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怪論堂

這個金髮小鬼!萊茵哈特新論

文:內山美佳


  就像夏亞一直是金鋼彈世界最受歡迎的人物般,萊茵哈特一直是銀河英雄傳說中的人氣天王,而在故事中也被塑造成近乎完美的男子,但真實的他是否如此地完美呢?答案可說是,不!
萊茵哈特不但不是不什完美之人,反而較接近問題多多的問題兒童,他有那些問題?現在就分析給你們看吧!

問題1:戀姊狂
  說到戀姊狂即使是萊茵哈特的死忠支持者也不會反對,他對安妮羅傑的情感已脫離一般姊弟親情程度而變成病態的戀姊狂了。他一直以為安妮羅傑在十五歲時被捉入後宮當愛寵妃之後就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會有這種想法是因為萊茵哈特本人相信著“只有命運由自己控制才有幸福”,因此便覺得沒法控制自己命運的安妮羅傑是很不幸。但事實呢?除了安妮羅傑無法像一般人般戀愛之外(其實即使沒被召進後宮,以萊茵哈特那種獨佔慾極強的人也很難讓姊姊和一般人戀愛,結果只不過是由弟弟而不是皇帝來控制自己的命運罷了),其他方面安妮羅傑都算過得很幸福;既有機會和弟弟及古爾菲艾斯見面,生活也無憂,特別是像她們這種下級窮貴族如果不入宮為了家計安妮羅傑也只有出外打工的下場,那時萊茵哈特還不是一樣心痛?而朋友方面在宮中有也貴族夫人支持她,友情方面也不是問題,甚至比起在家中給兩個小鬼綁手綁腳來得好。
  可以說,“安妮羅傑受苦說”其實只不過是萊茵哈特給自己重奪姊姊的一個正當化理由,因為如果不將姊姊的境遇想成那麼慘他就沒有推翻帝國的動力了,那就是說什麼“在邪惡皇帝手中救出姊姊”云云全是他一廂情願的想法。

問題2:任性
  如果說楊威利是因為道德個人價值觀放得太高而使到他只能被時代的洪流沖來沖去,那萊茵哈特就是為了將時代潮流操之於手而視道德以至個人價值觀如無物,或者更直接的說法就是超任性。
  萊茵哈特對於自己興趣所在的戰爭領域,決定他的行為不是人道思想、也不是霸者的心態更不是大戰略構想,而只不過是單純的個人喜好,即是說想做就去做,從不理會這件事有沒有用、也不管會浪費多少無謂的生命,他曾說過不會讓士兵的生命作無謂的消耗,但他本人卻是舊帝國貴族以外作最多無謂殺戮的人:先是要塞對要塞之戰,這一戰不論從那一方面都是無意義的,但他卻硬要進行,結果坎普和大量士兵戰死而成就楊威利的威名。而當楊威利重奪伊謝爾倫之後其實不論那一方面都沒有開戰的急切需要,但他硬是要和楊威利打,就像他坦白地說:“我要戰鬥”般,他打楊的目的完全是個人一己私慾,從來不考慮士兵的生死以至對整個國家的傷害,只求滿足自己的個人慾望,甚至可以說,他其實和高登巴姆王朝的皇帝其實沒有太多的差異﹣同樣的帝王式的任性自私。
  以一個統治者的角度來看,他並沒有壓制自己的私心來為國家創造未來,反而將自己個人的想法以凌駕於整個帝國之上,甚至原本他想推翻帝國也不過是為了搶回姊姊,他並不是看不過眼帝國的腐敗而戰,而是為了自己私人的目的而戰。

問題3:欠主見
  在戰場內和外萊茵哈特是完全相反的兩個人:戰場內他完全自把自為、既不聽意見也不看事情合不合理,總之想做就做。但在戰場外他卻表現出欠缺主見的特質。
  萊茵哈特對於自己沒有興趣的東西往往過份相信理智而不管自己的道德及個人價值觀,即是說只要理智上認為這件事以這種做法最有效,就會不管道德上以及個人情感上接不接受,一意孤行的進行。會有這種思想的出現原因在於他一直以為要成為霸者就得忘記私心,而且身為主君必需有接受自己不喜歡但合理的意見,結果就出現明明自己討厭某種做法但卻照做的情形出現。最明顯的例子是威斯塔朗事件中他的決定;他情感上想阻止慘劇的發生,但理智上卻“想要”相信奧貝斯坦的意見,結果就變成威斯塔朗事件的共犯,另一次就是連列坎普派去當同盟事務官,他並未深思連列坎普的個性會對楊威利以至同盟有何問題,心裡只是想“有問題就換了他,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理論上完全正確,但結果卻搞出了大問題,這並不是推薦的奧貝斯坦的錯而是萊茵哈特用人不明,他“認為”帝王不應該為這些小事操心,所以隨隨便便就丟個人去做這種工作,結果爆出了大混亂,完全按奧貝斯坦的劇本進行﹣就像以前如何操縱皇帝般。
  最理解萊茵哈特這種個性的人非奧貝斯坦莫屬,他知道皇帝一聽到理智上認為“有效”、“合理”的意見,除非該對像的厭惡程度遠超過萊茵哈特的忍受極限如特留尼西特,不然都會反射性的接受而不經自己的道德以及個人價值觀去思考,因此羅嚴塔爾說奧貝斯坦操縱皇帝倒不是無的放矢,而是有其事實根據。

問題4:沒有道德良知
  很多人都知萊茵哈特有很強烈的精神潔癖,但這些潔癖不等於道德良知,只是很單純的討厭某些人或事罷了,而不是他的良心或道德認為有什麼不好。
  萊茵哈特有一個很特別的特質是他的“良心”並非放在自己腦袋之中,而是放於吉爾菲艾斯之手,當萊茵哈特會做一些違反社會世俗的道德觀、又或者自私自利不近人情的行為時,吉爾菲艾斯就會出口阻止他,而萊茵哈特也很自然的聽吉爾菲艾斯的話,所以安妮羅傑叫吉爾菲艾斯好好照顧他並不是隨便說說的﹣知弟莫若姊。
  至於奧貝斯坦就成了萊茵哈特的“魔鬼”,奧貝斯坦向萊茵哈特提出一堆無情但有效的意見,由於披上一件叫“身為霸者應該無情”的外衣,因此即使意見再怎樣毫無人性,但只要合理有效他就會接受,也就是說奧貝斯坦其實就是萊茵哈特心魔的實象化。之前由於有吉爾菲艾斯這個“良心”在,所以萊茵哈特還比較有人性,但當“良心”死掉那“惡魔”就輕易控制了萊茵哈特。或者說,萊茵哈特借奧貝斯坦之口將自己的無情合理化,因為奧貝斯坦的特技之一是能夠將各種冷血謀略披上一件合理化的外衣,使萊茵哈特可以在“為了霸業陰謀手段是必需的”的冠冕堂皇理由下接受。
  威期塔朗事件雖然成了萊茵哈特的死穴,但他那種感情與其說是對死者的內疚,還不如說是因為吉爾菲艾斯最後的忠告而成了萊茵哈特心中的一條刺,他難過只是因這件事而使吉爾菲艾斯死掉,而不是那三百萬人,在這方面他其實是個極之冷血的人,甚至連先寇布所謂“歡喜的眼淚”也不流,完全無情。

問題5:不懂得朋友之道
  這一點其實不是萊茵哈特的專利,有很多角色都有同樣問題;要求朋友有無私的供獻但自己卻從不付出。
  萊茵哈特視吉爾菲艾斯為一生最重要的人,但他有為過吉爾菲艾斯做過什麼嗎?什麼也沒有!一直以來都是吉爾菲艾斯為他付出一切,而他也順理成章地接受,但卻極少為吉爾菲艾斯去設想,他任何事都先想自己,總以為吉爾菲艾斯想的就是自己想的,自己的目的就是吉爾菲艾斯的目的,從來沒有以朋友的立場去為對方設想,而一直以主君的姿態去接受吉爾菲艾斯的忠誠,他將朋友無私的友情理所當然的接受的但從不付出。
  至於吉爾菲艾斯以外,他在人前人後都本能的擺出一副主君樣,因此其他人根本不能打進他的生活圈子,像米達麥亞和羅嚴塔爾本來很有可能成為萊茵哈特的好友,但萊茵哈特一開始就將自己和其他人架起一道牆,如果萊茵哈特一出生就是皇帝的話那還可以理解,但萊茵哈特本身只是一介低級貴族,擺這種架子就未免那個。結果他和雙壁之間雖然感情比其他武將親密,但始終停留在君臣之間的關係,甚至在死前玩把戲將其他六名一級上將升為元帥,降低米達麥亞的“獨一無二”地位,從這可見他對米拿麥亞的信任有多少。
  至於楊威利,其實他也有可能成為萊茵哈特的朋友,只要二人一直保持在雖非敵人但也不是臣下的關係,那二人有可能成為相隔數千光年的友人,表面看來很不可思議,不過細想卻是有可能的:楊本來就對萊茵哈特很推崇,而萊茵哈特對楊的才能和人格有也很高的評價,二人一但不再是敵人那當上朋友的機會很大,楊的個性本來就很適合當好朋友,而楊本身的史學家思維也樂於待於這位霸主身邊觀察,更重要是楊那種溫和但堅定的個性有助緩和萊茵哈特的霸氣,這是希爾德都辦不到的:因為希爾德一開始地位就比萊茵哈特低。但萊茵哈特一開始就要楊當他的臣下,一但楊拒絕那事情就沒就轉圜的餘地,因為楊本來就不喜歡君臣之間的絕對關係,即使強如萊茵哈特都不喜歡,但萊茵哈特一開口要楊當部下就等於楊的地位比自己低,那朋友的關係就不能成立。
  萊茵哈特一直說自己沒有好朋友,其實他身邊好友多的是,但他卻將他們全變成臣下或者敵人,那是他自己找來的,不能埋怨任何人。

結論:總比紅彗星要好
  沒錯,萊茵哈特是有很多問題,而且自私個性又亂來,而且作為朋友也是不合格,但從行政、軍事結果來看他的確是一位名君及一名位將。他也有作為一個優秀統治者的氣度,不能因為他人格缺點以及做錯了的地方而全盤否定他對於時代的供獻,又不是選完美先生!
  而且比起那個紅彗星來說萊茵哈特可要強太多了,好歹他既不是戀童廦,戰功和材能都要遠勝夏亞太多,而且作為領袖的氣度也夠,更重要的是他的確是以堂堂正正的手段去推翻高登巴姆皇朝而不像夏亞般以卑劣的手段,別的不說,單是夏亞出賣加魯曼那種做法萊茵哈特就一定不會做,甚至可以肯定萊茵哈特會看不起使用這種手法的人呢!
  如果萊茵哈特是歷史無台上不二的主角的話,那夏亞就只不過是一名不值一提的小丑。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