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田中書齌

解讀銀英.八: 銀英傳對田中創作的影響和意義


文:楊威利Jr

  一連兩個月都是一些輕鬆的資料性文章,這個月則繼續寫一些研討性的內容。

  就如大家所知道的,《銀英傳》讓田中芳樹一炮而紅,成為當年SF界的新星,風頭一時無兩。對田中個人而言,《銀英傳》其中一個重要意義當然是利潤。單是依靠版權,出售小說、漫畫、動畫光碟、電影、電玩、精品等等,不單為德間書店,也為田中個人帶來龐大的收入。事實上,田中就算現在停手不寫,也不會為收入帶來很大的影響。簡單說一句就是:單靠《銀英傳》的權利金,已足夠過下半世。當然,《銀英傳》對田中的意義並不單在金錢上,而且以田中個人的價值觀,金錢上的意義根本不是那麼重要。同樣,意義也不在名譽上,雖然出了名會讓作品更多人買,但田中個人從來也沒將當年的「星雲賞」掛在嘴邊,當成什麼不得了的榮譽。

  對一個作家,甚或一個創作者而言,「代表作」這種東西,既是里程碑,亦是枷鎖。《銀英傳》對田中而言也一樣,一方面它為田中帶來名利,也讓他了解自己到底想創作些什麼,但另一方面,也讓他的創作空間一度畫圓自困。

  在未成名前,田中已在幻影城和德間書店寫過不少作品。當時的作品題材,絕大多數是推理或是懸疑一類作品,而且都是短篇作,長篇也只有一部《白夜的弔鐘》,《銀英傳》是田中第一部連載的大長篇。《銀英傳》的成功,讓田中自己,也讓出版社相信田中對寫連載作品的控制能力。《創龍傳》和《亞爾斯蘭戰記》的「長壽」,絕對是因為田中的個人問題造成。先別說他口中那些「截稿健忘症」,最根本的問題是田中根本不熱衷於連載的長篇創作。

  事實上《銀英傳》確實證明田中有寫長篇連載的能力,但不要忘記的是,當時除了零星的短篇外,田中其實是專心一意創作《銀英傳》一部作品而已。成名後,約稿的信如雪片飛來,田中本身是一個不怎麼懂得推辭的人,因此也接下了太多的工作,使工作編排變得太密,自然也影響了創作。看一下田中的創作年表就可以發現,自八七年開始,田中的長篇作非常多,平均一個半月就有一篇作品推出,而且大都是那種連載性的長篇。

  就如大家所知,不同於某些產量豐富,但缺乏資料支持的科幻作家(咳,我沒說什麼作家喔),田中對作品背後的資料搜集的要求很高。該段連載時期,田中忙於資料搜集的工作,反而讓田中反芻作品骨幹的時間少了,同時也分薄了他對個別作品的熱情。就像周星馳電影《少林足球》一樣,如果心中對某事物的「那團火」降溫了甚至熄滅了,自然熱情也變得冷卻。留心一下便會發現,該段時期的連載都是未完成,這也是一下子連載太多作品的結果。

  田中在下筆《銀英傳》之時,已對整部作品有了一個基本的大綱,而田中也依照著這大綱去連載。當然,就算是《創龍傳》和《亞爾斯蘭戰記》,在下筆前也有了大綱。明顯的,是田中在熱情冷下來後,就全套作品的駕馭力也差了,其中尤以《創》的失控最嚴重。事實也證明了,田中並非沒有連載的能力,而是缺乏維持對作品長久的創作熱情。可見《銀英傳》連載的成功,並不全然是好事。

  就如前面所說,田中在創作《銀英傳》前已在幻影城和德間書店寫過不少作品,當時的作品題材,絕大多數是推理或是懸疑一類。在《銀英傳》的後記中他提到,在完成創作之後,他才意識到自己想寫的是什麼樣的東西。從一開始他並不知道自己應該寫些什麼。田中是從SF懸疑風格的作品出發的,總深信可以在這方面寫些東西出來。了解自己想寫「架空歷史小說」是在開始寫《銀英傳》之後。此後,作者寫了一些英雄幻想式風格的作品,但是,如果若不是寫了《銀英傳》,這些作品大概就寫不出來了。從影響創作方面來說,《銀英傳》可以說是田中的一本恩書。

  的而且確,在《銀英傳》後,田中的作品有很多都是所謂英雄幻想式風格的作品。像《七都市物語》、《鐵達尼亞》、《馬法爾年代記》、《灼熱的龍騎兵》等統統都是這一類作品。一方面固然是田中喜歡創作這一類題目,但另一方面則是已被出版社「定型」為這一類作家。事實上,現在的田中已改變了風格,現在他最想創作的,其實是中國風和像《創龍傳》和《藥師寺涼子》一類的輕鬆作品。由《風翔萬里》開始,田中開始熱衷於以中國為背景的作品。在成名十年後,他終於有本錢創作「自己喜歡,但不會好賣」的作品,而中國風的作品正是此類。當然,中國風的作品一向在日本有市場,但絕對不是田中一向主攻的市場。《銀英傳》是田中創作史中期的開端,是他的英雄幻想式風格作品的里程碑。

  對田中而言,《銀英傳》對他的影響非常鉅大,是任何一套作品也不及的。如果沒有《銀》,他不會一躍成為有名作家,而且也不會想到自己到底想寫些什麼作品,更別說可以隨心所欲創作自己喜歡,但絕不好賣的題材。可以大膽的說,沒有《銀英傳》是絕對沒有今天的田中芳樹,所以田中說《銀英傳》是他的恩書,其實是一矢中的的。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