安希已站在電梯中,安絲突然消失而留下衣服,再換鏡頭時安絲一閃穿上薔薇新娘服,雙手輕輕一掃歐坦娜她就換成決鬥服,而留在地下的安絲水手服長出玫瑰,到最後二人站在決鬥場上為止,雖然我對於《少革》耍華麗早已有心理準備,但第一次看仍是”哇”了一聲,真服了幾原竟然可以設計出如此華麗優美的”變身”場面,而拔出決鬥之劍也是經典設計,最初是歐坦娜從安絲身上拔出迪奧斯之劍,到往後不論是歐坦娜還是挑戰者都要”新娘”從她身上拔出劍,其姿態之美可謂動畫界中首屈一指,由於對手在鳳曉生篇也能要”新娘”拔出劍,所以每次都可以欣賞不同角色的美態,能夠將這些每話必出的畫面玩得如此驚人,使觀眾每次都為同一片段讚嘆,幾原實在很有一套。到了電影,由於成本多了,所以制作群玩得更華麗,最具代表性的一幕首推歐坦娜和安絲在空中薔薇花園第二幕:安絲將整個花園放滿水,夜空的星星映照在水中,配上在水中飄浮的玫瑰,二人就在玫瑰和星空之間起舞,玫瑰隨著水流到地上,一片片的花瓣像雨般落下...,動畫浪漫場面我見過不少,但玩到這種地步還真是張口結舌,無言以對。
  另一使觀眾讚嘆的兼用卡場面就是鳳曉生篇歐坦娜和安絲在房間的交叉睡下的畫面,隔著布兩個黑影交叉而過,動作優美得不得了,加上布幕更產生一種神秘的美態,而回憶以黑色填在角色的樣子上充滿神秘感的處理,這種將回憶中的角色以黑影填滿的手法印象中最初出自《相聚一刻》的惚一郎,以黑影代替實物使讀者有更大的幻想空間。而明與暗的對比也是《少革》的一項特色,由回憶畫面到影子少女,根室紀念館的光影反差以至理事長室的日夜,電影版學生會的通道,星空中的薔薇花園,黑薔薇篇的決鬥服以至電影版歐坦娜的黑白學生服等等,都是以黑白配上極為鮮明色彩而產生華麗突出的效果,黑色一般人以為是黑暗、邪惡,但用得好,黑色其實是最能突顯華麗的色彩。 

夢的少女革命-超現實的舞台
  對於很多說看不明白《少革》的朋友而言,最大的難題是無法理解作品中的畫面:畫面中無故出現一隻手指、一朵玫瑰在畫面一角轉動、決鬥場的倒轉城堡、黑薔薇篇的桌子、不知從何而來的車子、無盡的高速公路、在學生會室出現的奇怪東西等等。整個鳳學園世界充斥著各種物理和常識無法解釋的事物,雖然最後解釋說決鬥場的一切幻象都是理事長室的天球儀製造出來,但這絕不可能完全解釋故事中出現無數不合理的現象。
  但,這又有什麼關係?
  本來《少革》就是一套寫意的作品而非寫實的作品,整套動畫的一切都是為了表達主題而存在,合理性從來不是幾原邦彥和榎戶洋司關心的目標,為了突顯想表達的主題,為了作出畫面想有的效果,制作群漠視物理和現實上的可能性,總之只要有需要,校內可以有袋鼠打拳(其實有關七實惡搞的數話都充滿《福星小子/山T女福星》的風格,說那數話的編劇比賀升沒受過《福》的影響是難以相信的);學生會室會有人打棒球;根室紀念館的設計;C子和歐坦娜的”光暗相聲”以至無處不在的曉生和跑車等等。總之制作群想要,沒有什麼不可以。
  若要以最適切的形容詞去形容《少女革命》的世界的話,那就是一個夢, 一個超現實的夢舞台。
  從各訪問之中,幾原和榎戶從不否認自己創作《少革》時是深受傳奇創作人、J.A.Seazer曾屬的劇團「天井棧敷」的創辦人寺山修司的影響,特別是其經典電影《葬身田園》的影響,有看過《葬》的觀眾就會發現其影響遍及整套電視版《少革》:奇妙的Object、符號(Character)、象徵、莫名的場景、自己和自己對話、非現實的角色等等都深受寺山修司的影響。而很多舞台劇的手法也搬到作品上如影子少女的小話劇,學生會的場景、理事長室以至土谷和枝織在儲物室的對話都使用了大量舞台劇的手法,使作品抽離於真實世界。
  而電影版,幾原在上面的基礎下加入了新元素:超理實畫派。
  如果是對超現實畫派有認識的朋友看的話,就會發現其中充滿了超現實畫派常見的映像語言,超現實畫派其中一種作畫形式就是將夢中的映像畫出來,由於夢不可能有組織,所以映像可以很不可思議、脫離常識、甚至是荒誕不經的,達利(Dali)的畫就是這種類形-描繪一個以實物組織成的虛幻世界。電視版由於還要顧及觀眾的接受程度,但到了電影版因為制作群將觀眾鎖定為對《少革》有一定認識的人,因此玩起來比電視版更加 大膽露骨:從白玫瑰中跌出薔薇刻印,整座鳳學園像不斷活動的要塞,單靠一條樓梯支撐整個空中薔薇花園,薔薇像雪一樣降下,歐坦娜追逐安絲的場景,安絲心口的空洞,歐坦娜變成一架「新世紀GPX」風的跑車以至最後外間那個像是外星球的”外界”等等。整套電影版都充滿著這種寫意的超現實映像。
  各種象徵、舞台劇的手法以至超現實的畫面,組成如夢似幻的《少女革命》世界。

小結-要怎樣看《少女革命》?
  對一般動畫迷而言,《少革》並不是一套會輕易著迷的作品,畢竟不論是影像還是劇情都不是功力不足的等閒觀眾可以理解和欣賞,而其中的過激的人倫關係以及複雜的表達手法更非只看少年漫動畫的觀眾可以接受。
  但只要願意用心看,你也可以從《少革》中學會很多東西;顏色的、設計的、美術的、表達手法的、劇情的、等等等等的。
  還是,只聽聽『絕對運命默示錄』就心滿意足?

注:兼用卡 ,即香港人所稱的罐頭影片,將一些經常會出現鏡頭如變身、合體之類以同一條片充數,好處自然是成本輕加拖時間容易。最初創出這種技法的是手塚治虫:因為六十年代動畫成本極高,不用這種”一片多用”的法子實在做不下去。而日後這種兼用卡也成為日式動畫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參考資料:
由『葬身田園』窺視『少女革命』的原點 文/林依俐(亞納海姆工作室) image 1999年11月號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