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作品評論


看廣大的世界動畫吧!《世界動畫精選》


文:內山美佳

跳出美日,放眼世界
  對日港台的動畫迷來說,一般能夠接觸到的動畫多是「韓台制作,日本出品」的日式動畫,不然就是美國出品的美式動畫等等,除此以外能夠接觸到世界其他國家所作的動畫的機會可謂少得可憐,而且差不多限制在主流商業作品,一些較為另類的別說是看,連知道的也是少得可憐,這是相當可惜的。
  每年一度的『香港國際電影節』都會將世界各地一些有特色的動畫電影結集播放,以往我是不知道電影節有這些好東西上映的(不大留意的關係),但今年全托夏目貝(本站筆者,是電影迷)的福我才知道這個項目,立時二話不說的去看,看罷出來的感想是:世界真是很大哦!

  這次《世界動畫精選》共有七部動畫短片上映,四套泥偶三套膠片,包括;荷蘭的《早晨電台/Radio Umanek》,芬蘭的《薄餅激情/Pizza Passionata》,墨西哥的《人心人肺/Down to the Bone》,挪威的《詠嘆調/Aria》,加拿大的《看見冰山的男孩/The Boy Who Saw the Iceberg》和《天外小來客/Strange Invaders》和捷克的《光/The Light》共七套。

《早晨電台/Radio Umanek》
  膠片動畫,可謂完全沒有故事的一個短片,孩子扭開收音機,電台即是播放千奇百怪的節目,全片運用了畫面漸變(以線條不斷改變來將不同的畫面串連,例如原本是一架車,但線條卻由車形變成一個女人,是一種很傳統的動畫技法)來將不同的畫面連接在一起,一時是女人唱歌另一時卻變成生蛋的雞.土人站著卻突然下起大雨,畫面上則是以模糊的線條來代表大雨照頭淋,導演採用非常簡陋的線條不斷變化來做出千變萬化的效果,想像力實在厲害。

《薄餅激情/Pizza Passionata》
  泥偶動畫,故事是說一個容易害羞的中年男子因為一個Pizza而和鄰居發生的一段愛情故事,其中以一個極地探險人的故事來交代男主角的心層心理非常有趣,而當男主角面對心儀的女性而作出各種有趣的舉止帶著一陣清新自然的味道,特別是主角拿起乒乓球拍在打那一幕更是好笑,到了結局女主角對男主角的表示更帶著一點點黃色幽默,是相當成人口味的一套作品,而且帶有一點點日劇的風味,很是有趣。
  雖然故事的關鍵是一盒送錯的薄餅,但我倒是覺得電影的名字可以改作『乒乓情緣』(笑)。

《人心人肺/Down to the Bone》
  泥偶動畫,故事是說男主角在入主為安之際突然復活,而且跌到一間全是骷髏的酒吧中,在那樣發展一段有趣的小故事。全片充滿了墨西哥人對於死後世界的獨特觀感:死對於他們來說不是一件黑暗的事,反而是另一個人生的開始。全片滿是黑色幽默,骷髏客人對玩脫衣秀的女郎叫囂(不過我不明白骷髏女郎胸前那兩團肉是那裡來的),歌女向主角調情等等。特別是主角拉開手臂發現已經白骨化來表示主角其實並沒有復活,只不過走進了幽冥世界,而最後男主角和太太的合照但在主角手上卻只有太太而主角不見,導演以這一點來強調『人鬼殊途』更是一絕。

《詠嘆調/Aria》
  布偶動畫,我入場時沒有看大會那本簡介的,所以最初完全搞不清楚這套叫《Aria》是什麼玩意,但看著看著開始覺得好像從那裡見過這灑狗血情節,呀!我想起來了,是Puccini的經典狗血歌劇《蝴蝶夫人/Madame Butterfly》:故事是說女主角秋秋桑是一個只有十五歲的日本藝妓,和一個美國海軍軍官平克頓結婚而生下一個兒子,但平克頓卻回國了,秋秋桑含辛茹苦的養大孩子,三年後平克頓回來但卻是帶著一個美國女人,擺著一副”要子不要母”的狀態。秋秋桑知道事情已成定局,將兒子交給平克頓照顧後用父親生前給她的短劍自盡。
  導演Pjotr Sapegin在拍這個故事時將女主角秋秋桑(也可以叫蝴蝶夫人)改成一個長於島上的土女,而且本來應該登場的僕人鈴木、美國駐日大使夏普勒斯和五郎全部不見,留下來的只有平克頓和她的美國太太,還有她們的幾個小孩。劇中採用了很多相當大膽的手法營造效果,如秋秋桑懷孕是她抱著一個魚缸,而她和孩子的連接是用一條繩似的臍帶,一部古式唱碟機播放著主題音樂《美好的一日》,不過最有震撼力的一幕是秋秋桑將孩子交給平克頓後不斷地跑,轉過幾個場景後在一個黑暗的地方以螺絲起子將自己支解!先是用手扯開自己以布和綿花所作的臉,再用起子由腳至手一件一件的支解,最後那一堆金屬、布和綿花碎被一陣風吹走,雖然完全不帶一點血腥,但震撼力驚人,可謂這個動畫精選中最好的作品,但不能給小孩子看,會做惡夢的。

《看見冰山的男孩/The Boy Who Saw the Iceberg》
  膠片動畫,導演Paul Driessen將他那招牌的分割畫面玩得淋漓盡致:左邊的畫面是小孩(主角)的現實,右邊的則是他的心理,從右邊的畫面看出小孩子那奇想天開的想像力,故事很簡單:小孩子生於一個富有家庭,和其他孩子沒有分別,有一次主家坐上大郵輪旅行但中途因郵輪撞上冰山而全船船員罹難,而所謂”看見冰山的男孩”其實只有一幕,就是主角看見一個大永山浮近而通知父母,但父母不信(可能是他經常處於幻想世界吧?有點狼來了的感覺)結果船就沉了。
  不過最精彩的還是主角的幻想世界,一時是給人逼供,另一時是大逃亡,花樣百出,最出色的還是結局主角臨死前的幻想:一間門打不開的房,而管家也不拉開窗簾,鬧鍾自然也不會響,最後隨著主角回床再睡代表他的生命結束,很有味道。

《天外小來客/Strange Invaders》
  膠片動畫,故事是說一對夫婦一直希望有一對孩子,有一晚天空有一個孩子跌下來,夫婦很高興的收養了他,但隨著孩子長大其很為越來越不正常,不但狗不敢踏進家門,就連太太也逃了,丈夫走到二樓孩子的房間,竟然發現孩子不但將房間改建成一基地,而且還叫了一大堆同伴來!最後丈夫嚇醒過來才知只是一場惡夢,此時太太告訴丈夫:她懷孕了!這對恩愛的夫婦終於有一個快樂的結局。
  比起之前數劇這套顯然輕鬆得多,特別是那孩子的行為更使觀眾發出會心微笑(其實現實中的孩子也不比這個外星小孩好多少,同樣是破壞大王),有孩子的人定會看得高興。

捷克的《光/The Light》
  泥偶劇,主角兩兄弟有一次從書中看到電燈的原理後異想天開,將燈泡打穿開開燈,電流竟變成金色的水流到兩兄弟的房間,那兩兄弟就在房間游來游去,而放”水”的方法竟然是拉開插頭,那些”水”就從插頭中流走。知道這種玩法後兩兄弟決定大搞:以儲蓄買了一隻小船再以大燈泡將房間變成一個可以舟的大水池,但卻因為水流太急結果水將房子的東西都沖到屋外去了,兩兄弟的父母第二天早上醒來發現自己在屋外,而屋外的白雪因那電水溶解變成一個大水池,兩兄弟自然更是大玩特玩。
  這套劇很有童真,以小孩子的無盡幻想力為題材,不說其他,單是打破電燈泡就會流出電水就很有意思了,試問我們小時候又何嘗未試過這種天馬行空的幻想呢?

結語:動畫的創造性
  論技術,這些動畫並沒有使用什麼高科技,但都盡顯導演的想天開創造力以及特別的拍攝手法,這不是我們平日接觸的美日商業動畫可以帶給我們的。
  再一次証明,動畫制作需要的不是高科技,而是一個有創意的心靈。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