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田中書齌

解讀銀英.五: 人物們是活的還是死的?──論銀英人物的結構特色


文:楊威利Jr

  《銀河英雄傳說》其中一個吸引人的地方,是它細緻而壯麗的背景和宏大的史觀。而這壯大的故事,就由一個非常龐大的角色網所組成。單是有人名的軍人便約有一百八十個,而再加上其他角色,全書起碼有二百個有名有姓的角色。

  構成社會的,是人類。而構成故事的,其實也是人物角色。人物角色往往是一套作品的靈魂所在,所以角色也常是最吸引人的地方所在。好的角色固然會受歡迎。之不過,是否受歡迎的都是好角色?而什麼樣的角色才算是好角色?而《銀英傳》中的人物特色又如何?這就是本文想探討的地方。

  首先要強調的是,受歡迎的角色不一定是好角色,但好的角色卻常是受歡迎的角色。舉個例好了,上月方墨ACG的筆者傑特寫了一篇關於《鋼彈》(高達)中夏亞(馬沙)這角色的文章.而夏亞就是其中一個很受歡迎,但角色卻寫得不成功的角色。相反,《銀英傳》中有很多角色因為鋪排得成功,所以二十年來依然吸引了很多書迷。每年情人節,田中芳樹的工作室都會收到一束又一束的鮮花、一盒又一盒的巧克力,可見角色們的魅力所在。

  我們常說,好的角色都要有真實感、有血肉,說穿了就是要像真人。為什麼讀者觀眾,看小說、看動漫會有代入感?是因為角色跟我們很接近。人會有生老病死、喜怒哀樂、悲歡離合。人有優點也有缺點、有強項也有弱點。如果角色沒有這些,就是我們說的「沒有血肉感」。

  其實在我眼中,萊因哈特這角色其實是寫得很失敗的。失敗的原因正如剛才所說──角色沒有血肉感。為什麼失敗?因為讀者只能看到田中不斷的強調這角色的好,反而很多明明是缺點的部份,卻往往輕輕帶過。他固執、任性、自私、欠主見,但卻看不到書中對這種性格缺點的刻劃,反而卻似是而非的將一些偽善的事後補救解釋成正面的表現。舉個例,如果他真心想保護吉爾菲艾斯,就不會出現吉爾菲艾斯的犧牲。事後封他為大公、三長官,也僅此是讓自己良心好過,但這些事後補救卻被解釋成友情的表現。可見田中對萊因哈特這角色實在偏心得過了份。

  你有見過「完人」嗎?「完人」即是完美的人。我沒見過,我看過的史書中好像也沒出現過。如果大家有看過也告訴我一聲。就是因為人類中沒有所謂「完人」,所以故事中任何一個角色愈被刻意描繪成完人,愈益讓角色沒有所謂的真實感、血肉感。大家看不到萊因哈特努力學習、刻苦耕耘的樣子,也很難看到這角色挫折的樣子。所以,田中用那麼多形容詞來形容萊因哈特之中,有一個我特別覺得形容得好,那就是「雕像」。雕像就算雕刻得再栩栩如生也不會變成真人。萊因哈特愈是完美,他愈不像真人。就如本文題目所說,這角色是死的。

  那麼,萊因哈特的宿敵楊威利又如何了?

  田中曾在《銀》的後記中說過,萊因哈特受歡迎是預計之中,吉爾菲艾斯是超出估計,而楊受歡迎更是失算了。田中覺得萊因哈特受歡迎是理所當然,這當然沒錯嘛,人家可用了很多筆墨出美化這角色,當然認為會受歡迎。但是,為什麼缺點多多,甚至比《銀英傳》的原案《銀河西洋棋》中的楊的初始設定更多缺點的角色,會這麼受歡迎呢?

  先剔除楊不敗的戰績、對民主自由的堅持這些元素,為什麼負面缺點那麼多的楊威利會受到那麼多人熱愛?他受歡迎的原因恰好正是他缺點多多。就如前面所說,愈是多性格缺點的主角,愈有血肉感。聽起來好像很奇怪,但事實上正是如此。因為你我他也是人,是人就不能避免出現缺點。有缺點、有遺憾,才是人生。我也很懶耶,也想坐在不用工作就白白領錢。我也想早點退休,然後吃退休金過活。我也愛賴床、愛睡午覺,也想喝多一點自己喜歡的茶或酒。我想,不獨是我,你、我、他也是一樣。就是因為大家都能代入到這些性格缺點,所以大家都覺得楊就像是我們自己,或像是我們的身邊人一樣。所以這角色是活的。不是活在書中,而是活在你我他的生活之中。

  說到《銀英傳》的人物結構特色,筆者曾在網路看到一篇很精彩,有關《銀英傳》角色的評論。當時,筆者看了後拍案叫絕,大叫「此真真知灼見也」,讓筆者對《銀英傳》角色的思考一下子頓悟了。可惜當時筆者雖抓了該段文章的節錄,卻沒有連帶抓下原文的作者。在此筆者斗膽將該文作一個整編後放上來,如果原作者看到了,請告訴我一下,讓我認識閣下。以下內容均編輯自原文。

  『《銀英傳》有著很大的「文以載道」的成分在內。因此在《銀英傳》中,各種人物,旗幟非常鮮明,簡直可以說是一一貼上了各式各樣的標籤,各種人物特性幾乎完全沒有混淆或是曖昧的現象,這和現實世界的人物是有極大的差別的,真實的人物往往同時具有很多特性:高貴、卑鄙、霸氣、懦弱、理智、感性、投機、原則等等,這些個性以不同的比例,不同的交互作用混合在不同的個體內。而田中芳樹把這些特性提煉出來,分別塞到不同的人物裡,因此書中的人物特性就都變得很純粹,萊茵哈特獨占了美貌與霸氣,全宇宙的冷酷都塞進了奧貝斯坦的義眼裡面,戰術的智謀由楊獨占,對女性的魅力與興趣由先寇布與波布蘭瓜分。

  不只是人物,團體也是一樣,專制的腐敗特質一個也不缺地出現在高登巴姆王朝,而優點讓羅嚴克拉姆王朝全包了,民主政體的腐敗特質完全出現在自由行星同盟的首腦部門,而朝氣與活力只存在於伊謝爾倫的楊艦隊中;在楊與萊茵哈特集團中找不到愚蠢,而在舊帝國與同盟高層裡也不會有智慧的影子。或者該說,這不是一部長篇小說而是個「寓言」也說不定。

  裡面所有的人物,集團或勢力都太有代表性了。因此我並不認為銀英是「現實世界的政治經濟軍事的縮影」,而認為它是已經將這些東西「符號化」過了的,一個國家並不是代表我們現在觀念中的一個國家,而是代表了「一類國家的特性總合」,一個人物也不是試圖拿來描述一個真實的人物,而是用來代表「某一類人物特性的總合」。就好像把所有的人類拿進果汁機裡打成「人汁」(噁....)然後放進離心機裡轉上一陣子,層層分離以後再把這些已經純粹化的個性元素來打造人物,浮在上層的做成萊茵哈特啦,楊啦,中間的做成列貝羅啦、坎普啦,沈在底下的做成布朗胥百克啦、憂國騎士團啦等等。

  銀英裡的人物都是非現實的,但是這些非現實人物的特質大家都有,只是用不同的比例混合起來而已。所以我們也可以用這種觀點來看銀英,它並不是敘述國與國之間的鬥爭,而是制度,思想間的鬥爭,它不是敘述人與人之間的鬥爭,而是人性中不同特質之間的鬥爭。大可以看成歷史上不同思潮的輾轉消長,小可以看成個人內心中互相矛盾的人性的掙扎.... 』

  「人汁論」(汗....)正好解釋了田中芳樹,尤其在《銀英傳》中人物設定的特色。《銀英傳》塑造偶像上是成功的,但是在塑造角色上是失敗的。甚至曾聽過有人形容:「人物也許連平面人物都稱不上,要算是『直線人物』,每個人物都像棋子,雖然每個棋子走法不同,但是一顆棋子就是一種走法,缺乏了多樣性與不確定性,不能算是成功的人物創造。」。

  就像我們玩RPG遊戲一樣,魔法師、僧侶、戰士什麼也好,大家總覺得他們比身為勇者或什麼的主角更易使用。原因不外乎因為主角的數值「平均」。魔法師的魔力高,戰士也有高攻擊力,但偏偏平均成長的主角卻什麼也不突出,所以大家都會覺得主角不好用。

  《銀英傳》的角色成功,原來道理也是一樣。

  你我他都一樣有相同的、不同的性格,只是比重不一樣就出現了整體性格的不一樣。就是因為《銀英傳》的角色在不同性格上出現極為突出的對比,使大家對角色的性格有極為強烈的印象。不管是性格的優點也好,缺點也好,如果不突出這種優缺點,就算角色再有血肉也只是配角。但有一點要強調的是,突出某種性格,並不代表不平衡。宮保雞丁中雞肉是主角,但如果太多雞肉就會變成炒雞肉而不是宮保雞丁了。比重份量要有突出的主菜,但也不能沒有配菜,否則就會變成萊因哈特這角色一樣,變成炒雞肉而不是宮保雞丁了。

  坦白說,《銀英傳》的人物塑造,很難說是非常好,但它出來的整體效果卻出奇的好。有人認為《銀英傳》的人物設計直線、簡單,但也有人認為正是這種強烈的突出才做成突破性的效果。但不管怎樣,《銀英傳》的人物充滿魅力卻是不爭的事實,也是我們喜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