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女兒香

真不可愛!∼討人厭的女角們


文:傑特


序幕:惹人厭可也不容易
  要塑造一個受歡迎的女角難,但塑造一個討人厭的女角也不簡單,有很多女角作者自以為畫很可愛很討人歡心,但讀者們卻不賣帳的大罵等罵,而有些則作者很努力的寫”壞”她,但出來的效果有些是又愛又恨,也有不忍心去恨的,可見創作人想作出的目標往往和作出來的結果差個十萬八千里。
  這次筆者想談的是一些相當惹人厭的女角,有些的確是故事當反派的,但也有是作者其實想她變得可愛一點但出來卻是一臉欠揍相,別搞錯啦!她們每個樣子都是水準以上,而且不少更是女主角呢!
  一般這類討厭鬼女角可以分為以下數類:蠢人多作怪型、好管閒事型、天真無知型、超級大小姐型、優柔寡斷型以及浦澤惡女型。

天道茜:蠢人多作怪流的掌門人
  說起來《亂馬1/2》某個意義上來看的確是經典,因為很少同一作品的男女主角都如此討人厭的,亂馬先不管(那臭小子有機會再罵好了),這次只談茜;這位天道家的三小姐其惹人厭可謂”無人能出其右”,個性小氣又衝動,一生氣就完全不聽別人的解釋,對自己的感情又不坦率,明明對亂馬有好感但老是裝模作樣。雖說亂馬的混帳個性也是使茜變得如此不可愛的原因之一,但她本身也的確問題多多,而這些問題歸納起來就是兩個字:愚蠢!
  蠢其實不是罪過,像《潮與虎》的井上真由子也不見得會比茜聰明得去那裡,但蠢人多作怪就不可饒恕!明明喜歡人就爽快認了吧!既不敢認但看到喜歡的男生和其他女生卿卿我我又受不了大發脾氣,如果像《櫻大戰》的真宮寺櫻那樣擺明吃醋反而沒有問題,但她們卻死口不認吃醋而找一大堆不成理由的理由支持她們對主角行使暴力,而又不想想自己既不是對方的女友,那有資格向男主角說三道四?最慘的是茜經常誤會亂馬花心,有很多明明一眼就看得出和亂馬無關的事都算在他頭上,這種女角還不討厭?蠢成這樣別說是當女友,連當朋友都是避之則吉,長得漂亮可愛又怎樣?套廣東俗語所云:『真是加送大床也不要!』
  同是這類蠢人多作怪型的女子有《City Hunter》的慎村香,《Love Hina》的成_川奈留,香還較好一點,起碼她對付獠的惡行有其”工作上的需要”(讓那小子胡搞的話絕對有可能成為漫畫史上第一個因失業而餓死街頭的殺手),但奈留那種和茜都是同類的不知所謂吃醋,而且又笨又不坦率,她們唯一可取的可能只有其漂亮的外表和驕人的身材罷了。

菲兒.安德森:過多的正義感,過少的自知之明
  有正義感本來是好事,但不知自制就會變成一種惹人煩厭的行為。《寶貝家庭》中的女主角菲兒正正是這一類型角色。
  菲兒出身於一個幸福得不得了的家庭,所以她有大量時間和心情去管別人的閒事,本來樂於助人是美德,但菲兒那種已經不能算是樂於助人而是好管閒事了,她看不過眼的事就要管,不想一想人家的心情,亦不想想別人是不是需要幫忙,更不會想想自己有沒有這種能力和時間!結果自然是到處踫壁,因為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是她既幫不上、也不必幫的人的,別人有別人的價值觀、人生觀,但她卻較要將自己的一套價值觀加諸別人的頭上,這種人不惹人厭?正所謂『子非魚焉知魚之樂』,強將自己的一套幸福觀強壓在別人的頭上這不也是一種侵犯嗎?
  另一個例子是《生徒諸君!》的Lucky,她和菲兒不同的是她多管閒事不是出於個人的正義感和道德價值,而是單純的看想多管閒事而已,只要她覺得有需要的就會出手”相助”,才不管對方的意願,不過她比菲兒好的是她很少打沒有勝算的仗,每次她出手都是勝算之下才出手,所以很少失敗,在不斷的成功之下自然沒有人(包括讀者)發現她的好管閒事。同是這類型女角包括《潮與虎》的中村麻子和《雙星有約》的岡野初。

無道紗羅:你不殺伯仁,但伯仁因你而死
  天真無知本來不能算壞事,但如果因為天真無知而傷害到別人就不應該,而漫畫界也的確有不少這類因為天真無知而使身邊的人傷痕累累,《天使禁獵區》的無道紗羅雖然不算是最惡劣案例,但卻很有代表性。
  紗羅在《天禁》的故事中看起來好像沒有傷害任何人,其善良甚至如剎那所說:『連一隻小虫都不敢傷害』,但整個故事的開始卻正正是由她而起!表面上她和剎那的亂倫是個人問題,但卻因為他們的行為而使整個天界陷於大混亂;因為她被殺而使東京差一點消失於世上、剎那為了救她而將整個天界鬧個天翻地覆、而她為了要見剎那竟然將一個無知小女孩當替死鬼,還有剎那因為想救她而害死沙法爾等等。種種事情都正是因為紗羅的天真無知而起,她從不想想自己的行為會為其他人帶來多少的傷害,她不去想行為會為身邊的人帶來什麼傷害,也不去想自己的行動會令到局面產生何種影響,只是一心一意的追求”不會傷害任何人、二人的愛情”,沒錯,很多事她的確沒有參與,但卻實實在在和她有關,這就是『你不殺伯仁,但伯仁因你而死』的意思。
  真正算最惡劣的例子應為《海闇月影》的小早川流風,她表面上好像什麼壞事也沒幹,微小的願望就是和姊姊流水及喜歡的學長當麻克之幸福快樂的過日子,但她卻從不想想流水其實也是喜歡當麻的,而故事發生的所有悲劇關鍵都只是流水的妒忌而作出的暴行!如果流風可以放棄學長、或者二人一起放棄的話那的確有一點點可能回到事情未爆發的時候,最低限度不必將家人、朋友以至更多無辜的人捲進去,但流風卻從未想過放棄當麻!她並非智力不足想不到,而是她壓根兒不願去想!只是極為自私的想既擁有姊姊也擁有愛人,但卻從不會站在姊姊的立場去想她的感受,結果她除了愛人之外失去了一切,這不是流水或者強生甚至其他人的錯,而她自己的自私一手做成的,所以雖然罪不是流風犯,但她絕對有責任。
  相比起來《生徒諸君!》的毛毛雖然也有同樣問題,但她本來智力就不足,加上身體又差,所以她的無知可以容忍,對於一個生命每一刻都可能消失、無法享受一個正常人的人生的少女你能夠狠心責備嗎?所以看到Lucky因為毛毛而受到傷害也不忍加以責備,只能夠吐一句無奈罷了。


藤堂靜:架構一個虛幻的完美形象
  一般以為大小姐都是那種目中無人、脾氣大的有錢大小姐,像《YAWARA!》的本亞彌沙加或者是《新功夫旋風兒》的美杉留美子,但不是這一類的大小姐也不等於不討人厭,其中值得一提的是《花樣男子》中的藤堂靜。
  藤堂靜和一般不知所謂的大小姐不同的地方在於她有意無意之間在眾人心目中架構出一個”善良、高貴、樂於助人”的完美形象,但本質卻是典型不知人間疾苦的大小姐,她去法國唸法律的原因(筆者倒是第一次聽到有人會去法國唸法律的,唸美術的倒多的是)表面上是想當一個幫助貧苦大眾的律師,但骨子裡只不過認為律師較有型,而從她在法國的種種行為更肯定她在法國當名媛的時間多於唸書的時間,而從她看到杉菜被整而忍不住笑出來,連最基本的正義感都沒有的人怎當救苦救難的律師?至於她和花澤類之間的關係明顯是她玩弄類的感情,在這裡筆者引用花澤類的說話去刺破靜的虛偽面具:『你好卑鄙!別再假惺惺了!你裝出一副對任何人都很親切的樣子,擺出一副和譪可親的千金小姐形象!就是你這種反覆無常的性格,即使傷害了人,也不會收拾殘局!已經夠了!拜託你別再玩弄我了!』
  至於較為”主流”的例子筆者反而想用較為冷門的《金魚注意報》的藤之宮千歲,她可說是少女漫畫中同樣大小姐的”樣版”級角色,她有齊少女漫畫中討厭大小姐一切的缺點:自我中心、不學無術、好面子充大頭鬼、小氣、單細胞、笨、任性、暴發戶等等等等,沒錯,千歲也有其可愛的一面,但本質的惡劣面卻相當難以忍受,她和藤堂靜之間看來天差地遠,但本質上的自我中心卻是沒有二致的。

音無響子:不尊重別人愛情的殘忍
  說到優柔寡斷多看少女漫畫的讀者可能會想起北川美幸的漫畫女角,不過筆者在這裡卻要用另一個相當有名但沒有多少人為意她是優柔寡斷的角色-《相聚一刻》的音無響子。
  身為未亡人的響子很早就被五代和三鷹互相爭奪的目標了,在這兩個男人之間子一直都保持一定的距離,表面上她是因為未亡人的身份以及無法忘懷亡夫惚一郎而一直不敢去愛,但事實呢?一旦五代身邊出現第三者七尾和八神時響子卻吃起醋來,顯然她並不是不敢去愛,而只不過沒有表現出來罷了,為什麼?就是因為響子很享受這種狀態!她很清楚五代和三鷹身邊沒有第三者,即是說她並沒有任何競爭者爭奪兩個男子的心,所以她大可放心慢慢享受於被兩個男子追求的樂趣,對於出身女校而初戀就結婚的響子來說,這種被男子追求的感覺是很美妙的,為了繼續這種樂趣,所以她一直都不作任何表態而繼續被二人爭奪。但這種行為卻完全沒有顧及男方的感受,既然響子一早就喜歡上五代(五代和響子的初夜後響子有如此表示,加上之前的吃醋行為,應不是順口胡說的)為何不早早表態?最低限度也要拒絕三鷹嘛!要三鷹陪五代打一場他一場他根本一開始就沒有勝算的戰爭,而他是從不知道自己是沒有穫勝的機會的!這不是太殘忍了些嗎?沒錯,就算最終三鷹都可能是和九條明日菜結婚,但如果他自知一開始就沒有勝算而離開的話那總比最後落得個心不甘情不願地退出好吧?這種對於別人的愛情完全不尊重的女人不算是殘忍算是什麼?
  相比起來《花樣男子》的牧野杉菜就較為合理,沒錯,她的確周旋於道明寺和花澤之間,不過她的處境較值得同情,首先是主動向她表白的道明寺那一副德性也實在難以忍受,而杉菜暗戀的花澤又有一個她完全沒有任何勝算的對手藤堂靜,因此故事早段她的確合情合理地游走於兩個男子之間。問題是故事中段她和司之間已接近”我知你愛我,你知我愛你”的階段,只差杉菜未表白,而更重要的問題是正正因為杉菜的態度曖昧,所以司才一直處於很不穩定的心理狀態,也沒法拿出勇氣和母親的高壓戰術對抗。不過日後杉菜正式決定和司分手倒是她果斷的做法,作為一個負責任的人她不能因為一己的愛情而將身邊的親友拖到不幸之中,就像她所說的『守護我的城堡』,她為了守護自己的家人和朋友情願放棄愛情-這才是一個負責任的人的作法,所以到了這一刻杉菜又再次可愛起來了。
  而同類型優柔寡斷例子有北川美幸作品中的主角,由於多是『我2/3/4/5/...個都愛,不知怎麼取捨...噢!』,所以將之打入這類型主角理所當然,不再浪費篇幅了。
  
艾花.海尼曼:浦澤惡女的典範
  最後要談的其實不能算是一普遍存在於ACG世界的角色典型,而是某一個漫畫家最擅長的女角,不過由於實在太過突出了,所以不得不將之拿出來詳談 。
  浦澤直樹的故事組織和駕馭功力實已不必再花唇舌了,只要將《Monster》重看一次就會了解,但不是很多人留意到的是浦澤在設計討厭的女角也是相當厲害的,由《YAWARA!》中的本亞彌沙也加、加賀邦子到《Happy!》的龍崎蝶子,浦澤就是有辦法將一個本來長得清秀漂亮的女子搞得憎鬼厭,其程度是將她放在地上踏幾腳不足以平其憤怒,可恨程度是上文提到的一眾女子都不能比的。但這還不算厲害,最神奇的是浦澤只要筆鋒一轉,一個本來極之討厭的女子卻又可以變得很可愛,像加賀邦子就是一個好例子,而蝶子在她那可恨的面孔下會一瞬間流露出可憐的表情,浦澤運用表情的藝術簡直一絕。不過這次要談的還是《Monster》中的第二女主角(比起安娜,筆者越來越覺得艾花更夠格當女主角,誰說女主角一定要討人歡心?)艾花.海尼曼。
  比起其他浦澤惡女,艾花其實是滿可憐的,她身為醫院院長之獨女,可說小公主一名,而她的階級歧視其實和其他超級大小姐差不多,問題是她卻愛上了天馬賢三,而正正因為天馬和約翰的事使她的一生一團糟,而她的情緒也反映在她的臉上:本來她可是一位不差安娜的大美人,但當她潦倒時那副怨恨表情,哎呀呀∼給她那對充滿怨恨的眼睛掃上一眼都會倒足十八代祖宗的楣,其他討厭的女人你可以打她,殺她,XX她(請自行填寫),但像艾花這種集天下怨毒於一身的眼神你連恨也不敢,只好遠遠的逃到天涯海角永不回頭,和她拉上一點點關係都會短上三年命,嗚呼哀哉!但細心想想以她的立場來說這也是合情合理的,原本一生好好的卻給天馬破壞了,她能不恨不怨嗎?最慘的是她是真心愛天馬的!所以她更直得同情。但當艾花因為馬汀的死而重新振作的時候她就好像變了另一個人般,同一張臉但散發出和以往不同的氣質,雖然怨氣仍在,但卻不再強得叫人窒息,而且身上帶著和以往不同的強悍,一種女性獨有的堅強,艾花也因此比起安娜更令讀者印象深刻,使人難以忘懷。

終幕:惹人厭其實也不壞
  『沒有惡女人的惡,怎顯得好女人的好?』,誠然,有不少惡女作者其實最初不是想她成為人人得而踢之的臭傢伙的,但事實出來卻有不少作者自認很可愛的女角讀者是恨得要死的,反之一些作者故意寫得壞但讀者對她是愛恨交織的,證明作者的意願並不見得一定會正式反映在創作的角色上,作者的『創作理念』不等於金科玉律。
  不管討人喜歡還是惹人厭,最重要就是角色有個性,沒有個性的角色就等於沒有生命,不然空有一張可愛的臉孔又有什麼用?


主目錄 | 其他文章