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分類

重視女權的萌動畫--解構《Rozen Maiden》(中譯:薔薇少女)
文:貝黑萊特

前言

只要是喜歡二次元美女的acg用家,即使未看過也一定聽過《Rozen Maiden》的大名;對於喜歡瀏覽acg貼圖區的人而言,他們一定看過甚至擁有不少翠星石、真紅、水銀燈等人物的cg。由2004年至今大約一年幾個月的時間裡,無數動畫靜靜的上場,完結後亦不留任何痕跡,為何此作偏偏只有《Rozen Maiden》能如此深入民心,甚至在第一輯的13集完結之後其人氣仍能長期高企?即使此作未必是每個觀眾心目中的佳作,至少亦應該有別樹一格之處,才可以令這套作品在宣傳不多的情況下跑出。而探討這套作品各方面的特點,正是筆者寫作此文的目的。

故事簡介

真紅等幾個薔薇少女人偶的存在意義,是為了進行Alice Game,奪取對方的薔薇聖母,成為父親心目中完美的女性愛麗絲。男主角櫻田純在意外之下,成為了真紅的僕人,自此之後他的生活就不停周旋在幾個人偶之間;透過跟幾個人偶的相處與並肩作戰,純終於成功走出心理陰影,並和真紅合力消滅了無惡不作的人偶水銀燈。

四平八穩的故事主線

雖然《Rozen Maiden》的故事主線沒什麼特別精彩的佈局,不過亦算不上乏味,整個故事的走向和市面很多少年漫畫相差不大,都是依從主角跟某厲害人物相遇,然後跟同伴經歷各種事情,和大魔王戰鬥白熱化,最後打到大魔王的模式。以起承轉合的角度看這故事,就是純和真紅的相遇是起,與幾個人偶的生活經歷是承,對水銀燈的愈來愈激列的戰鬥是轉,最後消滅水銀燈和純的心理成長是合。由於故事的角色太少,舞台亦只有櫻田家和M領域,戲份都得以集中在幾個要角身上而沒有分散,使故事既不會拖泥帶水又不會偏離戰鬥這條主線。但亦因為角色太少,奸角永遠亦只有水銀燈一個,使故事主線難以變出花樣,略嫌平輔直述和單調,沒有太多令人拍案叫絕之處。一言敝之,《Rozen Maiden》的故事就是四平八穩,既沒有多餘枝節也沒有太多驚喜。

解構人物角色

看畢上一段,各位讀者可能會奇怪,既然《Rozen Maiden》的故事模式這樣平凡,這作品又能以什麼東西突圍而出?筆者會將成功原因歸於兩個原因,而其中一個是角色突出。薔薇少女每個都是身高約60cm的人偶,穿著Lolita裝束,這使得她們在外型上跟一般動畫美女有顯著分別。縱然以美女角色作賣點的日本動畫多如繁星,但以人偶為主題,而大部份的要角都是人偶的,就似乎只此一家了,這似乎能帶給觀眾不少新鮮感。除了人偶這特殊屬性外,《Rozen Maiden》的成功亦應歸功於真紅跟翠星石二角的漂亮演出。先說主角真紅,她是幾個人偶的領導者,雖然性格強勢和愛對人呼呼喝喝,但他人有難卻願意傾力幫忙,儘管平時嚴肅而目無表情,不過看見人偶劇的主角〔庫庫〕時仍會流露孩子氣的一面。而翠星石的個性則跟她那一身斯文打扮完全相反;以腹黑毒舌而聞名的她喜歡搞惡作劇,雖然欺善怕惡粗魯蠻不講理都是她的性格,但在同伴有難時她就顯得黑白分明,對孖生妹妹蒼星石更是愛護有加。真紅跟翠星石共通點是,她們平時的性格都是屬於極難相處而且帶有侵略性的類型,不過面對大是大非的問題時卻總是立場清盺,比起有些動畫裡只會奉迎主角和賣弄可愛的女角,她們稍有缺憾的個性反而令她們變得更像個真人。需然她們都是故事的催化劑,但由於能力和性格使然,她們很自然地在故事分擔起不同的任務;如果劇情是有關戰鬥,嚴肅的真紅多數是該情節的主導,如果劇情是輕鬆搞笑的,那麼多是由喜愛搞怪的翠星石帶領故事。

女角之間的互動性

《Rozen Maiden》較一般以美女掛帥的動畫成功的另一個原因,就是女角們都無需依附男主角純都可以有獨立劇情。在很多少年動漫或以美女掛帥的動畫中,女角都是男角的附屬品,被男主角保護、與男主角談戀愛、暗戀男主角、為男主角做出種種事情等,這些安排無疑會削弱女角的個性。亦因為在上述動漫裡,女角跟女角之間的關係大多很薄弱矇糊,所以她們的戲份往往只有在跟男主角互動下才能產生,而旦一離開男主角就難以發揮。但《Rozen Maiden》就沒有這種情況,薔薇少女們的存在意義,就是勝出Alice Game,而這個目的可謂完全跟男主角無關。雖然其中幾個人偶對櫻田純或多或少抱存好感,但從未因而失去自己的主見,故事亦不是由櫻田純來帶動,他在故事雖然有無可取代的地位,不過極其量只算是這故事的參與者。由於每個人偶之間的關係強而明顯,所以她們即使沒有男主角也能夠發展獨立劇情,這除了使各個角色的人格更完全和立体外,故事的橋段亦因此有較多變化,而無需教讀者觀看那些千篇一律為男主角歌功頌德的情節;以翠星石為例,真紅對她來說是領導者,雛苺對她來說是被欺負的人,蒼星石對她來說是獨一無二的孖生妹妹,水銀燈對她來說則是敵人,無論是搞笑或嚴肅的劇情,她都不一定要找櫻田純做拍檔才能發揮。

主題的挖堀

《Rozen Maiden》的故事主題雖然簡單,卻矇糊。既然人偶們是為了勝出Alice Game才存在,那麼為何只有水銀燈才執著於奪取其他人偶的薔薇聖母?整個故事都缺乏一個主動的目標,以被動方式推進。儘管真紅想勝出Alice Game,她也只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才跟雛苺打過一次,然後每次都是真紅等人等待水銀燈發動進攻故事才得以推展。當觀眾在追看這動畫時,少不免產生幾個疑問,好像水銀燈的行為為何會這樣偏激?純在過去發生了什麼事情使他性格反常?區區幾個人偶為何會擁有那些連人類都沒有的超能力?解答這些疑問對故事都是重要的,因為製作群不交待清楚的話無疑會削弱故事的合理性。可惜的是,這些迷團其實由故事之始就存在,但製作群卻一直賣關子,到了故事將近完結時才勉強有個點到即止的答案。如果只是由於成績差被同學恥笑,那麼櫻田純及後的自暴自棄行為就未免太誇張;如果是水銀燈自己的不幸和對父親執著令她壞事做盡,那麼製作群至少要放好一些編幅去交待她的過去,這一定比在水銀燈死前兩句帶過更能感染觀眾。要為這些交待不足之處想個原因的話,筆者會認為有兩個,一是原著漫畫作者 PEACH-PIT 在動畫完結前仍未在連載中的漫畫提及過,而二是由於十三集動畫故事實在太短,製作群沒有足夠編幅將疑團充份解開。無論如何,在主題探討方面,《Rozen Maiden》的動畫總令人有種不夠深入的感覺。

總結

總括來說,筆者會覺得《Rozen Maiden》引人入勝之處不在故事而在人物角色。此作的故事雖算不上是差,但比起其描寫角色分配戲份的按排上,則明顯是高下立見。故事方面雖然有很多東西都交待不足,但純、真紅與翠星石的漂亮演出倒是能將觀眾的視線轉移過去。筆者寫此文時,正值《Rozen Maiden》的第二輯動畫《Rozen Maiden Traumend》在日播放,心中滿是雀躍期待,希望第二輯在各方面都能夠超越前作!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